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44 石人王者齊入異界

蕭晨禍水東引,以三皇鏡破開大世界屏障,沖入異界,引領諸多石人王降臨!
  在這一刻,他毫無疑問是瘋狂的,如此膽大包天,讓陸戰驚怒到了極點。
  “咚”
  三皇鏡反射出一道璀璨奪目的光芒,向著前方的萬仞絕壁照耀而去,在一瞬間立刻化為飛灰,什么都沒有留下。
  到了這里后,蕭晨沒有任何顧忌,縱然是毀掉這個世界,也沒有任何負疚感。
  “蕭晨……”陸戰咆哮,震動長空,法相天地,魔軀高于萬丈,堵在了前方,張口噴出一道星河,無盡星辰在里面綻放光華。
  “撕拉”
  蕭晨以三皇鏡迎接單駿與懸空老祖的凌厲攻擊,一把巨大的黃精圣劍以及一重大道神韻頓時反射向陸戰,撕裂了那道天河,震動的那萬丈魔軀搖了搖晃了三晃,嘴角溢出一縷血跡。
  他沒有停留,短暫還擊后,極速飛遁而出,因為就在方才,三皇鏡險些將他的神力抽干,又需要時間復原了。
  自進入異界后,陸戰的口中便不斷發出種種難明的古怪音節,蕭晨知道他在召喚另外三大始祖,催促他們醒來。
  在九十九重石臺階上沉睡的異界始祖,不是一聲呼喚就可以召來的,需要種種神秘的儀式,才能喚醒。
  前方,山青谷翠,仙霞繚繞,霧氣迷蒙,五彩繽紛的花草到處都是,在一座座山巔上盡是亭臺樓閣,看得出這是一片修煉佳地。
  不過這里已是人去樓空,沒有一名修士在此,不過蕭晨還是俯沖了下去,這里匯百脈之源,聚萬山之氣,實乃是一處大地靈根。
  “砰”
  蕭晨俯沖而下,一掌拍下,頓時將那大地靈根震散,猶如沸水滾滾而上,彩光無邊無際。
  蕭晨翻手將三皇鏡對準下面,那潰散的靈氣頓時全部云聚而來,整條大地靈根在剎那間被攫走三分之二,頓時補充了所需的神力。
  “嗡”
  陸戰眸子中射出兩道寒光,從其體內沖出一個與他一般無二的身影,魔身懾人,繚繞著恐怖的血煞,那是與他一模一樣的人影。
  這是以他自身精血喂養的傀儡,充滿了邪惡的氣息,在這一刻被他釋放了出來,完全是自毀的架勢,想要污了那三皇鏡。
  是的,這具傀儡身除卻喂養精血外,平日間凝聚最多的便是那天地間的濁氣與陰煞,可毀世間諸多靈寶。
  旁邊,諸王心中凜然,這異界的始祖果然非比尋常。
  “吼……”
  那具傀儡身一聲長嘯后,化成了一灘污血,向著前方撲殺而去,目標正是那三皇鏡。
  蕭晨不知道那傀儡身的來歷,但是直覺告訴他,這是一宗邪惡的污物,恐怕對三皇鏡這種神圣之物有傷害。
  他想避過,不曾想翻轉三皇鏡時,那背面的三道模糊身影頓時流轉出無盡威壓,將那灘污血壓迫的連連顫動。
  后方,諸王吃驚,暗嘆這三皇鏡果然逆天,不愧為天下第三石兵,專門用來破壞石人兵的污血傀儡,竟對它難以造成任何影響。
  蕭晨心中一喜,不再擔心,倒轉三皇鏡,鏡面中頓時射出一道潔白的圣光,當場將污血照耀的哧哧作響,蒸發了個干干凈凈。
  “噗”
  遠處,陸戰身軀一搖,噴出一口鮮血,他知道這具污血傀儡徹底覆滅了!
  諸王震動,他們明白,蕭晨又發現了三皇鏡另一妙用,自身亦可射出神光,毀滅敵手。
  “九十九重石臺階在哪里?”蕭晨極速飛遁,心中有些焦急,長時間下去,他必死無疑。
  現在,不過是因為剛進入異界,諸王不想過多出手而已,全都想看看異界的力量,若是他們全部出手,那時蕭晨便危險了。
  當飛到一片荒山中時,蒼穹上恐怖的波動傳蕩下來,讓人心神搖顫。
  “嗡”
  罡風滾滾,猶如雷鳴,可怕的聲響震耳欲聾,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從天外砸落下來!
