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24 無字天碑

無字天碑,大如山岳,聳入蒼穹,血色閃電繚繞,神魔尸體無盡,不斷墜落。
  這是真正的禁地,沒有人可以靠近,蕭晨他們艱難的前行,終于繞過禁區,來到了死亡世界最深處。
  后方雷聲滾滾,閃電狂舞,但是繞過天碑后,進入到這片神秘之地,天地像是失音了,方才的一切都消失了。
  這是一片荒涼的大戈壁,一眼望不到盡頭。極度安靜,與先前的反差實在太大了。
  一個個黑色的漩渦,不時在大戈壁中浮現而出,起起伏伏。
  恍惚間,似敢看到一個個毀滅后的世界,在那些漩渦中若隱若現。
  “嘶”
  眾人倒吸冷氣,這是幻覺還是曾經發生過的事?
  “千萬不要碰到那些漩渦!”蕭晨感覺到了危險,那不時臣服的黑色旋渦,仿佛可以吞噬完整的世界,讓他感覺到陣陣驚悚。
  蕭晨慢慢向前走去,謹慎的避過一個個黑色的漩渦,而珂珂則再次張開失樂園,將眾人收了進去。
  “那是什么?”
  就在前方,大戈壁深處,有一個個虛幻的世界,相互獨立,時隱時現。
  “一沙一世界,一草一天堂。這難道是真實世界的縮影?”
  那些虛幻的世界,像是一盞盞明燈,搖曳出柔和的光芒。看起來僅僅是一團光芒,但是卻真的映現出了世界的種種場景。
  “這到底怎么回事?”失樂園中輪回王感覺很不解。
  “那是大世界的投影。”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的聲音突兀的響起,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本是死寂的世界,突然出現一個聲音,顯得很邪異,眾人掃視四方,卻沒有任何發現。
  “你是說那是真實世界的投影?”蕭晨這樣問道,想要與那個聲音對話。
  蒼老的聲音并沒有回避,繼續回應道:“不完全對,是即將毀滅的世界的投影,你們可以理解為世界的回光返照。”
  “這樣說來,方才我們看到的那些黑色的漩渦,是徹底毀滅后的世界投影?”就在這時,珂珂發出這樣柔嫩的柔嫩的聲音。
  “很聰明的小家伙,一下子就想到了。”蒼老的聲音肯定了珂珂的猜想。
  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一個個黑色的漩渦,當中有世界的幻影,竟真實存在過,這樣說來豈不是有很多世界毀滅掉了?
  “沒有不的死人,也沒有不朽的世界,天地萬物,一草一木,都有終點,沒有特例,無法逃避。”蒼老的聲音,平淡的說著這一切。
  “你是誰?”小倔龍問道。
  “我也是天地萬物一草一木中的一個,生命即將即將走到終點。”
  “我們能否與前輩相見。”秦廣王恭問道。
  “有何不可,不久后想必你們會見到我的。”而后,這個聲音安寂了下去,不再出言。
  死界曾經是諸天萬界的中心,在這最深處縱然有枯寂世界的投影也不足為奇,蕭晨他們謹慎小心的繼續前進。
  就在那前方,荒涼的大戈壁終于漾出點點生機,一抹綠意出現在地平線上。
  這是一片荒敗的神園,里面栽種著很多神樹,不少枝頭碩果累累。
  可以清晰的看到,破敗的神園內,有許多巨大的老木,枯死無盡歲月了,還沒有倒下,蒼勁如虬龍。
  “這是昔年的神園,很多異種神木枯萎了又繁榮,老樹死去,種子萌芽,傳承也不知道多少代了,但是在這里受到萬界投影的壓迫,沒有可以蛻變出人形的樹妖,可惜了。”
  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像是在為眾人解說。
  珂珂非常高興,招呼眾人幫忙,向失樂園移栽各種洪荒異種神樹。
  “你的失樂園中奇花異樹多不勝數,還需要這些嗎?”
