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37 死后論尸墓中稱尊

眼前這一切讓人震撼,墓碑所刻的生前論道,事在人為,死后論尸,墓中稱尊”競然成真。
  無論是那是石人王傀儡,還是亂地五大石人王,以及異界始祖,都是隕落無盡歲月的人了,此刻自主邁步而出向前,走去,與那身穿龍袍、頭戴皇冠的人一般,盤坐在七座大墓后方的青石上。
  “咿呀……他們活了嗎?”珂珂偏著頭問蕭晨。
  蕭晨也難以說清了,因為此的的景象太邪異了,他世,不知道這些王者烙印處在何種狀態。
  老道士也很顯得很詭異,寂靜無聲,默默站在七座大墓前,凝視著那七道盤坐的身影。
  “咿呀……”珂珂想湊上前去。
  不過蕭晨卻攔住了它,道:“不要太過靠近,這些人或者說是尸,都太危險了。”
  “是絡,不要靠近,我們遠遠觀望就行了,已經算是一種奢侈的際遇了。”老道士平靜的說道。
  但是,這些王者烙印全都一動不動,猶如亙古長存的化石,沒有一點特別的舉動,跟沒有交流。
  “可是他們為什么不動,也不說什么,怎么論道談尸?”珂珂像個好奇寶寶,小東西自然知道那些王者烙印非同等閑,也想聽聽他們闡述無上大道生死奧義。
  “他們已經開始論道,要用心去聆聽。”老道中目光爍爍。
  蕭晨心中一動,摒除雜念。以神識本源探出,剎那間他似進入了洪荒太古前,來到道之源地。
  無盡虛空,浩瀚無邊,大道本源列亍眼前。無邊奧義,化成金色籍號,迸射入眼,大道鴻篇,彌漫天地,無窮奧義,無盡本源,絞成成一片宏遠的蒼穹與大地。
  他仿佛置身于亙古的蒼穹下。腳踏厚重的大地,頭頂深遠的星空,以身、以心、以神觸摸那大道印記。
  這是一種空明的狀態,這是一種悟道的體驗,這是一種**與神念的全方位升華,也許戰力并沒有顯著的提升,,但是對于今真的道路如何走,卻越發的清晰,漸漸懂得那亙古不變的前進方向。
  吝即法,行即則,蕭晨身隨心動,心隨道印而動,以手結出心語,以印凝出道形,陷入一種非常奇妙的狀態。
  “咿呀……”小獸珂珂的大眼頓時瞪固了,小東西相當的聰明,自然知道發生了什么,也敞開心扉。展現本源,聆聽大道天香。
  而那老道士也早已陷入空靈狀態,沉浸在無法言喻的大道妙理中。
  “砰”
  遙遠的天際,黑色的冥河化成烏黑光幕被打碎了,礪石獸一聲長嘯,穿過詛咒墻壁,大步來到了這片天地中。
  他凝望那石碑良久,發出一聲冷哼,頓時震動了前方的平原大地,像是的太古的兇獸露出了猙獰的爪牙。
  在這一刻,礪石獸周圍血霧彌漫,籠草蒼穹大地,他殺戮無數,慘烈氣息源于洪荒,千萬殺劫于一身,才形,成如此可怕煞氣。
  他極速前進,很快出現在七座大墓前方,就在這時一座大墓突然裂開,沖出一把彎月型魔刃,旋斬向他。
  正是那小石皇生前魯用過的那把石兵,名為月影魔刃,任誰也沒有想到大墓中葬的那是石兵!“吼……”礪石獸頭角崢嶸。長相極為兇狂,生有祖龍角,長有鱷魚尾,身覆石鱗片,兇殘而又狂暴,探出一只如魔鬼般的鋒利長爪,一把就就扯碎了蒼穹,向著那魔刃抓去。這種人物簡直就是一個蓋世魔王,沒有什么可以抵擋!“小石皇你死便死了,還故作玄虛,葬有石兵,再好不過,今天這月影魔刃便要屬于我了!”