  長達萬丈,上面狼牙參差不起,根根寒光閃爍,砸碎空間,劃破時間,下方的荒山古脈頓時崩潰,化成了一地的塵沙,滾滾煙塵沖天而起。
  “狼牙!”
  蕭晨猜想另外一名異界始祖出手了,這名為狼牙的始祖被曾在九州最后一戰時,大發神威,但最終被毀掉了石人體。
  在這一刻,他不驚反喜,因為若是異界狼牙始祖出現,預示著九十九重石臺階不遠了,狼牙一定是從那里趕來的。
  蕭晨躲過這驚天一擊,騰空而起,步入蒼穹,不過卻沒有發現狼牙的蹤跡。
  “你在尋找什么?”
  陸戰殺來,同時一桿狼牙大棒突兀穿越空間出現,砸向蕭晨。
  “砰”
  這一次,蕭晨移花接木,以三皇鏡反射狼牙大棒的驚天神力,砸向陸戰而去。
  沒有感應到九十九重石臺階的氣息,但是蕭晨卻發現前方有一座漂浮的巨島,那里生命氣息格外的旺盛,綠光閃耀,到處都是植被。
  上面有一座宏偉的太古魔城,很顯然有一名驚才絕艷的人物在此蛻變,從其洶涌澎湃出的生命精氣來看,成就石人王并不飄渺,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好好好!”
  蕭晨連說了三個好字,若是毀了這樣一座太古魔城,一定會讓陸戰等異界王者心疼不已,如此禍水東引才算有價值。
  “嗡”
  那桿巨大的狼牙石棒又突兀的砸了下來,億萬均沉重,撼動天地,封鎖了前方!
  蕭晨瞬間明白,真正的異界始祖狼牙并不在此,之所有顯化出狼牙大棒,不過是為了保護這里的太古魔城而已,護佑這個異界的絕世人物涅槃成功。
  陸戰長嘯,他絕不允許這樣一個即將成為王者的后輩被人干擾,隕落在此,在其頭頂上方頓時浮現出一片宇宙星河圖。
  這是道韻與神力的結合,他拼著損耗精元,也想重創蕭晨,來阻止他的瘋狂舉動,決不允許這太古魔城有失。
  蕭晨不想放棄,三皇鏡光華萬丈,不斷反射兩大王者的神力,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不過縱然是有三皇鏡在手,也主要是防御為主,想要在陸戰的眼前毀滅那太古魔城,實在太難了,他沖不過去,三皇鏡的神力補充遠遠不夠!
  他口中溢出絲絲血跡,珂珂焦急,連連催動神力,向三皇鏡中灌輸,而失樂園中的小倔龍與三具骷髏等也竭盡全力,身體近乎干涸了。
  “我廢掉你!”
  陸戰的聲音冰寒,拼損自身精元,恐怖大道無處不在,想要熔煉蕭晨,三皇鏡雖然掃出一道道可怕的神光,但是陸戰卻越逼越近了。
  對方太過強大了,很難突破,不能毀滅那太古魔城。
  就在這時,其他王者也沖至近前,蕭晨心中一沉。雖然心中不甘,但是卻也沒有辦法,他不得不長嘆一聲,準備飛遁而去。
  不過讓他驚異的是,那些王者的攻擊并不是致命的,稍觸三皇鏡便反射向一旁。
  他吃驚的發現,有的王者在變相劈殺那座太古魔城!
  暗施殺手,借刀殺人,稍觸三皇鏡,那些可怕光束便全部自動射向太古魔城!
  很顯然,他們不希望異界太過強大,想要借此之際毀滅這座王城。
  漂浮在蒼穹上的神島,一陣顫動,在那座太古魔城中沉睡的強者醒來,頓時驚怒,在其強大的意識主導下,整座島嶼化成一道流光飛遁向遠方。
  陸戰在第一時間覺察到了不對,眸光森寒無比,掃視眾人,縱然面對這么多王者,也沒有任何懼意,顯得強勢無比。
  有些王者心驚,這畢竟是在異界,若是四大始祖齊出,或者那不祥的九十九重石臺階重現,他們恐怕有一定的危險,不禁收斂了起來。
  但是,就在這一刻,前方那極速飛遁的太古魔城與島嶼突然一震劇烈搖動,像是撞在了萬丈魔山上一般,煙塵彌漫,隆隆作響,除卻魔城外,整座島嶼都崩碎了。
  “是誰?!”陸戰驚怒。
  “小子還不快出手,我只能幫你到這一步了!”蕭晨聽到了老頭骨的聲音,是他做的手腳!
