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618 八相神威

今非昔比,蕭晨早已不需特別調整了,可以隨時隨地的進行圣祭,不擔心發生意外。
  他感覺到了這千古一王這尊石體的不凡,這一次沒有將神力祭入陣圖內進行存儲,而是直接讓其流轉入自己的體內,想試試能否沖破壁壘,突破瓶頸。
  珂珂也在被籠罩的范圍內,他知道小家伙天資超凡脫俗,想讓它也跟著得到石人的生命精氣,看看能否再次做出突破。
  數萬里外的大戰分外激烈,蕭晨對此不覺不聞,快速汲取石人精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石人的精氣比祖神生命精華強大了一個境界,尤其是像千古一王這樣始祖之下近乎無敵手的強者,所凝聚出的石體化身更是不凡。
  強大的神力在洶涌澎湃,這片地域光霧氤氳,被徹底的籠罩了。
  珂珂也難得的認真了起來,小東西非常乖巧的坐在那里,引動石人精氣入體,運轉家傳玄法,淬煉自己的體魄。
  可以說他們這一族神通無敵,舉世無雙,具有無以倫比的天賦,所稍微欠缺的便是體術。
  蕭晨這樣做,便是為了讓其神體堅固,免得以后遇到危險。
  神光千萬道,蕭晨與珂珂的肉殼全都爆發出沖天的光芒,尤其是珂珂更像是一輪小太陽一般璀璨,血肉經脈不斷被石人精氣洗滌,越發的堅固與強大了,連雪白的絨毛都晶瑩了起來。
  隨后,蕭晨將小倔龍等人也從穴道空間內放出,他不想厚此薄彼,讓所有人都沉浸在這龐大的石人精氣中。
  同時,他將不久前擊斃的那名異界石人的精氣從神圖內放出,將眾人包裹。
  不過巴布拉沒有加入進來,他獨自走向一旁,蕭晨見此也沒有多語。
  縱然有石人的精氣,也不可能絕對提升每一個人的實力,想要突破,最重要的還是要看每個人自己如何悟法,如此不過是提供一個契機而已。
  最后,蕭晨心中一動,將武祖真經傳入了珂珂的心海中,武祖曾經說過找個機會傳給小東西。如今小家伙已經達到了祖神境界,是時候讓它掌握這宗修體大法了。
  珂珂頓時變得無比認真起來,甚至有點寶相莊嚴的神韻,一雙纖秀的小爪不斷結印,展露感悟心得,它在快速的領悟著。
  隨后,蕭晨又將武祖真經傳入小倔龍的心海,沒有誰比他更適合此法了,小倔龍本就是修煉武道的天才,得此大法后相信可以更上一層樓。
  時光流逝,幾人盤坐在死亡大地上,全都被神輝所覆蓋,顯得神圣莊嚴無比。
  毫無疑問,殺破狼與九頭蛇所得有限,他們不過是半祖境界而已,很難煉化多少石人精氣。
  在場小倔龍收獲最大,以武祖真經同龍族戰技印證,得到了莫大的好處,引導石人精氣入體,從六重天突破到了戰祖七重天境界。
  天外天、人外人、英熊以及三位樹人君王同存于大威冥王的戰體內,短時間內他們不想另外重塑軀體,因為現階段沒有什么比實力更重要。他們共同引導石人精氣入體,雖然這次沒有作出突破,但是卻穩固了這具戰體,令之真正屬于了他們。
  而后,珂珂睜開了眼睛,小東西的大眼純凈無比,神識愈發凝練了,**更是堅固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程度,今后走無上祖神的道路,相信一定會順利很多。
  最后,蕭晨也睜開了雙眼,射出兩道淡金色的光芒,像是有了一絲石人特質。
  與此同時,在蕭晨的體內,各個神化的穴道,猶如開天辟地一般,混沌迷蒙,尤其是三百六十五顆正穴,當中更是千變萬化,混沌中有點點星辰在閃耀。
  且,三百六十五顆正穴中,在那混沌云端更是各盤坐著一道身影,似乎在鎮壓著一個大世界。
  “吼……”
  就在這時,蕭晨的身體中突然傳出這樣一聲驚天動的長嘯,那是三百六十五尊大神的齊聲咆哮。
  在這一刻他們全都睜開了雙眼,蕭晨的軀體頓時射出一道道金光,那是屬于三百六十五尊大神的眸光。
  頓時震動了死亡世界,恐怖的氣息讓千萬火種生物匍匐在地,更是讓數萬里外交戰的強者全都變色。
  一道道虛影出現在蕭晨的周圍,或結出法印,或單手擎天,或低頭沉思,他們或盤膝打坐,或橫臥沉睡,或巍然而立,姿態各異,全不相同。
  “這么多野生的神祗,抓啊!”殺破狼大叫,胡亂起哄,一點也沒有敬畏之心。
  珂珂也很奇怪,對那些朦朧的身影甚是好奇,揮動著小爪子躍躍欲試,想要定住一具看看。
  刷光芒一閃,所有身影全部消失,沒入蕭晨的穴道空間內。這一次,蕭晨終于打破桎梏,達到了祖神九重天巔峰!
