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32 出人意料

蕭晨等人無不變色,這個看起來仙風道骨,人畜無害,一副平淡樣子的老道士,竟是太古前的小石皇不成?這實在出乎人的意料,眾人與他走了一路,根本沒有發覺到任何異常。
  緊接著一干人毛骨悚然,要知道老道士可是血肉之身,并不是石人體,如果他真是小石皇豈不是意味著……他在石人王路上突破了!
  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血肉再生,更上一重樓,不再是冰冷的石人軀體,無上祖神路與石人路齊頭并進。
  “喵了個貓!”殺破狼的臉色當場雪白,一路上他可沒少詆毀小石皇,這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和尚頭上拔毛嗎?
  “你在說什么?”老道士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
  而此刻石烏鴉已經晉升到了戰斗狀態,拍到著翅膀,像是一輪黑太陽一般懸浮在半空中,眸子中金光閃閃,神焰騰騰,道:“小石皇少要惺惺作態,扒了皮我認得你的骨頭!”
  “等等!”老頭骨飛了過來,攔住石烏鴉,道:“他確實沒有那么強大的力量,實力無法與小石皇相比。”
  “無量那個……始祖!”老道士在這種強大的威壓下,并沒有慌亂,而是耐心的解釋,道:“我真的不是小石皇,他是我的始祖,僅有這種關系而已。”
  “化成灰我也認得你!”石烏鴉冷笑連連,那雙可撕裂石人王的鋒利鳥爪,鏗鏘作響,森光閃爍,向下抓去。
  “鏘鏘”
  老頭骨生受了它的烏黑石爪,迸射出一串串火星,猶如金石在劇烈撞擊,阻擋住了它,道:“先不要動手,多半真的不是他!”
  “不可能!”石烏鴉口中喝道:“你看他左手心內,生有北斗七星紅痣,不是小石皇是誰?”
  眾人閃目觀看,在老道士的左手掌心內,果真生有七顆北斗星紅痣,按照修煉界的傳說,這樣天生不凡者絕對是異人,實乃主掌極限力量王者。
  老頭骨也一陣驚疑不定,但最終還是攔阻住了他,道:“問明情況再動手也不遲。”
  不過老道士面對盤問時表現的很無奈,道:“我只是小石皇的后人而已,哪里是什么太古前的雄主,如果有那種力量,你們還會感覺不到嗎?”
  石烏鴉一把抓住了老道士,運展無上玄法,將老道士全身上下,包括每一個穴道,甚至發絲都探索遍了,并沒有發現任何小石皇的氣息,沒有尋到其元神駐留在這具肉殼內的證據。
  石烏鴉盯著老頭骨,道:“我知道昔日你與小石皇有點淵源,無論是他的后人還是他本人,你都會極力相保的。”
  在老頭骨一再勸阻下,石烏鴉暫時收起了殺念。
  裂天谷,小石皇的陵墓,還有必要去嗎?這是擺在眾人面前的問題。
  現在,酷似小石皇的人就在眼前,讓人不得不心生疑慮。
  石烏鴉與老頭骨想到了太古前的舊事,推想出了某種可能,最終一致決定,一定要走上一趟裂天谷,因為縱然那里沒有小石皇的尸骨,也一定埋葬著某種可怕的器物,必須要取出來。
  當然,不能盲目硬闖,必須要有所準備。短暫的修整了數日,在老頭骨幫助下,石烏鴉恢復了大半元氣,干涸的石體漸漸有了生機,不過那些黑羽卻也褪掉了大半,那些部位光禿禿,恢復成了石體。
  在盤古石令的掩護下,石烏鴉與老頭骨同蕭晨趕往陸戰隱居的所在,去觀探了一番,發現這個老古董很沉得住氣,并沒有采取行動,盤坐在魔山一動不動,與山川大地合一,靜如磐石。
  “這個老魔王雖然知道了地點,但卻怕被懸空堵在裂天谷,不愿貿然行動,不知道他會想出什么辦法。”
  石烏鴉等人亦心有些顧忌,誰先出現在裂天谷,便會背黑鍋,會被懸空老祖認為是拘禁他弟子的那個黑手。
  “我們以盤古石令做掩護,去裂天谷看一看。”老頭骨這樣建議道。同行者除卻這兩個老古董外只有蕭晨,其他人未曾追隨。
  裂天谷是一處絕地,地勢非常險要,一座高于萬丈的太古大山,從中間被人立劈為兩半,形成一個巨大的裂縫,一直延伸到地下深處。
  這裂為兩半的巨山,周圍古木參天,山石奇立,接近大峽谷時云深霧鎖,迷迷蒙蒙,深不可揣測,縱然是強大的修士也不愿深入探險。
  “這是你妖族統治的地域,以前可曾探過?”老頭骨詢問石烏鴉。
  “確曾探過,下方乃是極陰之地,并沒有任何發現。”石烏鴉答道,同時掃視四方,尋找線索。
  “轟”
  就在這時,一股滔天的魔焰從大峽谷中沖天而起,一下子將方圓百里全部籠罩了,將石烏鴉、老頭骨、蕭晨全部困在里面。
  “這是煉魔鎖神陣!”老頭骨大吃一驚。
  裂天谷周圍煞氣沖天,魔光繚繞,像是無盡大火在熊熊燃燒。石烏鴉明顯感覺不對勁,道:“我覺得這似乎是專門針對我們設下的……”
  就在這時,天翻地覆,陵遷谷變,石爛松枯,斗轉星移,一瞬間仿佛穿越了亙古。
  周圍,浮現出一座座白骨臺,更有一座座巨宮鎮壓在天,完全將這里封絕、鎮壓了。
  “除卻煉魔鎖神陣,還有白骨絕宮陣,兩大太古殺陣合一,這專門是為了擊殺石人王準備的!”老頭骨眼洞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石烏鴉的神色也難看到了極點,萬萬沒有想到,剛剛接近這里,根本沒有深入大峽谷中,就被封困在此地。
  “事有蹊蹺!”蕭晨三人一致這樣認為。
  “你們猜對了,是我專門為你們而設下的!”就在這太古殺陣外,一尊魔影憑空化出,身處黑暗中,唯有一雙眸子閃爍出幽森的光芒。
  高大的軀體周圍,黑霧翻涌,讓他顯得猙獰而又強大可怕。
  “是你,陸戰!”石烏鴉當時心中便是一沉,在此前陸戰就曾想擊殺他,此刻又布下絕陣想要將他們煉化,讓他震怒。
  蕭晨與老頭骨也感覺大事不妙,此地絕非小石皇的陵墓所在地,乃是陸戰提前設下的殺局。
  “真以為我陸戰是吃素的嗎?”高大的魔影身處黑云中,只露出一個模糊的輪廓,更加顯得魔性十足,他森然道:“我一直懷疑暗中有人窺視我,便故意說出裂天谷三字,而后布下殺局,不想真的等來了爾等,真是絕妙,你們自動入甕!”
