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19 死亡世界重逢

堂堂千古一王孟德綱,化身被斬,神城被拆,斷臂奔逃,敗走死亡世界深處,后世有人作打油詩評價:石王有淚自千行,一朝之間無家鄉。死界更有傷心事,忍被拆遷孟德綱。
  此刻,孟德綱的鼻子都在噴火,逃出去三十萬里,盤膝打坐,竭盡所能,終于將詛咒的力量驅除干凈。
  “我與你們不共戴天!”他的耳鼻口眼七洞皆在噴白煙,這并非夸張之說,真的是七竅生煙,他并沒有就此回返異界。
  此刻,蕭晨他們跟著三具骷髏進入了死亡世界深處。
  前方是一片無邊無垠的沼澤,水霧迷蒙,淡淡的黑色霧氣在繚繞,**的氣味在彌漫。
  在淤泥與污沼間,白骨隨處可見,甚至還有些腐爛的尸體,那是魔鬼與僵鬼族的尸骸,散發著惡臭。
  黑霧彌漫的沼澤深處,有一座陰森的古堡巍然聳立,孤零零的,說不出的瘆人。
  秦廣王張著下頜骨,嘎巴嘎巴作響,介紹道:“這片地域就是那個騎著地獄魔龍王的老亡靈的領地,雖然我們并不懼他,但是按照死亡世界深處生存法則,貿然侵入他人隱居之地很容易發生死戰,同時也會被其他強者仇視。”
  “我們并不是真的侵擾他,在此傳音,告知他有要事相見。”蕭晨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死亡世界強者林立,如果能夠將這樣一批高手凝聚到一起,拉到異界的對立面,那將是一股無法想象的戰力。
  “這個老亡靈的破壞欲與占有欲很強……”秦廣王向蕭晨介紹著此地主人的一些的事情。
  “何人擾我清修?”沼澤的間的古堡中傳出老亡靈的聲音。
  “我等不為紛爭,為共同利益而來。”蕭晨先將話語挑明,避免對方誤會。
  老亡靈長出了一口氣。他剛剛回來不久,就感應到這樣一批強者接近,內心是多少有些緊張的,除非是石人王,不然面對這樣一股強大的戰力任誰都要發憷。
  “咣當”
  古堡的大門大敞大開,出乎意料,從里面涌出的不是陰霧,而是陣陣圣潔的霞光,驅散了外圍的黑霧。
  蕭晨他們順利來到大殿中,老亡靈坐在白骨巨臺上,地獄魔龍王龐大的軀體盤臥在下方開闊的殿宇中。
  “你們有何事?”
  “冒昧打擾,望請見諒,不知如何稱呼……”
  “我名魔天使。”老萬靈這樣答道。
  蕭晨幾人自顧在大殿中的白骨寶椅上坐了下來。
  “魔天使你今日為何攻殺那帝城的主人?”
  聽到蕭晨這樣問道,魔天使頓時變了顏色,騰的站起身來,道:“你是為他來討伐我的嗎?”
  “不要沖動,我不愿隨便樹敵。”蕭晨擺了擺手,道:“我只是想知道原因而已。”
  “自然是為了魔城資源。”亡靈魔天使咬牙切齒,道:“那七座魔城中本有一座是屬于我的,當年被他搶奪而去,我不得不走上了另一條修煉道路。”
  很快蕭晨便得知,今日去攻殺帝城主人的強橫生物,都曾經被奪過魔城。
  至于魔城中那七尊強大的石人,則是帝城的主人從死亡世界最深處的太古戰場中尋回來的,賜予了他們第二生命。
  可以想象帝城的主人有多么的強大。
  “如今他那樣強大,你們恐怕難以奪回魔城。”蕭晨凝望白骨臺上的魔天使,道:“其實,如果單純的想提升實力,我有個建議。”
  “你有什么建議?”魔天使的嘴角掛著一絲無所謂的冷笑,他才不會相信對方好心來對他提出修煉的建議。
  “何必局限在這個世界中,要放眼諸天萬界,我想以你的修為與見識,應該知道在死界之外還有其他大世界。”
  聽到蕭晨這樣說,魔天使當時神情便是一滯,點了點頭道:“我自然知道,而且比你知道的還要多,但是很難突破世界大屏障前往其他各界。”
  蕭晨笑著搖了頭,道:“前往其他世界,并沒有你想象的那般困難,今日你所見到的三大巨頭還有我們都不屬于這個世界,不一樣可以行走在各界間嗎。”
