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641 皇殞

短暫的剎那,永恒的瞬間!
  小石皇如暴風烈電中的雄鷹,展翅沖霄,雖死卻光芒萬丈,展現出了鷹擊長空的無畏,在最后他極盡升華。
  沒有人會懷疑,他驚才絕艷、傲視千古的一生。剎那的光芒,照亮了萬古諸天,成為一面永恒的豐碑,屹立在世間!
  縱然是石人王者心有敵意,但也都被懾服,自嘆不如,所有人都神色復雜無比。
  十萬里古地一片蒼茫,一條大河滾滾東逝去,百十座大山崩塌地上,血色紅日西墜,幾株枯草頑強扎根石縫間。
  “呱”、“呱”、“呱”……烏鴉映血日而喪鳴,回蕩在亂石地間。
  太古災星拍打著雙翅,盤旋在血色的天空下,并沒有任何興奮,反而帶著一絲沉重傷感,以喪音哀悼一代皇主的落幕。
  老頭骨也來到七座破碎的大墓間,飛到那昂然而立的偉岸身軀前,長嘆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
  石尸目露兇光,干枯的石爪幾次想要撕裂而出,但是最終又忍住了,因為老頭骨并沒有去觸碰三皇鏡,只是在憑吊小石皇。
  其他幾大石人王沒有出手,石尸也不想單獨樹敵,這一萬年來他已經很虛弱了。
  “昔日,我勸你不要執著,得天地大道四十九即可,任那一遠遁而去。你卻說,身為一始,散道四十九,勇往直前,終要相合。”老頭骨大哭了三聲,而后長嘆道:“鷹擊長空,展翅凌云,扶搖直上九萬里,你達成了愿望……”
  就在這一刻,小石皇的的軀體突然化成了飛灰,隨風飄散了開來,旁邊的七大王者全部大吃一驚,方才石尸的威勢都無法撼動小石皇半分,反被逼得倒翻出去。
  而此際,他卻自行灰飛煙滅了,實在讓人感覺有些驚愕。小石皇左手心那與生俱來的七顆魔星墜落而下,快速沒入了七座大墓中。
  身死后,無上皇體只留下天生的七顆魔星,歸還上天,再無他物。
  隨后,恍惚間,眾人看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拉著一個幼小的身影極速虛淡而去,消失在血色的夕陽下。
  “砰”
  就在這時,陸戰第一個出手了!
  出乎所有人的預料,他并不是抓向那名震千古的三皇鏡,而是身化長虹,攔阻在夕陽下的天邊,抓向虛空,向著那粗糙的大手與幼小的虛影籠罩而去。
  與此同時,石烏鴉也做出了同樣的反應,喪鳴不斷,拍打雙翅,來到了天邊。
  “轟”
  陸戰與石烏鴉,直接對轟了一記,頓時讓洪荒大地一陣猛烈搖顫。
  接著逆天戰者單駿,也是沖天而起,殺向天邊。
  石烏鴉與礪石獸怒吼一聲,不甘落后,沖天而起,魔云滾滾,徹底沸騰,席卷向天際。
  懸空老祖冷笑,道:“你們卻爭那無形的東西吧,我很現實,不求己身天下第一,只要三皇鏡在手,其他何足道哉……”
  與他有同樣打算的還有那三眼石人王一記另一名王者,同時撲向三皇鏡,至于大墓中的其他戰寶,眼下他們根本不顧上了。
  老頭骨剎那遁向一旁,似不想爭奪那三皇鏡,以免惹禍上身。
  至于蕭晨也快速行動了起來,拉著珂珂在這片古地中縱橫馳騁,連續在七座大墓間進出,他沒有搜刮其他戰寶,而只是在感應天碑的氣息。
  第九面天碑在哪里?
  這是他目前最先得到的,進出七座大墓數十次,將周圍方圓數百里都掃視遍了,但是蕭晨卻一無所獲。
  “在哪里,為何感應不到?沒有它的氣息!”