  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他不得不要盡快做出選擇了,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緩沖余地,因為他已經達到了尋常祖神的極致境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必須要修煉石人法,或者明悟無上祖神法了。而他所掌握最多的便是石人法。
  蕭晨平靜了片刻,忍住沖動,沒有立刻選擇。
  他將小圣樹取出,還給了珂珂。而后將一萬多年前從死亡天宮帶出的那件冥鐵戰衣取出,遞給了掌控大威冥王戰體的天外天與英熊。最后,他又將一萬多年前從異界祖神仇天那里得來的祖龍鼓遞給了小倔龍。
  “走,我們現在去收拾殘局,不久后我要閉關。”
  不多時蕭晨他們重新來到了那片戰場。
  來自太古七魔城的七位石人全都遭受了重創,戰斗力銳減。真木女圣與無上祖神博臨渠以及千古一王孟德綱,會同來自死亡世界深處的強橫生物,一起圍攻來自帝城的主人以及那七個石人。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深深感覺到了驚恐,那懸浮在高天上的帝城以及周圍的七座魔城,在源源不斷的為那道朦朧的身影提供神力。
  他的力量仿佛無窮無盡,永遠揮霍不完,展現出了堪比石人王的戰力,可以說先天立于不敗之地!
  很多人都已經失去了信心,大戰接近尾聲,當那個強大亡靈騎著地獄魔龍王第一個飛遁后,其他幾個來自死亡世界深處的強橫生物也全都敗逃而去。
  潰散來的如此之快,異界三大巨頭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也全都開始飛遁。
  “去鎖定她!”來自帝城的朦朧身影,點指向真木女圣,那七尊石人立刻會意,聯手追殺了下去。
  而他自己則以無上大法力,剎那間截住了孟德綱的巨城,會同高天上的帝城一同降臨而下。
  “轟隆隆”
  一只巨大的石掌拍落下來,下方頓時煙塵沖天,千古一王孟德綱的巨城被打的崩塌下少半,瓦礫如洪流似瀑布般墜落下高天,直砸的死亡大地猛烈搖顫。
  來自帝城的朦朧身影并沒有繼續展開絕殺,而是帶著帝城絕塵而去,因為沒有時間滅殺了,他需要追趕無上祖神博臨渠,他感覺到了這個人是最大的禍患,不想放其離去。至于所謂的千古一王孟德綱,已經被他斬滅了石人根基,今生今世恐怕都不能走出石人路了。
  當戰場安靜下來時,三具骷髏再次鬼鬼祟祟的出現了,三人合力將那半座巨大的石城扛了起來,而后撒丫子嗖嗖嗖飛逃。
  天空中正在黯然神傷、在半座巨城內療治傷體的千古一王孟德綱,感應到大地上的一切后,頓時鼻子差點氣歪了,真是七竅生煙。
  又是那三具混賬骷髏!
  依然如上次那般的明目張膽,在他眼皮底下干起了這般勾當。
  天穹上那半座石城內,孟德綱肺都快氣炸了。
  而此刻,在暗中的蕭晨也是目瞪口呆,而后大叫了道:“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
  與此同時,千古一王孟德綱也大叫道:“哪里走!”
