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22 太古禁地

嗚嗚在血色閃電劃破長空時,伴隨著血雨紛飛,同時有陣陣陰風吹起,一具具神魔的尸體漸漸遠去。
  太古戰場禁地神秘莫測,所見到的景象讓人又驚又懼,已經見到了九十九重石臺階,也見到了數面巨大的天碑,是否還會見到其他圣物?
  就在眾人心緒不寧時,天空中再次被閃電撕裂了,一大片甲骨圖一閃而過,上面刻著紛繁玄奧的圖紋,在天空中留下一片白芒。
  “甲骨圖!”
  “組合在一起的甲骨圖竟是這個樣子,它是亂地天宮中的那枚圣骨片!”
  蕭晨終于確信,失落在死亡世界,分成很多碎片的甲骨圖乃是當年亂地的瑰寶,是孕育出神圖的母體,這些骨片合在一起后與那座巨宮中看到的完整圣骨非常相似。
  “昔日天宮的主人集全甲骨圖,走進死亡世界最深處,曾經看到了未來。如果我們集全,是否也有這樣的機緣這禁地深處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聯想到這里,蕭晨等人全都露出驚色,這太古禁地真的不可揣測,擁有著讓人無法想象的神秘。
  可是定到這里后,憑借他們的實力,若再想前進的話已經有些圈難了。
  最終除卻蕭蘭外所有人都進入了珂珂的失樂園中,而蕭晨頭頂神圖,身披古卷,腳踏王城,三面天碑與失樂園橫陳在旁,凝結出大道神韻,全副武裝,大步前進。
  諸多至寶加身,如果還有危險的話,那就只能說此乃絕地,只能退走了。
  “嗚嗚…,陰風呼嘯,戈過冰冷的死亡戰場,天空中血雨紛飛,愁云慘淡。
  越向里走壓力愈大,蕭晨每邁出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很深的腳印,一路走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印記,就連地面都因此震動了起乘,許多大裂縫隨之蔓延向遠方。
  九重天巔峰的祖神強者在這種禁地都如此,若是一般的強者可想而知,根本不可能深入。
  “咯嚓”
  天穹上那血色的閃電,終于開始向他攻擊,無窮無盡劈落下來。
  “嚷、咯,啊,吼、哮,咄……”
  在這一刻,蕭晨并沒有立刻祭出各種至寶阻擋,而是口中喝出本源八音,在這險惡的環境中他還不忘記錘煉自己的戰技。
  這八音之法他已經修煉大成,但是他終究還需要再做突破,九重天的巔嶇境界已經不能滿足,此刻正是一個契機。
  雷鳴電閃,血光迸濺,天地聞茫茫一片,非常的剌目,震耳欲聾的雷音與八音齊鳴,血色閃電與本源力量對決,不斷爭鋒。
  在蕭晨的周圍,可謂血光無盡,一道道的閃電已經將他淹沒了。
  他像是穿上了一重厚厚的血色甲胄,不過此甲胄血光沖天,連接到了蒼穹上。
  接受萬重血雷洗禮,也唯有此刻九重天的蕭晨才敢如此做,他一遍又一遍的喝出本源八音,將無盡雷煞煉化,將純粹的天地精氣吸納,錘煉體魄二縱然境界上沒有突破,也可以感覺到祖神肉殼越發的堅固。
  但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太古禁地的血色雷電絕不是尋常的萬丈驚雷所能夠比擬的,這是對強者亦有傷害的殺伐之光二已經前行數百里了,蕭晨的速度越來越慢,前方像是一頭可破滅萬界的巨大的蠻獸在沉睡,透發出的氣息讓人難以接近。
  深入到這片地域根本不可能飛行,只能徒步前進,壓力越發的沉重了,蕭晨每步邁出都要齊膝沒入冷硬的大地下。
  像是背負著百萬大山前進,承受了無法想象的巨大壓力,而這并不僅僅限于**,縱然是神識也如此,仿佛有一塊精神上的巨石鎮壓向心旬。
  不久后,蕭晨再一次見到了幾面天碑橫空而過,盡管知道那多半不是真實的影跡,但是他還是受到了影響,不自禁施展出了四大散手,北斗封神等天碑玄法,對抗越來越大的壓力。
  最后,他甚至將那塊真實的天碑取了出來,抱在懷中,想要召喚天空上那不時橫空而過的巨大碑影。
  “太古的始祖,偉大的先知,請聽從您的子刷的召喚,重新降臨到這個世上吧……”
  就在這時,蕭晨突然聽到了這樣若隱若無的祈禱,他心中頓時震動。在這太古戰場的禁地,為何會有這樣的妖邪之音?
