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42 王戰

石尸的強大那是毋庸置疑的,它是目前天界活的最久遠的石人王之一,此刻魔相高大逾億萬丈,頭頂蒼穹,腳踏大地,吞吐日月星辰,滾滾魔云在七竅中出入,像是一道道冥河在洶涌奔騰一般。
  “我就不信你能煉化這天碑!”蕭晨暗暗發狠,懷抱高不足一米高的天碑,開始運轉神力,向著天碑中的灌輸而去。
  “咿呀……”小東西珂珂也伸出一對雪白的小爪,抵在蕭晨的背后相助他,合力祭神碑,準備展開驚天動地的一擊。
  石尸以蓋世魔身演化神則秩序,盡展無窮尸道魔韻,想要強行煉化神圖與古卷,與己身合一,成就萬古不朽圣尸天道。
  就在這時天碑暴漲,快速放大,透發出一股讓人顫栗的威壓,像是一尊可歿滅世界的蠻獸從沉睡中被人喚醒了。
  石尸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不妙,瘋狂凝聚石人王者的本源之力,噴吐星月星辰,大片的星云自體內沖出,想將蕭晨他們一同帶出。
  但是,天碑暴漲起來后已經沉重如山似岳,可饋壓世界,盡管他腹中風起云涌,星辰亂顥,但是依然難以撼動天碲。
  吼……”石尸大吼,他連神圖與古卷鵠主意都敢打,自有過人的實力,開始不顧一切的催動王者戰力,要進行終極煉化,但是天峰暴漲,無可阻擋,在他體內直沖而起!
  “不可能!”石尸震驚,有一股罵娘的沖動,大叫道:“不是天痕,是真正的天碑,怎么可能在我腹中?!”
  早年便與蕭晨有過恩怨,知道他掌有天痕,但是石尸無論如何也不相信,蕭晨將真正的天碑都抱在了懷中。
  在這一刻,他如邵凡人活吞了百斤重石一般,臉色蒼白,氣喘如牛,簡直要發瘋了!
  “這他媽的不是真的……”石尸憤怒咆哮,本是石質的臉頰竟然發一聲巨大的顫音自石尸腹中發出,天碑搖顫,暴漲到了蕭晨所能催動的極限高度,早已頂破石尸的石冒心腸,快從嗓子眼冒出來了。
  石尸發狂,滿頭石發都倒數了起來,老臉由綠轉青,最后發黑,他目露兇光,大叫了一聲,邁龐大的身軀一步就來到了古地中央,處在諸位石人王大戰的包圍圉中。
  這個老尸完全是豁出去了,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這是他此刻的惡意心態,龐大的軀體處在眾人中央,而后砰然龜裂。
  “找死!”
  “狂奎!”
  周圍的幾大石人王,見石尸藐視他們這么多人,一起出手向前拍去。
  但是緊接著他們發現不對頭了,石尸五官猙獰,闊口不由自主張開,滿嘴牙齒脫落了下來,石嘴也在快速的崩裂,而脖子更是腫大的駭人!
  轟然一聲巨響,石尸那龐大如山的石體發出億萬丈光芒,在這一瞬間爆裂了開來。磅礴能量鋪天蓋地,直將這方地域中殘余的太古殺陣都沖擊的潰散了,一股滔天的能量頓時打穿虛空,出現無數可怕的蟲洞,沖向很多未知大世:界。
  縱然石人王萬古不滅,這一刻眾人也不得不變色,都有破口大罵的沖動,這石尸也太狠了,沖至眾人中央自爆,兇狂到了極點,不光對別人狠,對自己都這么殘忍,想重創所有人嗎?!
