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43 三皇鏡歸屬

三皇鏡“叮”的一聲吸在了天碑上,這讓蕭晨頓時成為了眾矢之的,石人王者齊動,全都追向他。
  在這個過程中石烏鴉撲向一座大墓,身化一輪黑太陽,當空而懸,烏光如一條條垂落而下,頓時將一座大墓卷走。
  陸戰見狀,發出一聲長嘯,巨大的魔爪探出,覆蓋向另一座大墓,與此同時礪石獸、懸空老祖、單駿等也紛紛出手,想將剩余的大墓瓜分。
  其他石人王全都變色,飛過大墓上空時,千萬道光芒綻放,余下的大墓全部崩碎,諸王爭奪,那里頓時流光溢彩,不時有各種奇異珍寶飛出。
  眾人皆以無上大法力爭搶,一時間光華四射,碎裂的大墓被人瓜分,每人都得到了部分。
  至于究竟誰得到了小石皇與生俱來的魔星以及剩余的石兵,那就不得而知了,眾人沒有時間去感應所得,極速追向蕭晨。
  最珍貴者莫過三皇鏡,它對諸王的吸引力,遠遠大過任何戰寶。
  蕭晨攜三皇鏡而遁,這燙手山芋除了開始讓他一陣欣喜外,此刻他感覺陣陣頭痛,雖是罕世重寶,但是很難就這樣奪走。
  后方,諸王大追殺,他感覺難以真正擺脫,可以說極度危險,若是不放棄,恐怕性命難以保全。
  神圖發揮出了它的神秘力量,與蕭晨相合后,似那遁去的一,難以琢磨,不可把握!
  后方的石人王想聯手強行將他拘禁回去,但是都沒有成功。
  蕭晨分明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威壓,冷汗直流,但幾次都險而又險的避過。
  這讓他想起了石中帝隕落的景象,當年便是因為幾大石人王聯手,生生將其拘了回去。
  眼下,若不是與神圖合一,他恐怕也如當年的石中帝一般,悲劇收場了。
  八相世界輪轉,蕭晨在八個世界中邁步,速度達到了極致,但是后方的追兵并不是凡俗之輩,乃是這個世間最強大的王者,一個人就足以掃滅一個大世界,全都是萬古長存蓋世人物,速度同樣快的可怕。
  蕭晨根本無法擺脫,如果不是他以速度見長,恐怕瞬間就已經被追上了。
  “一個王者就可以追殺的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生不如死,這么多人追殺你,根本無生還的希望。”懸空老祖在后秘密傳音,道:“若想活命,將三皇拋下,危局自解。”
  蕭晨不予回應,極速飛遁,但是后方的殺氣越來越盛,他幾乎被鎖定了。
  有強大的王者,以無以倫比的可怕神識探到了近前,災難性的可怕攻擊即將沖至!
  形勢越發危急,要知道后面的王者一擊,足以毀滅一個大世界,被打中的話有死無生。
  蕭晨頭頂王者神城,身披古卷,做好了防范的準備,同時不斷變換方位,瞬息萬里,留下無盡殘影。
  “咚”
  沉悶的響聲發出,就在這時終于有石人王出手,一記強大的精神波束,像是一道閃電一般向著蕭晨攻擊而來。
  上來就是靈魂攻擊,這種神念的力量最為可怕,若是靈魂負傷,將可能會伴隨終生!
  蕭晨頭頂上空的王者神城,垂落下一道道瑞彩,像是簾瓏一般遮擋了他的軀體。
  同一時間,古卷抖動,里面的壯麗河山清晰的浮現而出,宛如一個真實的大世界隔斷在蕭晨與那強大的神念間。
  而五大王者更是化成大道神韻,同時邁步而出,矗立在如畫的河山間,封堵后方的恐怖神念,其中一人舉起手中的石皇大印,翻蓋了下去。
  小石皇所留下的大印,頓時光芒四射,浮現出一道道神紋,一個大大的“皇”字從石印中飛出,一股氣吞山河之勢洶涌澎湃而來。
  “轟”
  小石皇大印蓋在了那股無以倫比的強大神念上,一驚天動地的巨響,古卷嘩啦啦作響,里面的壯麗山河竟出現一道道可怕的裂紋,像是真實的大山遭受了海嘯與地震一般。
  五種大道神韻,將那沖擊而至的神念生生逼退,這是古卷第一次展現出莫測的偉力!