  蕭晨化成流光,在這方天地中盤旋,神識掃過每一寸土地,但是卻依然一無所獲。
  而這個時候,天邊的戰斗都已經到了白熱化,石烏鴉、陸戰、單駿、石尸、礪石獸直打的荒山崩碎,古脈崩塌,大地沉陷,天上的紅日接連被打落下三顆,在虛空中染成灰燼。
  高聳入云的太古石山崩塌一片片,七座大墓中的太陽星直升而起,震碎最后的幾顆紅日,真正的不滅太陽星懸在天邊,一些鳳凰神鳥脫困,飛出長鳴。
  在這一刻,洪荒天界震動,即便是尋常的生靈也在仰天觀望,消失一萬年的太陽星終于回歸了,結束了九日懸空的局面。
  “嘩啦啦”
  蕭晨將展開古卷,隨風而揚,如一道大河般橫在天空中,亂地蓋世五王瞬間回歸,沒入山河壯麗的畫卷中。
  緊接著是那異界無上大道烙印,被蕭晨強行拘禁了回來,鎮壓在那座王者神城中,經歷過這萬載歲月后,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他不想直接以神識海壓制這道烙印了。
  最后是石人王傀儡,化成一道光華,沒入神秘石罐上,成為了一幅人形刻圖。
  “天碑到底在哪里?”
  蕭晨長嘆,他很想得到第九面天碑,但是現在卻沒有一點線索。
  “咿呀……”珂珂大眼斜瞟,撲閃撲閃的盯不遠處的懸空老祖三人,小聲嘀咕道:“我也想要那面鏡子……”
  蕭晨何曾不想,但是那里有三大石人王在爭搶,他縱然加入進去,恐怕也奪不到。
  “等待機會……到時出手搶奪!”
  這一萬年來,蕭晨走經超越祖神九重天的巔峰,走出了自己獨特的道路,雖然不可能這么快蛻變成無敵的石人王,但實力卻也大幅提升了,不至于上去就被人擊殺。
  “咿呀……”珂珂撅嘴嘟囔道:“那我們把其他東西都收走!”
  小東西非常干脆,拉著蕭晨開始在七座大墓中進進出出,連連破除禁制,收集小石皇留下的器物。
  不管是座椅,還是香爐,亦或是石床,只要是能看到的,全部被小東西收進了失樂園中。
  這里絕對沒有半件廢品,比如說那看似普通的石床,便是神玉之髓磨刻而成,外表平凡,內蘊玉心,是修煉者夢寐以求的至寶,盤坐在上面修煉可事半功倍。
  還有那座椅看似尋常,但也絕非凡物,乃是五行中的木行精之氣化成的神木之王祖根刻成,對于修士來說是難得的瑰寶。
  “這是什么?”小東西珂珂在一座大墓中發現十幾株普通情草,但卻被培育在一米見方的石器皿中,這種器皿晶瑩剔透,一看就是寶物,但青草實在平凡了一些。
  珂珂滿不在乎的揪下一株,聞了聞,而后咬了一口,結果苦起了小臉,嘟囔道:“咬不動,好苦!”
  “不能這樣貪吃……”蕭晨笑著敲了它一下,他也是忙得不亦樂,見什么搬什么,不斷向著失樂園中拋去。
  “那是回命草,乃是以石人王精血培育而成,只要不是道韻崩碎,多么重的傷,敷上它的汁液后,都能恢復過來,可重塑**,穩固靈魂。”
  老頭骨不知道何時也潛入到了這座大墓中,眼洞中賊光四射,很顯然也在尋找著什么。
  “咿呀……”珂珂聞聽此言,頓時大眼一亮,展開了令人發指的行動,挖地三尺,不管有用的還是沒用的,全都一股腦收進失樂園內。
  它徹底明白了,這里沒有凡物,什么東西都大有來頭,現在它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搬光一切。
  連很多沒有來得及破開的太古禁制,都隨著殘破的大陣同時轉移進神園,徹徹底底的大洗劫,幸虧所有殺陣都不能完全的運轉了,不然肯定有滅頂之災。
  失樂園中,一干人也都從修煉狀態中醒轉了過來,見到很多日常之物從天而降,很是不解,不知道珂珂為何收集這些東西。
  只是當殺破狼拿起一只香爐,隨意掂量時,不小心砰出的一串火星將他燒了半死,眾人才駭然,吃驚的發現所有器物都非凡品。
  但是,有些禁制終究不是可以在短時間內破掉的,蕭晨與珂珂亦沒有辦法真正搬掉所有神物。
  “七把石兵分別在哪里?”尋不到天碑,也很難奪得三皇鏡,蕭晨想要得到七大石兵。
  事實上,他已經得到了兩把恐怖的石兵,小石皇曾將一把圣劍以及一面石印送給了亂地蓋世五王當中的兩人,如今五王重歸古卷中后,蕭晨明顯感覺到了這宗戰寶又強大了很多!
