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47 魔性不朽

蕭晨一陣毛骨悚然,他被逼入了石門內,在這一刻,一股無以言表的可怕感覺涌上他的心頭。
  不能進去,一定要離開!
  里面絕對是兇地,魔影被諸王數次煉化,但每次都又都從里面成功邁步而出。若是被陸戰等人封在里面,必死無疑,魔影回歸的剎那,必將會對他出手。
  此刻,三皇鏡已失,如果對上魔影,沒有一點懸念,這樣被擊殺太過不值。
  但是,陸戰等四位異界始祖堵在石門外,擋住了他的回路,很難突破出去。
  蕭晨心中冰涼,他逼上了絕路,但在這生死危亡的時刻,他心中卻依然有著一絲該死的好奇心,想一窺門后的景象。
  不過,他不敢動,無法回頭,陸戰四人隨時會出手。
  不能坐以待斃,就在這時,蕭晨控制石人王傀儡發動了魚死網破般的攻擊,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不能功成,便走向死亡。
  “吼……”
  石人王傀儡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整具石體都燃燒了起來,他像是一個人形的大火炬,烈焰騰騰,神光千萬道,向前撲殺。
  不得已,縱然是毀掉這具強大的戰斗工具,也要打通出路,蕭晨完全豁出去了。
  “砰”
  一桿狼牙大棒重重的砸落下來,打的石人王傀儡通體神火明滅不定,身體劇震不已,不過他并沒有止步,雙手交叉出一種莫名古怪的神印,向前推去。
  轟隆一聲巨響,震開了狼牙大棒,沖擊向前。
  “當”
  陸戰出手如電,干枯的手爪像鋒利無比,擊在了石人王傀儡的掌心,石屑迸濺,留下幾個觸目驚心的指印。
  “吼……”
  石人王傀儡長嘯,滿頭石質發絲瘋狂舞動了起來,向前甩去,尖銳的破空之響發出,每根石質發絲都像是精細的利劍。
  “砰”
  陸戰掌指如鉤,一下子截斷下大片石質發絲,與此同時四大始祖齊動。
  狼煙大棒、掌指神印、無上神則等同時封擋石人王傀儡,這里的可怕波動震的石門搖顫不已,脫落下大片石粉。
  石人王傀儡如遭雷擊,被四大始祖打的雙臂龜裂,石發分飛,一下子崩飛了回來,險些撞在蕭晨的身上。
  四大異界始祖合在一起,那種戰力,光想想就讓人顫栗,每一個人都是可與盤古王爭鋒的絕世人物。
  石人王傀儡在蕭晨的意志主導下,再次向前沖去,必須殺出一條血路方可,不然沒有活路。
  但是,以陸戰為首的四大始祖,此刻同時結印,魔源大道浩瀚如海,四只巨大的手掌同時拍落下來。
  “砰”
  石人王傀儡雙臂折斷,通體龜裂,被打的近乎四分五裂,化成一團光華飛了回來,浮現在石罐上。
  蕭晨心中一沉,此刻被逼上了絕路,但是他決不能后退,若是退入石門后,必死無疑。
  他將那神秘莫測的石罐,托在掌指間,瘋狂催動神力,讓上面所有刻痕都明亮了起來。
  巴掌高的石罐非常神秘,自得到那一日起,蕭晨曾經反復研究過,但都沒有弄清其來歷與真正的威力。
  在這一刻,不計后果的催動神力,除了已有的刻痕外,很多蛛網幫的細小印記也浮現了出來,流轉出神秘的光華。
  像是一道道秩序神則交織成的網狀物,密布在石罐上,流轉出的氣息讓人感覺異樣,非常的奇特。
  “萬惡之源!”
