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634 小石皇陵墓

小石皇陵墓在飛快移動,在這片古地中極速穿行就在這時天界的兩位巨頭聯合出手了,璀璨的光束向著大地掃去,想要以無上力禁錮時隱時現的大墓。
  但是,七顆黑色的魔星猶如世界之門,讓大墓上方流轉出陣陣鳥光,將所有攻擊來的偉力全部消卸于無形中。
  “哪里走!”
  一把巨大的黃金圣劍從蒼穹上剁了下來,直斬大墓,想要將它分裂,黃金圣光一下子就將下方淹沒了。
  “當”
  火星四射,黃金劍光猶如流星雨崩碎,讓這片古地一陣搖動。那大墓前的墓碑暴漲,像是一面碩大的盾牌,阻擋住了黃金圣劍,將之封擋了出去。
  “轟”
  一只大手探了下來,向著那墓碑抓去,想要將之拔地而去。但是,古墓中突然殺氣沖天,太古殺陣浮現而出,一道道秩序則的力量交織在一起,向天空中沖去。那只大手劇震,如避蛇蝎般火速后退。
  短暫的交鋒,兩位天界巨頭都未能奏,暫時退到了蒼穹上。
  “消失了,大墓消失了!”遠遠觀望的修士們大叫。
  因為在這一刻,小石皇陵墓突然不見了,再次隱入地下,隱約間能夠感到古地在預動,它向著遠方穿行而去。”石人王眼開,貫通大道圣門!”有石人王在低吼,恐怖的咆哮聲在這片古地回蕩,滾滾音波讓這片天穹都在震顥。
  天空中出現一個石人影,他的額頭裂開一道縫隙,射下一道熾烈的金光,分明石人王豎眼的目光,但是卻像是天火在熊熊燃燒。
  “砰”
  那道金色的眸光轟碎了大地,直達古墓殺陣中,在那里凝聚成一團金色的圣火,漸漸化形出一道圣門。
  這個人嘗試強行突破,溝-通大墓,構建出頭道圣門,他想一步跨入古墓中,不可謂不大膽包天,想強闖小石皇陵墓。
  “嗚嗚嗚一一一一一一”
  一陣陰風沖大墓中吹出,太古殺陣強大無匹,小石皇所構建、留下的則秩序,一下子持那座大道圣門擊碎了,令那石人無。
  大墓再次隱入地下,向著遠方遁去。
  有強大的石人王在此,雖然不能精確定位,但卻能時斷時續的感應到其在地下移動的軌跡,眾人全部追了下去。
  不過半刻鐘,小時皇陵墓已經在方圓十萬里的古地內來回移動了一大囹,沉沉浮浮,移動軌跡難以捉摸。
  蕭晨與石烏鴉等人并沒有出手,而是一直在選擇觀望,他們相信周圍最起碼數位石人王在虎視眈眈。
  小石皇大墓與其說是一座陵墓,不過是一座巨大的土山,縱然龐大的墳頭半隱于地下中,但偶爾沖出地表的部分也足有數百丈高。
  而墓峰更像是一個標志物,不時沉浮,猶如大海中的巨魚背鰣。
  這一次,數位石人王都先后出手,不同于以往,他們想將小石皇陵墓定住,而后破開。
  “你們真沒用!”就在這時,遠處的一座太古大山上傳來這樣冰一道干枯的尸影立身在那里,形如槁,瘦骨嶙峋,像是一個皮包骨的骷髏,雖然是石體,但卻易讓人聯想到惡鬼。
  強大的石尸終于出場了,蕭晨對他并不陌生,十萬多年前就在見識過了。這個老古董經歷了大久的歲月,比一般的天界巨頭遠遠活的久遠,最是神秘不過。
  他輕輕一踩,腳下數千高的巨山當場崩塌,而后沖起漫天的煙塵,化成了飛灰。
  石尸如光似電,剎那逼近那沉浮不定的小石皇陵墓,大喝道:“太古的強者,隕落的魔王,以你一身圣血給我破開殺陣,打開通路,定住古墓!”
