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30 始祖暗戰

兩尊活化石相互看了看,彼此眼洞中的光芒出奇的一致,都想絕殺陸戰!
  兩個老古董嘰嘰咕咕,研究了很長時間,琢磨到底用哪種陣法磨死陸戰,關于種陰毒的惡陣,他們可選擇的著實有幾個。
  “以防萬一,還是等我稍稍恢復吧,以便萬無一失。”石烏鴉非常的謹慎,能夠活到現在,億萬年不滅,不是沒有道理的。
  老頭骨深表同意,縱然相信惡陣的偉力,但也不得不預防變故,萬一被陸戰沖出去,后果是災難性的,所有人都要死!
  “小子你該干什么便干什么去吧,不過千萬別對那個九重天的祖神出手,到時候我們有大用。”
  這是石烏鴉對蕭晨的叮囑,太古災星非常記仇,知道陸戰想打他主意后,注定將要不死不休。
  在這方圓數百萬里的妖族領地內,不過七八座古城而已,專為修士交換靈寶與圣藥所用。
  蕭晨與小倔龍還有殺破狼等來到了一座名為寒月的古城,他們是按照珂珂留下的線索追下來的。
  雖然不能對那名九重天的祖神出手,但是卻有必要知道他的一舉一動,不僅石烏鴉將利用此人,蕭晨更想利用他探出小石皇陵墓的下落。
  這個傳說中的太古強者,君臨天下的一代雄主,生前光輝戰績無數,很多人都對他的陵墓很感興趣,都想探索他究竟留下了哪些戰寶。
  寒月城狀若彎月,與人間那種四四方方的古城相比大相徑庭,布局奇特,且沒有任何城墻,因為對于修者來說,那等于虛設。
  這座古城很熱鬧,街道上人來人往,各種奇形怪狀的種族都有,如十幾丈長的蜈蚣王,渾身獸毛遍布的雪人,如地獄魔王般的蝙蝠神,相對來說人形修士的數量只占少數。
  “萬年玉髓,便宜處理了,只需要冥火神竹一株便可換去。”
  “神圣幽蘭結出果實,九千年的極品圣果,有意者可拿金精神花來換。”
  “生命神樹的一段主枝,富有強大的活力,插入泥土中變會成為一株新的生命神樹,如此神圣之物,需要龍珠一顆來換。”
  “鳳凰卵,真正的鳳凰卵,九死一生從太陽金星盜取而來,可孵化出強大的鳳凰神鳥,需完滿的妖神戰技來交換。”
  ……寒月城內非常熱鬧,讓蕭晨等人疑似進入了人間的集市,這些修士竟全都在叫賣,以此吸引人的注意,來換取自己所需之物。
  “長生肉,長生不朽肉……”
  蕭晨他們剛一進城,就碰到一只山羊精化成的妖神,頂著羊頭,直立著人軀,提著一塊爛肉在那里叫賣,讓人不自禁想到那句話,掛著羊頭賣狗肉。
  “我說山羊大兄弟,你也太不講究了,你這狗肉都快臭了,也好意思頂著大好頭顱在這叫賣?”殺破狼非常不地道的這樣說。
  “說什么呢?!”山羊精當時眼睛就立了起來,頭上兩只長角更是兩把彎刀一般寒光閃爍,一縷山羊胡連翹三次,而后用充滿不屑的語氣,道:“土包子沒見識,這是正宗的長生不老肉,生長了近萬年,非稀世珍寶不換。”
  被人如此鄙視,殺破狼不忿,道:“你忽悠誰啊,你瞧瞧都爛的不成樣子了。說正經的,你這里賣狗肉不?”