  三具雪白的骷髏止住了鬼祟的身影,疑惑的回頭觀望,當看到蕭晨的剎那,頓時扔下那巨大的石城,手舞足蹈了起來,露出了骷髏式的大笑。
  蕭晨萬萬沒有想到,在這里與三具骷髏意外相逢,足足有一萬多年了,再次相見真是感慨無限。
  珂珂也是一陣興奮,高興的又崩又跳,過去在龍島時,它比蕭晨還先認識這三個家伙。
  秦廣王嘎巴嘎巴的張著下頜骨,而后向著俯沖過來的千古一王孟德綱傳出神念波動:“熱情的石人先生,不用這么客氣,我們只要半座石城就夠了,當然如果你執意要送另外半座,我們也會照單全收。”
  說罷,這三個家伙沖著后方的蕭晨打手勢,那意思是打掉這座巨城,拿下千古一王孟德綱。
  “你們這群蟲子……”孟德綱話語森寒冷漠,兩撥強盜同時出現,且還如此的囂張,讓他滿肚子怒火。
  意外見到三王,讓蕭晨心中很愉悅,長笑道:“孟德綱好人做到底,石城已經破碎,將那一半也送下來吧。當然,如果你愿意,可以將本體石身也留下,我們感激不盡。”
  在這一刻,孟德綱本體沖出了半座石城,石人根基已斷,絕滅了他的希望,但同時也斬斷了束縛他的枷鎖。
  這是一尊高大威猛的石人,胡須根根挺立,猶如刺猬的硬刺。滿頭長發也非常的密集,恍一看好像是一頭石獅子一般,神武英挺。
  “想要當年,本王也是混的風生水起,霸氣凜然,不比你的賣相差多少。”秦廣王邊說邊登天而上,無上祖君威嚴盡顯無疑。
  “憶往昔崢嶸歲月,直教人慨嘆日月蹉跎,懷念啊……少吃了兩大碗面。”閻羅王搖頭晃腦,晃晃悠悠也來到了天穹上。
  “把酒問青天,嗚呼哀哉,共道人間惆悵事,長毛獅子你可愿與我乘風歸去,化作一縷清風,成為我的坐騎?”輪回王一副窮酸欠扁的樣子。
  孟德綱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三個混賬骷髏達到了無上祖君境界,如果是平日他自然不憷,但是他先是被打碎化身,而后又被斬斷石人根基,可謂元氣大傷,現在很難說是否可以擊斃這些人。
  蕭晨、珂珂、小倔龍也全都沖天而起,將重傷的千古一王孟德綱包圍在當中。
  對此異界巨頭,無需講究什么單挑與否。
  “你們……”千古一王孟德綱心中一沉,在暗暗評估雙方的實力,結果他感覺很悲劇。
  蕭晨直接祭出了石人王傀儡,神圖鎖天,古卷封地,三道天痕化成了巨碑,掌指間更是托著一座王城,虎視眈眈。
  “孟德綱打個商量,方才僅僅借到了你的上半身,這次能否將另外半截石體也贈送過來?”