  就在這時,他那干枯的石人爪中灑落下道道污血,漆黑如墨汁,向著下方的小石皇陵墓充去。
  黑色的魔血,在他的爪間流出時不過是幾道黑線而已,當真正淌落下來時,卻變成了五道漆黑的血河,滔滔不絕,奔騰而下。
  這是太古魔王的圣血,有傳說是屬于石尸自己的,也有傳說這是從諸天圣物指路的那個世界流傳出的,可破盡萬,縱然是石人王也不愿沾菜。
  “隆隆隆”
  滾滾沖擊而下的五道黑色血河,澆灌在小石皇陵墓周圍,頓時讓那片大地一片漆黑與冰冷,惡臭與血腥味沖天。
  小石皇陵墓真的被定住了,但是短暫的片刻鐘后,七顆魔星齊震,一只有形的大手從大墓中探了出來,拴動開來,周圍頓時發出哧哧的響聲,一縷綾輕煙飄起,所有黑色的魔血全部干涸消失。
  眾人倒吸冷氣,這小石皇陵墓太邪門了,不過是死人慕而已,但卻可以對抗石人王,那小石皇生前的威勢光想想就讓人恐懼。
  遠空,石烏鴉與老頭骨面面相覷,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小石皇這樣強大,他當年到底怎么箢柏?”兩人都看看出了彼此那分疑惑,同時想到了當年的種種往事。”你說他真的死了嗎?”我覺得死了!很難說一一一一一一”“砰”
  石烏鴉那只干枯的鳥爪,一探十丈長,一把將后面的老道士抓到了眼前,露出森冷的光芒,凝視了半晌,久久未語。
  “師傅,你在看什么?”老道士雖然表現的很淡定,但心中還是有“我的好徒弟,真的是你嗎?”石烏鴉像是審視物品一般,眸光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上下打量老道士。
  “我自然是我,師傅你老人家怎么說這種怪話呢,難不成你還認為我是先祖小石皇不成,這么可能!要知道他的陵墓就在前方,諸多強者都想要打開。”
  “轟”
  就在這時,數千里外發生了大變故,小石皇陵墓被人截住了。
  “咦,怎么回事?!”老頭骨驚訝,而石烏鴉則放開了老道士。蕭晨一行人火速飛向陵墓新出現的位置。
  “單駿,是單駿!”石烏鴉雙目中射出兩道精光。
  “他不是在太古前的大戰中廢掉了嗎,怎么活到了現在?”老頭骨露出驚色。
  “他沉寂億萬年后,于一萬多年前突然出現!”石烏鴉這樣答道。
  就在前面,一個石人王手中持著一縷黑色的長發,立身在小石皇陵墓上方,所有發絲像是有靈性一般探入到了墓中,并沒有受到絲毫阻攔。
  那七個魔星都沒有阻擋,太古殺陣更像是失去了作用,任那發絲蜿蜒蠕動。
  “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非常吃驚。
  蕭晨對于單駿他并不陌生,十萬多年前在太陽星曾見識過,乃是逆夭歸來的戰者,曾經追殺過他與石中帝。
  單駿以那綾數千丈長的發絲從大墓中卷出一把石兵,是一口折斷的石刀,盡管是破碎的兵器,但也稱得上一宗重寶了。”他……竟釣上來一口寶刀!”
  眾人全都不解,單駿的確像是在釣魚一般,真不知道發絲是何物,可以無阻礙的出入小石皇陵墓中。
  “我知道了……”石烏鴉發出低沉的話語。道:“那是屬于小石皇的發絲,不知道如何被單駿收集到了手中。”他曾經被小石皇追殺過一萬三千年,對于那種氣息不會忘記。
  “這樣說來,單駿不進入墓中,就可以得到里面的一切?”蕭晨心中一驚。
  “轟”
  就在這時,驚變突發,那數千丈的發絲再次深入大墓中時,突然間熊熊燃燒了起來,眨眼間有大半化成飛灰。
  大墓真的成精了!這是所有人一致的想。
  毀滅發絲后,大墓飛快穿行向遠方,在這片古地中沉沉浮浮,時隱時現。
  “諸位,我們所有人都聯手,才能定住這大墓……”就在這時,有人提出這樣的建議。
  曾有兩人聯手,但是并沒有取得效果,現在有人號召在場的巨頭全部出手。經過一陣沉就,最終五道身影走到了一起,有五大強者聯手了。
  五人之數正好,以五行定本源,禁錮小石皇陵墓,它不可能再遁走了,而后憑借我們五人足以平安進入墓中取走一切。
  五大石人王出手,絕對震動天地,沒有什么可以阻擋,縱然是小石皇再生也要飲恨。
