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34 入大墓

“祖龍船,真的是它!”小倔龍露出凝重之色,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怎么可能?!”殺破狼驚叫。
  來自九州的幾人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大司農小倔龍面乃是龍族戰祖,感應自然不會錯。
  “咿呀,真的是它。”珂珂也眨動著長長的睫毛,做出了這樣的判斷,小東西除了擁有逆天家族的血脈外,還是天生的小祖龍,對于祖龍氣息的敏感程度不再小倔龍之下。
  所有人全都面面相覷,無論如何都有些難以相信。
  十萬多年前,祖龍船為了保住九州的傳承,載著九那些人杰穿越大世界屏障而去,就此一次去不返。
  那是希望之火,承載了沉重如山的傳承,那是人們精神的寄托,怎么會出現在小石皇陵墓中呢?“什么祖龍船?”石烏鴉與老頭骨這樣的活化石自然不會知道祖。龍船的事情,看到眾人的表現感覺很不解。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蕭晨與珂珂還有小倔龍等人快速向前沖去,想要看個究竟。
  “不要亂闖!”石烏鴉在后提醒,道:“小石皇最是狡詐,死后還留有這么多的機關算計,大墓中肯定危險無比!”
  不用他提醒,最開始進來的那些人現在都沒有了音訊,眾人心中早已知道此地妖邪,絕非善地。
  大墓真的非常的空曠,簡直無邊無際,眾人腳下并與卜虛無空間,而是有形的墓道,完全是由巨石砌成,很難想象這樣浩大的工程成是如何完成的。
  “嗷吼……”巨大的咆哮聲越來越清晰了,仿佛就在耳畔一般,)蕭晨等人甚至感覺到了祖龍船正在穿行而來。
  匪夷所思!就在這時,墓道突然狹窄了起來,眾人的神識終于掃到了兩旁的墻壁。當然,所謂的狹窄也不過是相對而言,依然遠比普通的大墓廣闊無數倍。
  就在前方,出現十字交叉通道,巨大的十字路口足以堪比一塊遼闊的平原,眾人在此可以感應到四周的交叉墻壁。
  “邳……”小倔龍露出驚色。
  這所謂的十字交叉地帶,竟是一片虛空,仿佛自稱一個世界,當中廣闊無垠,祖龍咆哮的聲音正在自那里透出。
  “瘋子,小石皇果然是個瘋子!”就在這時,石烏鴉發出這樣的感慨,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道:“僅僅是一個墓穴而已,他卻無上**力在此構建出一個巨大的場域,充滿了他的法則秩序力量,最是危險不過,簡直堪比一個世界。”
  “你錯了,不是場域,而是真正的世界,被他拘禁來了大半力量,借助一個世界隔斷了這個十字路口。”老頭骨這樣說道。
  與此同時,蕭晨他們祖龍船正在那虛無的世界中穿行而過,那種熟悉的龍氣絕對沒有錯。
  “是它,是祖龍船!”
  天外天與人外人等掌控的大威冥王軀體一陣顫抖,他們非常激動,恨不得立刻沖過去。
  “不要沖過去!”老頭骨急忙阻止他們,道:“那是一個真正的大世界,進入容易出來難。”
  蕭晨等人全部變色,祖龍船在一個大世界中穿行,難道恰逢路過這里不成,被他們見到了?
  就在這時,那片虛無的世界中,一聲沉悶的低吼發出,一條黑影在祖龍船后追了上來,抬手打出一道光束。
  與此同時,祖龍船光芒大盛震動出了無比強大的氣息,神龍回首,噴出一口強大的龍氣,當中包襞著一顆龍珠,掃向后方。祖龍船像是有生命一般,宛如活物,綻放出萬丈光輝,擋住了后方的黑影。
  “刷”
  就在這時,一道熾烈的光芒照雅而出,從那虛無的世界中沖了出來,向著蕭晨等人掃殺來,是祖龍船與鄺黑影合在一起的力量。
  “不好,快退!”
  眾人極速遠遁,縱然如此還是受到了不輕的沖擊,被掀飛出去上千丈遠,但這里有石烏鴉這樣的存在,不可能有人受傷。
  “嗷吼……”就在這時,虛無世界中的祖龍船擺脫黑影,穿行大世界屏障而去,消失在了黑暗的世界。
  “那是什么,怎么回事?”小倔龍驚疑不定的問道。
  “為什么會這樣?”蕭晨也有些疑惑,因為就在方才,他以破妄之眼看清了本質,那似乎是從無盡歲月前打穿而來的力量,而方才看到的場景也似乎僅僅是一種畫面的傳遞,而非正在發生的事情。
  這個時候,石烏鴉老頭骨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全都露出了激動之色,兩個老古董的軀體竟然在輕微的顥抖。
  “是……那件東西!”
  “是的,一定是它,想不到竟埋葬在這里!”
