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629 風云將起

原始巨山連綿,橫貫大地,坐坐巍峨聳立,在這方圓數百萬里的洪荒地域,老木林立,株株如擎天巨傘,數萬年、上十萬年的巨樹,其高度甚至壓過大山,遮天蔽日,覆蓋方圓數十里。
  陸戰巍然不動,靜靜的盤坐在那座太古魔山上,他沒有一點生命氣息,像是亙古就已經坐化在那里,成為了一尊不朽魔石像。
  強大的石人王始祖!
  億萬年前,他橫掃諸天,所向披靡,打遍萬界無敵手!活到現在,可以說是活化石中的活化石,今日諸天巨頭在他面前也不過是后輩而已。
  任何人也無法否認,異界在天界傳承不敗,與有陸戰這樣強大的無敵戰王是密不可分的,昔年間不過是有傳言他們未滅,就沒有天界巨頭敢真正徹底屠滅他們。
  一萬多年前,陸戰四大始祖橫空出世,震動了諸天萬界!讓所有人都心中驚懼無比,可以說他們即便不出手,只要還活著,就具有強大的威懾力!
  在一萬多年前那一戰后,異派在天界的勢力與日俱增,沒有人再敢輕易對他們出手,得到了迅猛的發展。
  “咿呀……”珂珂很迷糊,長長的睫毛輕顫,大眼中滿是不解之色,狐疑的望了望陸戰,又看了看蕭晨。
  “不要動。”蕭晨制止了不安分的小東西,根本不可能去與陸戰爭鋒,這種完好無損的活化石代表了如今最巔峰的力量,是無敵的存在。
  好在有盤古石令在,而如今蕭晨與珂珂又都達到了祖神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境界,足以掩藏氣息。
  “拜見始祖!”九重天的祖神來到魔山之巔,行大禮參拜,無比恭敬與虔誠,能夠看出他是發自真心的,絕非做作。
  高逾萬丈的太古魔山,有一道道帶狀黑云繚繞,幾株巨大的古藤更是從半山腰綿綿延延,一直盤繞到山巔,粗如大河,蒼勁如虬龍,綠色神葉光華閃閃。
  而陸戰就端坐在幾株老藤環繞的巔峰中央,整個人與這座魔山融為了一體,與這片荒脈也仿佛合一了。
  “事情辦怎樣了?”直至過了很久,陸戰才緩緩開口道。
  他乃是石體,王者無敵軀體,雖蘊有崩天裂地之無上威力,但是此刻卻與平凡的石頭沒有什么兩樣。
  “稟告始祖,雖經多方打探,但是卻無甚大收獲,各方皆守口如瓶。”九重天祖神跪伏在地。
  陸戰紋絲未動,好半天才嗯了一聲,像是坐化了一般。
  九重天的祖神略有猶豫,而后又道:“不過,我在前往妖族密地時,試探那太古災星時發現了一絲異常。”
  “哦,你去試探那只烏鴉的?”陸戰的一雙石人眼驀地睜開兩道縫隙,頓時兩道駭人的的金芒,黑霧翻涌的山巔像是打了兩道閃電一般。
  那股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像是漫天星辰在搖顫,同時墜落向大地,簡直就是天崩地裂,世界覆滅般可怕。
  強勢!
  絕頂強勢!
  這就是陸戰給人的感覺,不動如山,動則摧枯拉朽,氣勢凌星宇,威壓懾震諸天!
  “始祖恕罪……”九重天的祖神猶如怒海中的一葉扁舟,在滔天駭浪中身體簌簌顫抖,他快速開口,道:“晚輩多方打探,未有所獲,故心有不甘,才斗膽去試探一番,想看看他是否掌握了消息。”
  陸戰盤坐在山巔,默默無語,半開的眸子中那兩道凌厲的金光并沒有斂去。
  “按照始祖的警告,不肖子孫并沒有貿然招惹災星,而是仔細思量后才去拜見的,以求混沌芭蕉為借口,想稍稍試探,不想一番觀探,發現那火焰洞中寂靜無聲,三尺石棺內烏鴉陳尸,并無神識波動,我懷疑那災星似出了問題。”
  遠處,蕭晨心中一驚,這九重天的祖神借混沌芭蕉是假,旁敲側擊是真,他到底在打探什么?!