  陸戰四人全部變色,看得出他們對石罐有一定的了解,面露一絲凝重之色。
  “哧哧哧”
  石罐突然射出數道光華,那是奇異的詛咒力量,像是一條條流光一般沖向陸戰四人。
  他們快速躲避,沒有硬抗,因為若是傳說中太古前的某些惡毒的詛咒,縱然是石人王觸碰到也要大病一場,甚至失去性命。
  毫無疑問,他們感覺到了,方才的那些詛咒都是最頂級的,若是觸碰到軀體,可能永生永世都無法消除掉。
  “你以為憑借它就可以擋住我們嗎,奉勸你不要玩火**……”陸戰向前逼來,魔爪無邊,一下子就整座石門封堵住了,向里探來。
  同一時間,一桿狼牙大棒緊隨其后,自那魔爪的縫隙中刺來,根根狼牙刺鋒銳無比。
  蕭晨真的近乎絕望了,不得已倒退,但是卻無法快過石人王的大道烙印,他如遭雷擊,形體出現一道道裂痕。
  在此前就被重創過,這時又被兩大始祖壓制,生命氣息微弱到極點。
  刷
  失樂園被打開,小獸珂珂探出頭來,快速將蕭晨拉了進去。
  “躲在里面,就以為安全了嗎?”陸戰冷笑,到了他這等境界,連大世界都可以輕易破碎,自然不會在意失樂園。
  魔爪探出,禁錮虛空,封住石門,準備將失樂園煉化。
  “咦……”
  但是片刻后,他發出驚訝聲,旁邊其他三位異界始祖也出手,助他煉化失樂園。
  “傳說是真的,失樂園還有那深獄淵都是不可多得的瑰寶,比之真正的大世界還要堅固,我等居然不能撕裂。”
  不過,縱然失樂園不能被撕裂,躲在里面的眾人也已經無法承受了,瑰寶無恙,眾人無法抵抗那滲透進來的偉力。
  最終蕭晨與神圖相合,身披古卷,咬著幾株回命草重新沖了出來。
  “這就對了,結束這一切吧……”陸戰發出低沉的聲音,不過卻也在防備著,他怕蕭晨不計后果的祭出神圖,因為縱然是不全的陣圖也足以造成可怕的破壞。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蕭晨沒有祭出神圖,依然與身相合,保護自己。
  在這一刻,他托著石罐,瘋狂的去揭那罐口的封印條,那里頓時沖出一股邪異的氣息。
  罐口的封條看似如同黃紙般,但絕不是紙張,是一種極其特殊的皮質材料,應該是某種生物的蛻皮。
  上面劃刻滿了密密麻麻的鬼畫符,將罐口嚴密的封死了。
  在蕭晨注入神華,用力揭封條時,石罐猛烈的顫動,里面像是有什么妖魔復蘇了一般,想要沖出來。
  陸戰倒吸冷氣,快速后退,后方的三大始祖,也都如鬼魅般從石門內電射而出。
  “小子你要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我自然知道。”蕭晨依然用力揭封條,雖然封印沒有松開,但是卻已經流轉出了一種極其妖邪的力量,讓人如墜深淵,如臨地獄,渾身不由自主冒冷氣,心中升騰起莫名懼意。
  “你在打開災難之源,自尋死路!”
  “不打開的話,我能活嗎?”蕭晨不為所動,冷笑道:“與其如此,不若嘗試一番,你們逼我,就一起與我同時看看石罐中到底封有什么吧。”
  陸戰四大始祖臉色陰沉,不發一語,打出種種神則,向著蕭晨淹沒而去。
  但是,剎那間,他們全部變色,石人王級的強大神識,竟然如滾滾長河般向著那石罐沖去。
  猶如脫韁的野馬,根本不受控制!
  四大始祖,心中震驚,果斷斬斷那縷神念,飛速倒退,遠離了石門。
  蕭晨盡管有神圖護體,且躲入了石門后方,但依然遭受了重創,口中的回命草迅速融化,修復其近乎崩裂開的肉殼與靈魂。
  同時間,他發覺手中的石罐越發的妖邪了,在那罐口的封條,云集著道道黑霧,顯得神秘而又邪異。
  “砰砰砰”
  石罐猛烈震動,像是一個生命體,想要從蕭晨的掌指間沖出。
  蕭晨心中發涼,他知道這確實是在玩火,很有可能會奪取他的性命。非常不好的預感,妖邪的氣息從封條下流轉出的越來越多。
  他快速向石門外沖去,陸戰四人以無上大法力封擋,但是這個時候石罐上的封條被蕭晨揭開了一道微弱的縫隙。
  一股讓人非常不舒服的氣息,像是瀚海突然一下子沖擊了出去。
  “轟”
  沒有神力波動,只是一股無形的“勢”,壓制人的神識,讓人無法抵抗。
  陸戰四人一驚,快速后退,故老相傳,石罐乃是萬惡之源,具有莫測的妖邪力量,他們雖然不是多么相信與懼怕,但卻不想真正以身試險。
  利用這個機會,蕭晨快速沖出了石門,且重新壓下了封條,封住了石罐。
  然而,他的心中卻極其震撼,渾身冷汗長流,短短的剎那間,他像是在煉獄中經歷了數千年之久。
  就在方才,他居然聽到石罐中有鐵鏈嘩啦啦作響,像是鎖住的猛獸在劇烈掙動!
