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16 天帝

神面對死亡有時候還不如凡人,或許因為長生太久,遠離生老病死,體會不到那種焦慮,當有一日失去那種優勢,才會顯得更加不堪。
  蕭晨一步一步前進,那種極其富有節奏韻律的腳步聲,仿佛每步都踏在那名祖神的心臟上,令他臉色蒼白,不斷后退。
  縱然面對過無盡的挑戰,經歷過諸多的險難,但時至今日已經安逸太久了,源于對死亡的恐懼,讓那名祖神的軀體在不斷顫抖。昔日視眾生如螻蟻,當有一天他也被人俯視時,才真正感覺到了這種壓迫有多么的可怕。
  這是不對等的交鋒,他根本不可能與九重天境界的蕭晨抗衡,強大的神念被禁錮了,肉殼亦失去了無上神力,在這一刻神體化成了一具凡體。
  “罵人是小畜生,你又是什么?”蕭晨強大的神識如凌厲的刀鋒,橫在了他的軀體前,讓其渾身寒毛倒豎。
  這名異界祖神眼中閃爍出兇光,似乎是對于自己如此不堪的惱怒,張嘴想要大吼,但是發出的聲音卻顯得很無力。
  “蟲子……”
  “蟲子?”蕭晨再次邁了一大步,九重天對一重天是絕對的威壓,頓時讓前方的異界祖神橫飛了出去,張嘴噴出一口鮮血,臉色更加蒼白。
  他無助的望向不遠處的石人,但是那干枯的石人自身難保,此時此刻已經被石人王傀儡牢牢的鎖定,大戰一觸即發。
  至于旁邊那名超級祖神以及另一名普通祖神,則已經被小倔龍與掌控大威冥王戰體的天外天等人抵住,也是無暇分身。
  “咿呀……”珂珂上前,大眼通紅,道:“是他殺了青龍王,在追擊祖君戰船時,將青龍王擊成了九段。”
  青龍王乃是柳暮的龍王,與珂珂還有小倔龍同出龍島,情誼自然非同一般。
  “刷”
  珂珂紅著大眼,打出一道九彩神光,瞬間削落這名祖神一成神力,這種神則是它走上無上祖神路后掌握的。
  “你殺了青龍王……”蕭晨的話語非常的森寒,在他與珂珂的壓制下,這名祖神根本不能動彈一下。
  “我殺的人多了,一頭爬蟲而已……”已經知道無法幸免,這名祖神漸漸強硬了起來。
  珂珂氣憤,抬起雪白的小獸爪,又要削去他一成神力,但是被蕭晨攔住了,道:“不要浪費這種資源,可以廢物利用……”
  “你……”異界祖神驚怒。
  但是很快他便后悔了,神識與肉殼都被禁錮,想要自殺都不可能了。在九重天祖神與無上祖神的壓制下,他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地。
  “讓我來收拾他,不能讓他自以為死的很光榮!”殺破狼惡形惡狀的走了過來,笑的非常的邪惡。
  蕭晨看了他一眼,沒有攔阻,只是封住了那名祖神的所有力量。
  殺破狼無比風騷的甩了甩披肩的長發,不倫不類的將西服袖子挽了起來,嘿嘿的笑著道:“哥來找你談談人生理想,讓你知道太陽為什么這么燦爛,鮮花為什么這樣芬芳,你為什么這么他媽的欠揍!”