  “不多,不多,還要。”小東西恨不得將全天下的仙根都載進自己的園中。
  “真好吃……”珂珂抱著一堆參果,吃的不亦樂乎。
  告別這片荒敗的神園,蕭晨他們繼續前進,前方又荒涼了起來。
  “我們恐怕已經來到死界的極盡深處。”就在這時,蕭晨的強大神念探到了異常的氣息。
  “難道這死界深處只是一片荒涼的戈壁嗎,其他什么也沒有?”殺破狼不解的問道。
  “你錯了,前方的一切,恐怕會讓我們大吃一驚。”蕭晨說完這些話后向前走去。
  就在前方,大戈壁的盡頭,一條條巨大的通道橫貫蒼穹,連接向未知處!
  天地間像是有一個個蟲洞,雜亂無章的排列在那里!
  讓人感覺不可思議,充滿了夢幻的感覺,每一條巨大的通道都透發著太古洪荒的氣息。
  蕭晨探出神念,嘗試探入一條巨大的蟲洞通道內,但是里面無邊無垠,根本探不到盡頭。
  “這是……”眾人全都很吃驚,不知道這些透發著太古洪荒氣息的通道連向哪里。
  “該不會是連接諸天萬界的通道吧?”蕭晨不自禁產生了這樣的聯想。
  “咿呀!”珂珂在失樂園中認真的點頭,表示同意。
  小倔龍與殺破狼等人也都有所懷疑。
  “不錯,你們果真聯想到了。”就在這時,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眾人震驚,死亡世界最深處竟有這樣的通道,與諸天萬界相連,讓人感覺匪夷所思。
  難怪有傳說,闖入死亡世界最深處,將會尋到通天之路,可以進入天界。
  眾人有很多疑問,想見到這個老人,想請他釋疑。
  “前輩請出來一見。”就在這時,連殺破狼也表現的一本正經,向著虛空施禮。
  “自然可以一見,不過可不可以,先請你高抬貴腳……”
  聽到這個聲音,殺破狼像是被蝎子螫了一般,一蹦老高,連蹦帶跳,竄了出去。
  因為,就在這一刻他真實的感覺到聲音發自何處了,就在他的腳下!
  簌簌聲響傳出,黃沙流動,一個骷髏頭骨滾了出來,通體雪白,猶如玉雕,出現在殺破狼方才立身的所在。
  眾人面面相覷,著實很驚訝“是不是很意外?”蒼老的聲音自那個雪白的頭骨中發出,道:“我說過,我的生命已經走到終點了,怎么可能還會有形體呢,能剩下這只頭骨已經不錯了。”
  頭骨緩緩升起,懸浮在半空中,眼洞中有點點微弱的光芒在閃耀。
  “這個……方才不是有意冒犯……”殺破狼心中有點忐忑,他也經歷很多事情了,最怕這種老而不死的古董,縱然只剩下了一個頭骨,也肯定有不凡的神力。
  “無妨,我不是一個小氣的人,當然我要小氣了的話別人都說我不是人。”
  眾人有點哭笑不得,感覺這個骷髏頭骨還真是有點不同。
  “請前輩指點迷津……”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事情想問我,但是可惜我也有些無能無力。”雪白的頭骨閃爍著點點神光,繼續道:“嚴格來說,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僅僅剩下部分殘念而已,所知有限。不過,我似乎在你們的身上,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你們應該見過另外一個或者兩個我。”
  蕭晨等人全都不解,疑惑的望著他。
  “在我走向毀滅前,靈魂四分五裂,應該逃出了一兩條強大的神魂,現在被證實了,你們一定有人見到過。”
  眾人震驚,眼前這個老古董恐怕是億萬年前,參與過諸天萬界大戰的超級強人,他所逃出去的神魂,肯定非同尋常!
  既然見過,自然是熟人,那到底是誰?
