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14 北斗七魔城遙指帝城


  同一時刻,蕭晨也感覺到了一股心悸的氣息,在那遙遠死亡大地上似乎有一個龐然大物正在以冰冷的眼神凝視這里。
  “咿呀……”珂珂不禁打了個寒顥,輕聲嘟囔道;“那是什么呀?”
  千古一王孟德綱與真木女圣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其他異界祖神更是變了顏色,事情似乎遠比他們想象的復雜與嚴重,根本不是七座魔城這般簡單。
  突然,那股讓人心悸的氣息如潮水般退走了,眨眼消失不見,仿似什么也沒有生一般。
  不過,沒有一個人敢放松,方才如被毒蛇盯主,所有人身體寒,那種感受讓人難以忘記。
  真木女圣與千古一王孟德綱移形換位,剎那從七魔城上方退走,就連那籠罩在天穹上的光幕也暗淡了不少。
  繼續攻城還是就此打住?兩難的抉擇。方才那個人絕不簡單,簡直具備了真正的石人王的威勢。
  “那謀不會真是一個王者吧?這樣的話,我們若莽撞行動,待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但我相信他也絕不好受。”
  “他也心有顧忌,不然早已殺!$過來了,而不是展露威勢。”
  真木女圣與千古一王孟德綱快交流了一下看法。
  在這一刻,他們都感覺到了彼此間的那股狂熱,原本古井無波的兩大強者,心間全都涌起了瘋狂的念頭。
  “北斗七魔城守護的帝城,實在讓人期待”
  “若是奪來,一定可以讓人破繭化蝶,再上一重樓。”
  千古以來,外界很少有什么可以讓這兩大巔峰強者心緒波動,但是現在他們都無比的心動。
  “去請人!”這是他們的最終決定。
  絕不放棄此地,要請來強大的幫手,打開七魔城,奪得神秘帝城。
  真木女圣向后掃視一眼,以神念傳音,后方那名無上祖神立刻會意瞬間消失。
  蕭晨心中凜然,異界諸神果真是實力強悍,面對如此深不可測的七魔城,根本不想放棄,看樣子是要大戰一場了。
  不過,他們卻無法沖出去,只能被動等待。
  在無上祖神消失片刻后,遠方的大地傳來一陣恐怖威壓,帝城方向,再現讓人窒息的氣息。很顯然,千古一王孟德綱與真木女圣不迫走,讓他意識到了危局來臨。
  七道絢爛的神光劃過長空,猶如七只巨大的彩鳳,橫貫蒼穹,搖曳出美麗的光華,沖進那籠罩在天空中的光幕上。
  與此同時,下方七座魔城再次沖天而起,即將突破禁錮,狠狠撞在了光幕上。
  真木女圣與孟德綱極力饋壓,諸神也隨之行動,尤其是那兩名石人更是氣吞山河,無窮無盡的神力加持在絕世大陣上。
  不過那七道光華,終究還是沖進了神陣中,與七座魔城分別相合,凝結在一起,與此同時那七條繚繞在魔城外的殺戮之光也沒入城體中。
  七座魔城像是迎未了勃勃生機,猶如有了第二條生命,氣勢越的強大了。它們成北斗七星狀,在天空中旋轉了起來,巨大的勺柄像是一口無堅不摧的利刃,斬斷蒼穹,截斷萬界。
  那可封印七座巨城的大陣,在這一瞬間出了喀嚓喀嚓的聲響,被撕裂了開了一角。
  戰斗就這樣突然的爆了!
  七魔城撼天動地,巨大的斗柄掃出陣外后,拔地而起的七城就要破天而去。
  “太小看此陣了,除非王者降臨,不然幾乎難以突破禁錮!”千古一王孟德綱的聲音很清冷。
  天空中的光幕在快閉合,即將要把那北斗勺柄截斷在外,使之分斟成兩部分。
  “砰”
  斗柄旋斬,橫斷蒼穹,要知道它們看似是長柄,但卻是七座巨大的魔城相連在一起,所掃過的空間,一切都不復存在,大片的虛空化成混沌。
  一名異界祖神瞬間被擊中,當場崩灑出大片血花,形體粉碎,緊接著血光消失,徹底的灰飛煙滅,連靈魂都沒有能夠逃出。
  “咚”
  絕世大陣猛烈震動,正如千古一王所說的那般,七魔城無法沖出來,被截斷在外的三座巨城迫不得已快沖了回去。
  此陣,能進不能出!七魔城重新降落在大地上,但彼此間的聯系更加緊密了。”我與世無爭,你們為何擾我清凈?”
  就在這時,七座魔城出隆隆之響,巨大的聲音像是開天辟地的巨人在大吼。
  諸神悚然,七魔城同時傳出一種聲音,代表了同一個意志,可以想象七城一體,屬于一個人!
  這恐怕是那帝城在借休傳語!“想借你七城一用。”真木女圣從容饋定的回應。
  七魔城一陣寂靜后,突然爆出懾人心魄的氣息,巨大的聲音隆隆震動,道:“那好,我借你們所有人的命一用。”
  蕭晨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將身邊的人全部以神圖覆蓋住,更是以天痕鎮守三方,古卷也在手中獵獵作響,不斷抖動。石人王傀儡,更是凝立在身前,阻擋那迫人的氣勢。
  七座魔城中各沖起一道鳥光,七尊烏黑的影跡顯現出,神與殺戮之光相合,各自成為一尊斗戰魔神。
  “沒用的,不現出你們的本體,根本無法奈何大陣分毫。”真木女圣直接盤膝打坐在光幕上,與孟德綱同時鎮壓。
  七尊魔神不言不語,不斷結出各種法印,勾動諸天外界之偉力,撼動蒼穹上的天幕。
  “砰砰砰”
  像是有一個開天辟地的巨人在揮動大錘,砸的整個死亡世界都在震動遙遠的大陸深處,數尊強橫的生物從沉睡中醒來后,全都在默默觀看,強大的氣息點滴不露,被掩藏的非常好,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關注。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殺之!”