  “欠打吧?!”山羊精惱怒,道:“聽說過太歲這種東西沒?我這可是真正的萬年太歲,聞一口多活十年,吃一口壽元增千歲,同時修為也要精進。”
  “別給我說沒用的,我管他太歲還是太監呢,不需要!哥哥早已長生不朽。火元果還號稱增加修為呢,結果讓我變成了一個人形火炬。我說兄弟,說正經的,有正宗的狗肉嗎,最好是黑狗成精的真正香肉,我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結果而知,殺破狼被人暴打了出來。
  “小子你想買黑狗肉?”就在這時,殺破狼的衣領被人從后面揪住了。
  “對啊,我說兄臺賣我百八十斤吧,今晚準備黑鍋悶黑狗肉……”一邊說話一邊擦口水的殺破狼轉過頭來,當看到一個人軀頂著一個黑狗頭時,他頓時有點傻眼,緊接著是眼花,因為碩大的老拳擂在了他的眼眶上,當場變成了烏眼青。
  “叫你吃黑狗肉,去死吧……”又是兩記碩大的老拳,狠狠的砸在了殺破狼的黑眼眶上。
  挨了一頓胖揍,殺破狼感覺冤枉透頂,但也不好在這里鬧事,因為這是規則,小打小鬧出氣可以,但膽敢在這里生死相向擾亂秩序,將會遭受城中所有人追殺。
  “我就曰了,有沒有搞錯啊,想買條黑狗肉都挨揍,還有沒有天理了……”殺破狼揉著自己那雙烏黑發紫的金魚腫眼泡,憤憤不已。
  蕭晨等人無視他,繼續向前走去。
  古城中,人族非常稀少,畢竟這是在妖族所統治的地域,出沒最多的自然是妖神。而那些人形的生物,也不見得是人類,極有可能是強大的非人種族化形而成。
  “通天徹地,算盡古今,萬古隱秘,驚天消息,有價出售……”
  在向前走時,蕭晨等人忽然聽到了這樣的聲音,與交換天材地寶的修士不同,這里有人出售信息。
  在路旁立著桿旗幡,上面書寫有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算盡天下人與事。而在旗幡的下方則盤坐著一個老道士,看起來仙風道骨,頗有幾分出塵的仙韻,周圍圍了不少修士。
  “你這老騙子又來行騙了……”
  “愿打愿挨,誰叫你相信他。”
  ……很顯然,周圍的人根本不信這個老道士,似乎有劣跡在前。
  不久眾人便散去了,蕭晨幾人走上前去,并不是多么在意,只是隨口問了一下。
  “都出售何種消息?”
  “你想知道什么,我便出售什么。”老道士很淡定,對于方才眾人的評價并不在意。
  蕭晨蹲在地上,盯著他道:“那我問你,可知道小石皇的陵墓在哪里?”
  老道士倒吸冷氣,驚道:“你們是什么人?”
  “你到底是賣消息的,還是查我們來歷的?”輪回王很不滿意。
  “這則消息,價值昂貴,你們恐怕買不起。”老道士又恢復了古井無波的樣子。
  “我看你是招搖撞騙的騙子……”殺破狼揉著腫脹的眼泡走了過來。
  “話不能亂說,只要你們付得起代價,我自然可以提供相關消息。”
  “這則消息需要用什么來換?”閻羅王這樣問道,他并不是當真,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我覺得你們身上沒有什么東西具有這個價值。”老道士平平淡淡,一副超然物外的樣子,但在剎那間他望向蕭晨時,卻是一驚,道:“你袖子中揣著一塊石磚……”
  “放心,不是拍你用的。”蕭晨這樣說道,與其他幾人本就要離去了,但是就在這時老道士突然開口,道:“將那塊石磚給我,可交換你們想知道的信息……”
  蕭晨心中一緊,難道這個老道士看出了天碑的虛實?
  “小友慢走,你盡管開口,無論多么大的代價,我都想交換這塊石磚。”老道士在后開口。
  蕭晨駐足,問道:“你知道它的來歷?”
  “我自然知曉,因為我與這石磚有著莫大的因果。”老道士顯得很認真。
  “你與它有什么因果。”
  “因為它本是我家祖傳下來的一塊圣磚。”
  蕭晨很想將板磚印在他的臉上,這說的也太離譜了,堂堂天碑是你家板磚,你以為你是誰?
  “我知小友肯定不信,來來來我與你們細說,不若我等找個酒家,邊吃邊談。”
  寒月城的酒家,自然不是尋常的酒樓,所出售的吃食完全是由天地靈粹煉成,可增進修為,價格自然高的離譜,需要天材地寶交換,金錢是無用的。
  “好啊,有人請客,我等自然樂意。”殺破狼先答應了下來。小倔龍瞪了他一眼。不過蕭晨并不沒有阻止,這個老道士雖然達到了祖神境界,但是并不足懼。
  “好,老道我今天請客,與你們結個善緣。”
  一行人來到了酒樓,完全是以紫晶神玉雕刻而成,通體紫光閃閃,靈氣氤氳,這樣的手筆也唯有洪荒天界才能擁有。
  他們走上最頂層的五樓,來到一間密閉的雅間,防止外人偷聽,這里可以隔絕一切,老道士認真講述起板磚來歷。
  “實不相瞞,我乃小石皇的后代,這板磚確實與我們這一族有莫大因果。”
  “你是小石皇的后代?”殺破狼斜著眼看他,要知道外界諸多大勢力都在打探小石皇陵墓的下落呢,這個家伙也真敢說的出口,就不怕別人聽到找他麻煩嗎。
  “幾位不用這樣看著我,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去問寒月城其他人,都知道我乃是小石皇一脈所出。不過,說實話我們雖然是他的后代,但卻并不知曉陵墓的真正位置。”
  “不知道,方才你還忽悠我們。”輪回王逼視他。
  “我幾時說過知道陵墓位置,我只是說知道相關的消息,比如我知道究竟是誰發現了陵墓……”
  眾人啞然無語,這個老道士果然有行騙的潛質。
  “那你說說,這塊板磚與你們的家族有什么因果?”小倔龍凝視他。
  “相傳,太古前我的祖先打遍天下無敵手……”
  “打住,不要給我們吹他的光輝戰績,早就聽說過一百遍了。”
  “好吧,那我直奔主題說明因果。”老道士夾了一筷子千年太歲肉,就是殺破狼之前碰到的那種爛肉,不過遠不是萬年的不朽肉,看著如同腐肉般,但此刻卻飄散著一股清香,老道士咽下太歲肉,接著道:“昔年,天降板磚,砸暈了我的祖上。”
  “等等,你說什么?”殺破狼攔住了他,道:“你是說,天上掉下一塊板磚,砸翻了小石皇,讓他差點死翹翹,癱軟在地?”