  “逃過終點,開始了新的起點……這樣也不錯,盡管‘本我’已經沒什么希望了。”雪白的頭骨帶著一絲欣慰,并沒有任何遺憾。
  可是眾人卻無論如何也不能猜到他的“新我”是誰。
  蕭晨等人認真向他請教,奈何他所知真的有限,不過是一縷殘念而已。
  “既然前輩的‘真我’早已逃生而去,那我們便不再問億萬年前的事情。”說到這里,蕭晨提到了一些其他的重要問題。
  “你是說一個叫女媧的人,不是太古的事,我自然知道……”頭骨這樣回答道。
  蕭晨大喜過望,他知道女媧等祖神早已進入死亡世界深處,但卻失去了音信,今日來此自然要相問。
  “還請前輩告知。”
  “你們隨我來。”雪白的頭骨當先向前飛去,穿越過數十條橫貫蒼穹的巨大通道,在一條透發出無盡生命氣息的蟲洞前停了下來。
  “這原本是一個枯寂的世界,她說要悟通生之力的極盡奧義,選擇在這個將走向終點的世界重新開天辟地,看來她果真成功了,讓一個大世界從終點又回到了起點。磅礴的生命氣息便是她所透發出來的,實在讓人驚嘆,如此旺盛的生命力量古來少有。”
  “女媧祖神在這個大世界中?!”眾人非常激動,很想進去。
  “我勸你們還是莫要打擾她安寧的修煉,除非遇到危險,不然她是不會醒來的。”
  蕭晨等人稍稍安心,傳說中的女媧祖神并沒有消逝,早晚有一天她會歸來。
  “前輩可否知道一個叫武祖的人……”
  “沒聽說過。”
  聽到這個答復,蕭晨頓時皺起了眉頭,天驕人物武祖說要進入死亡世界深處辦一件大事,難道他失敗了不成?
  “自太古以來,成功走到這里的并沒有幾人,不知道你說的人在不在當中,可以描述給我看。”
  蕭晨抱著一線希望,述說了武祖的種種特征。
  “原來你說的是他,這是一個讓人感覺不安的強人……”被這個老古董如此評價,可想而知武祖給他留下的印象之深。
  “您知道?”
  “我自然知道,這個狂人……太可怕了。”
  蕭晨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這個老古董為何這樣說。
  “石人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雪白的頭骨繼續道:“一萬年前,這個強人進進出出,陸續拔來十一座太古魔城,真是讓天下石人寒心與恐懼啊,簡直就是一個專業拆遷戶。”
  蕭晨等人目瞪口呆,這個……武祖確實強大逆天,但他們還真不好評論什么,因為他們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咳……”蕭晨咳嗽,掩飾自己的尷尬,道:“我想武祖并不是一個喜歡亂殺無辜的人。”
  “他自己也說,那些太古魔城的主人都已寂滅,不過還是讓我老人家頭蓋骨冒涼氣,此人實乃千古拆遷帝。”
  “武祖拔來那么多太古魔城想要做什么?”
  雪白的頭蓋骨,在談論到武祖時,有著另類的評價,道:“這個強人實在讓我讓老人家感覺不安,所思所想所做,常人難及,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珂珂也被勾起了興趣,偏著頭發出柔嫩的聲音問道:“他到底做什么了呀?”
  “他拔來十一座死城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點燃一個世界!”
  昏倒!
  眾人有點發呆,不過很快便想到了什么。
  “這個狂人,想以十一座死城為引,將一個大世界活活給圣祭掉,實在差點將我老人家的心肝脾肺都給嚇出來。”
  眾人腹誹,你一顆頭骨,哪有什么心肝脾肺。
  “要知道諸天萬界絕大多數都與此地有蟲洞相連,他圣祭一個世界的同時,可能將其他世界都點燃。那真是一個狂人,手段驚天,讓人害怕。”
  眾人知道,武祖一定是想將活祭了異界,這實在是膽大包天。
  “武祖真的做了嗎?”