  這讓他很心馳神動,古卷可成長,這讓人非常期待,若是五王每人手中都持有一把強大的石兵,那種威力將不可想象!
  他甚至在想,以天碑代替古卷中的大山,以王者神城替代古卷中的亭臺……若是那樣的話,集中所有的圣物的古卷不知道會強大到何種程度,能否一揮之下打的石人王吐血飛遁呢?
  只是目前他還只能想想而已,還沒有那種恐怖的力量將各種圣物祭煉進去。
  月影魔刃已經被陸戰所得,蕭晨正在尋找另外四把小石皇曾用過的強大石兵。
  “咿呀,還有那七個小星星。”珂珂這樣提醒蕭晨,它的大眼也泛出了小星星,看得出它非常想得到。也唯有小東西將七顆恐怖的魔星叫做小星星。
  “我老人家也在尋找,奇怪,怎么沒有七顆魔星的半絲氣息,難道真的歸還給上天了不成?”老頭骨也在周圍晃晃悠悠,神出鬼沒,但是卻沒有絲毫收獲,他什么也沒有得到。
  就在這時,天邊的大戰結束了,爭到后來五大王者才發現,根本不是他們所想象的那般,那不是小石皇的無上大道烙印。
  那雖然是小石皇自認為最珍貴的東西,但是在五大石人王眼中,卻沒有任何價值。
  萬古皇者,小石皇所留下的最后畫面,在五大王者爭奪的戰斗中終于徹底的潰散了,那只粗糙的大手與那幼小的身影,飄散在十萬里古地中。
  本是死氣沉沉的古地,剎那間生機勃勃,荒涼的古戰場重新煥發出了生機,以眾人可以看到的速度,生長出無盡的植被,郁郁蔥蔥一片。
  陸戰、石尸、單駿、礪石獸、太古災星全都在第一時間沖回,向著那三皇鏡抓去,在這一刻大戰更加慘厲了!
  八大石人王爭奪天下第三石兵,沒有人讓步,全都舍生忘死,同時他們聯手封閉了十萬里古地,外界縱有強大的石人王窺視,也難以突破進來。
  這里有形的、無形的珍貴寶藏都將屬于他們,不容別人染指。
  真正的大戰才剛剛開始!
  三皇鏡在懸在中央虛空,緩緩旋轉,所有人都想抓到手中,但每到這時都會遭受著其他人的攻擊。
  “刷”
  陸戰剛一伸手,便遭受了瘋狂的攻擊,礪石獸更是一爪險些將其手臂撕掉下來,任何人都無法承受七位王者聯手一擊,陸戰倒退而去。
  石尸想要以蓋世神通強行拘禁,但是他躲在外圍剛剛一出手,便被其他王者識破,七道神光掃來,石尸險些形體碎裂,金色血液點點點,他倒翻而去。
  ……短暫的僵持后,眾人瘋狂,展開了驚天動地的大戰。
  陸戰魔吞日月,傲世而行,魔體放大到千百倍,巨大的魔掌橫掃而出,將攻向他的礪石獸拍翻了出去,石人血長流,礪石獸大吼,震動河山,周圍的數千里地域崩潰,太古大山如海嘯般崩塌……“陸戰你這老不死的為何盯上我不放?”礪石獸大怒。
  “我這人很記仇,你是第一個阻擋我奪取三皇鏡的人,準備隕落吧……”
  “想殺我,你以為你是小石皇嗎?”礪石獸大怒,向前沖去。
  撼天動地的大戰爆發,石人王自創的世界崩潰了又重組,他們雙方的世界數次重新開天辟地,混沌迷蒙,慘烈到極點。
  “砰”
  陸戰一把揪住了礪石獸的頭上的一根龍角,用力扭動,喀嚓一聲脆響,鋒利的石質龍角崩斷,礪石獸一聲大吼,滿頭鮮血飛濺,洞穿出一個個可怕的星宇蟲洞。
  “哧”
  礪石獸一把亦將陸戰的肩頭險些卸掉,抓下一把石人肉,猶如巖石,堅硬無比,帶著大片的金色血液,被他以利爪送到口中,嘎嘣嘎嘣作響,吞食了下去,嘴角掛滿石人血,樣子猙獰無比。
  周圍,所有人都在拼命大戰,不時有人抓向三皇鏡,但是沒有一個得手。
  石烏鴉與三眼石人王戰的也很慘烈,兩人全都鮮血淋漓,石人精染遍全身。