  礪石獸兇狂無比,魔焰滔天,一爪粉碎蒼穹后,一下子就將從天外旋斬而下的月影魔刃抓到了手中。
  “鏘”
  利爪與魔刃碰撞,猶如金石交擊,震耳欲聾。
  “陵墓的一切都將易主!”礪石獸殺機畢露,滾滾血霧,撼動天地,淹沒了這片區域。
  “吼……”但是在這一刻,他發出了毖吼,月影魔刃沒有想象的那般簡單,猛烈震動,礪石獸的備爪。覆蓋的石鱗片粉碎不少,金色的血液流淌而下。
  “小石皇你很好,死后還留下這樣的烙印,這是你我跨越時空的戰斗一聲脆響,月影魔刃斬斷一截烏黑的指甲,沾染著點點金色的石人王血,沖天而去,而后一下子沒入了那裂開大墓中,就此消失不見。
  蕭晨與珂珂以及老道士都被兇狂的礪石獸從那空靈的狀態中震醒了過來,他們立時明白發生了什么。
  礪石獸那高大的石體,籠罩著滔天的兇焰,正在一步一步走來。布滿鱗片的臉上充滿了殘忍的笑容。
  “今日,我先收了你的印記,再取七座大墓中的寶藏.!”
  “你真的收的了我嗎?”就在這時,七座大墓后,那盤坐在青石上,身穿龍袍、頭戴皇冠的男子,傳出這樣無比威壓的聲音,直讓人靈魂都隨之震動。
  “好大的排場,小石皇果然名不虛傳,你這是在跨越千古與我對話嗎?”礪石獸在那里定住了身形,魔性的面容充滿了殘冷的神色。
  他一生咆哮,頓時山河失色。風卷云涌,除卻,七座大墓訃,周圍的天穹都崩碎成了混沌,礪石獸探出那只鋒利的獸爪,抓向盤坐在青石上的小石皇。
  一聲震動人靈魂,帶有無上威壓的冷哼發出,小石皇陡然甩大袖,龍袍翻動,像是顛倒了蒼穹,一下子將礪石獸壓在龍袍下。
  “蹬蹬蹬……”礪石與.連后退七大步,小石皇盤坐在青石上,藉,然不動。
  “好好好!”礪石獸連說了三個好字,道:“恨不生在太古前,與你真正一戰,這樣跨越時空的戰斗讓我很遺憾!”
  “嘿嘿嘿……”就在這時。陰森的笑聲發出,寒冷刺骨,讓人如墜冰窖。在七座大墓前,無聲無息間多了一道干枯的身訝,猶如厲鬼,正是皮包骨頭的石尸。
  “太古前,那是一個星光璀璨的年代,縱然是你礪石獸,回到那個年代也只能隕落,不可能是小石皇的對手。”
  石尸乃是古董中的古董,產生靈智以來足夠久遠了,歷經太古大劫,有資格談論往昔。
  “嗚嗚嗚……”就在這一刻,尖厲的劍鳴響徹天地,一把黃金色的石劍立劈而下,斬向身穿龍袍、盤坐在青石上威嚴男子。
  而那里一指彈出,頓時崩飛了黃金圣劍,皇者氣息頓時激蕩澎湃而出。剎那壓迫向在場所有人的靈魂,有氣吞山河之勢!.懸空老祖提著圣劍倒飛了出去,落地后沉聲道:“小石皇名動千古,威震天下,果然了得!”方才,那是跨越千古的對決,讓他心中凜“嘿嘿嘿……”石尸發出陰冷的笑聲,道:“奈何早已隕落,留有烙印又如何,難道可以擋得住我們嗎?先去大墓中的寶藏.,再來奪你烙印!”說罷,他向著一座大墓沖去。
  “轟隆”
  一座大墓自動裂開,一把皇者石劍飛出,大巧若拙,簡單而又直接的劈下,氣勢沉重如百萬大山同時壓落。
  “砰”
  簡單而直接的與石尸碰撞在了一起,石尸身體劇震,手掌上有一道可怖的劍痕,汩汩金色的血液流淌而出。
  “好好好,太古前我躲著你,億萬年后,你跨越時空的一劍,依然讓我受了傷……”石尸面部猙獰。
  那把皇者石劍;光芒一閃,飛回了大墓,裂縫隆隆閉合。
  至此,眾人都已經明白,每一大墓中都埋葬著一把強大的石兵。這些石兵有些是小石皇親自祭煉成的,為他生前的兵器,有的則是他的戰利品,沒有一把凡物,可以說石人王都要無比心動。
  “你昔日縱然再強橫又如何,莫若你已隕落,縱然真身降臨,在數位石人王面前,也只能飲恨收場!”