  不過,蕭晨依然是口噴鮮血,受了到余波的沖擊,遭受了不輕的創傷。
  古卷是不可多得的罕世至寶,若是石人王使用,自然不會被傷到,他畢竟還不是石人王,能夠擋住方才的必殺一擊,已經非常難得了。
  蕭晨對這宗至寶有了全新的認識,非常的強大,但卻不是他所能夠完全掌控的、古卷迷蒙,里面出現裂紋的河山被五種大道神韻滋潤后,頓時愈合。
  “滅!”
  后方又是一聲冷喝,一片流光沖至,極其絢爛,美麗的讓人心醉,但卻代表了死亡,那是道韻的呈現。
  這一次,蕭晨未敢相迎,極速穿越空間,發狂般飛遁,方才抵住了必殺一擊,不代表每次都能成功。
  追來的九大王者,哪尊不是修煉了億萬年的活化石?是從諸天萬界無盡生靈中脫穎而出的,是無盡歲月以來登天而上的最強人物,代表了目前諸天萬界的巔峰戰力。
  一個人足毀滅一切,九個人聚在一起,除非小石皇再生,且回到踏上絕巔的那一刻,不然沒有人可以阻擋九大王者。
  無聲無息,方才的那片蒼穹化成了蜂窩狀,也不知道被打出多少蟲洞,那些黑洞的背后是數不清的未知大世界。
  打穿的大世界屏障,絕非次元空間那般簡單!
  蕭晨冷汗直流,九大王者追殺,果真是難有活路,他無法擺脫。真的要拋下這三皇鏡不成?這是一件相當難的抉擇。
  這樣一宗至寶意外入手,如果讓他就此丟掉的話,實在有些不甘。
  “咚”
  振聾發聵的精神波動,像是瀚海般洶涌而來,這一次有兩尊王者出手了。
  蕭晨恨不得八相世界可以再生八相,他需要更快的速度飛遁,極速改變方位,穿越重重次元空間。
  “珂珂,還沒有將三皇鏡摘下來嗎?”蕭晨焦急的問道。
  “咿呀,我正在努力……”小東西以稚嫩的聲音回應道,一雙雪白的小獸爪正死死死扒住三皇鏡上,想要從天碑上摘下來。
  “讓我來試試……”蕭晨焦急,想要以這宗傳說中至寶抵擋后方的強者追殺。
  “咿呀……摘下來了!”珂珂驚叫著,一雙小爪子連連顫抖,像是抓著一只火紅的烙鐵一般。
  “給我!”蕭晨接了過去。
  “小心,它吸收了我很多的神力。”珂珂提醒。
  接到手中,蕭晨頓時一驚,豈止是“很多”二字所能形容的,當場他便被抽去了三分之一的神力,體內一陣空虛。
  “這簡直是個無底洞!”蕭晨手飛快離開了鏡面,捏著邊緣地帶,翻鏡向后照去。
  就在這時,陸戰正好探出魔爪,那巨大的利爪,根根如山岳般粗大恐怖,閃爍著幽森的光芒,有無盡血光繚繞,那是屠殺千萬生靈所形成的血煞。
  “哧”
  當五道血光撕裂而來時,這一次蕭晨沒有退縮,三皇鏡中同樣出現一只巨大的魔爪,五道恐怖的血光射出,沿著原路回返而去。
  “砰”
  后方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陸戰身體劇烈搖動,其他石人王也大吃一驚,露出凝重之色。
  陸戰的撕裂出的五道血光,到頭來在他自己的身上留下五道可怕的傷口,石體有金色血液流淌而出。
  天下第三石兵,讓眾人看到了它無比可怕的一面,若是掌控是石人王手中,豈不是可以傲視天下,無懼任何敵手?!
  所有王者的眸子都越發的火熱起來,沒有人會選擇放棄。
  “此時不放手,更待何時?!”懸空老祖再次向著蕭晨秘密傳音,道:“你縱然掌握三皇鏡,但也擋不住王者的攻擊。”
  “做夢吧!”