  雖然他的話很粗,讓人鄙視,但是卻問到了點子上,這是其他幾人也想確認的。
  “你的話很難聽,不過確實是這么回事。”老道士并不動怒,依然顯得很平淡。
  “后來呢?知道是誰砸的黑磚嗎?”
  “……”老道士很郁悶,覺得無從開口,怎么聽都像是在說,堂堂的小石皇是市井中的人物,被人打了悶棍,砸了黑磚,與那真實光輝形象相差十萬八千里。
  “后來,我的祖上將板磚收起,整日精心研究,當作了傳家圣磚……”
  “被人砸了黑磚,還這么講究,我看你那個祖先小石皇一定被人砸壞腦袋了,他有沒有將磚供奉起來啊?”殺破狼一副欠扁的樣子。
  老道士無比尷尬,久久未語,很長時間后才道:“確實被供奉起來了,日以繼夜的鉆研……”
  “完了,我知道小石皇是怎么隕落的了,完全是被人砸壞了腦袋,笨死的!”殺破狼口無遮攔。
  讓人想不到的是一直平淡、略顯文雅的老道士忽然暴了一具粗口,似乎是隱忍殺破狼很久了,道:“去你媽的!”
  “我曰了,道士你罵我?”
  “無量那個始祖,罪過罪過,貧道失態了……”老道士又平靜了下來,又變成了仙風道骨的樣子。
  “后來怎樣了?”
  “后來我的始祖小石皇莫名隕落了,而那塊圣轉便也跟隨消失了。”老道士說的很認真。
  “你編的故事不怎么動聽……”蕭晨喝了一杯由朱果釀成美酒,道:“很荒謬。”
  “老道我絕沒有妄言,所說都是真的。”
  “你怎么證明?”蕭晨問道。
  “老道我看小友天賦異稟,絕非常人,想來得到圣磚應該有所收獲了。”老道士略微猶豫了一下,道:“我的始祖小石皇曾經自圣磚上領悟出無上玄法,可惜我等子孫不過學到了皮毛而已,我可以展現出來部分精義,以作證明。”
  說到這里,他單手結印,展現出一種為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至高玄學法印。
  蕭晨心中一驚,他沒有見過這種神印,但是卻感覺無比熟悉,這……似乎真的屬于天碑一脈的玄法!
  他已經掌握了六面天碑的玄法,至于第七面雖然沒有全部獲得,但卻也看了個大概,而老道士所展現出的神印絕不在這個范疇內。
  第八面天碑蕭晨亦曾見過,不過卻是無字天碑,鎮壓在死亡世界最深處。
  難道說,太古前的小石皇真的被天降的石碑鎮壓過,且得到了上面的部分心法不成?若是真的,極有可能是一直未曾現世的第九面天碑!
  “小友還不信嗎,我再展現最后的兩式。”老道士邊說邊結印,展現出了玄奧莫名的神印玄法。
  至此,蕭晨完全相信了,這個老道士的祖上絕對接觸過天碑玄法!
  這對他的觸動很大,要知道一般人是無法修煉天碑秘法的,那個小石皇果真是非常人物。
  “你說了這么多有什么用呢,縱然圣磚在我們手里,滄海桑田,物是人非,它也早已不屬于你們家族……”
  老道士躬身施了一禮,道:“我自然不會讓小友吃虧,絕對會以最公道的價格買下。”
  “不賣!”蕭晨非常干脆。
  “可否先讓我看一眼,我同樣會付出合理價格的……”
  “看一眼沒問題。”蕭晨控制天碑,真如板磚一般浮現在他的手里。
  “咦,不對,與記載的那個圣磚不一樣。”老道士露出驚奇的神色,看著天碑上的古老花紋一陣疑惑。
  “看到了吧,不是你所要尋的圣磚……”
  “難道說,那塊圣磚真的隨葬在了我的始祖小石皇的陵墓中……”老道士自語。
  蕭晨卻是一驚,無論如何都要尋到小石皇的陵墓,第九面天碑若是在那里,意義將重大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