  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此,蕭晨等人底氣十足,根本不怕硬拼。
  他母親的!孟德綱有一股罵娘的沖動,無盡歲月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憋屈過。
  堂堂千古一王,始祖之下無敵手,被人搶去化身后,又要被同一批人奪去石城,等若在一個地方連栽兩個跟頭,此刻連本體都受到威脅了,實在憋火。
  這幫混蛋惡棍強盜!孟德綱暗暗詛咒。
  石人王傀儡一步一步向前逼去,此乃真正的王者,縱然沒有靈識,依然可怕無比。
  強大的王者神域,鋪天蓋地,籠罩蒼穹,孟德綱頓時驚退,不敢步入其中。
  蕭晨將抖手將王城祭出,向著孟德綱鎮壓而去,大戰就這樣突然的爆發了。
  元氣大傷的孟德綱,根本不能展現出千古一王的實力,現在最多能發揮出四成。突然間,他感覺到了半邊身子一麻,立刻怒睜雙眼,瞪向那三個湊在一起神神叨叨、鬼鬼祟祟的骷髏。
  他馬上意識到,這三個混賬骷髏在施展了最為神秘與邪惡的詛咒力量,他火冒三丈,對眼前那三個猥瑣的骷髏恨到極處。
  “砰”
  石人王傀儡,一拳打了過來,孟德綱快速躲向一旁。
  “轟”
  天空中,巨大的王城降臨而下,向他壓來。
  孟德綱一步邁出,消失在原地,但是等待的卻是珂珂的無盡神神光,他猙獰的迎了上去。
  “咚”
  但就在這時,一桿石矛洞穿而出,蕭晨突兀出現,強大的戰技與珂珂的神通相合,頓時將孟德綱逼退。
  “刷”
  天穹上神圖周圍浮現出數十把戰劍,掃下千萬道劍芒,鏗鏘之音不絕于耳,這是無堅不摧的劍陣,蕭晨很少擺出。
  孟德綱大叫出聲,他感覺到了危險,在他的軀體上,縱橫交錯,被斬出七八道劍痕。
  “轟”
  三道天痕化成的天碑鎮壓而來。
  孟德綱臉色陰沉,他被圍困在這里,長時間下去肯定要吃大虧。
  當然,對他威脅最大的還是那緊追不舍的石人王傀儡,那滔天的戰力讓他陣陣心悸。
  在這一刻,他果斷的下了決心,不能硬撐了,遁走才是明智的選擇。
  其本體若是想逃,縱然是蕭晨的八相世界也攔不住。
  “砰”
  孟德綱感覺半邊身子又是一麻,那三個鬼鬼祟祟的骷髏,又對他施展了詛咒,他臉色陰晦,難看到了極點,他感覺行動竟遲緩了起來。
  “倒倒倒……”
  三個邪門的骷髏在一旁拍手大叫。
  “你們等著……”
  說完這句話,他一下子消失了,燃燒石人精氣,施展秘法,遁出了這片天地。
  “跑不了,中了我們的詛咒力量,只要還在死亡世界,他便等若被我們鎖定了。”秦廣王神神叨叨,掐著白骨指,指東點西,而后點指向死亡世界深處,道:“逃向了那個方向,正好與我們順路。”
  “追!”
  收起那殘破的巨城后,蕭晨眾人快速追了下去。現在,他們這樣一股強大的戰力合在一起,足以擊殺元氣大傷的孟德綱,是個非常好的機會。
  刷刷刷眾人的速度都達到了極致,很快就進入了死亡世界深處,潛行十萬里,來到了一片死亡盆地,里面陰氣森然。
  眾人以盤古令隱匿氣息,無聲無息接近到了這里。
  三具骷髏就要出手,蕭晨攔住了他們,道:“我來!”
  這一次,蕭晨決定瘋狂一次。
  他打開穴道空間,取出一面石碑,高不過一米,古樸無華,非常的普通。
  正是那面從拍賣行得來的天碑本體,這不是天痕,是真正的天碑。
  蕭晨緩緩貫注全身的神力,同時將神圖、古卷、天痕等加身,傳遞神力,而后他猛地將那放大到山岳大的巨碑砸了出去。
  “轟”
  這是真正的天碑,威勢滔天,重重的鎮壓在山谷中,磅礴氣息驚動了整片死亡大陸,很多強橫的生物全都向這個方向望來。
  無以倫比的恐怖氣息,震動了諸天萬界,剎那粉碎了蒼穹,震碎了大地,破滅了時空,山谷當場就不復存在了。
  一聲怒吼傳出,孟德綱蹤跡就此消失,他終究還是逃遁了。
  天碑墜落而下,又化成了一米長,變的古樸無華。同時還有一條石人臂膀墜落在地。
  蕭晨一下子就癱軟在了地上,方才他的神力被抽空了,但是抱著這條石臂時他笑了起來。
  堂堂的千古一王,連本體都被砸斷了一條石臂,想來肯定要抓狂了。
  “你們是否與清清在一起?”蕭晨轉身問三具骷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