  正好有人再次攻擊而來,蕭晨以三皇鏡阻擋,同時向著懸空老祖照射而去,等若移花接木,可怕的神光頓時讓后方傳來一震怒吼。
  但是,蕭晨吃驚的發現,三皇鏡暗淡了不少,他瞬間明白發生了什么。
  三皇鏡雖然是逆天至寶,但是也需要強大的神力來駕馭它,在此之前他的神力被吸收三分之一,便是為此而付出的。
  此刻看來,吸收這部分神力后的三皇鏡大概只能擋住石人王驚世三擊而已,并不是無限制的!
  “這……”蕭晨大叫不妙,他不是石人王,并不能源源不斷的為石鏡提供神力,這樣下去早晚會枯竭。
  他再次開始飛遁,同時火速恢復神力,他必須讓身體狀態始終處在巔峰才行,以便足以駕馭三皇鏡。
  “咿呀……”
  明白發生了什么,珂珂趕忙為三皇鏡灌輸神力,同時打開失樂園,呼喚三具骷髏以及小倔龍等人,讓他們隨時準備接應。
  這樣下來,總算是解除了眼前的危局。
  但是,根本不能擺脫后方的石人王,長此下去,依然是必死無疑的局面。
  “老頭骨在哪里,還有那只老鴨子怎么還不出現?”蕭晨自語著,他希望石烏鴉出來接應。
  “信我者永生,我老人家一直與你同在。”就在這時,老頭骨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另一聲冷哼響在蕭晨的耳畔,那是石烏鴉在表達怒意。
  “小子不是我們不出手,而是愛莫能助,你自求多福吧。”老頭骨傳音,道:“實話告訴你,形勢非常不妙,暗中還有石人王在虎視眈眈,我們在幫你注視著這些隱性敵手呢。不然,縱是我們與你合在一起,主掌那三皇鏡,也架不住諸王的圍攻。”
  “咝”蕭晨倒吸冷氣,這下鬧大了,他成為了諸王的獵物,所有人都在注視他,隨時有人會加入進來出手殺他。
  這種結果,光想想就讓人心中發寒。
  “怎么辦?”蕭晨真有點頭皮發麻了,一個石人王就足以讓他亡命飛奔,若是天界所有巨頭都跳出來,那他不如自殺。
  “難道真的要丟掉三皇鏡不成?”
  “咿呀,不丟!”珂珂頓時像個小財迷一般,死死的摟住了三皇鏡,同時讓小倔龍還有三具骷髏等快速灌輸神力。
  “你自己決定吧……”這是老頭骨的聲音。
  “縱然是我奪得,眼下也無法保住,除非小石皇再生,不然誰也無法擋住十位王者的絕殺!”這是石烏鴉的聲音。
  蕭晨近乎絕望了,無法保住三皇鏡,實在不甘。
  “我真的不想丟下。”珂珂委屈的看著蕭晨。
  “我也不想放棄,這是日后大戰的關鍵至寶……”蕭晨咬了咬牙,道:“離開天界,不能繼續在這個世界呆下去了,這里聚集了諸天萬界的強者,時間越長,我們越發危險。”
  同時,他心中殺意無限,決不能這樣匆匆拋棄三皇鏡,即便非要丟棄,也要由他來安排,最好能夠禍水東引。
  “目標————異界!”
  蕭晨算是徹底豁出去了,想要藉此大鬧一場,讓風波更大,范圍更廣。
  “敢下界的人,你們便來吧!”
  蕭晨驀地反擊,以三皇鏡劈開一片巨山,利用諸王的神力,打破大世界屏障,開出一個巨大的蟲洞,沖了進去。
  他在尋找異界的坐標,連續二十幾次破開大世界屏障后,他感覺離異界不算遠了。
  而這個過程中,神力的損耗是難以計量的!