  “砰”
  他上來就是一記重重的側踹,狠狠蹬在了這名祖神腰眼上,當場將之踢飛出去上百米,重重的摔落在冰冷的死亡大地上。
  奈何被蕭晨與珂珂壓制,這名異界祖神縱然雙目中噴火,也不得不被動承受這樣的暴行。
  “蟲子……”
  “罵我是蟲子,你被我踩在腳下又是什么?”殺破狼一點也不動怒,懶洋洋的走了過去,一只大腳非常不雅觀的踩在了那張祖神臉上。
  “噗”
  由于用力過猛,他腳上的那只皮鞋頓時破裂了,大母腳趾露出非常頑強的頂了出來,好死不死的抵在了腳下那名異界祖神的鼻子上,頓時令其差點當場氣暈過去。
  “這雙皮鞋是鱷魚皮的,哥從燕都東單還是西單買的,花了三萬多塊錢,居然這么不結實,肯定是假冒偽略產品。”殺破狼一副心疼的樣子,非常不雅的曲了曲大母腳趾,頓時將與之親密接觸的祖神鼻子壓的通紅與腫脹起來。
  “你這只死臭蟲!”異界祖神感覺到了一股異味,被熏的險些背過氣去,驚怒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我警告你,別詆毀哥,哥天天灑花露水,是有名的香帥,不信你再聞聞。”殺破狼非常的混賬,腳下的皮鞋被撐得徹底破碎,大腳丫子肆無忌憚的貼在了異界祖神的口鼻上,五根腳趾頭還一彎一曲的不斷動作著。
  “嘔……”異界祖神簡直快被氣瘋了,他一生中遇敵無數,但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么混蛋的敵手,腹內隆隆作響,五臟六腑都要被熏的吐出來了。
  “哥最討厭毀人清譽的人,你什么眼神,什么鼻子,什么態度啊?”殺破狼倒打一耙,道:“你那是什么表情,很難聞嗎?哥這可是步步生香金玉之足,你少詆毀我。”
  “你這只死臭蟲,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異界祖神的臉已經綠了,咬牙切齒,恨不得咬上那只大腳一口。
  “砰”
  殺破狼稍微一用力,整只大腳踩著那顆頭顱沒入了地下,只留下異界祖神的軀體在地面上。
  “我警告你,再詆毀我跟你急!”殺破狼大言不慚,一點也不臉紅,道:“哪有香帥不香的。”邊說他邊很狠狠的扭動地下的大腳丫子。
  這也就是一名祖神,雖然被封住了神力,但肉殼依然很堅固,不然的話恐怕早已被踩成肉泥了。
  “哥哥我就曰了,你這臉皮怎么這么厚,踩都踩不動,哥的腳底板都生疼。”殺破狼一邊行動一邊揶揄著:“我決定了,非要扒下你的臉皮不可,拿回去做甲胄,可謂刀槍不入。”
  遇上這樣一個惡形惡狀的另類人物,異界祖神死的心情都有了,他有一股想哭的沖動,一張祖神臉被一只大腳徹底覆蓋了,狠狠的蹂躪著。
  “哥哥我就曰了,你居然流鼻涕,弄了哥一腳底板,真惡心!”殺破狼砰的一聲將異界祖神踢了出去。
  異界祖神很想一頭撞死在地上,更想大喊,那是他媽的眼淚,不是鼻涕。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了。”蕭晨催促道,他準備圣祭掉這名異界祖神。
  珂珂則好奇的睜圓了大眼,對于方才的一切,小東西撲閃著眼睛,看的饒有興致。
  “再給我一點時間,最起碼要打的他心服口服,外帶佩服。”殺破狼將這名異界祖神提了起來。
  佩服你老母!這名異界祖神很想以唾沫將殺破狼淹死,他驚怒到了極點,怒目圓睜,狠狠的瞪著殺破狼。
  “別這么幽怨的看著我,哥對你沒興趣,我性取向正常。”這個混賬家伙氣人要吐血,還一副悠然自戀的樣子,道:“像我這么有品位的人,也就是真木圣女馬馬虎虎能夠相配。”
  “你怎么不去死!”異界祖神終于呀呀切齒,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
  “破軍流星拳!”殺破狼揮動斗大的拳頭,捶在了異界祖神的臉上,將之一下子打飛上高天三千米,他緊隨其后沖起,再次喝道:“貪狼無影腳!”
  “砰”
  那只光著腳底板的大腳丫子,再一次狠狠的與異界祖神的口鼻親密接觸,將之踹下了高空。
  “七殺鐵臀功!”
  從三千米高空沖下,殺破狼非常夸張的坐了下去,姿勢要多不雅有多不雅,碩大的屁股重重的壓在了異界祖神的小肚子上。
  “呃……”
  強大如異界祖神,被封住神力,無法反抗,當時又氣又怒又痛,直翻白眼,雙腿亂蹬,一下子背過氣去了。
  “砰”、“乓”、“咚”、“哐”……殺破狼不斷出手,口中亂七八糟的話語更是不斷,道:“一枝獨秀,梅開二度,三品蓮臺,四顧回首,五味雜陳……爽不爽?不爽接著再來!”