  石尸號召礪石獸與懸空老祖拆了七鑾大墓,聯手煉化小石皇的精神7,“隆隆隆”
  七座大墓同時裂開,七顆黑色的大星升騰而起,讓人感覺到了無盡的恐懼,這是小石皇左手心中與生俱來的七顆魔星!“好好好……這才是最讓我心動的根本所在,我要摘得它們!”礪石獸兇焰滔天。
  “是嗎,你們真的可以摘走嗎?”盤坐在青石上的小石皇,其頭戴的皇冠上突然飛出一面光滑圓潤的鏡子,晶瑩剔透,爍爍放光。
  七顆魔星在這一刻剎那飛至,環繞在古鏡的周圍,共同懸在小石皇的頭頂上空。
  石尸、礪石獸、懸空老祖,頓時變色,他們可以面對小石皇那跨越千古的偉力,但是當面對這面古鏡時卻不那么從容了,仿佛與小石皇的真身相對一般。
  “生前,論道,死后論尸。你們若能讓我心服,陵墓中的一切至寶任爾等取奪,包括三皇鏡。”小石皇靜如磐石,一動不動的盤坐在那“你到底是人是鬼?”石尸最是多疑,露出凝重之色。
  “生前論道,爭雄天下。死后論尸,墓中稱尊,是人是鬼,由你評定。
  “好,恨不生在太古時。今日正好了卻一樁心愿。”礪石獸大步向前走去,旁坐了大青石上。直到這時,他才發現旁邊還有七道尸影。
  石尸與懸空老祖皺了皺眉頭,最終也向前走去,兩人看到七道尸影后頓時一驚。
  “亂地蓋世五王?!”
  不遠處,蕭晨非常驚訝。礪石獸、晷空老祖、石尸方才似乎根本沒有看到七道身影一般。直到這時才有所覺察,可想而知這七座大墓間有多么的古怪。
  且,那三大王者似乎也沒有看到蕭晨幾人,無視這邊。
  “既然來了,就都出來吧,我等談尸論道,對你們將有莫大的好處。”小石皇l突然這樣開口。
  就在不遠處,一名石人王走出,盤坐在地。
  隨后,逆天戰者單駿還有一名三眼石人王聯袂走了過來。
  很快,異界始祖陸戰也顯化而出,一步一步向前走來,他的出現多少讓其他幾人一驚,對這尊活化石心存忌憚。沒有人上來就強搶三皇鏡,誰都知道這天下第三石兵的可怕,有七顆魔星在此推動運轉古鏡的力量,比不小石皇復生差多少。
  “太古前上別,億萬年匆匆而過。
  ”陸戰凝望小石皇。道:“今日不為戰而來,希望你莫要失
  “一言九鼎。”小石皇僅僅吐出這四個字,氣勢壓人,縱然面對七王七尸,亦從容不迫,威凌天下。
  蕭晨心中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小石皇太強勢了。
  眼下,引來七大王者論道,喚出七大尸影論尸,這樣的場面太震撼了。
  這是跨越千古的對話。這等人物若是還在世上,真的難以想象他有多么的強大。
  隨之,蕭晨心中凜然。小石皇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難道真的只是“生前論道,爭雄天下。死后論尸,墓中稱尊”?這不太可能!“道是什么?”小石皇最先出言。
  “道為法,道為則。有形可循,有跡和捉,掌法控則……”有人出言。
  但是另有人持完全不同道意,言道:“道無形,不可桅摸,把握不住,漸行漸遠,遠而生反。反而歸一,一化無形,遠遁而去,周而復始,這便是道。”
  “道為本源,演化萬物天地。源之盡頭,可為一粒沙,一根草,一片花,萬物皆為道,你我皆為道。”
  “道無形,道無根。道無本,無源無根無本,道韻自然,何需嘆道,何需談道,你我他不是道而是道……
  蕭晨將于祖神境界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究竟是走石人路,還是走無上祖神的道路,他道現在還沒有完全的真正確定下來,正處在十字交叉路口。
  此刻,聽到大道闡述,他頓時心中一動。
  接著,眾人開始細敏了起來,他立時開始用心聆聽。
  種種玄奧之音,猶如天籟,在蒼穹下回蕩,各種妙理,醍醐灌頂,頓時讓他沉醉,而后又漸漸迷失。
  這簡直是一場無法想象的機遇,在這一刻無論是蕭晨老道士。都陷入到了一種空靈狀態,沉浸在無法言喻的大道妙理中。
  就連小東西珂珂,那原本清澈而單純的大眼,也變得深邃了起j,小東西如癡如醉,身體不時流轉出玄光,更是以體明心,結出種種神印。
  唯有放開心神,敞開神識本源,方能聆聽到這些天地妙理,在這七座大墓上方,瑞彩千條。漫天垂落,圣潔神光,普照十方。
  朵朵祥瑞蓮花在空中綻放,汩汩大道神泉,自地下涌上,這里落英繽紛,虹彩無盡,一派祥和寧靜。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