  若不是有鐵鏈存在,方才封條揭開一角時,是否會有妖邪的東西沖出?
  蕭晨神色非常難看,他雖然沖出了石門,但是卻心有余悸。
  而這個時候,他并沒有擺脫危險,陸戰四人隨時會撲殺上來。三皇鏡已經失去,且目的已經達到,是時候離開了。
  但是,整片不祥之地都被封困了,石人王都難以突破出去,他怎樣才能離開這里?
  “咿呀……”
  就在這時,珂珂突然再次打開了失樂園,悄聲對蕭晨傳音,小家伙顯得激動無比,它感應到了父母的氣息。
  珂珂的父母,通過血脈間的特殊感應,透過封印,告知小東西要打穿一條通道,將它救出去。
  蕭晨心中一喜,珂珂的父母若是在外,石烏鴉與老頭骨肯定能夠感應到,到時候他們聯手,也許可以將他與珂珂救出。
  在另一邊,戰斗到了白熱化!
  方才,魔影吞吐日月星辰,活活將一個石人王吞噬了,咬碎石人體,僅僅留下一灘金色的血液。
  諸王同時掌控三皇鏡,艱難的大戰,終于將那魔影壓制在地,第一次占據了絕對上風。
  諸王的大道交織成金色的秩序神網,裹著三皇鏡,懸在半空中,上面有三道虛影模模糊糊,俯視下方。
  魔影被石鏡照射出的璀璨神光,壓制的伏倒在地上,不斷的掙扎,但卻無法站起身來。
  陸戰等四位異界始祖第一次露出焦慮之色,難以保持平靜了,四人快速沖了過去,對那半空中的金色秩序神網轟殺。
  “砰”
  由大道神則交織成的大網遭襲,里面的三皇鏡一陣搖動,射下的神光頓時一暗,浮現在上空的三道虛影也險些消失。
  突然的干擾,頓時讓那被壓制的伏在地上的魔影緩過一口氣來,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殺意,一下子翻身而起,騰躍到了半空中。
  “砰”
  他一記魔爪探出,剎那將三道虛影抓碎了,三皇鏡搖動,險些墜落下高空。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魔影脫困,諸王震動。
  不過好在他們掌控三皇鏡后,在絕對實力上占據了上風,很快就穩定住了陣腳,將陸戰等四大始祖與魔影同時圍在當中。
  金色秩序重新交織成神網,將三皇鏡定在當中,三道虛影重新浮現而出,再次照射下一片奪目的光華,籠罩了那恐怖的魔影。
  “吼……”
  魔影伏在地上,軀體連連顫抖。
  九十九重石臺階的最后一重,形似一個巨大的祭臺,地面上布滿了刻痕,充滿了暗紅色的血跡,魔影與之親密接觸,在這一刻流轉出無比邪異的力量。
  所有刻痕都鮮活了起來,一道道血水在刻痕中流淌,像是一副素描被在著色一般。
  “吼……”
  魔影咆哮,所有刻痕全部被血水填充滿,似乎是從石地下涌動上來的。
  所有刻圖都充滿了鮮血,貫連在一起,形成一幅幅神秘的圖案,魔影翻身而起,讓上方的三皇鏡連連震動。
  “死……”
  模糊的一個死字,從魔影口中發出。
  “砰”
  一名石人王當場崩碎,一下子形神俱滅!
