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3 y章天下第三

黑色的冥河靜靜流淌,死寂無聲,突兀的腳步聲從河對岸傳來,頓時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那是……”
  蕭晨看到一道黑影,像是迷失的靈魂在對岸游蕩,那里一片黑暗,神識也無法探到更遠處,只能模糊的看到一個輪廓,那似乎是一個男人。
  “要小心,對面非常危險!”老道士再次這樣提醒。
  蕭晨很猶豫到底要不要過去,但已經尋到這里,如果就此放棄實在有些遺憾。
  “咿呀……”珂珂的一雙大眼亮了起來,小東西似乎感應到了什么,道:“對面有很香的氣味。”
  蕭晨揉了揉它毛茸茸的頭顱,道:“貪吃的小東西。”
  “咿呀”珂珂不滿的哼哼了兩聲。
  走到冥河邊,蕭晨發覺這里流動著一股奇異的力量,讓他懷中的石罐都一陣跳動,想要飛出來。
  “這道冥河很不一般,縱然祖神強者墜落進去,也要飲恨收場。”老道士蹲下身來,小心翼翼的觀察,而后又貼近聞了聞氣味,道:“相傳,死亡世界中有一大湖,隕落無盡太古強者,尸水泛濫,當中充滿了詛咒的力量。這冥河應該是取自太古前的死湖之水煉化而成。”
  蕭晨伸出一指,點出一道神光,向對岸射去。但是光芒在黑色冥河上方突然崩潰消失,被無聲吞噬。
  這道寂靜無聲的死河像是一道牢不可的城墻,阻擋者入侵者的步伐。
  “想要渡過去,恐怕需要諸天萬界的神圣之物,比如說以你的神圖橫在冥河上,可當作渡河之橋。”
  蕭晨沒有說什么,將懷中那躁動的石罐取了出來,對準眼前的黑色死河,祭出點點神力。
  石罐頓時光芒大盛,上面那些復雜玄奧的圖紋像是一道道虬龍在盤繞,冥河中頓時升騰起陣陣慘烈的黑霧,瘋狂向石罐沖去。
  老道士倒吸了一口冷氣,道:“好強大的石罐,那些可都是最惡毒的詛咒,完全可以咒死九重天的祖神,甚至石人王被附身后也要大病一場。”
  蕭晨沒有理他,而是專注的看著這一切,石罐光華越來越盛,最終將附近的黑霧全部吸收了,至此蕭晨帶著珂珂快速沖向了對岸,老道士緊隨其后。
  當蕭晨收起石罐后,冥河一陣翻騰,從遠處涌來大量的黑霧,再次將這里封鎖了。
  “咿呀咿呀……”珂珂在蕭晨的旁邊,扯了扯的一角,露出驚色,正在向回觀望。
  蕭晨頓時一驚,回頭見到冥河中的景象后立刻變色。
  在那漆黑的河面上,竟多了一尊石骷髏,沒有錯,是沒有血肉的石骨架,盤坐在河面上一動不動,正在背對著他們,似乎守護著里面的一切。
  這還是蕭晨第一次見到石人王隕落后所化成的骷髏,沒有感覺到強大的神識波動,但是卻從那具石體上覺察到了無盡澎湃的恐怖戰力。
  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一具神秘莫測的石骨架阻擋住了回路,怎么看都像是裝口袋,靜等他們進來,截斷了回路,看樣子極其強大,想要回去是個不小的麻煩。
  蕭晨雙目中射出兩道精光,想要對那具骷髏出手。但是就在這一刻后方尸花之園突然傳來了隆隆之響,腳步聲非常沉重有力,有人在肆無忌憚的出手,打通了一條前進之路,向這里逼近,磅礴氣息滾滾震動而來。
  有強大的石人王尋到了此地!
  他不想與真正的石人王遇上,那樣沒有一點機會,只得帶著珂珂快速向里沖去,老道士緊隨其后。
  前方,有一塊巨大的墓碑,雖然無法與天碑相比,但是極其相似,怎么看都像是放仿制的。
  先前所看到的那道黑影早已消失不見,淡淡的黑色霧氣在繚繞,越來越顯得詭異。
  “這石碑上寫了什么?”蕭晨雖然已經修習了多種太古文字,但是那碑體上的刻文去并不識得。
  老道士看了一會兒,道:“記載了小石皇的一些輝煌功績,此外上面還有一段古怪的話語……”
  “什么話語?”
  “大意是生前論道,爭雄天下,死后論尸,墓中稱尊。”說到這里,老道士皺了皺眉頭,道:“尤其是最后四個字很特別,與前面根本不連貫。”
  “哪四個字?”
  “歡迎回家。”
  “咿呀咿呀”珂珂頓時皺了皺可愛的鼻子,非常不滿的道:“是什么家,是誰的家?”
  蕭晨心中卻是震動,這小石皇難道想將天下修士全部一網打盡不成?生前爭雄天下,死后墓中稱尊,歡迎所有強者回家……若是那個意思,簡直太可怕了!