  兩個老古董全都失態了,激動到顥抖,不斷在口中自語著什么。
  是什么?”小倔龍追問。
  老頭骨嘆道:“沒有想到小石皇的收藏如此可怕,可是他掌握了這件東西,怎么可能會隕落呢。”
  “咿呀,那是什么,不要打啞謎。”珂珂很不滿,一點也不懼怕兩個老古董,氣呼呼的揮舞著小拳頭。
  “方才的一切,都是一面石鏡造成的,號稱史上第三石兵,持有它,簡直可以無敵天下!”
  聽到老頭骨這樣說,眾人更是不解,蕭晨心有疑惑,問道:“第三石兵,一面石鏡,到底有怎樣的來頭,導致方才的現象發生?”
  “諸天萬界的不世戰寶,各有優缺點,很難比較哪個更強,但是這面石鏡卻毫無爭議的排行第三。鏡面阻擋一切攻擊,且可以進行復制投影,打出相同威力的神術法則。方才我們所見到的,不過是昔年被那面石鏡所捕捉到的畫面,如今投影所致……”
  蕭晨眾人倒吸冷氣,這石鏡大逆天了,可謂攻防一體,鏡面放射攻擊,還可跨越時空進行投影,光想想就可怕,掌握了這等戰寶,先天立于不敗之地,因為敵人的一切手段它都能復制!這面石鏡真可謂奪天地之造化,這種為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寶鏡,實在讓人不得不驚嘆其可怕。
  “我的神圖與之相比如何?”蕭晨突然這樣問道。
  “嚴格來說,神固不是兵器,內蘊大道至理,它不再排名中,我所說的第三石兵名為三皇鏡,乃是億萬年前被定下的名位,那時神圖還沒有孕育出呢。”
  眾人默然,這諸天萬界間有與太多的秘密,遠不是他們所能全部知道的。
  明白祖龍船并不是真正在小石皇陵墓后,眾人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不然想到九州人杰躲在大墓中,實在讓人無法接受。
  “怎樣才能穿行過這十字交叉路口呢?”
  “穿越大世界屏障,唯有石人王才可以如屑平地,因為有的世界非常的堅固。”老頭骨這樣說道。
  對此,蕭晨深有體會,死亡世界就是如此。
  不過,眼下-還難不倒眾人,兩個半廢的石人王,加上蕭晨手中的諸多戰寶,自然可以穿越而過。
  唯一要注意的是,不要被那虛無的世界中的投影所傷到,畢竟這座大墓中有太古前的第三石兵饋壓,隨時可能會投影下可怕的攻擊力。
  “嘿嘿嘿……”就在這時,陰冷的笑聲傳來,讓人感覺毛骨悚然,像是厲鬼般在哭嚎,在他們的身后,一個干枯的尸影浮現而出,石尸在遠處露出猙獰的面容,道:“原來是兩個老廢物,怪不得知道三皇鏡,在奪得第三石兵前,我先煉化你們。”
  “嗚嗚嗚……”
  一股陰風向著眾人狂吹而來,石尸如發出讓人心悸的波動,一步一步向前逼來。
  “怕你不成?!”石烏鴉雖然半廢,但是蕭晨的在旁,掌握諸多戰寶,并不是多么擔心,反而叫道:“煉化你這個老尸!”
  “嗡”
  蕭晨當場祭出了神圖,在石烏鴉老頭骨的相助下,化成一片璀璨的光芒,向著石尸旋斬而去。
  石尸倒吸冷氣,剎那遠遁,傳來陰冷的聲音,道:“九州的小子你也在此,那正好不過,你身上的東西都是我的。”至此,他消失不見。
  蕭晨皺起了眉頭,他最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被天界巨頭知道他回來了,他身上的圣物,必將為他佩所惦念。
  “走!”石烏鴉第一個行動起來,面對暗中虎視眈眈是王級老尸,它也很心虛。
  眾人有驚無險的穿越過這個十字交叉路口,通過了世界空間,出現在前方的墓道中。隨后,眾人吃驚的發現,類似這樣的十字交叉路口不止一處,應該說有很多。
  這讓人震驚!實乃驚天大慕,以世界為節點,形成一個個交叉路口,這種手段非常逆天,他們不知道小石皇為何要花費這么大的手筆。
  “小石皇他到底要做什么……”說到這里,石烏雞再次抓住了老道士,進入這座大慕后,他始終不讓老道士離它過遠,保持著極高的警惕,隨時可下殺手。
  “師傅你不用懷疑我,我若是小石皇還怕你不成……”老道士天生道骨仙風,一直以來都表現的很從容饋定。
  吼……”震天咆哮傳來,旁邊那巨大的墓壁轟隆一聲被震碎了,兩道高大的身影沖了過來,正在激烈對抗。
  其中一人正是礪石獸,他似人似獸,頭生雙角,身覆鱗片,生有鱷魚石尾正在與單腹大戰,兩人身上都有點點的石人精血。
  很顯然聯手沖進來的五大石人王發生了內訌,如今分別大戰了起來,定然是發現大墓茂有重寶,都想獨吞。
  像三皇鏡這樣的至寶,任何人都要心動,況且肯定寶,都想獨吞。
