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640 威壓洪荒

強大的小石皇,在這一刻他是永恒的唯一,威壓日月,震懾諸天!
  他雖然一動不動,但是卻有氣吞山河之勢,睥睨天下之姿,壓迫的七大石人王者全部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震古爍今,誰人能敵?這便是他此刻的真實寫照!
  只是,就在這會當凌絕頂、俯視諸天萬界的時刻,小石皇的額頭突然出現一道裂紋,一縷觸目驚心的鮮血緩緩流淌而下。
  接著是全身各處,出現一道道血痕,點點血跡像是密集的蛛網,遍布他的全身。
  驚人的變故發生了!
  完美無缺的小石皇,他像是精致的瓷器遭受了猛烈的撞擊一般,通體縱橫交叉出一道道裂紋,他那蓋世無雙的的軀體在龜裂!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沖上絕巔境界的小石皇竟然在流血,形體在崩潰……七大王者全部低著頭顱,一動不敢動,縱然感知到了小石皇在走向毀滅,但是他們依然不敢輕舉妄動。
  此時此刻,無疑是最為危險的,他可以輕易的毀滅任何人!
  “如此啊如此……”
  小石皇亂發飛揚,仰望蒼穹,眸子深邃無比,他似乎在與冥冥中的某個人對話。
  雖然他的軀體在龜裂,蛛網般的裂痕越來越多,但是他的氣勢越發的強盛了,如瀚海在起伏,鋪天蓋地的氣息席卷了整片洪荒大地!
  七大石人王者搖搖欲墜,他們如怒海中的扁舟,隨時有可能被滔天的駭浪打沉,心中充滿了恐懼。
  小石皇傲視千古,震懾諸天,實乃蓋世皇主,真正做到了無敵天下,但是卻難以長久的存在下去了。
  “砰”
  他胸膛崩出一個恐怖的血洞,一股精血噴涌而出,一下子就將墓中世界洞穿了。
  小石皇沉默無語,偉岸身軀寂靜不動,猶如山岳,過了很久才緩緩伸出一只手,將那迸濺出的精血收起,一道道血光充滿了夢幻的色彩,在他的掌指間緩緩流轉,妖異的鮮血,凄艷的紅,充滿了無以倫比的強大力量。
  “一滴精血,可毀滅一個世界,但是何用……”
  聽到他這樣說,所有人都感覺毛骨悚然,七大石人王更加的不敢妄動了,如化石般凝立在那里。
  一滴精血可毀滅一個世界,此刻的小石皇若是發狂,豈不是可以將諸天萬界拆掉?!
  “日中則移,月滿則虧,天地有缺……”小石皇話語平靜,他立身在中央大地上,無視七大石人王,眸子中是無盡的枯寂。
  墓中世界在灰飛煙滅,浩瀚洪荒天界,出現在眾人的視野間。
  古地一片荒涼,十萬里地域生機皆無,小時皇陵中的萬界節點消失了,只有七座大墓與那墓碑保留了下來。
  小石皇眺望洪荒大地,眸子中充滿了留戀,而后在這一刻,他的話語震動諸天,傳遍萬界,讓所有人強者都心生懼意。
  “有人想與我一戰嗎?”
  平淡的話語,波瀾不驚的語氣,既不鏗鏘,也不高昂,但是卻讓所有人心中冒涼氣。
  “沒有人嗎?登臨絕巔,想要試手卻不能……”
  這樣的話語,更加讓人感覺毛骨悚然,尤其是現場的七大石人王,神經繃緊到了極點。
  誰與攖鋒?
  小石皇想要尋一個敵手,卻不可能了,沒有人會來送死,在他所屹立的諸天萬界間,他難以尋到對手了。
  “誰與我一戰?”
  諸天萬界寂靜,沒有人敢應聲。
  修煉到這樣的境界,遍問天下,無人應答,這本是傲視千古的榮耀,但是小石皇卻充滿了落寞,最后的心愿也無法達成了。
  “貫古通今!”
  就在這一刻,小石皇突然大喝出這樣四個字。
  驀地,七大王者遍體生寒,因為周圍的環境大變樣,恍惚間他們回到了太古前,周圍影影綽綽,立著一條條高大偉岸的身影。
  無論是蕭晨還是珂珂,亦或是這七大王者,全部心生寒氣,周圍那強大的壓力讓他們有窒息的感覺。
  看不真切,看不明白,周圍的一切非常模糊,仿佛是戰場,又像是荒涼大戈壁。
  幾道雄偉的身影,向著小石皇出手了!
  “砰”
  就在這一刻,驚天動地的戰意崩碎了一方大世界,似真似幻,像是在諸天萬界間穿行。
  “咚”
  直到最后,小石皇身體劇震,周圍那恍惚的古景才全部消失,眾人從那疑似太古的天地中回到了現實。
  讓人感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小石皇的額骨上出現一個清晰醒目的指洞。
  “太古前的大能,沒有讓我失望……”
  僅僅這一句話,就讓眾人心中一片冰冷,很顯然他們方才不是錯覺。
  貫古通今!
  方才小石皇以無上大法,去那太古前與人進行了一場戰斗,是同級別的戰斗!