  “我堂堂一代祖神離妄竟淪落到如此境地……”這名異界祖神淚流滿面,這一切對于他來說簡直不可想象。
  暴打異界祖神,殺破狼酣暢淋漓,最后做出一幅絕代高手的樣子,踏在異界祖神的軀體上,仰天長嘆道:“試問天下,誰與爭鋒?”
  而后,他低頭看著腳下的異界祖神,道:“服了嗎?”
  “我……我……服了!”異界祖神昧著良心這樣說道,而后堅決無比的祈求道:“你趕緊殺了我吧!”這才是他的真心話。
  “他服了!”殺破狼眉飛色舞,對蕭晨道:“連他都覺得我天上地下無敵了。”
  “你確實無敵了。”蕭晨一巴掌將他拍飛,開始對這名祖神進行圣祭。
  其所作所為,不值得同情,被殺破狼這樣的惡人整治一番,實在是罪有應得。
  另一邊,那名異界石人已經被石人王傀儡打碎了三次,眼看已經不支,縱然其戰力強大,但面對王者石體也沒有任何脾氣,根本不是對手。
  小倔龍與超級祖神的戰斗也已經到了尾聲,完全將對手壓制住了。至于大威冥王的戰體則在對決另一個普通祖神,更是以壓倒性的優勢即將終結戰斗。
  在這片地域的戰斗即將結束之際,死亡世界深處,太古七魔城前的戰局也發生了變化。
  地獄魔龍王咆哮震天,舞動著龐大的骨架,載著那名強大的亡靈縱橫天際,與那渾身密布細鱗的魔鬼還有石人同時圍攻來自帝城的朦朧身影,給其造成了相當大的威脅。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被七尊石人圍困的異界三大巔峰強者,也展開了凌厲的反擊。
  千古一王孟德綱所凝聚出的神城更是猛烈搖動,隨后萬丈光芒粗如山岳,貫通了天上地下,從城中爆發出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大的氣息。
  一尊近乎邁出最后一步的石人拔地而起,沖出了這座巨大的魔城,參與到了戰斗當中,始一出世,便令風云變幻天地失色。
  “一具強大的化身而已,真以為可以瞞過我嗎?”來自帝城的朦朧身影發出如此冷冽的聲音,一拳轟出,霸絕天地,當場將那騎著地獄魔龍王的強大亡靈震飛了出去,破滅萬重亡靈咒法。
  天空中白茫茫一片,那被召喚來的千萬亡靈生物瞬間被毀滅了個干凈。
  孟德綱自知無法瞞過帝城的主人,強大的化身以秘法沖出七尊石人的包圍,向著那道朦朧的身影圍殺而來,想要與眾聯合,實施斬首行動。
  但是,但就在這時朦朧的身影突然光芒大盛,遠方磅礴威壓如巨山、似淵海,滾滾震動而來,在那遙遠的地平線上,一座巨大的帝城緩緩拔地而起,浩瀚壓力震動了整片死亡世界。
  巨城緩緩逼迫而來,速度并不快,但是那股強大的威壓,卻讓在場眾人全部心悸,這股氣息太強大了,將所有人都籠罩了。
  巨城升騰到了高天上,向著這里緩緩降臨!
  帝城的主人越發的光芒璀璨,竟漸漸露出了堅固的石體,由光華凝聚成的石人體魄,隨著帝城的降臨越來越來強大!
  所有人都露出沉重之色,開始瘋狂攻擊,帝城降臨而來,要與太古七魔城合在一起,如山似岳,壓的人有窒息的感覺。
  “吼……”
  帝城的主人吼聲震動蒼穹,八方的云朵全部被震散了,就連數千里、上萬里外的死亡鉛云也開始崩潰,天地間像是有無盡大河在奔騰咆哮,氣勢強大與磅礴到極點。
  “殺!”