  蕭晨聞聽此言,心中頓時一寒,這個老古董果真心機深沉可怕,只因生性多疑,便布下了這座太古殺陣,直接導致他們落入絕地。
  也足以從側面說明,陸戰心思詭異深沉,難以揣度,著實是個恐怖人物。
  “陸戰你很好!”石烏鴉咬牙切齒,原本還想設下絕陣,生生磨死對方呢,不想卻先被對方算計了。
  “煉化你們兩個,我必將突破桎梏,功參造化,那時足以橫掃天下!”陸戰的聲音非常冷漠,高大的魔影像是一堵大山般,帶給人以無盡的壓迫感,道:“好好享受著太古殺場吧!”
  說罷,他盤坐在天穹上,一動不動,開始催動絕陣。
  “嗚嗚……”
  陰風怒號,一百零八坐白骨臺瘋狂旋轉,血色地獄浮現,刀山劍海出現,修羅殺場顯化……整整一百零八種惡毒的絕域,交織在一起,可謂無窮無盡的變化。
  石烏鴉半禿的軀殼,黑羽齊張,烈焰滔天,他支撐起一片黑色的光幕,阻擋這絕世殺陣。
  但是,太古殺陣的變化,非人力所及,本就是為對付石人王而設下的,怎能抗住?
  在天穹上,還有一百零八座天宮呢!每一座都神圣光輝普照,當中分別端坐著一個陸戰。
  一百零八座天宮,一百零八個陸戰!
  巍然鎮壓在蒼穹上,降下莫大的威壓,掃殺下一道道神光,交織在一起,形成無邊無際的大網,疏而不漏,那是有形的大道秩序法則!
  “哧哧哧”
  強大如石烏鴉,滿身黑羽亦燃燒了起來,在一百零八座煉獄與一百零八座天宮的鎮壓下,它承受了莫大的壓力,形體都要碎裂了。
  老頭骨也是一聲長嘯,大發神威,抗擊這太古殺陣。
  但是,這僅僅是磨難的開始,除卻白骨絕宮陣外,還有煉魔鎖神陣相輔呢,無盡天魔與古神浮現,鬼哭神嚎,讓這一切變得越發可怕!
  盡管蕭晨身披古卷,但畢竟不是石人王強者,依然有將要潰滅的感覺,一道道精氣離體而去。
  石烏鴉、老頭骨、蕭晨三人經歷著生死磨難,兩重太古殺陣正在剝奪他們的生命精華,在殺陣中被煉化。
  陸戰的本體盤坐在天穹上,巍然不動,魔身被無窮無盡的精氣繚繞。
  “剝奪僅僅是開始,你們的生命將走到盡頭,助我登上極限巔峰!”他的氣勢越發的強盛了,鎖殺石人王的絕陣,強大到逆天,很難扭轉這種危局!
  到了這一刻,無法保留什么,蕭晨身披古卷,頭頂王者神城,身與神圖相合,幾道天痕更是排列在旁,懷中抱抱著天碑,最后更是將石人王傀儡也祭了出來,舉拳轟天,震動這太古殺場,想要強行突破。
  石烏鴉與老頭骨眼睛都看直了,有這么多強大的戰寶,在這一危急時刻他們都不忘記咽口水。
  “真是奢侈,可恥的浪費!”
  “小子你集中精神,祭出這些戰寶,我們相助于你,來扭轉戰局,突圍出去!”
  “不,我們要反煉化了他!”石烏鴉似充滿了信心,道:“這些圣物合在一起足以逆天了!”
  諸多圣物合在一起,豈是兒戲,乃是石破天驚,震古爍今的無上偉力!
  當場就撼動了太古殺場,震動了陣外的陸戰本體。
  “轟”
  就在這時,裂天谷中突然爆發出一股毀滅性氣息,七顆黑色的星辰突然沖出,剎那放大,定在了蒼穹上。
  無法想象的力量,浩蕩天上地下,將這里淹沒了,七個黑色的星辰巨大無比,在天空中緩緩轉動。
  又一種絕世大陣浮現了!
  不僅將石烏鴉與蕭晨他們覆蓋在下方,亦將陸戰以及那兩座太古殺陣籠罩在內,這是一個更加可怕的絕陣。
  “小石皇與生俱來的生在手掌中的七顆魔星!”陸戰咬牙切齒,自語道:“陵墓并不是座落在這片地域,怎么顯現出了他的力量!”
  “陸戰你這個陰險毒辣的混賬東西,害了我們,也將自己玩死了……”石烏鴉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