  “我自然感應到了,你們不屬于這個世界……”說到這里,魔天使提高了聲音,道:“但是,我也知道過去曾經有人嘗試進入你們的世界,都再也沒有回來,全都兇多吉少了。”
  “過去與現在不同了,連接其他世界的通道現在已經完全被打開,不會再有危險發生。”
  “你如此熱絡邀我去其他世界,到底有何目的?”魔天使自然不相信他好意指點明路。
  “話到說到這份上了,沒有什么可隱瞞的,達到我等境界如果施展小手段徒增笑柄,不若坦言相告。有一個種族,號稱破滅了諸多大世界,收藏的逆天戰寶以及石城等圣物不計其數……”
  蕭晨足足說了半刻鐘。魔天使靜靜的聽著,不發一言,直至到了最后才憤怒的拒絕,道:“你不過是想拉我去當打手而已。”
  “你錯了,我固然想借助你的力量,但是你卻可以搶奪你所需要的至寶。”蕭晨繼續道:“且,最為重要的是,我不僅僅是邀請你一個人,我要廣邀死亡世界深處所有強橫的生物,請他們一起去那一界做客。一個人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如果諸強匯聚在一起,打開那異界傳說中的石門。那么,逆天戰寶以及太古石城等,將不計其數。只有親身參與到其中,才能夠分上一杯美羹。”
  “我所要做的,決不僅僅是尋幾個強者做打手去攻殺那個世界,我要做的是樹一面大旗,打開通向那個世界的通道,讓所有死界的強橫生物都可以暢通無阻的往返于兩個世界間。”蕭晨說完這些話后,又道:“這樣的話你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死亡世界所有強橫生物全部參與進去,這個說法頓時讓魔天使心中一顫,這可是天大的大手筆!
  如果死亡大軍同時殺入某一世界,他沒有什么可擔心的,大可趁機出手,奪取自己所需至寶。
  蕭晨與魔天使談了很長時間,但是最終魔天使還是拒絕了,他不可能被這樣的話語說動,也不相信蕭晨可以將異界與死界相連貫通。
  蕭晨并不意外,如果真能憑借幾句話就立刻說服一個強橫生物出手,那樣才會讓人感覺出乎意料。
  他現在所要做的不過是吹一道耳風,給對方留下一個印象,當這股風在整片死亡世界蔓延,狂暴起來時,異界與死亡世界相連貫通之際,他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按捺不住!
  這不是一次小事件,他需要精心經營,需要推動成一個浩大的風暴,才有達到目的的可能。
  不論成功與否,蕭晨都沒有什么損失,他確實想嘗試一番,看能否為異界樹立起死界大敵。
  當有一天,一面大旗真正樹立起時,他希望千軍萬馬殺入異界,也許千百年、上萬年、十萬年都沒有可能,但只要盡力就足夠了。
  當告辭離開這片沼澤時,蕭晨對魔天使道:“希望你可以考慮,盡可以將我的想法告訴給其他強者。”
  在走向死亡世界深處時,這一路上蕭晨連續拜會了數名強橫的生物,他現在不可能爭取到任何一個強者,他所要做的僅僅是在對方的心間留下一個念頭。
  最終,他們來到了一片死亡森林,吸納陰氣而生成的古木,通體烏黑,生長出的葉子帶著陣陣腐肉的氣味。
  珂珂直皺鼻子,不滿的咿呀了幾聲。
  “沒辦法,古老的傳送陣被刻在這里,我們也沒有辦法移到別處。”秦廣王解釋著,當年他們無意發現了此地的神陣,踏入一片極其神秘的地域。
  在死亡森林深處,一座石臺浮現而出,上面刻著諸多復雜的圖案,輪回王招呼眾人一起步入,而后開始催動神力。光芒一閃,眾人頓時感覺時空混亂了起來,周圍星辰閃耀,混沌翻涌,他們在快速穿越時空。
  不多時,前方光華一閃,圣潔的氣息迎面撲來,蕭晨他們來到了一片新天地。
  這是一個充滿光明的世界,綠草如茵,如綠瑪瑙一般鋪了一地,鮮花上露珠滾動,馨香飄漾,不遠處小河叮咚作響,奏出歡快的樂章。
  與陰氣沉沉的死界相比,這里簡直就是一片凈土,美麗的如同仙境。