  “吼……”后方傳來一聲長嘯,強大的石人王逼近了,來到了冥河前。
  那個盤坐在死河中的石質骷髏,竟發起了攻擊,擋住了強大的石人王。
  “砰”
  但是強大的石人王太厲害了,根本不是血肉消失的石骷髏所能夠抵抗的!一巴掌就將石骷髏扇飛了出去,墜落進冥河內。
  “吼……”這個石人王正是礪石獸,他仰天發出一聲咆哮,直震動的天崩地裂水倒流,那道冥河沸騰了起來,黑色的尸水沖上高天,形成一片詛咒之墻,擋在了那里。
  面對充滿了太古詛咒的可怕尸河,礪石獸也變得有些躊躇,不敢輕易穿行,短暫的被阻擋在了這里。
  冥河的這一邊,蕭晨心中一驚,現在唯有選擇前進了,不然的話肯定要遭遇礪石獸。
  那條冥河肯定擋不住石人王,趁著他短暫被阻河岸,唯有第一時間沖到安全地帶方可。
  蕭晨帶著珂珂飛速前進,向著大墓深處沖去,也許只有得到那面三皇鏡才有能力自保。
  不過他們卻感受到了強大的阻力,像是在河水中奔行一般,極限速速難以發揮出來。
  這是一片極其廣大的地域,無邊無際,他們穿行過一片廣闊的無人區,就在前面的地平線上突然出現數座大山,擋住了去路。
  “咿呀,好奇怪的山包包。”珂珂露出迷糊之色,因為這些高大的“山包”很規則,像是巨大的帳篷一般。
  “不是大山,是……墳墓!”老道士眸光中有點金色光華閃現。
  蕭晨也早已露出驚色,因為他也看出了,并列在一起的七座高大的山包乃是七座巨大的大墓。
  “山包包是大墓……”珂珂的嘴巴張成了“O”型,大眼瞪的溜圓。
  蕭晨他們止住步伐,停在七座如山包般的大墓前。
  小石皇皇陵墓應該只有一座才對,怎么會變成了七座墳墓,難道這里葬著的不僅僅是小石皇一人?
  事情越來越撲朔迷離,讓人感覺非常的詭異,自從進入小石皇陵墓后,蕭晨便感覺一切事情似乎都不由自主,好像被人主導著前進。
  “嗖”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橫空而過一道黑影,但速度實在太快了,連蕭晨與珂珂都沒有能夠完全感知到它的軌跡,黑影沖洗向一座大墓后方。
  “方才那是什么呀?”珂珂偏著頭問蕭晨,一副天真的樣子,但是大眼睛卻瞟向了老道士,小東西也早已覺察到了老道士對這片陵墓似乎深有了解。
  “很危險的東西,小心謹慎。”老道士神情木然,但短暫的失神后又恢復了古井無波的樣子。
  到了現在,蕭晨不僅要防備大墓中的危險,他也開始對老道士戒備了起來。
  “咿呀,小心!”珂珂驚叫,掃出一道神光,擊中了一道黑影,直接穿透而過。
  那確實是一個影子,形似彎月,狀若石兵,但眨眼間消散于無形,上面并沒有凝聚任何力量。
  “那是強大的石兵的投影,方才不過是虛影,但萬萬不可輕視。”老道士的話語剛落,惡風撲面,又是一道黑影沖擊而來。
  蕭晨點出一道神光,但是剎那間潰滅了,那道黑影突然加速,剎那來到了他的眼前。
  “轟”
  驚天劇震,浮現在蕭晨身前的神圖猛烈搖動,如此才擋住了那道彎月形的石兵影子。
  “我知道那是什么了,那是傳說中的‘月影魔刃’,是小石皇曾經使用過的一把石兵!”老道士話語嚴肅,露出凝重之態,道:“千變萬化,到處都是虛影,唯有一道真實魔刃,可斬滅蒼穹!”
  “月影魔刃”投影都有這樣強大的力量,可想而知這把石兵的真正威力。
  “咿呀……”珂珂發出驚呼。
  因為就在這時,那七座大墓前突然出現一個身穿龍袍,頭戴皇冠的高大身影,威嚴無比,他并沒有望向這里,而是龐若無人的走過。
  突兀的出現,龍行虎步,具有氣吞山河之勢,邁步走入七座大墓后方,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雖然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那股無形的威壓卻是如此的真實,異常的可怕,讓人的靈魂都感覺到恐懼,像是惟我獨尊的皇者,睥睨天下,就那樣旁若無人的遠去。
  “這……”蕭晨有些發呆,怎么會這樣?那個人漫步墳墓間,勝似閑庭信步,根本沒有理會他們。
  “砰”
  就在這時石罐突然震動,石人王傀儡沒有聽從蕭晨的召喚,自主一步邁了出來,而后向著前方那七座大墓走去。
  妖邪的事情還不止于此,蕭晨身上的古卷突然嘩啦啦作響,自動鋪展了開來,里面的五大石人王突然邁步而出,向著七座大墓走去。
  “咚”
  與此同時,蕭晨感覺身體劇震,被他壓制在神識海的異界石人王的無上大道烙印,強行沖了出來,化成朦朧身影向前走去。
  這一些突兀的變故,讓蕭晨措手不及,根本沒有來得及阻擋。
  “不要輕易出手!”老道士提醒道。
  他們向前跟去,發現那個身穿龍袍、頭戴皇冠的身影正盤坐在七座大墓后的一方青石上。
  這個時候,石人王傀儡,亂地五大石人王,異界始祖烙印,全都走到了那里,盤坐了下來。
  “生前論道,爭雄天下,死后論尸,墓中稱尊。這……”蕭晨自語,心中震撼無比。
  珂珂的小嘴早已張成了“O”型,大眼更是瞪溜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