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620 清清

死界擁有太多的秘密,在這個世界中太古魔城絕不稀少。wwW,
  在億萬年前此界是諸天萬界的中心,比天界存在的歷史還要久遠,號稱萬界強者齊來朝拜。
  當年石人與無上祖神境界下的修士,大多數人都沒有參戰,隱居下來,如今都已經凝聚出魔城。
  這就是死界太古魔城林立的原因。
  諸多太古魔城,匯聚了諸天萬界強者!
  盡管昔日那一戰,死界近乎崩潰,徹底的衰敗了,但并意味著昔日所有的強者都戰死孓。
  至于億萬年前的石人與無上祖神,經過最后驚天動地的一場大戰后,到底活下來多少人那就不好推測y凈土與太古戰場遺跡不過隔著一層空間屏障,劃開次元壁壘,頓時有滾滾魔氣洶涌進來。
  陰森的死亡氣息彌漫,與這生機勃勃的凈土反差很大,兩者間天壤之別。
  “那就是太古的戰場嗎?”蕭晨雙目射出兩道淡淡的金光,昔日的最強者近乎全部都隕落在那里。
  “不錯,那就是昔日萬界強者進行終極一成的古戰場,當年也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人物隕落在此,縱然歲月流逝,時間遠去,但是曾經的一切依然難以磨滅。”
  清清抱著珂珂站在那劃開的空間屏障前,凝望無邊無際的黑暗世界,那里邊是昔日的諸神大戰所留下的最后的痕跡。
  “咿呀……”珂珂非常的不老實,掙扎著想要探進那片空間去看個究竟,但被清清攔住了。
  “不要貿然進入,里面非常危險。”一萬年前,清清他們被這片古戰場攔住,未能通過。如今也許實力試一試,但是目前她與夢想之花相合,不便行動。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片世界,戰場的前方到底有什么?蕭晨心中充滿了大多的疑問。
  “砰”
  這片次元世界一陣搖動,前方的空間屏障被打碎了,外面一片茫茫無際的白骨大軍洶涌而來。
  當中有幾頭白骨生物沖在最前方,大步邁來,揮動著骨刀,睥睨四方。
  “他們是誰?”蕭晨凝視一望無垠的白骨生物。
  “他們是某一個強大存在所召喚來的火種生物,經常攻打這里,想要奪取夢想之花。”秦廣王走上前去,攔住了那些人的道路,同時為蕭晨這樣解釋道。
  “難道不能永久的消滅他們嗎?”
  “我們無法發現背后的主使者,火種千千萬萬,他可隨意召喚,滅之不盡。”輪回王也向前走去,道:“據猜測那個人可能是來自太古戰場的某一個強大的怨靈,極有可能是我們得到夢想之花的種子附近的輯魂。”
  “這種老古董非常奸狡,在沒有絕對把握前,他是不會真正露面的,總是不斷的派人襲擾,打擾我們的修煉。”閻羅王一邊說一邊出手,似乎對這樣的事情早已習以為常了。
  “這樣不好,萬一被他們得手,悔之晚矣。”蕭晨皺眉。
  “我們有‘深獄淵,通常會以它覆蓋這里。”
  說話間,三個骷髏已經全力出手,將所有白骨生物驅逐出這片次元空間,開始了無情的殺戮。
  就在這時,蕭晨身上的石罐突然輕輕震動,而后自主飛了出來,懸浮在這片次元空間中。
  珂珂像個好奇寶寶,想要抓過去把玩,但被卻蕭晨一把攔住了,他深深知道這個石罐的怪與強大,想要看看其到底有何表現。
  “嗡”
  石嫦在虛空中劇震,雖然不過巴掌高,但是卻如排山倒海一般,讓周圍的空間都塌陷了。
  在它的上面有一道道的古老刻痕,在這一刻光芒大盛,而后鯨吸牛飲一般將在這片空間開始瘋狂吸納。
  肉眼可以明顯看到,一道道黑色的光華從各個角落沖天而起,向著石罐上聚專已而去。
  “那是……強大的魄力!”