  “還好被我攔住了。”
  眾人也長出了一口氣,生怕聽到武祖舍身失敗的消息,畢竟異界還存在。
  “不過,我卻非常后悔勸他。”說到這里雪白的頭骨嘆道:“這個強人,極度危險,他聽了我的分析后,覺得以十一座太古魔城為引,似乎神力還不夠充分,竟然將幾個世界的蟲洞貫通起來,想圣祭幾個枯寂的世界,來毀滅他口中的‘異界’。我真不該為他分析!這個逆天的家伙,讓人感覺害怕,敢想常人所不敢想,敢為常人所不敢為。”
  “武祖他……真的……做了嗎?”眾人也是感覺心緒陣陣波瀾起伏。
  “沒有,他最后權衡利弊,仔細分析后,覺得也許可以將異界成功圣祭掉,但是卻無法傷害到幾個叫‘始祖’的家伙,怕這樣做會打草驚蛇,便將計劃暫時擱淺了下來。”
  “那武祖后來呢,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這個危險的強人,圣祭了十一座太古魔城,又開始圣祭枯寂的世界,來祭煉他自己,簡直把自己當場了一把神兵,或者說是把他自己當場了逆天戰寶,哪有這樣修煉的,一個弄不好就要將自身熔煉成真正的圣器。”
  眾人目瞪口呆時,蕭晨的心間卻劃過一道閃電,武祖所走的道路非常值得借鑒!
  “轟隆隆……”
  就在這時,前方傳來陣陣洪水奔騰咆哮的聲響。
  “那是什么?”
  “那是通向未來的長河。”
  “未來長河?”眾人驚訝。
  “不錯。”雪白的頭骨在前帶路,大戈壁深處,一道長河滾滾奔騰,向著天空中一座巨大的石門沖去。
  河水并不陰森,與以前在死亡世界深處見到冥河不可同日而語,大河滔滔,青碧中有神光閃爍。濺起的朵朵浪花,閃耀出七彩光芒,無論怎么看都很圣潔。
  它竟然是自大戈壁中流淌向天空,那里有一座巨大的石宮,河水從石門內沖入。
  “未來長河一個月當中只出現三天,不過我勸你們不要沖動與冒險,因為縱然到了未來,知道了點滴將要發生的皮毛之事,你們亦無法改變什么。昔日只有一個集權甲骨圖的人成功進入,又活著走了出來,如果缺少那宗圣物有進無出。”
  頭骨這樣勸道。
  蕭晨等人第一時間便想到了死亡天宮的主人,一定是他集全了甲骨圖,來到這里后成功沿著未來之河,去了未來的世界。
  “咦,神河的發源地,也有一座巨大的石門。”
  當眾人逆著長河追溯源頭來到上游時有了新的發現。在那大戈壁的地面上,滾滾長河正是從一座巨宮中沖出。
  “當河水沿原路退回時,便回倒流向過去的世界。”
  聽到這則消息后,眾人相當的驚訝,這條神河真的太特別了。
  而蕭晨更是心中一動,如果從這里回到過去的世界,能否將幾把迷失在過去時空中的戰劍尋回呢?
  “其實神河顯現,另有他用,若是尋到傳說中的通天死橋,架在長河上便可以初步登臨傳說中的對面世界。”
  就在這時,蕭晨看到死亡世界的盡頭,那是一片虛無的所在,連點點混沌到了那里,都被蒸發了!
  無盡的虛無,連向未知的遙遠地帶,神念根本無法探到盡頭,只能看到前方像是一條黑暗無比的天塹一般。
  像是被人以神兵利刃斬斷的!
  “這就是死界的盡頭,傳說中的對面……”說到這里,雪白的頭骨頓住了,很久后才道:“傳說中的對面,讓人敬畏啊……”
  蕭晨等人的心神像是被對面吸引了過去。
  “不要看,長時間凝視對你們沒有好處。”雪白的頭骨急忙喝醒他們,道:“我們去看看別處,還有很多重地未與你們說呢,不如說說通天階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