  像三皇鏡這樣的至寶,任何人都要心動,況且肯定還有其他秘寶呢,不得不讓人瘋狂。
  “轟”
  兩大王者激戰,神力滔天,那是何等的威勢,根本無法想象,蕭晨他們全部被打到了另一片墓道中,撞碎大片的墓道石壁。
  石烏鴉強忍著怒火,隱忍了下來,同時隱去了自己的氣息,沒有暴露身份。
  在這神秘的大墓中,他們盡可能的避免與石人王強者發生沖突,除卻因為這里不止一個王者外,更因為大墓太妖邪了,天知道激戰時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周圍崩塌的墓壁,在眾人目瞪口呆中快速修復,像是有生命一般,甚至可以看到墓壁在蠕動。
  刺鼻的血腥味從前方傳來,蕭晨他們終于看到了大量的修士,此刻全都變成了死人,就在通道的前方躺著一地的尸體,鮮血長流,血霧涌動,這些人全都被人擊殺了,不下三十人。
  “是石人王出手所致。”
  聽到老頭骨這樣說,眾人更加小心了起來,可以想象大墓的其他地方一定在上演著同樣的死亡事件。
  當。次走到一個十字交叉路口時,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從前方的世界節點中傳出,緊接是無盡的光芒,當中兩到高大的身影浮現而出。
  “跑!”老頭,骨驚叫。
  里面的人是陸戰與另一位不知道身份的石人王者,他們正在爭斗,可怕的石人王力量被三皇鏡復制,投影到了這里,等若雙重石人王攻擊!幸虧殺破狼等早已進入失樂園,不然方才必死無疑。
  如驚濤駭浪般石人王戰力卜頓時將這條通道打碎了,也將蕭晨他們完全沖散了,老頭骨、石烏鴉還有老道士不見了蹤影。
  “咿呀……”還好珂珂無恙,小家伙心有余悸的來到蕭晨的身邊。
  現在盤古石令是他最大護身符,掩去了他與珂珂的氣息,他們小心翼翼的穿行過幾個世界節點,尋找出路。
  到了這一樸,縱然是小東西都感覺到了危險,不想冒險探墓了。
  只是根本無法尋到回路,這座大墓猶如迷宮,似沒有通向外界的通道。
  不知不覺間,蕭晨與珂珂前行了足有數十里,小心的戒備著,著沿途又發現了不少尸體,鮮血將墓道都染紅了。
  “咎咳……”
  突然,咳嗽聲傳來,一道身影踉踉蹌蹌從拐角處出現,竟是老道士,他安然無恙,反倒是抓走他的石烏鴉與老頭骨不見了蹤影。
  “他們兩人呢?”蕭晨問道。到了現在,蕭晨也開始戒備起這個老道士,石烏鴉的那些想法不是沒有道理。
  老道士似乎受了傷,道:“我不知道他們被沖擊到了哪里,我一直逃到此地,碰到了你們……
  “你受傷了。”
  “不要緊,一點輕傷而已。在另一條通道上,那里有人發現了密宣,很多人在廝殺,我被誤傷了。”
  隨后,在老道士的帶領下,蕭晨他們第一次運道中發現了密室,這片區域死了很多人,竟沒有一個活口留下。
  蕭晨試了幾次,終于開啟了密室,從里面搜出一角地圖,上面只有簡單的幾條路線,似乎在指引向某一重地。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連向小石皇主墓的一條通路。”老道士湊上前來這樣說道。
  蕭晨皺眉,他本不想在冒險了,但是卻找不到回路,最后決定去尋尋看。
  老道士似對運座大墓有一定的了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家族中有些許記載的原因,很多就尋到了那角地圖上所逼標識出的通路。
  世界節點越來越少,而道路則越來越暢通,黑暗中漸漸安靜了下來,只有偶爾從遠方傳來一兩聲慘叫。
  這是一片很特殊的地域,墓道連到了一片漆黑而又廣闊的泥土地中,不再有巨石鋪地,若隱若無的花香從前方飄漾而來。
  只是當蕭晨他們走過來后,卻倒吸冷氣,花香雖然不難聞,但是那些花草卻非常可怕,竟是從尸體中生長出的。
  全都是尸花!“這是億萬年來,無意間進入古墓中的修士,被這大墓中的神秘力量集中到了這里……”老道士這樣解說道。
  走過這片尸花之園,前方更加黑暗了,一條黑色的冥河橫在那里,而在河對岸則立有一面巨大的石碑。
  “我們終于接近真正的小石皇陵墓了,前方非常危險。”
  聽到老道士這樣說,蕭晨皺了皺眉頭,這個老道士似乎對這里并不陌生。
  “塔”“塔”“塔”
  黑色的冥河靜靜流淌,寂靜無聲,但就在河對岸突然傳來這樣突兀的腳步聲,仿佛有一個皇者在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