  “嗡”
  方才,三皇鏡經過珂珂與小倔龍還有三具骷髏等灌輸神力,終于積聚到了足夠的力量,蕭晨翻轉這可怕的石鏡,照耀向遠空。
  “轟”
  在刺目的光芒中,諸王的的凌厲攻擊被反射而出,頓時擊穿了那座太古魔城,一下子將之打的崩裂了,煙塵彌漫,那里化成一片廢墟,墜落向大地。
  這就是石人王可怕威力,經過三皇鏡移花接木,全部被那太古魔城承受,頓時崩碎了!
  而蕭晨也很不好受,雖然與神圖合一,古卷披身,但也遭受了重創,方才足足有五位王者出手,縱有三皇鏡在手,可以反射那些可怕的攻擊,但是他依然遭受了劇烈的震動。
  石人王的可怕與強大,在這一刻盡顯無疑,蕭晨并沒有真正遭受到攻擊,但是形體依然被震的險些崩潰!
  “咿呀……”珂珂急的要哭了,它看到蕭晨的口中不斷咳血。
  “走!”蕭晨強忍著傷痛,飛遁而去。
  他感覺靈魂與肉殼全都龜裂了,他心中驚悚,石人王的恐怖讓他有了全新的認識,他們確實代表了永生在世間的極限力量!
  “吼……”
  陸戰瘋狂了,一座有望蛻變出石人王的太古魔城,就這樣在他眼前被毀滅了,他徹底的狂暴了!
  石人眸孔中一片血紅,妖艷懾人,陸戰嘶吼著,撲殺向蕭晨,三皇鏡雖然在震動,反射神光,但是陸戰帶來的磅礴威壓卻有增無減,他拼著元氣大傷,被三皇鏡磨滅掉無盡精元,也想擊殺蕭晨。
  與此同時,他口中發出種種莫名的古音更加急促了,在催促另外的三大始祖醒來!
  狼牙石兵雖然已經顯化過,但是其本人并沒有真正出現,而另外兩人更是始終未有絲毫跡象顯化。
  “咚”
  有石人王者配合陸戰出手,三皇鏡神力不足,蕭晨身體再次震動,被陸戰的磅礴威壓掀翻了出去。
  在他的肉殼與魂魄上,可以明顯的看到出現一道道可怕的裂縫,傷勢嚴重到了極點。
  “咿呀……”珂珂急的快哭了。隨后,它像是想起了什么,剎那沖進失樂園中,在里面快速翻找,很快發現了目標。
  在小時皇陵寶藏堆中,有十幾株看似極其普通的青草,培育在一米見方的石器皿中,這種器皿晶瑩剔透,一看就是寶物,但青草實在平凡了一些。
  “咿呀……”珂珂驚喜。它記得老顆頭骨曾經說過,這是回命草,乃是以石人王精血培育而成的,只要不是道韻崩碎,多么重的傷,敷飲它的汁液后,都能恢復過來,可重塑**,穩固靈魂。
  下一瞬間,蕭晨的口中頓時被堵上了三根青草,看到小東西還要拔出幾根來,向他口中塞,蕭晨急忙攔住了它。
  因為,一根草便已足矣!三根已經過剩。
  發苦的神草,看似普通,但卻是小石皇以精血培育而出的,效果之強大超乎想象,他的肉殼與靈魂不斷發出雷鳴之音,幾乎在很短的剎那就開始修復起來,裂紋飛快消失。
  蕭晨飛遁,三根回命草被他吞下去一半,便徹底復原了,渾身精力澎湃,他咬著著石人精血培育出的神草,頓時有了底氣。
  源源不斷的為三皇鏡補充神力,他有理由相信,足以支撐到尋到九十九重石臺階那一刻。
  后方的攻擊越發凌厲了,但是蕭晨卻暫時擺脫了死亡的威脅,身體縱遭受到可怕的震動,也能快速復原,小石皇培育出神草效果非凡。
  同時,三皇鏡不斷反射神光,抵御諸王的攻擊。
  且,就在這個時候,失樂園中一陣顫動,與夢想之花相合的清清醒轉了過來,神花搖曳,延展出一條藤蔓,抵在蕭晨的身上,為其源源不絕的提供神力。
  “咿呀……”珂珂頓時放松了下來,騰出時間,將自己多年收藏的天地靈粹取來,為小倔龍等人服用,快速恢復神力。
  突然,無盡威壓震動諸天萬界!