  懸空老祖手持黃金色的石質圣劍,石尸干枯利爪中有黑乇魔血流淌,單駿背被石刀、腰懸石劍,礪石獸頭角猙獰、魔身若隱若現,另有一石人王額頭生有第三豎眼。
  五大巨頭出手,他們合演五行,定住了這片古地,封住了小石皇陵墓的所有退路。
  五大強者當先向著那面墓碑抓去,當七顆魔星沖出時,五人更是一齊出手,要摘走七星。
  “轟隆隆”
  太古殺陣千變萬化,想要將五人籠罩進去。
  但是在絕對力量面前,縱然是奧妙無雙的絕世大陣也難以發揮作用,五位完滿的石人王合在一起,根本沒有什么可以抵擋。
  最終,墓碑沉入地下,七顆魔星隱進大墓中,太古殺陣也徹底斂去。
  五大巨頭爭先恐后,化成五道流光,剎那間沖了進去。
  這片古地,所有隱在暗中的強者全都露出驚容,不少人跟隨在他們身后向前沖去,都想分上一杯殘羹。
  “我們去不去?”石烏鴉皺起了眉頭,那五大王者已經沖進去了,若再晚進一步,恐怕所有重寶都將被人捷足先登。
  “我們處在半廢中,進去的話,如何爭的過他們,還是觀望吧。”老頭骨相當的謹慎。
  “咦,陸戰果然沒死,他也沖了進去!”石烏鴉的眼神非常強大,他看到陸戰以及另外一名石人王先后沖進了大墓中。
  “咿呀……”珂珂可憐巴巴的眨動著大眼,小東西躍躍欲試,很想沖進去。
  “我們不能去!”蕭晨安慰珂珂,里面太危險了,他們進去的話多半會平白丟了性命。尤其是蕭晨,如果在里面暴露,五大石人王肯定都會對他出手,他身上有神圖、古卷等這樣的重寶,恐怕比之小石皇陵墓中的收藏也不遑多讓。
  大批強者沖進了小石皇陵墓,但是卻沒有見一個人沖出來,就連那五大石人王進去后,都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
  這讓石烏鴉與老頭骨面面相覷,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
  寂靜,這片古地在這一刻非常的安靜,再也沒有爭吵與喧嘩之音,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靜等結果。
  但是,那座大墓像一片沉寂,一切聲音都消失了。”轟”
  突然間,大墓一陣搖動,方圓十萬里的古地一下子崩塌了,以這個地方為中心,出現一個巨大的黑洞,猶如一個巨大的海眼一般,將地表上的一切全部吞沒了進去。
  “快走!”
  石烏鴉拍打著翅膀,就想沖天而起,但是莫大的力量牢牢的禁錮了它,生生將它向著地下大墓中吸去。
  “咿呀……”珂珂驚叫,小東西以失樂園抵抗,也難以阻擋,依然不斷向下墜落。
  蕭晨心中一驚,排列出戰劍,護在周圍,保護他與珂珂等人。
  “小石皇你都已經死了,還想拉上一干陪葬者不成?”石烏鴉極力對抗,但是根本無用。
  一行人被拉進了地下大墓中,墓口黑洞洞,吞噬地表上的一切。
  在這一刻,幾乎所有修士全部墜落了進來,因為這片古地徹底的崩塌了。
  “一定是那五個混蛋紲碰到了陵墓中最強大的禁制,讓這片洪荒古地變成了絕地。”老頭骨這樣說道。
  “砰”
  就在這時,蕭晨一行人結結實實抒進了大墓中,周圍一片黑暗,身下一片冰冷。
  小石皇陵墓非常的古怪,吸收了大地上的一切,但是里面卻顯得非常空曠,根本感覺不到盡頭,而那些先后墜落進來的人也不知道分散到了何地,沒有一人在蕭晨他們的身邊。
  “這座大墓,簡直就是一個世界!”老頭骨提醒眾人小心。大墓內,空曠無邊,前方無垠,而回路亦望不到盡頭。一行人當中,老道士非常平靜,只是沉就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砰”石烏鴉一把將他抓到了手中,道:“我的好徒弟,你比為師還要鎮定啊。“
  “師傅說笑了。”老道士平淡的答道。
  石烏鴉不再放手,隨時可結束其性命。
  “不要沖動!”老頭骨阻止石烏鴉。
  “聽,什么聲音?”就在這時,小偃龍這樣說道。
  “祖龍咆哮的聲音!”蕭晨露出驚容,在這空曠的大慕中,他聽到了祖龍在咆哮。隨后,他如泥塑木雕般,因為他竟感應到了祖龍船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