  不過剎那間他們明白發生了什么,一面巨大的天碑從那碎裂的石尸體內墜落了出來,像是一面大山般砸的大地崩裂,蒼穹搖動。
  所有人都有一個念頭,石尸瘋了,竟將一面碑吞了下去,這簡直毫無道理!傳說,小石皇陵中埋有一面天碑,威能不可揣測,所有人都認為石尸遭遇了這面天碑。
  蕭晨身披古卷,且與神圖相合,又以王者神城草體,如此才擋住了猛烈的能量浪濤,帶著珂珂極速飛遁了出去。
  “哪里走!”陸戰在第一時間發現了他,一只巨大的魔爪探了過來,將石尸爆裂后其體內沖出無盡星辰全部拍碎,劈殺向蕭晨與珂珂。
  “快奪三皇鏡!”蕭晨大喝,仿佛在對暗中的人說話,如此做完全聞聽此言,罔-圍的石人王全部向三皇鏡沖去,方才這面石鏡被狂暴的能量沖擊向了遠方,并無人在旁守護。
  陸戰非常不甘,猛的拍了一宇,收回了那只探出的大手,縱然如此,神力依然如排上倒海一般,狂涌而來。
  不過這蕭晨可以承受這樣的掌力,只要不真與陸戰進行實質性的對決,他還是有很強大的信心的,古卷中飛出一面巨大的石印,放大到萬丈高大,砸了下去。
  “轟”那股歿滅性的掌力被阻擋在后方,沒有傷害到蕭晨與珂珂分毫。”收!”蕭晨低吼,那墜落在地,已經化成一米長的天碑,如一道流光般遠處,眾多石人王一陣吃驚,但是卻沒有阻擋,他們在激烈的爭奪那面三皇鏡。
  而在這個過程中,石尸那四分五裂的軀體則以極速沖向四面八方,他打算從那些打穿出來的蟲洞逃遁向各個不同的大世界。
  “他日歸來,我必取神圖與你的魂力!”石尸的聲音森寒無比,在這一刻他已經出離了憤怒,石體四分五裂,這是莫大的恥辱與可怕的創傷,他簡直快瘋狂了。
  但這傘老古董生性多疑,謹慎無比,軀體破碎后,不敢在天界停留,直接分成幾部分,從不各個蟲洞遁向了其他未知的世界。
  蕭晨驚駭,這石尸太強大了,天碑將他撐爆軀體,都沒有隕落的跡象,實在可怕無比。
  他進一步了解到了石人王有多么的恐怖!
  這個級數的強者已經代表了諸天萬界的最強戰力,畢竟像小石皇那樣的人,萬古以來也不過有限幾人,且不能長久的存在這個世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石人王才是最強大的!
  蕭晨眼中寒光四射,抖動古卷,五大石人王聯袂踏出,一下子就定住了那最后想要穿越而去的石尸右腳,轟隆一聲巨響,小石皇的大印與圣劍同時劈在上面。
  “砰”
  那只干枯的石人腳未能遁走,被打中后一下子就龜裂了,而后迷蒙的古卷籠罩了下去,將之收入壯麗河山中。
  石人王的軀體短時間內不可能被煉化,但是蕭晨相信古卷的潛能,具有無以倫比的成長性,假以時日必然可吸收掉那原本屬于王者的神力。
  聲聲憤怒的咆哮從那些蟲洞中傳出,石尸徹底抓狂了,但是卻不想重回幾大石人王的戰場。
  蕭晨傳音道:“石尸老兄一路走好,我等你拄著拐杖來找我。
  “好好好……”石尸火冒三萬丈,氣沖九重天,恨不得一口將蕭蕭晨活吞掉,帶著無盡的怒火和備份消失在蟲洞間。看著三皇鏡周圍戰火連天,蕭晨大皺眉頭,他很難奪到三皇鏡,這么多石人王在場,他沒有任何希望。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那個無名石人王正在一座大墓中破陣,也在尋找著什么。
  “珂珂,能否將整片大墓都收進失樂園中?”
  “咿呀,很難。”小東西搖頭,嘟囔道:“一個大墓一個世界,七座大墓七個世界,頂多能收起一座。”
  “好,就收那一座!”
  蕭晨指向第七座大墓,因為前三座大墓中的石兵都被取出來了,他選擇了最后一座,既可得一件石兵,也能奪一顆小石皇天生的魔星。
  “好的。”珂珂用力點頭,而后張開失樂園,連帶著大墓中那些殘余的太古殺陣等全部收起。
  “好重,收不起來!”小東西愁眉苦臉,滿頭大汗,連吃奶的勁都用出來了。
  “我來相助你!”蕭晨相助珂珂,收取那第七座大墓。
  “轟隆隆”
  第七座大墓緩緩拔地而起,向著失樂園中飛去,最后轟隆一聲墜落在地,整座失樂園都搖了三搖頏了三顥。
  那無名石人王眸射冷光,從另一座大墓中沖出,蕭晨與珂珂見狀極速飛退,不想與他真正沖突。
  就在這個時候,戰場中的石人王也都看到了這邊的變故,頓時殺意彌漫,他們不光想奪得三皇鏡,七座大墓更是早已被他們視作囊中物。
  “小子你夠狠,打算挖地三尺啊,連根鳥毛都不想放過……”這個時候老頭骨晃晃悠悠的從一座大墓中飛了出來,眼洞中光芒爍爍,道:“七顆魔星難以在短時間內尋到,我老人家也干脆取是一座大墓算了,得到一顆魔星也不枉來此一趟。”
  老頭骨張嘴吞吐天地,將一座大墓吞到了口中,他想繼續吞第二座時,戰場中的那些石人王無法忍受了,向這里打出漫天神則咒術。
  雖然最珍貴的三皇鏡被他們所環繞,但誰也不能保證一定能夠得到手中,相比較而言那看得到大墓才是最真實的寶藏。
  每座大墓中除了小石皇收集到的各種天材地寶外,還有一把強大的石兵以及一顆皇者與生俱來的魔星,若是收齊七顆天生的魔星,恐怕不比三皇鏡差。
  老頭骨變色,化成一道流光逃之夭夭,遁向了遠方。
  與此同時,那無名石人王也有樣學樣,收起一座大墓沖天而去,飛逃而去,他很有哨知之明,知道無法爭奪到三皇鏡。
  此刻,蕭晨已經帶著珂珂沖到了十萬里古地的邊緣地帶,他并不貪心,沒有去爭奪那面三皇鏡,如今各大王者都狂暴了,能夠保住性命最要緊。
  因為一旦三皇鏡被人奪到,石人王者騰出手來后,他與珂珂將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但是,當沖到十萬里古地邊緣地帶時,他皺起了眉頭,此地被諸王封困了,為的是不讓外面的王者進來爭奪。
  “難道要以天碑、神囤等生生砸破大世界屏障,打出幾個蟲洞,才能逃離嗎?”