  就在前方一片荒涼的大山中,三條可怕的魔影浮現而出。
  異界另外的三大始祖終于出現了,其中一人的身影很虛淡,正是被毀滅過石體的狼牙,不過他的靈魂卻強大的讓石人王都感覺陣陣吃驚,那種壓迫感讓人心有寒意!
  前方,大山無盡,連綿不絕,但卻寸草不生。
  蕭晨感應到了九十九重石臺階的可怕氣息,它緩緩自那光禿禿的死亡山脈上空浮現而出。
  諸王震動,面對這不祥的九十九重石臺階,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些發怵。
  這是源于本源的直覺,這來歷莫名、神秘而又可怕的九十九重石臺階帶給他們以強大的壓迫感。
  昔日,九州最后一戰,他們曾親眼見到了石臺階盡頭,有邪異石門浮現,那道可怕的魔影至今讓他們難以忘卻!
  三位異界始祖,極其強勢,無視諸王,似乎根本不怕他們的到來!
  冷冷的掃視八方,三大異界始祖直接向蕭晨出手,瀚海般的恐怖力量波動頓時淹沒了那里。
  “小心,他掌握有三皇鏡!”陸戰提醒。
  “嗡”
  三皇鏡輕顫,光華大盛,頓時將那無匹的神力攻擊全部反射了回去,而與此同時蕭晨身體遭受了不輕的創傷,不過被小石皇以精血培育出的回命草剎那治好了。
  蕭晨頭也不回,直沖而上,來到了九十九重石臺階近前。他登天而上,飛快沖上了數重石臺階,回頭望了眾人一眼。
  在這一刻,諸王躊躇,進退不得,他們自然知道蕭晨打的什么主意,想借他們之手撼動九十九重石臺階。
  出手還是退走?這很難抉擇,三皇鏡的珍貴有目共睹,但是石臺階盡頭的可怕石門,亦讓人感覺極度不祥!
  難道眼睜睜看著異界奪得這三皇鏡不成?諸王心中猶豫不決。
  在他們的眼中,蕭晨必死無疑,只要他不交出三皇鏡,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只能隕落,逃到天涯海角都只能是一死。
  異界四大始祖并排站在一起,像是四堵黑色的魔山矗立在天地間,帶給人以強大的威壓,震懾人的靈魂。
  九十九重石臺階,籠罩著濃重的黑霧,讓人看不真切,顯得妖邪無比。
  每一級石臺階都像是山岳一般高大,死氣沉沉,就在這時,四大始祖聯袂而上,腳步聲在空寂的環境中傳的很遠很遠。
  “嗒”、“嗒”、“嗒”……隨著他們同時向上逼去,有石人王者無法保持沉靜了,當中有五人相互看了一眼,最終同時邁步而上,他們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三皇鏡落入陸戰等人的手中。
  “我等身為天地間最強石王,還怕這九十九重石臺階不成?”有人在暗中這樣發音。
  剩下的幾人也都心動,想要強闖這不祥之地!
  蕭晨已經登上了第十三重石臺階,他明顯感覺到每上一階壓力都增加一分,登臨到第十八重石臺階后,他向下回望。
  諸王跟進,逼上來了!
  蕭晨心中喜憂參半,雖然將諸王引到了這里,但卻不知道吉兇如何。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手中的三皇鏡突然顫了一下,絕不是錯覺,蕭晨吃驚,仔細觀看。
  “咿呀……”珂珂拉扯蕭晨的袖角,指著三皇鏡的背面。
  蕭晨翻轉過來,發現背面那三道虛淡的人形印痕竟然清晰了一些,模糊的輪廓生動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