  “還有詛咒的力量!”就在這時三具骷髏擊潰敵手回來了,他們對于詛咒的力量最為敏感。石嫦依然在震動,不斷吸收周圍的烏光。
  不……
  就在這時,尖叫聲傳來,最強大的一股鳥光沖天而起,就想破開空間遁去。
  珂珂反應很迅速,一下子張開了失樂園,覆蓋住了那道烏光。
  “嗡”
  石嫦震動,將那道鳥光徹底吸收。
  “我明白了,他襲擾我們不過是掩飾而已,每次都趁亂留下部分詛咒之力以及微弱的神念,想要將來某一天突然反制我們。”
  當推測出這個結論后,三具骷髏都很震怒,就連清清也變了顏色。
  詛咒的力量最為神秘,三具骷髏也是在太古的戰場遺跡中意外獲得了某種傳承,才初步掌控。
  清清道:“肯定是死界當年最后一戰所隕落格強者的怨念所化,傳說那個時期的詛咒力量給發展到了極致境界,很多強大的人物都精通,不過經過億萬年前的那場大戰后,詛咒這種傳承漸漸沒落了。”
  就在這時,透過那劃開空間,太古戰場遺跡中傳來這樣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強大如蕭晨等人也一陣心悸。
  “果然是來自太古的怨靈!”閻羅王眼洞中射出面道神光,凝視著那片古戰場,道:“可惜,這一次他偷雞不成蝕把米。”
  石罐似乎對靈魂之力特別敏感,昔日憑此它擊退過真木女圣的強大神念,今日它又一次發威,且似乎可以克制詛咒的力量0“咿呀……”就在這時珂珂發出驚叫,小東西東倒西歪的被石罐吸了過去。
  蕭晨大吃一驚,急忙阻攔,一把抱住了它。
  石媒劇震,吞噬之力更加強大了,就在這時一縷黑氣從珂珂的身體中飄出。
  “那是詛咒的力量!”輪回王驚叫了起來,似乎非常的震驚。
  蕭晨頓時明了,珂珂的家族曾經遭受過詛咒,近乎絕滅,號稱的逆天的家族,成員卻不三五人而已,可以想象這種詛咒的力量有多么的可怕。
  尤其是珂珂,更是遭受雙重詛咒,因為它的母親乃是天生祖龍,也遭遇詛咒。
  知道這一切后,蕭晨露出喜色,似乎石罐可以破除珂珂的詛咒。
  “咿呀……”不過珂珂卻發出了充滿懼意的叫聲,與此同時蕭晨發現它的靈魂要沖出軀體。
  而這時石罐自主飛了過來,見到這一景況后,蕭晨驚懼,趕忙阻檔。
  輪回王沖著珂珂大叫道:“不要運轉神力。”
  小東西雖然很慌張,但是并沒有失去判斷,聞言后急忙安靜了下來。
  說也奇怪,那個石罐頓時停止了震動,蕭晨急忙一把攥住,封進了古卷中。如此,眾人才沖緊張的情緒中解脫出來。
  三具骷髏懂得詛咒,一番簡單的推測,就明白了其中的緣故。
  按照他們所說,珂珂身受詛咒,且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強大詛巽!
  似乎是億萬年前最強大的一種詛咒力量,簡直可以讓任何一個可縱橫諸天萬界的黃金家族覆滅。
  縱然不是昔日的第一詛咒,也足可以位列前五了,比之三個骷髏目前所能夠施展的強大的太多了。
  這種詛咒力量已經與珂珂的靈魂扭結在了一起,會隨著它的靈魂潑動而波動,所以石罐在吸收時,險些將其魂魄同時吞噬。唯有它安靜下來,詛咒的力量才能跟著沉眠,可避過石罐的吸收。
  按照他們所說,目前沒有人可以解除這種強大的詛咒,任誰也不能將之于珂珂的靈魂分離開來。
  “也許,只有達到石人王境界,才能自己破除這種詛咒,外人根本不能幫什么忙。”
  當聽完輪回王說完這句話后,珂珂氣呼呼的嘟囔了幾聲,用力攥緊了小拳頭。
  蕭晨重新將石罐托在掌中,認真觀看,沒有想到這個它這般強大與逆天,克制詛咒與純粹的魂體,果真是重寶。
  珂珂心有余悸,難道的乖巧了起來,后退號幾步《蕭晨與清清研究了很長時間,得出一個結論,對有點怕怕的珂珂,道:“無妨,方才是太古的詛咒勾動了你體內的詛咒力量,才引起石罐吞噬。一般情況下,不會發生方才的變故的。”聽聞到這句話,小東西頓時一掃郁悶之色,頓時活潑尋起來,一下子將石罐搶了過去,翻過來掉過去的看。
  “萬一有變故發生,你立刻將失樂園撐起,定然會瞬間隔斷與外界的聯系。”清清著揉了揉小東西那雪白蓬松的軀體,她掌握有“深獄淵”,那是與失樂園并存的至寶空間,研究了十萬多年,自然深深了!,“咿呀……”聽聞到如此話語,小東西的底氣更足了,開始滿不在乎的把玩其石罐。
  但很快它便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一雙充滿靈氣的大眼滿是狐疑,它伸出一只小爪向著石罐上印去。
