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621 太古的詛咒

這片太古戰場非常的陰暗,帶狀黑霧繚繞,像是一片魔地,充斥著讓人感覺驚悚的冷意。
  “喀嚓”
  就在前方,那片巨大的廢墟中突然傳出這樣一種枯木折斷的聲響,頓時讓每個人的心弦都繃緊了起來。
  “大家要小心,這片戰場中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隱藏著莫大的兇險。”輪回王提醒眾人。
  前方斷壁殘垣,一雜亂不堪,也不知道過去多少萬年了,廢墟依舊沒有徹底的腐朽,可以想象當年的輝煌,必然曾經被人以無上大法力加持過。
  瓦礫被移動的聲響傳出,像是有人正在廢墟中艱難的掙扎,更加讓眾人緊張了。
  “嘩啦”
  一只肉呼呼的小爪從廢墟中探出,艱難的推開上面的石塊,一個小小的身影掙扎著爬了出來。
  “咿呀……”
  珂珂當時就是一驚,那個小小的身影與它非常像,絕對是逆天家族的成員。
  就連蕭晨他們也是目瞪口呆,有些難以相信,怎么會在太古的戰場中發現了逆天家族的成員?
  那是一只石化的小獸,不過一尺高,看起來很乖巧的樣子,非常茫然的的掙扎出來后,不斷以一只小爪撫著自己的一條斷臂。
  是的,它少了一條小臂,雙眼無神,讓人頓時心生憐憫。
  珂珂的大眼當時就紅了,淚水在眼中打轉,就要沖過去。蕭晨一把拉住了它,在這妖邪的太古戰場出現這種事情,難免讓人狐疑。
  “怎么會這樣……”小倔龍也心有疑惑。
  “那是珂珂的祖先?”殺破狼一雙眼睛瞪的溜圓,露出一副不可思議額的神色。
  三個骷髏則很謹慎,不斷掃視前方那只石化的小獸。
  “死界曾經是萬界的中心,諸天強者齊來朝拜,那場大戰已經過去無盡歲月,早于異界與亂地之戰,難道說那個時期珂珂的家族就已經遭受了詛咒不成?”這是蕭晨的疑問,他充滿了疑惑。仔細觀探過后,他發現那只小獸不是幻影,確實是真正的石體。
  茫然的向這邊望來,石化的小獸呆呆出神,像是失去了三魂七魄一般,沒有一點靈氣,傻傻的不斷的摩挲自己的斷臂。
  “咿呀……”珂珂非常難過,伸出小爪,似乎想要安慰這個石化的小獸。
  蕭晨領著珂珂向前走去,在這片古戰場中不得不小心,他可不想小東西遭遇意外。
  輪回王、秦廣王、小倔龍他們緊隨其后,來到了這片廢墟中,靜靜的看著那只石化的小獸。
  像個小可憐一般,它茫然的看著眾人,一副沒有靈氣,失魂落魄的樣子。
  蕭晨皺起了眉頭,探出神念,近距離觀察后證實,這確實是一尊真正的石體,而非精妙無雙的幻術。
  珂珂的大眼中滾出了淚水,向前走去。
  “砰砰”
  蕭晨身上的石罐猛烈震動來,他頓時變色,第一時間祭出了石人王傀儡,同時罐體也自動飛了出來。
  珂珂經歷了很多事情,非常的警覺,在蕭晨拉住它之前就已經將失樂園籠罩而下。
  后方眾人更是各自高度戒備,但是奇怪的是那只石化的小獸被順利收進失樂園中,沒有任何反抗,且像是被抽取了最后一絲生氣,完全的成為了化石,一動不能動了。
  “不好,是那個太古的怨靈,他故意將我們引到了這里,布下了絕陣,此地詛咒之力沖天!”輪回王非常震驚,咆哮出聲。
  三個骷髏對詛咒最是敏感,此刻全都毛骨悚然,周圍可怕的氣息在彌漫。
  殺破狼與九頭蛇反應迅速,嗖嗖兩聲沖進了珂珂的失樂園,蕭晨則快速將神圖、古卷等全部祭出,排列在四方。
  “吼……”
  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在廢墟中響起,遠處一片黑霧中一道猙獰的魔影在晃動,隨著他的吼嘯,蕭晨等人的周圍頓時沖起一道道妖邪的光芒,直上云霄。
  “詛咒絕地……”閻羅王非常震怒。
  “夢想之花的種子是我重生的希望,卻被你們捷足先登,你們都要死……”像是夜梟在悲鳴,又像是惡鬼在詛咒,那種陰寒刺骨的聲音充滿了極大的怨念,讓眾人如墜冰窖。
  周圍像是有一道道劍氣在縱橫激蕩,寒意刺骨,所有人都感覺離死亡非常之近。那全部是詛咒的力量,本是無形無質的神秘詛咒,竟現出這樣的有形之勢,可想而知氣息有多么的龐大。
  蕭晨他們沒有什么感覺,秦廣王與閻羅王他們三個卻是極度驚恐,在他們眼中,前方的詛咒力如驚濤駭浪一般,席卷了整片天地。與所認知的無形詛咒相比,此刻簡直是末日浩劫,超出了他們的理解。
  “太磅礴了,任何強者都難以幸免,縱然是石人王來了,恐怕也要飲恨!”輪回王驚悚無比的說道。
  各種詛咒交織在一起,足有數百種,形成了一股滔天的龍卷風,將這片廢墟淹沒了!