  最終蕭晨沒有這樣做,因為他感覺到了,就在古地之外有強者隱伏,他若莽撞施法,恐怕會被人當成“肥羊”襲殺。
  這個時候老頭骨也在不遠處賊頭賊頭的露出了影跡,而后扭頭又沖回了古地深處,蕭晨見狀也掉頭飛回。
  古地中心的戰斗到了白熱化,懸空老祖身化虛空大道,覆蓋蒼穹,向著那三皇鏡籠罩去。單駿也以身凝道,千般神則,萬種道韻,鋪天蓋地,向前壓落。
  而在這個時候,石烏鴉則化成了一輪黑太陽,大喝道:“大日天輪!”鳥光破滅周圍的一4p,三眼石人王的頭顱近乎被打碎。
  陸戰則以身凝聚出三道魔影,各個神威蓋世,其他三位異界始祖的魂影被他召喚了出來,頓時就椅礪石獸打的崩飛了出去,獸體近乎碎裂。
  六人全都竭盡全力,探出大手,抓向正中那一點的三皇鏡。
  但就在這一刻,天下第三石兵忽然晶瑩如玉,綻放出奪目的光華,當中先是一輪黑太陽爆發開來,接著是數條魔影魄力猙獰撲出,隨后是虛空大道與萬種道韻……
  它在復制在場六大強者的凌厲攻擊,錯位攻擊向這六大強者!”砰砰砰”
  突然的變故讓人防不勝防,六人萬萬沒有想到,沒有人主導的三皇鏡也如此的可怕,鏡面直接反射了他們最凌厲的攻擊。
  六人全部口吐石人精血,倒翻了出去,皆遭受了不輕的創傷。
  六人震怒,不顧其一4p再次向前沖去,而就在整個時候,十萬里古地劇烈震動,有強大的王者沖過他們布下的禁制,強闖了進來。
  四個來歷不凡的絕頂王者,養精蓄銳多時,此刻直接撲殺向場中,對六大王者無情出手,爭搶那三皇鏡!
  蕭晨駭然,萬萬沒有想到,惹出這么多尊石人王,這簡直駭人聽聞!
  快比得上昔日九州源地與異界的大戰了,眾多蓋世人物出手,果真是天崩地裂水倒流。
  若不是這洪荒天界足夠堅固,且有大墓中的太古殺陣護持,恐怕方圓百萬里將徹底毀滅。
  十石大王者爭鋒,那種蓋世的神威,無法想象,貫通了諸夭萬界,一個個恐怖的黑洞,像是蜂窩一般密布天穹上。
  蕭晨感嘆,若是小石皇在此,誰能相抗,絕對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三皇鏡確實強大,但是沒有人主導,在十位絕頂王者的驚天偉力下,也如瀚海中的一葉扁舟般,震動與搖擺了起來。
  最終,三皇鏡被十大絕頂王者那席卷諸天的無上偉力打飛了出去,直直向著蕭晨這里飛來。
  與此同時,三皇鏡的鏡面正好翻轉向蕭晨,里面射出一道璀璨奪目的光芒。
  “咿呀……”珂珂拉著蕭晨的袖子想要逃走,但是為時已晚。
  蕭晨駭然,快速將那一米高的天碑抱在了懷中,擋在了身前。
  他未敢以神囤抗衡,畢竟戰劍沒有集全,無法發揮真正偉力,他怕神圖再一次被打散。
  “叮”
  一聲脆響發出,料想中的恐怖事情并沒有發生,三皇鏡沒有反射出十大王者的無上法力攻擊,光芒飛快斂去,鏡面吸在了天碑上。
  “咿呀……”珂珂頓時像個小樹袋熊一般,抱住了三皇鏡與天碎,蕭晨一呆,立刻抓著天碑如飛而去,展現出了有生以來的最快速度。
  “哪里走!”十大王者全部變色,除卻石烏鴉外,全都在后緊追不舍。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