  這里天地精氣濃郁,各種草木皆有仙靈之氣,非常繁盛,許多果木結出的果實,都有點點光華閃耀。
  “那是……”蕭晨凝視著前方。
  在那里有一株仙根,扎根在一堆石城廢墟上,巨大的古根扎在亂石瓦礫中,源源不斷的汲取石城精氣。
  藤蔓生長入天空,足有近百丈高,上面綠葉繁盛,有的綠葉成彎月形,有的成心形,片片晶瑩,綠霞繚繞,各不相同,像是最為瑰美的藝術品。
  整株巨大的仙根僅僅有一朵仙葩,上面五光充溢,十色灑輝,各種光彩流轉,晶瑩的花瓣上有顆顆仙露在滾動。
  就在這巨大的花朵間,一個白衣少女緊閉雙眸,猶如睡美人一般安靜的躺在那里,靜靜的熟睡。
  “清清……”蕭晨叫道,而后大步向前沖去。
  “清清”珂珂也發出稚嫩的聲音,化成一團柔和的光芒,沖向了天空。
  “不可!”秦廣王急忙出聲攔阻他們,道:“這株花很特別,無法靠近。”
  果真如他所說那般,蕭晨與珂珂全都在距離仙葩百丈遠處時受到了強大的阻力,幸虧及時停了下來,不然恐怕將要受到激烈的反沖擊。
  “蕭晨……珂珂……”
  就在這時,如同天籟般的聲音傳來,那多美麗的仙葩上,閃爍出晶瑩的光芒,白衣少女清麗出塵,不食人間煙火,依然一動不動,靜靜躺在花朵上。
  但是卻在那仙葩上,凝聚出一道身影,秀發如瀑,頸項纖秀,明眸皓齒,身材婀娜,超塵絕世,輕盈的飛了出來。
  “你們……你們來了。”看得出少女也很激動,絕世容顏上寫滿了驚喜。
  “清清這是……”蕭晨又是激動,又是疑惑。
  “這是夢想之花,我在死界最深處的戰場所得的一粒種子種下后生長成的,與我的身體相合,助我修煉。”清清解釋道。
  “咿呀……”小東西才不會管這么多,高興的沖了過去,清清一把將它抱在懷中。
  蕭晨又是高興又有些感慨,同時注意到,這株仙根看起來極為眼熟,驀地他突然想起,在祖龍皮地圖上,不正有這樣一株仙根的印記嗎?
  “夢想之花……通向那個地方,需要這樣的一株花嗎?”他自語著,同時看到了花根處,除了破碎的石城外,還有幾具殘破的石人體,暗暗心驚不已,這株仙葩實在太強大了。
  蕭晨與清清相遇,千言萬語難以出口,現場很安靜,但是他們都感覺到了彼此的關切。
  “能夠相見就好……”
  “是啊,只要我們還活著就好。”
  兩個人最終都笑了起來,生離死別過后,還有什么比能夠重逢更讓人愉悅的事情呢?
  “咿呀……我餓了。”
  似乎感覺受到了忽視,珂珂不滿的嘟囔了起來,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的。
  清清頓時被逗笑了,抱著它來到蕭晨身邊,而后兩人并肩一起向前走去,進入那片仙果林中。
  重逢的感動,并不意味著要言語失控與淚流滿面,有時候無聲更勝有聲。
  他們就這樣靜靜的漫步在仙園中,沒有說什么,但是似乎能夠明白彼此的心緒。
  其間,唯有小東西不斷的嘟囔,像是有著說不完的話語。最后,更是抱著一堆仙果開心的吃了起來,不時還向蕭晨與清清遞上一枚。
  蕭晨有很多話想說,更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我也沒有想到在死亡世界復活了。”清清娓娓道來,道:“像是有一個聲音在指引我,不斷的向著死亡深處前進,我與輪回王他們一走就是很多年,先是經過了生命之源的洗禮,而后又走過重重神魔禁地……”
  蕭晨靜靜的聽著,了解到清清的經歷,這一萬多年來,清清與三具骷髏的經歷可謂驚心動魄,死亡世界深處有著太多的秘密。
  “太古的戰場……”當聽到這里時,蕭晨很驚訝。
  “是的,那是一片禁地,至今很少有人可以闖過去,我們也被阻擋在了這里。在億萬年前死界是諸天萬界的中心,比天界存在的歷史還要久遠,可以說萬界強者齊來朝拜,目前在這里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