  九重天的祖神快速說出了這番話,而后便垂下了頭顱,跪在那里一動不敢動了。
  直到這時那尊盤坐的石像,才漸漸斂去眸子中的犀利金光,閉上雙目,恢復了古井無波的樣子。
  “我知你心思靈巧,但成名于太古前的石人王,各個手段逆天,以后你萬不可如此冒險。”陸戰冷漠無情的說了這幾句話。
  “多謝始祖愛護,子孫謹遵教誨。”強大如九重天的祖神,在陸戰面前也如一個犯錯誤的幼童般唯唯諾諾,因為方才他感覺到了強大無比的壓迫,充滿了讓人絕望的威勢。
  “那只烏鴉,尸體橫陳,神念皆無……”陸戰自語,默默的思索了起來。
  九重天的異界祖神等了很久后,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道:“始祖,那太古災星也許真的出了問題……”
  陸戰點了點頭,道:“按照你所感應到的冰冷尸體橫在石棺中來說,他也許真的出了問題,不過這個災星并不是浪得虛名之輩,這件事我自有計較,你去吧。”
  九重天祖神緩緩倒退了幾步,而后這才大步離去。
  “記住,若有危險,一定捏碎我給你的神玉,我會第一時間顯化救你。”
  “子孫明白,多謝始祖護佑!”九重天的祖神再次恭敬的施禮,如此后才遠去。
  蕭晨本想第一時間追下去,斃掉這個人的,但是眼下卻不禁皺了皺眉頭。
  珂珂更是躍躍欲試,不過小東西也知道,不能輕舉妄動,不滿的咕噥了一句,不甘的望了那個人一眼。
  “你去跟著他,不要動手,你也看到了,想殺他的話會惹出這個這塊老石頭……”蕭晨一番叮嚀。
  珂珂點頭,大眼中充滿了乖巧的神色,而后在蕭晨的掩護下,退離這里,追了下去。至于蕭晨自己則繼續留在這里。
  “刷”
  就在這時,陸戰一把撕裂了虛空,那只魔爪周圍,黑霧滔天,巨大的空間黑洞陰森森,望不到盡頭。
  他如鬼魅般沖了進去,剎那消失不見。
  蕭晨心中頓時一驚,在原地略微思索,而后橫空萬里,眨眼間來到火焰洞。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以盤古石令隱藏氣息。
  此刻的火焰洞,局勢極度緊張,那株混沌芭蕉橫在天穹上,霧氣迷蒙,陰陽二氣流轉,震懾人的靈魂。
  與此同時,石烏鴉化成一道烏光沖天而起,在它的周圍黑色烈焰滔天,強大的氣勢,撼天動地,下方的洪荒古脈全部在顫動,亂葉紛飛,而八方云朵更是全被潰散。
  在這一刻,石烏鴉表現的很強勢,完全看不到本體了,此時此際化成了一輪黑色的太陽,懸在混沌芭蕉上,震懾八荒!
  “哪位朋友來了,藏頭露尾,何不光明正大的出來一見。”石烏鴉話語森冷,像是在閻羅殿中回蕩一般,與他周圍那熾熱的黑色烈焰反差極大。
  暗中的陸戰,一動不動,此刻他就立身在三十里外的一座大山上,古井無波,生命氣息全部斂去,跟一塊凡石并沒有任何區別。
  以他強大的神識,自然可探知那輪黑太陽中的石烏鴉本體,看罷良久,他驚疑不定。
  “石體生出了黑羽……”他的眸子一陣收縮,暗暗思量,道:“強行突破了嗎,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的身體狀況出了問題。”
  “轟”
  就在這時,那輪黑太陽中射出一道火精,極速如流星劃空,一瞬間就沖到了這座大山上。
  陸戰電射而去,眨眼消失不見。
  那座大山在火精觸到的剎那,無聲無息,化成了灰燼,一陣清風吹過,什么也沒有剩下。
  這就是石人王的恐怖威力,太古遺留下的神山蘊天地精華,尋常修士很難打碎下一塊山石。而山上更是生有很多數萬上十萬年輪的古木,早已有了靈智,與圣山合一,兩者堅固到極點,但在這一擊下全部不復存在。
  天穹上那輪黑太陽,駕馭混沌芭蕉,劃出一道長長的黑色天火,徹底燒黑了這方天宇沖擊而至。
  不過,陸戰神光遁術舉世無雙,早已消失不見了。
  “神光遁術,果真是太古前的老家伙……”他的眸子中射出兩道陰沉的光芒,神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暗中的人你聽著,天界有多遠你給我滾多遠,我若鎖定你的話,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這就是太古災星的強勢,縱然明知面對的是太古前的恐怖高手,也敢如此開口。
  陸戰立身在千里外的一座神山上,背負雙手,皺了皺眉頭,原本他確實不愿招惹這個石烏鴉,對方同樣具有天下極速,若是被其纏上,這輩子都定要不死不休。
  但是,此刻他卻猶疑不決。
  “他到底出沒出問題呢?若是真的,煉化其形神,必然會助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是的,強大的陸戰在打石烏鴉的注意,想要擊殺之!
  “想殺我?!”石烏鴉像是有過感應一般,怒極而笑,掃視十方,眸子中射出兩道璀璨的金光,瞬間掃遍這片洪荒大地。
  “太古前的小石皇,一代雄主,想要擊殺我,照樣讓我躲過了三災六難,好好活到現在。”它石目中綻放冷冽神光,化成有形之質,洞穿一座座太古大山,想要尋出暗中的敵手,道:“今日,如敢與我一戰,若不抽你魂魄,煉你形體,我從此退出洪荒天界,永世不再出世!”
  狂!
  囂狂不可一世!
  石烏鴉睥睨天下,傲然立于蒼穹上,俯視蒼茫洪荒大地,一副惟我獨尊的氣概。
  陸戰頓時有些猶豫了,他不能確定石烏鴉是否出了問題,若是體魄精血干涸了,怎敢如此飛揚跋扈?