  后方,陸戰驚怒,他早已看出蕭晨要做什么了,超越眾人,不惜消耗本源,以無上大道神韻灑出萬丈神輝,壓迫蕭晨。
  這不是直接的攻擊,完全是一種源于大道的震懾,從四面八方向著蕭晨擠壓而去,三皇鏡無法全部吸收那種威壓。
  蕭晨頓時感覺沉重如山,其他王者見狀,也都展現無上大道神韻,壓迫蕭晨。
  “咿呀,好難受!”珂珂難受的嘟囔著。
  “小子快快翻轉三皇鏡,掌貼正面輸送神力,以背面抗衡大道神韻!”就在這時,老頭骨的聲音在蕭晨的耳畔響起。
  蕭晨心有疑惑,正面輸送神力,豈不是要反擊他自己嗎?不過,他相信老頭骨不會害他,頓時照此動作起來。
  “嗡”
  三皇鏡一聲輕顫,蕭晨感覺剛剛恢復的神力,頓時一下子被抽去了大半。
  就在這時,他發現三皇鏡的背面竟有微弱的波動發出,后方諸王的無上大道威壓竟被抵住了。
  “那是……”蕭晨一驚,知道這時他才發現,在三皇鏡的背面有三道模糊的身影,刻痕在歲月的洗禮下快被磨平了。
  正是這三道虛淡模糊的身影在吸收諸王的威壓!
  后方諸王驚怒,他們知道,蕭晨發現了三皇鏡的另一可怕威能。
  “三皇鏡……”蕭晨心中震動,這石鏡絕對有著無法想象的來歷,它超越了一般的石兵所能具有的威能,似乎不僅僅是兵器那般簡單。
  就在這時,蕭晨終于發現了九州與異界的坐標,而后頭也不回的向前沖去。
  后方諸王追殺,蕭晨再次翻轉石鏡,借助他們的神力,轟開了通往異界的大門!
  陸戰瞬間變色,以強大的神念撕裂空間,將消息提前傳了過去。
  蕭晨頭也不回,直接穿越過蟲洞,進入了異界!
  后方,有的石人王在此止步,猶豫不決,最終有人退卻了,因為他們想到了某些古老的傳說,異界很妖邪,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昔年,天界有王者下界,神秘隕落在九州,有人懷疑,乃是異界中的神秘力量所致。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異界與九州都被天界視為不祥之地,一般情況下王者不會輕易降臨。
  不過,只有三人停下來而已,其他人最終還是沖了進去,且暗中的王者追到這里后,也有幾人跟進。
  總的來說,石人王者的數量并沒有減少,這樣一股可怕的巔峰戰力,同時闖入了異界。
  蕭晨自一進入異界,便開始感應九十九重石臺階的氣息。
  “在哪里?”蕭晨皺眉。
  那九十九重石臺階非常妖邪,具有莫測的偉力,不進入一定的范圍內,難以感知到它的存在,而一旦進入它所在的領域,便會立刻有無以倫比的壓迫感。
  “蕭晨……”
  陸戰在后方魔相猙獰,身化萬丈高,咆哮著,震動大地。
  異界早已得知他傳來的信息,所有修士全部隱藏了起來,不想被王者大戰波及到。
  異界有史以來僅僅發生過幾次敵人大舉入侵的事件,但每一次都尸骨如山,血流成河,世界崩碎。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緊張無比,他們堅信異界傳承不可磨滅,因為他們有不為人知的底蘊!
  但是,一旦敵人大軍進攻而來,大劫難卻是無法避免的。
  “傳說,九州與異界不祥,九州還不清楚,但是異界一定與那九十九重石臺階有關……”
  這是蕭晨的猜想,因為異界并不是萬界終極無敵的,也被人攻陷過,雖然最終擊退了敵手,但幾次被打碎過本源世界,甚至全族遷徙入另一個世界。
  幾次大劫難后,居住的世界都改變了,唯一不變的是那九十九重石臺階,如果存在不祥的力量,一定在那里!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異界也忌憚那不祥的力量,才導致有段時間內,九十九重石臺階一直寄身在永恒未知處,直到當年大戰毀去永恒未知處,九十九重石臺階才被遷回異界。
  蕭晨在尋覓,他要趕到那里去!
  唯有在九十九重石臺階前,才能讓異界強者與追殺來的石人王們心有忌憚,若是在那里大戰再好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