  他封擋住所有人的攻擊,專一的攻殺向千古一王孟德綱的強大化身,想要各個擊破。
  這一拳凝聚了他的大道神韻精華,整片死亡大陸都為之一陣寂靜,讓死亡世界短暫的停止了脈動。
  “轟”
  最后滔天神力洶涌澎湃而出,像是決堤的洪流,撼動了蒼穹與大地,鎖定了千古一王孟德綱。
  這股力量實在太龐大了,澎湃的生命精氣就像是以蒼天大地圍成的銅爐一般在散發著無法忍受的狂暴熱量,簡直可以瞬間撕碎祖神。
  龐大的氣息震落下數不盡的隕星,天地間光芒道道,一片凌亂。
  “砰”
  千古一王孟德綱的強大化身,也無法承受這驚天動地的一擊,當場被打的四分五裂,墜落向死亡大地,被七尊石人圍困的巨城也頓時跟著一陣搖動。
  所有強者心中都非常震撼,急驟提升無盡戰力,攻殺向帝城的主人。
  “咚”
  千古一王孟德綱的強大石身分成五部分砸在了冷硬的大地上,沖擊起一陣煙塵。他剛想將分散在各地的石體重新凝聚在一起,但就在這時三具雪白的骷髏突然出現在三方。
  三個家伙行動異常迅疾,非常猥瑣的沖著千古一王孟德綱的頭顱方向露出jiān狡的骷髏式微笑,而后其中兩個家伙各自抄起一條石腿,另一個家伙則直接抱起那塊石胸膛,轉身飛逃而去。
  千古一王目瞪口呆,而后七竅生煙,這三個狡詐的骷髏太猥瑣了,居然如此明目張膽的搶人石體,而后撒丫子飛遁,實在出乎人的意料。
  孟德綱幾次凝聚被搶走的石體,但都無果,他頓時變了顏色,這三具骷髏非常的古怪,斬斷了他的神念與化身殘體的聯系。
  他剩余的殘體騰空而起,但三具古怪的骷髏已經逃之夭夭,沒有了蹤影,以強大的神識搜索都沒有任何線索。
  這也實在太快了!
  比之石人穿越空間還要迅疾。
  “@¥#@%……”孟德綱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這件事實在讓他抓狂,堂堂千古一王,身體被三具jiān狡的骷髏搶走了,這簡直無法想象。
  他遍尋數萬里土地,就差挖地三尺了,但依然沒有發現絲毫線索。
  死亡大陸外部地域,戰斗毫無懸念,在石人王傀儡的發威下,異界的那尊石人終于被打粉碎,再也無法重組。
  蕭晨快速將其碎體禁錮,殺破狼大模大樣的走了過去,道:“交給我了,先打服再說。”
  “轟”
  異界石人不知道是聽到了殺破狼的話語所致,還是性格剛烈,自爆了神識,空留下充滿神力波動的石體。
  “砰”、“砰”
  就在這時小倔龍等也結束了戰斗,各自將敵手鎮壓,扔到了場中央。
  “這兩個也交給我先收拾一頓吧。”
  “轟”、“轟”
  這兩名祖神肉殼保存了下來,但是神識也都是在第一時間自爆了。顯而易見,他們確實是嚇的,前車之鑒歷歷在目,他們可不想堂堂祖神遭受那樣的罪過。
  這多少讓蕭晨有點發呆,小倔龍與天外天等人也是莫名其妙。
  “這也太悲劇了,我有那么可怕嗎?”殺破狼一副自戀的樣子,道:“人無敵沒辦法。”
  “你確實無敵了。”蕭晨盤坐下來,開始繼續圣祭,雖然石人體蘊含了無盡磅礴的神力,但是目前他處在瓶頸狀體,對他來說無大用,不過卻可以全部保留下來,留待將來大用。
  神華千萬道,無盡的生命精氣將這里包容了,蕭晨不斷汲取祖神精氣與石人精華,封在神圖中。
  直至很久后,這一切才停下來。
  當蕭晨結束外部地域的戰斗,重新回到七座太古魔城前時,正好看到千古一王孟德綱的半截化身,二話不說,沖天而起,殺了過去。
  不僅打出了神圖、古卷、天痕等,還祭出了石人王傀儡,更是讓珂珂在旁相助。
  “蟲子!”千古一王怒極。
  “殘廢!”蕭晨揶揄道:“少了半截石體,難道被人借走了嗎?剩下的這半截不如借給我吧。”
  無意的話語正好刺痛了抓狂的千古一王孟德綱,他寒聲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