  三個骷髏絕望了,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這意味著什么。
  但是,過去了很長時間,也未見可怕的詛咒加身,并沒有人死亡。
  “難道石罐真的可以鎮壓一切詛咒?!”
  眾人幾乎不敢相信,驚濤千重的詛咒之力并沒有臨近,只是在周圍旋轉,圍繞著他們不斷的洶涌。
  靜靜懸在虛空中的石罐,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像是定海神針般一動不動。
  “吼……”不遠處黑霧中那道恐怖的魔影咆哮震天,道:“怎么會這樣?難道是那個傳說中的萬惡之源?!”
  原本寂靜不動的石罐光芒大盛,上面所有的印記都變得刺目起來,周圍的詛咒之力瘋狂洶涌,向著石罐匯聚而去。
  “那是……噬魂咒!”
  “滅靈咒!”
  ……三具骷髏不斷驚嘆,發現了很多失傳的詛咒,不過全部被石罐吸收了,像是萬流歸宗,奔騰入海。
  天地中,茫茫無盡、滔天駭浪般的詛咒之力不斷澎湃,而后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石罐像是一輪小太陽一般,照亮了這片太古戰場,璀璨無比,上面的所有印記都像是有生命一般,似在輕輕的震動與蠕動。
  “不……真的是萬惡之源嗎?!”
  不遠處那道魔影在大吼,他的身影在快速虛淡,像是云煙一般即將消散。
  “天啊!”三具骷髏震驚。
  “他是由成百上千種詛咒之力凝聚而成的,他以飄散在太古戰場中的詛咒之力重新塑造了魂體!”
  石罐克制千萬詛咒力,那道魔影的下場可想而知,半個時辰之后這片廢墟一片寂靜,驚濤駭浪般的詛咒全部石罐吸收干凈了,那道魔影也沒入當中,從此歸于死寂。
  “萬惡之源……”蕭晨皺眉,看著掌指間的石罐,露出思索的神色。此刻石罐已經收斂起光芒,變得古樸無華,非常的普通。
  “咿呀……”珂珂疑惑的搖動失樂園中那只石化的小獸,滿是不解的神色。
  “假的,是以石人殘體塑造而成的。”當親手觸碰到這只石化的小獸后,神力沖進小石獸的體內,蕭晨立刻看出了破綻。
  不過,這卻是一宗寶物,當中的石人精氣雖人流逝的差不多了,但還有一定的熔煉價值。
  這一次意外除掉了怨靈,讓三具骷髏長出了一口氣,終于解決了這個萬年來的大患。
  珂珂在魔影方才藏身處尋到半截枯根,取回來拿給蕭晨看。枯根不過一尺長,干巴巴沒有一點水分,近乎腐朽了,似乎輕輕一觸碰,就會折斷。
  但是蕭晨與珂珂幾次嘗試,都沒有損壞枯根分毫。
  “這是那個怨靈的東西……”輪回王皺著眉頭,道:“沒有一點生機,但是卻有熟悉的感覺。”
  “不錯,確實有點異樣的感覺。”閻羅王也點頭道。
  “很像夢想之花的根莖。”珂珂發出這樣稚嫩的聲音。
  眾人仔細觀察,根莖雖然干枯了,但是卻真的像極了夢想之花的根部。
  對于小東西的敏銳靈覺,眾人并不感覺吃驚。
  “果真是夢想之花的根部,怪不得那個怨靈糾纏我們一萬多年,或許當初的那粒種子真是他遺失在古戰場上的。”秦廣王這樣嘆道,而后又有些不解,道:“一截干枯的樹根有什么用呢,他為何沒有丟棄?”
  蕭晨心中一動,覺得這種被繪制在祖龍皮地圖上的圣物定然非同尋常,道:“珂珂將它栽進你的失樂園試試看。”
  “都已經枯萎了很多年了,栽種它有什么用……”小東西滿不情愿的嘟囔著,但最終還是栽種了進去。
  剎那間,眾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大量的生命精氣在快速的流轉。
  “這是……”所有人全都露出訝色,“它……真的要復活呀?”珂珂好奇的盯著枯干的根莖觀看。
  下一刻鐘,失樂園中生命精氣流轉越發的猛烈了,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霞光向著那干枯的根莖匯聚而去。
  “咿呀……不好!”珂珂頓時叫了起來,道:“我的果園!”