  “轟”
  又是一聲劇震,蕭晨感覺周圍又模糊了,七大王者心中再次升起寒意。
  無法想象的殺意,充斥在每一個角落,極限戰意崩碎了一切,小石皇又與人發生了戰斗。
  “咚”
  如夢似幻的場景,再一次如漣漪般消退,眾人震驚的發現,他們又回歸了。
  小石皇的太陽穴被洞穿了,鮮血汩汩而流,但是他卻沒有沮喪,反而露出了一絲解脫的神色。
  “未來的巔峰強者,也沒有讓我失望……”
  這一次,眾人比方才還要感覺震撼,太古前有大能可與沖上巔峰的小石皇爭鋒并不多么讓人懷疑,畢竟那是一個群星璀璨的年代,但是未來卻也有人可與現在的小石皇一決高下,這個意義便大不相同了!
  會是誰?
  會是哪個人,如今他出世了嗎,是天界哪一個巨頭,亦或就是現場中的某個王者?!
  “在這條道路上,我不是孤獨的……”小石皇露出了解脫的神色,道:“太古前,有傳說中的大能可以擋我,無盡歲月后,亦有新生的巔峰強者可以力敵我,有人與我站在了同樣的高度。”
  在場的七大王者,皆非常的震撼。
  “可惜,他們也與我一般,注定不能長久,結局與我一樣。”說到這里,小石皇多少有些遺憾,道:“有這兩人阻擋,我不能沖向更遠的太古與未來,不知道還有幾人達到這樣的境界,或者……”
  說到這里,他不再出聲了,而是運足目力,望向亙古。
  可惜,“砰”的一聲,時空潰滅,他望不到盡頭。同一時間,在他頭上緩緩旋轉的三皇鏡,跌落了下來,小石皇接在手中摩挲,自語道:“你的主人,達到了何等的境界?”
  七大石人王者自然知道他是在說三皇鏡太古前的真正主人,亦是那最初始煉化出石鏡的人。
  “極盡升華,我身遠去……”小石皇突然發出這樣一聲大吼,傳遍了諸天萬界,所有石人王者全部心神震動。
  一片光華籠罩了小石皇,他想撕裂開一片朦朧的空間,但最終卻無力的垂下了雙手,充滿了遺憾。
  “萬物有缺,極盛則衰。日中則移,月滿則虧。大道有垢,無暇必毀。”
  小石皇眺望洪荒大地,往事一幕幕,在他眼前浮現而過,崢嶸歲月一去不復返。
  他的一生充滿了榮耀,達到了人之極致,震古爍今,注定將永刻諸天萬界修煉史中,將成為一面不可超越的豐碑。
  為了追求更高遠的境界,他才走上了這樣一條不歸路,結果如何并不重要,最后的剎那,他眸光流轉億萬年,定格在那初始的童年。
  一只粗糙的大手拉著幼小的他一起在草原上牧羊,但那時的他卻在仰望蒼穹,注視展翅的雄鷹,心早已遠去,沒有注意到身邊的關切與慈愛。
  從此,他如那雄鷹般展翅而去,最終沖霄而起。
  但是到頭來,他又回到了原點,直至最后這一刻,他望穿今古,再次看到了那只粗糙的大手,還有那分關切與慈愛,在這一刻小石皇竟有熱淚淌出。
  沒有人明白他此時的心緒,七大石人王不解,蕭晨亦是不解。
  “當”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三皇鏡跌落在地。
  小石皇生機絕滅,他的臉上帶著淚痕,但卻凝固著一縷笑容,不是遺憾,而是真正的解脫與明悟的欣慰。
  眾人從他那暗淡下去的眸子中,模糊的看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拉著一個幼小的身影漸漸遠去。
  這是一代蓋世皇主留下的最后畫面,是其回顧一生后的最終場景,所有人感受都各不同相,蕭晨極力將這一幕烙印在心海中,他隱約間抓到了什么。
  就在這一刻,小石皇身上那讓石人王都感覺毛骨悚然的可怕神力飛快衰退,不斷的流逝。
  猶如生機勃勃的綠洲在枯寂,變成了死氣沉沉的不毛之地。
  但是他的偉岸之軀,卻依然昂然而立,像是一座豐碑一般矗立在那里。
  “死了,終于隕落了!”直至很久以后,石尸才瘋狂的大笑起來,道:“縱然你冠古絕今又如何,到頭來終究不過是一掊黃土,縱然你打遍諸天萬界無敵手又如何,到頭來還是隕落了……”
  石尸大步上前,他不僅想爭奪那面三皇鏡,還想撕毀小石皇的遺體,以泄心頭之恨。
  但是,他探出的那只大手還沒有觸碰到小石皇的軀體,他便如避蛇蝎一般怪叫了一聲,身體顫抖著倒翻了出去。
  沒有任何能量波動,石尸不過是看到小石皇那暗淡的眸子中那只粗糙的大手還有那幼小的身影還沒有完全消失而已,就自己驚退了回來。
  縱死亦可驚退石人王,小石皇這種威勢,足以傲視千古,所有人都神色極其復雜。
  小石皇所所留下的有形的與無形的東西太多、太珍貴了,一場大戰已經不可避免,沒有人會放棄這樣一筆驚天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