  活化石級的石烏鴉畢竟與陸戰一般,成名太古前,如今身體復原后強勢無比,砰的一聲巨響,神光千萬道,他整個人化成了一輪黑太陽,一對利爪撕裂了三眼石人王創造出的星宇大世界,整片璀璨星空徹底覆滅,化成飛灰。
  “啊……”一聲凄厲慘叫,三眼石人王額骨上的豎眼被太古災星啄了下來,樣子恐怖無比,鮮血染面。
  “當”
  他分力還擊,將石烏鴉一只翅膀險些撕下來,大片石羽被拔下,石人精血橫流。
  “咚”
  逆天戰者單駿與懸空老祖也在惡戰,單駿一把撕裂三重光幕將懸空老祖的半張臉拍的粉碎,將其大道烙印險些拘禁出來。
  “哧”
  懸空老祖還以顏色,黃金圣劍帶著無上神則秩序,刺穿了天地,將單駿的右胸穿透,石人骨崩斷數根,金色的血液淌落一地。
  這是一場極其慘烈的大戰,石人王爭鋒,看似簡單,但每一個動作都蘊含了天地至理,揮動著無上秩序神則的力量,動作是表象,道韻法則的對拼是本質。
  這里的每一存空間,都充斥著無以倫比的恐怖力量,若不是七座大墓中還留有很多殘陣,這里的戰斗肯定早已擴散而出,席卷洪荒大地。
  石尸與那無名石人王退出中央風暴,分別潛入七座大墓中,想要搜尋七顆魔星,不是他們不想爭奪那三皇鏡,而是這兩人都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暫時退避了下來。
  “小子這次你死定了!”石尸將蕭晨與珂珂堵在了一座大墓中。
  在如此近的距離內,縱然有盤古石令在身,也無法完全隱匿掉氣息。
  “咿呀,臭石頭!”珂珂被突然出現的石尸嚇了一大跳,小獸爪一抖,嘟囔道:“珂珂奧義之————小碗扣天下!”
  一只九彩玉碗滴溜溜旋轉著,快速放大,扣在了石尸的頭上,看起來很滑稽,那個玉碗實在太小了,對于珂珂來說是小碗,但對于成人來說不過像個小酒盅而已。
  但就是這樣一個小酒盅扣在石尸的頭上后,還是發揮了作用,快速放大,真的將其倒扣在了里面。
  “吼……”
  石尸冷酷無情的一聲咆哮,尸體快速放大,魔吞日月,大如山岳,九彩玉碗頓時像個小帽子一般滑稽的扣在了他的頭頂上。
  他猛的張開了巨口,用力一吸,珂珂咿呀的驚叫了一聲,頓時沒入了進去了。
  “你敢……”蕭晨震怒,快速出手,神圖與身相合,抖動古卷就沖了上去,里面的亂地蓋世五王當中有三人持有石兵,一把長大的石矛,一把古樸的圣劍,一面碩大的石印同時擊向石尸。
  “砰砰砰”
  石尸被抖動的古卷打的一個趔趄,又被三大石兵擊中,頓時石人血飛濺,但是卻根本沒有致命傷痕。
  “吼……”
  一聲大吼,他露出殘忍的笑容,軀體更大了,吞吐日月星辰,而后一口將蕭晨也吞了進去。
  “神圖、古卷都是至寶,得不到三皇鏡也不要緊,身與幾宗圣物相合,煉化你們,也不枉來此一遭!”石尸瘋狂大笑。
  蕭晨被吞進去后,很快發下了苦苦支撐的珂珂,還好小東西還沒有被煉化掉呢。
  “好臭的臭石頭!”珂珂生氣的嘀咕著。
  “不用擔心!”蕭晨并沒有感覺到恐懼,以各種戰寶護體,而后將那面真正的天碑抱了出來,自語道:“我就不信你可以煉化它,我要撐爆你!”
  有人對我說,寫過了兩個十萬年,早已超出三萬年之約。我聽后愕然,因為起點正版沒有任何錯誤,我寫的是萬載,而非十萬年。后來知道了原因,原來是看盜鏈的人看到了十萬年,好幾個人來告訴我寫錯了,很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