  不遠處那些天神樹、蟠桃樹、紫鉆陰木等全部在流逝精氣,被枯根凝聚而來。小東西非常焦急,想要阻止。
  “無妨,先看看。”蕭晨攔住了它。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生命精氣才停止流轉,所有神木果樹都無精打采的垂下了枝條,像是經歷了一場百年難遇的大旱一般,葉片發蔫。
  而那段枯根雖然吸收了海量的精氣,但是卻沒有任何變化,依然干巴巴,沒有一點的生命跡象。
  “可惡!”珂珂懊惱無比,氣呼呼,很想一把拔起枯根,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慢慢等待吧,說不定有一天,它便會抽出新葉。很明顯它還沒有徹底斷絕生機,到時候說不定會長出幾枚果實,你保準流口水。”
  珂珂皺了皺鼻子,不再咕噥。
  在這片廢墟搜索了半個時辰,眾人再也沒有任何發現,而后他們繼續上路。
  “真的要向那個方向前進?真的很危險!”三個骷髏對蕭晨提醒。
  此刻,蕭晨按照感覺正在向傳來天碑氣息的太古戰場深處走去。
  僅僅行進了百余里,他們就感覺到了那種可怕的波動。
  陰沉的天空中,魔霧翻涌,“喀嚓”一聲巨響,劈的的人耳鼓欲裂。
  一道道血色的閃電長達數百里,劃破漆黑的蒼穹,像是一道道血河在奔騰,非常的瘆人。
  巨大的雷鳴,震動的大地都在搖顫,太古戰場中更是莫名的有鬼哭的聲音響起。
  “只要有人接近最深處的禁地,便會有異相發生,各不相同,但卻非常危險。當年我們便是止步于此,沒有敢貿然前進。”閻羅王凝視前方,似乎想起了過去的一些事情,心有余悸。
  走到這里,天碑的氣息越發的明顯了,而且蕭晨有一種感覺,這面天碑似乎更加的氣勢磅礴,比他以往所見到的都要強盛。
  “難道是傳說中的第八面或者第九面天碑?”
  前七面天碑他都已經見過影跡,唯獨對最后兩面一無所知,之所以知道它們存在還是從祖龍皮地圖上獲得的。
  “咔嚓!”
  巨大的雷聲震動天地,一條血色閃電足有半里寬,長達數千里,像是一下子劈裂了陰暗的天穹,一直蔓延到眾人頭頂上方。
  如臨深淵,如入輪回,那種可怕的威壓,讓下方眾人全部變色,寒毛當時就豎立了起來,渾身起了一層小疙瘩,陣陣寒氣從心底冒起。
  “轟”
  太古戰場震動,好在那巨大的血色閃電沒有真正劈落下來,眨眼劃向了遠方。
  刺目的血紅色,讓人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鮮血,這種可怕而又邪異的閃電實在讓人心悸。
  “你們不要跟進,我獨自向里走上一段距離,看看到底有什么古怪。”蕭晨不想讓眾人跟著犯險,他想獨自前去一探。
  “咿呀……”珂珂立刻表示反對,說什么也要跟著同行。
  小倔龍與三個骷髏也上前,也一定要隨行。
  結果一干人都要跟進,沒能說服一人,這讓蕭晨很為難,他不想眾人因他而犯險。
  “沒事,我們躲在失樂園中,應該不會有危險。”殺破狼與九頭蛇很自覺,直接進入了珂珂的失樂園。
  “好吧,我們小新一些,隨時做好后退的準備。”
  前行了十余里,就在這時轟隆幾聲巨響,黑暗的天空中連續劈落下五道巨大的血色閃電,同時有陣陣血雨飄灑了下來。
  “真的是血雨……”蕭晨凝望手中的鮮紅血液,露出凝重的神色。
  “咔嚓!”
  接連兩道閃電在蕭晨的旁邊劈過,無盡神魔尸體隨之破空而過。
  “那是……”小倔龍與珂珂全都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傳說越向里走越發可怕,自古至今沒有幾人能夠闖進最深處。”閻羅王眼洞中閃爍著戒備的神光。
  “轟”
  天空中一個血紅色的巨大火球爆發了開來,讓這片古戰場短暫的亮如白晝一般,而后無盡的神魔尸體自那天穹中墜落而下。
  直到那些血光消失,所有尸體才跟隨一起不見。
  “這是什么鬼地方?”殺破狼在失樂園中直咋舌,感覺脖子都在冒寒氣。
  又向前走了數十里,“咚”的一聲巨響,像是九天上的天鼓在擂動,直震動的太古戰場隆隆搖顫,似要翻轉過來一般。
  “那是……”
  在這一刻,蕭晨雙目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當血色的閃電在再次劃破長空時,他借助血光看到無盡的磅礴影跡籠罩了蒼穹。
  九十九重石臺階橫空而過!
  “幻覺還是昔日的場景重現?這不可能是真的!”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璀璨神光,仰望天空,隨著光芒消逝,九十九重石臺階徹底消失了。
  “轟”
  又是一聲巨響,上萬里長的血色閃電撕裂黑暗的天空,數面巨大的天碑橫空而過。
  “怎么會這樣?!”
  蕭晨的瞳孔急驟收縮,他心中異常震驚,為什么會看到這種場景?
  “咿呀……”珂珂也心有余悸,小聲的咕噥了一聲。
  所有人都非常的吃驚,感覺到了發自靈魂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