  就在這一刻,一個巨大的聲音像是一把鋒利的天刀在眾人心間劃過,每一個人都感覺心海震動,如遭雷擊。
  恐怖的氣息重現了,那帝城方向涌動來一股滔天的能量大浪,當場將幾名異界祖神都撞飛了出去。
  眾人駭然,這個強大的生物還沒有出現,其威勢就已經讓異界強者敗退。
  地平線上,一道并不算高大的身影,漸漸浮現出,他一步一步向這里走來,步履不是很大,非常緩慢,但是每一腳落下,墊片死亡大陸都在搖動。
  那道身影緩緩逼近,諸神感覺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嚨一般,壓抑的喘不過氣來,有窒息的感覺。
  越來越近,傳蕩來的壓力越的磅礴與浩瀚了。竟代表了這個世界的脈動,他的步伐非常具有壓迫感,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眾人的心中,在狠狠的踐踏著眾人的神識。
  “噗”
  一名異界祖神張嘴噴出一口血液,當中夾雜著半顆碎裂的心臟,而后他的整具身體快-龜裂了。
  “咚”“咚”“咚”、遠方,那道身影一步一步是來,落地后的聲音越的富有節奏感了。
  “啊”
  一聲慘叫傳出,那名異界祖神徹底的崩碎,漫天血霧在飛散,轉眼間肉殼破滅,只留下一條重傷的魂魄。
  所有人都變了顏色,不住的后退,來到了真木女圣的后方。
  那道身影是如此的可怕,一個人立身在天地意志之上,主掌諸天萬道,在這一刻睥睨天下,獨自而來,讓人驚懼。
  終于,那道身影來到了近前,這是一道完全由柔和的光芒凝聚而成的影跡,容貌模糊,但是可以看出是一個男子。
  “沉睡數萬載,你們今日將我擾醒了,既然覬覦我的七座魔城,那就用生命來換取吧。”
  說到這里,他直接出手,右掌探出,一片世界在掌指間浮現,里面有星河無數,繁星無盡,翻手間一把將那失去肉殼的祖神魂魄拘禁到了掌中,那條神魂連慘叫都沒能出,當場灰飛煙滅。
  真木女圣頓時變子-顏色,方才她沒有能夠阻止住,這讓她心中頓時一沉,這個人的強大乎想象。
  “我看到了枯寂的長空,我看到了哭泣的靈魂,我看到了凋零的花朵,今日注定將血染大地……”朦朧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真木女圣變色,隨之不見,如影隨形,化成了大道本源,追趕那到勝朧的身影。
  同一時間,千古一王孟德綱震動自己的巨城,向幾位普通的祖神罩去,想要將他們護在里面。
  與此同時,旁邊的級租神以及兩位不完全的石人也都同時出手了,憑著感覺攻擊那乎想象的強大人物。
  但是,所有人的攻擊都落空了,朦朧的身影終于出現了,在孟德綱的巨城上方,輕劃而過,它的掌指間,星光閃耀,一片真實的世界在繞指而旋,那里圍住了一名普通的祖神。
  他從容而又鎮定站在虛空中,面對真木女圣與千古一王孟德綱,輕輕握拳,星河萬道的掌中世界,頓時有無盡星辰破滅,那名被拘禁在掌中的祖神梅時跟著化成了飛灰。
  這種手段非常逆天,真木女圣雙日中射出兩道凌厲的金光,道:“跟過去的某個人很像。”
  “帝城……難道又特出現一個天帝嗎?”千古一王孟德綱也出了這樣的冷漠聲音。
  大地上,蕭晨頓時大吃一驚,北斗七魔城守護帝城,難道說當年天帝城也是如此嗎?兩者間會不會有什么聯系呢。
  “殺你們兩個有難度,但殺他們如拔草裂木。”朦朧的身影,平淡的說道。
  “誰殺誰還不一定。”千古一王孟德綱在巨城中出隆隆聲響。
  “砰”
  就在這時,巨大的神陣被打穿了,朦朧的身影一步邁了進去,里面結出各種法印的七尊魔神同時沖來,與他合一。
  “分身回歸,我將大開殺戒!”
  說罷,他在天空中一劃,像是在撕裂窗欞,一下子就從大陣中沖了出來。
  真木女圣雙目射出兩道冷電,她旁邊的兩尊石人也都大吃一驚,孟德綱的巨城更是一陣搖動,出巨大的聲音,道:“看來想要奪得七魔城與帝城,要付出一定代價了。”
  “砰”
  天穹破碎,一尊盤膝打坐、閉合著雙目的男子,緩緩降臨而下,他不是石人,是一尊血肉之軀,這個男子美麗的近乎妖鄔。
  諸神頓時露出喜色,這是一名強大的無上祖神,沒有走石人路,但是神通無邊,可與真木女圣以及千古一王孟德綱平起平坐,是異界走無上祖神路的領軍人物。
  “好,我們三人在此,應該可以拿下七魔城與帝城了。”
  真木女圣與孟德綱全都放松了下來。
  那道朦朧的身影,并無懼色,越的從容而饋定了,他掃視八方,淡淡的道:“想殺我,要有被殺的覺悟。”
  幾道身影無聲無息退走了,但是另有幾名強橫的生物,從死亡世界最深處悄然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