  短暫的駐留,而后他憑空消失了,瞬間飛遁而去,他從來不進行沒有把握的激戰。并不是說陸戰懼怕石烏鴉,而是他從來都不會冒險,從絕對戰力上來說,陸戰縱然是在太古前,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暗中的蕭晨知道,石烏鴉在虛張聲勢,如若不能將陸戰驚走,它今日恐怕真的要隕落在此了,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他,因為始祖王者出手,眼下無人能敵!
  石烏鴉在空中立身良久,最后發出一聲重重的冷哼,返回了火焰洞。
  而蕭晨則展開八相極速,橫貫蒼茫天宇,趕向陸戰之前所隱身的那座太古魔山。
  十數萬里的距離,在他如今八相世界神通大成的情況下,勝似閑庭信步,眨眼即至。
  可是,這座萬丈高的太古魔山,空空蕩蕩,陸戰根本沒有回來。蕭晨頓時變色,這個老家伙定然有所懷疑,沒有真正退走。
  “心思很重而又多疑的老化石……”蕭晨火速回返。
  而就在這時,火焰洞中的老頭骨重組出一具白骨身,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荒脈間,似在尋覓著什么,直到最后才沖天而起。
  一雙眼洞中射出兩道詭異的光芒,綠油油的神光掃遍大地,而后才冷冷的哼了一聲,道:“算你走運。”
  蕭晨正好看到這一幕,他暗暗驚訝,太古的老古董果然個個狡詐無比,這老頭骨明顯是在配合石烏鴉做戲,看來兩個活化石全都有了危機感,以此做假戲震懾敵手。
  事實卻是如此,陸戰在五百里外的一座大山上一陣后怕,萬萬沒有想到此地有兩尊太古活化石。
  他再也不遲疑,神光遁祭出,憑空消失不見,這一次他徹底退走了,而不再懷疑。
  不過縱然如此,蕭晨還是不放心,跟了下去,直至確信陸戰真的回到了原先的那座太古魔山他才安心。
  此刻,陸戰旁坐在山巔上,盤膝打坐,閉目自語,道:“這是故意設下的一個局,想要引我過去,加以擊殺,難道他們早已知道我來到了天界?另外一個人是誰……”
  蕭晨不得不佩服老頭骨與石烏鴉,分明處在衰弱低谷,竟唬的堂堂始祖陸戰疑神疑鬼,后怕不已。
  隨后,蕭晨快速返回了火焰洞。
  “小子你回來的正好,我們正要搬離此地。”
  “方才的事情我看到了……”蕭晨將陸戰出現在天界消息告知了兩尊活化石。
  “竟是他!”石烏鴉冷笑連連,道:“等我恢復了,定與他沒完!”
  “異界有四大始祖。”蕭晨提醒。
  “就是八個又如何,我想殺人,從來不管那么多,不死不休!”
  聽到這句話,蕭晨暗暗慶幸與石烏鴉化解了恩怨,這個主根本招惹不得啊,惹怒它那就是一生一世的大敵。
  “我們搬向哪里?”小倔龍問道。
  旁邊的虎妖戰戰兢兢,非常的后怕不已,暗中不斷叫娘,這群人太恐怖了,惹的人更是讓人膽寒,跟他完全屬于兩個世界的。
  “到妖族那個所謂的老祖宗那里去。”石烏鴉似乎非常不情愿。
  “您老人家不就是傳說中隱居在這方圓數百萬里內圣地中的那個妖族老祖宗嗎?”殺破狼一邊拍馬屁一邊這樣問道。
  “另有其人……”石烏鴉似乎非常不愿意承認這一點,冷冷淡淡的這樣答道。
  殺破狼頓時縮了縮脖子,不再說什么。
  虎妖更是大吃一驚,傳說中隱居妖族圣地的老祖宗原來另有其人,根本不是這個石烏鴉。
  “前輩天界是否有大事發生了?”蕭晨向石烏鴉問道,因為他覺得異界那名九重天的祖神一定在收集某種極其重要的信息。
  石烏鴉皺了皺眉頭,道:“你問這作甚?”
  “因為陸戰在打探這則消息。”
  “傳說中的小石皇,其陵墓的確切位置似乎被人探知到了。”
  “什么,哪個小石皇?”老頭骨頓時一驚。
  “自然是太古前,那個威懾諸天的一代雄主小石皇。”
  不久前,石烏鴉面對強敵時,就曾提到過小石皇,如今再次提起,格外讓人想知道他的一切。
  不過,石烏鴉卻沒有多說什么,只是自語道:“當年他到底是怎么隕落的……”
  “要不了多久,我便會恢復的!”最后,石烏鴉的眸子變的冷冽起來。
  “前輩若是恢復,我定然祝你一臂之力。”蕭晨將九重天祖神的事情說了出來。
  石烏鴉與老頭骨的眼睛頓時亮了,道:“很好,無需等到恢復了,直接擊殺那個九重天的祖神,當他手中的神玉被捏碎時,讓陸戰顯化出,我們事先設下絕陣,磨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