  蕭晨等人也目瞪口呆,在那石罐上有很多縱橫交錯的印記,很多都是相互交叉重疊的,此刻小東西的小爪印上去后,正好與一個很難辨別出的“梅花印”重合,與它肉呼呼的小爪印完全一樣《這……”莽晨相當的驚訝,自得到石罐后,研究了這么長時間,也沒有任何發現,不想小東西剛一接觸,就從混亂重疊的印記中有了發現。
  這個發現,就像凡人自混亂的三維立體圖中發現有個規則圖形一般。
  “刷”
  罐體上那個隱藏亍雜亂重疊印痕中的小爪印突然光芒大威,小東西頓時嚇得一抖手將石頭罐仍了出去。
  與此同時,它失樂園祭出,將所有人都覆蓋在了里面。
  石罐上那個小爪印射出一道刺日的光芒,頓時將外面的次元空間擊穿了,好久才恢復平靜。
  眾人面面相覷,同時一陣心悸。
  “咿呀,我不是故意的……”小東西像是犯錯的孩子一般,懊惱的“那是詛咒的力量。”三個骷髏瞬間醒悟過來,閻羅王道:“與珂珂身上的詛咒力量一致。”
  “這是一個魔罐,不僅封印著一個強大的靈魂,還有各種神秘的jl咒力量,方才似乎開啟了最強大的一種詛咒力量,如果施加在一個人身上后果不堪設想。”
  這是蕭晨等人仔細推測后得出的結論。
  如果運用的好,這將是一宗強大的戰寶,但如果不慎,可能會傷及自己。因為開啟的方法很古怪,小東西誤打誤撞下才不小心勾動出其中一種可怕偉力。
  接下末蕭晨他們仿佛嘗試,但卻發現很難釋放詛咒之力。
  這種偉力太強大了,一般的人當場就要灰飛煙滅,像珂珂這樣逆夭的家族,也是因為祖先承受了絕大多數的詛咒力,數十代下來,它們身上的詛咒已經比以前稀薄很多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蕭晨反復試驗,發現這種力量不能精準掌控,專心致志數十次的開啟,也不見得有一次成功。
  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他嘗試解決掉小倔龍身為龍族的詛咒,但是發現也失敗了,他身上的詛咒力量也與靈魂交融在了一起。
  半個月后,除了清清外,眾人全部動身,要進入太古遺留的戰場“最多不超過一個月,我們便回來。”蕭晨與清清告別,他想試試看能否在那里獲得機緣,而后回來他便打算閉關苦修。
  珂珂依依不舍的向后揮手,道:“我們很快很快就會回來。”
  這是一片巨大的戰場,根本不可能望到盡頭,帶狀黑霧繚繞,陰氣森森,大地上的尸骨并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說非常稀少。
  畢竟,能夠留在這片太古戰場上的人物,都是億萬年前來自諸天萬界的精英,不可能像尋常的火種生物那樣隨處可見。
  “帝城的主人曾經從這片古戰場尋回七尊石人,而清清更是從這里得到過一枚夢想之花的種子,或許我們也會大有收獲。”
  相隔億萬年的那粒種子比之石人更加難得,蕭晨不希冀得到祖龍皮地圖上的圣物,但是覺得尋到一兩尊石人殘體或許不成問題。
  輪回王提醒道:“不要大意,祖神級強者都沒有幾人愿意進入這里,因為實在太危險號0”
  就在這時,眾人發現前方傳來點點光亮。”寶物!”殺破狼興奮的叫了起來。珂珂也躍躍欲試,想要沖過去。但是三具骷髏卻立刻變了顏色,大叫道:“快跑!
  那點點光亮越發明亮,眾人已經看清,那竟然是一團鬼火,在這荒寂的古戰場上顯得格外的耀人。
  異常強大的恐怖氣息,鋪天蓋地洶涌而來,不用秦廣王他們再次提醒,蕭晨等人全都感覺到了,快速飛遁。
  “那到底是什么?”
  “那是石人王鬼火!”閻羅王一邊飛遁一邊心有余悸的解釋道:“不比真正石人王弱多少,如果被他觸及到身體,任何人都要立刻化成飛灰,根本沒有復活的希望。”
  “如果將它收起煉化,是不是等若掌控了石人王極的神焰?”莽晨“萬不可冒險,根本無法煉化,從來沒有人成功過。”輪回王提好在蕭晨的八相極速夠快,半個時辰之后終于徹底擺脫了那團石他們在一片巨大的廢墟前停了下來,這里黑霧更重,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這里該不會有什么重寶吧?”殺破狼一副財迷的樣子。
  “如果隨處可見重寶,還輪得到你來撿!”閻羅王瞪了他一眼。”咦……”就在這時,蕭晨面色一凝,道:“我感覺到了一股特別眾人聞聽此言,全部緊張了起來。
  “天碑……是天碑!”蕭晨感覺很震驚,居然死亡世界最深處,“在這廢墟下嗎?”小倔龍問道。
  “在遠方,很遠很遠。”蕭晨凝望前方。
  “那個方向是太古戰場的禁地,據說自古以來沒有幾人成功闖過去。”秦廣王露出凝重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