  雖然很模糊,在巨大的雷聲中微不可聞,但是蕭晨相信那絕不是幻覺,他真實的聽到了二蕭晨同時頓時光華大盛,運轉起幾件至寶,渾身的壓力頓時小了不少,他向著發出聲音的方位走去。
  “縱橫天下,萬古無敵的始祖,您的子孫無意間尋到了這里,發現了您留下的不可磨滅的痕跡,以血召喚您歸乘”
  像是魔咒一般,那種聲音越發的清晰了,精神波動穿過禁地內神秘力量的阻擋,在這片陰暗的長空下回蕩,連電閃雷鳴都不能將其淹沒。
  蕭晨前行五十余里,終于知道那是誰了,在這里已經可以清晰感知到那一切了。
  “傲視諸天萬界,一生無敵的圣祖,你最虔誠的子割愿敬獻靈魂,召喚您歸來…””
  那種如魔咒般的聲音越發的浩大,誓言也越來越鄭重,魔性的力量在激蕩,讓人聞之心悸“千古一王孟德綱”蕭晨站在遠處,血雨灑落而下,他像是一尊魔神一般一動不動二他早已斂去所有氣息,凝望三十里外的陰霾天空,那里不時有神秘波動激蕩而乘二這時,殺破狼等人從蕭晨口中得知孟德綱在前方,也都吃驚不已。不過他們不擔心暴露,因為珂珂掌控的失樂園可隔絕外面的一切。
  孟德綱也來到了這里,且在召喚異界始祖,難道說是億萬年前隕落在太古戰場中的絕世人物不成?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將非常的危險,決不能令那等參與過太古一戰的蓋世強人復活,不然將是一場無法想象的災難。
  蕭晨像點一道幽靈在雨夜下悄然前進,無聲無息,任血色閃電劈舞在周圍,他的雙眸中是無盡冷刻的殺意二在距離千古一王孟德綱十里處,蕭晨登上一座山丘,凝望前方的一切。
  并非僅僅孟德綱一人,還有真木女圣這個號稱始祖下無敵的女人,兩大強者虔誠無比,跪在地上不斷的禱告。
  在他們的前方,有一座破敗的古城,在電閃雷鳴中,血雨滂沱下,顯得極其陰森與可怕二無盡的神魔尸體幻象,不時浮現而出,向著那殘破的古城中墜落去。
  血雨在地面渾聚成河,在那片地域不斷肆虐,兩大強者巍然不動,在他們的周圍繚繞著重重陰影。
  “圣祖大人,我們按照您留下的不可魔滅的印記,尋來了一座太古魔城,擺出了這座千古召喚大陣,靜等您的降臨,這兩大強者的聲音,實在讓人感覺毛骨悚然二“以我們的血液與魂力,啟動大陣,喚醒您歸來…………”
  千古一王孟德綱與真木女圣在這一刻,割裂手腕,石人血不斷滿落,沿著地面的血水向著前方那座殘破的古城匯聚而去。
  就在這時!那座破敗不堪的古城中,一座古老的祭臺緩緩升起,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忽然間光芒大盛,鮮血自古城沖向它而去。
  被石人血浸染后,祭臺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更加的光芒璀璨了,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全都在顫動。
  “咿呀…趕緊阻止他們吧。”珂珂在失樂園中向蕭晨傳出微弱的神識波動提醒。
  “無妨,再等等看二,蕭晨如此回應,他心中也有點犯嘀咕,眼前這一切看起乘匪夷所思,這兩大強者如此興師動眾,難道真的可以復活那所謂的始祖嗎?
  “轟”
  整座殘破的太古魔城竟燃燒了起來,在黑暗的天空下格外的璀璨奪目,無盡的大火熊熊燃燒,血雨不斷被蒸騰,飄散出刺鼻的血腥味。
  魔城在燃燒神力,全部向著懸浮在空中的祭臺沖去,在為其提供浩瀚神力!
  祭臺越發的殉爛了,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竟全部飛了出來,非常有規則的排列在四方,各個晶瑩剔透,神秘無比、魔性的力量在震動!
  “那些寫的是什么?”珂珂發出稚嫩的疑問。
  “我正在看”蕭晨兩次進入天界,最大的收獲便是學會了很多種古老的語言文字,本來是為了學習第七面天碑上的玄法準備的,不曾想在這里也用上了。
  那是億萬年前的諸天萬界的通用神文,以蕭晨所學依然不能夠全部辨認下采,只讀懂了很少的一部分。
  蕭晨倒吸了一口涼氣,祭臺上的文字提到了一個地方,似乎是祖龍皮地圖所指引的世界。
  “可怕那個所謂的圣祖似乎沒有死,與一些人被封在了祖龍皮地圖所指向的世界,他們有所獲后,卻無法踏上歸路回來”
  蕭晨只大根讀懂了這部分信息,后面還有更多的古老神文,但是他卻根本不認識。
  “這個祭臺是被人以無上**力傳送回來的”
  聽到蕭晨的這些話后,失樂園內眾人面面相覷,祖龍皮地圖上,以諸天萬界圣物為引,指向某一個未知的神秘地域。
  難道說這一切并非虛言,真的存在這樣一個地方嗎?
  而這太古禁地又與那個地方有什么聯系?
  “我們將創造歷史,改寫諸天萬界格局!”
  在這一刻,千古一王孟德綱與真木女圣近乎狂熱,跪在地上,虔誠祈禱,將自己的部分魂力祭出,向著那懸在天空中的祭臺涌動而去。
  燃燒的太古魔城,敬獻自己魂力的兩大強者,全都爆發出了滔天的神光,無盡的大火在然繞,連天空中的血色閃電與血雨都難以接近這里了。
  就在這一刻,那光芒萬丈的祭臺將黑暗的太古禁地都照亮了,在它的上方出現一道若隱若現的門戶。
  一個威嚴的聲音傳出:“億萬年了,我終于盼到了希望,我的一縷分身終要降臨這個世界,尋到諸天萬界的圣物,我會重新打回去!”
  “恭迎圣祖降臨!”千古一王孟德綱與真木女圣高呼。
  “哪里來的滾到哪去!”就在這時,一聲大喝打斷了前方的一切。
  蕭晨已經將那面真正的天碑祭出,高聳入云,接碰如岳,震動太古禁地,向著前方最為關鍵之物祭臺砸去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