  這深深震動了諸王,所有人心中都恐懼無比,修煉無盡歲月,終達到至高極點,若是隕落,任誰也不甘。
  “他是強弩之末,這一次一定可以徹底煉化,莫要猶豫!”水王宋大飛喝喊,提醒諸王。
  三皇鏡射出的光芒越發璀璨了,而諸王交織成的大道也更加的密集與強大了,璀璨奪目。
  壓落的剎那,魔影一下子虛淡了很多,重新趴在了地上。
  但是,他卻倔強昂起了頭顱,雙手與石地上的血痕接觸,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頓時洞穿了宋大飛。
  “砰”
  又一名石人王形神俱滅,徹底隕落!
  非常不真實的感覺,似不是震懾諸天的石人王,而只是瓦盆一般,被人輕易摔碎在地。
  魔影的強大讓諸王心神搖動,有想立刻飛遁的念頭。
  但是,他們畢竟都是非常人,知道該如何去做。
  所有人都竭盡全力,以大道烙印構建神則,催動三皇鏡壓制魔影。同時,也各自出手,封印陸戰四人,阻止他們破壞。
  “嗡”
  三皇鏡輕顫,魔影終于被壓制的難以動彈了,虛淡的近乎的磨滅了!
  “很好,終究要要煉化他了,決不能放松!”
  三皇鏡緩緩旋轉,慢慢降下,向著魔影壓落而去。
  “吼……”
  當石鏡觸碰到魔影的剎那,它不甘的揚起頭來,發出一聲沉悶的咆哮,“砰”的一聲,頭顱斷裂了下來,張開巨口,一下子將另一位石人王咬碎了,金色的血液迸濺出很遠。
  “嗡”
  三皇鏡輕顫,將它的軀體徹底磨滅,而后追逐著頭顱射出一道道神光。
  “砰”
  最終,頭顱被吸附在了三皇鏡上,也慢慢變淡,漸漸消失了,被諸王煉化!
  陸戰四人驚怒,但是并沒有絕望,果斷趁這個機會倒退,脫離了包圍圈。
  “咚”
  就在這時,封印的不祥之地被人打穿出一條隧道,珂珂頓時露出激動的神色,快速向里沖去。
  蕭晨緊隨其后,但是變故發生了,諸王同時出手,截斷隧道,將兩人封了回來!
  “咿呀……”珂珂驚叫,方才險遭重創。
  “諸位不要做的太絕,三皇鏡已經易主,難道還要趕盡殺絕嗎?”老頭骨的聲音傳來。
  隧道再一次被打開,蕭晨頓時感覺到了外面的強大氣息,最起碼有三四位石人王。
  光芒一閃,籠罩了珂珂與蕭晨,將他們牽引入隧道中。
  “轟”
  包括異界四大始祖在內,諸王全部出手,再次截斷了隧道。
  “哼”
  石烏鴉冷哼的聲音傳了進來,珂珂玄祖的強大氣息也震動了進來。
  神光耀眼,包裹著珂珂與蕭晨,再次穿越隧道。
  只是,諸王鐵了心要留下蕭晨,強大的神則掃來,他頓時被定住了。
  蕭晨暗嘆了一聲,他身上重寶太多了,被人發現后,招來了大難。
  當下,他毫不猶豫的將神圖祭出,令其與珂珂合一,將古卷展出,披在了小東西的身上,將王者神城托起,籠罩在小家伙的頭頂上方,而后又將天痕與天碑等打入失樂園內。
  除卻石罐外,他將一切都交給了珂珂,祭出神力,各種瑰寶光華萬道,在外界幾大王者的配合下,珂珂驚叫了一聲,順利沖了出去。
  而蕭晨自己則幾大王者拘禁而回。
  “你們得到三皇鏡還不滿足,想要得到其他重寶,好,我成全你們,先給你們第一重大禮!”
  這一次,蕭晨沒有任何猶豫,當下用力揭開了石罐的封條。
  嘩啦啦
  里面頓時響起震耳欲聾的鐵鏈搖動的聲響,像是有一個龐然大物在掙動。
  恐怖的氣息,頓時彌漫了天地,無盡黑霧洶涌,妖邪的力量讓人顫栗。
  “快將他封入石門內!”礪石獸大叫。
  其他人也感覺到了極其不祥的預感,同時出手,震動三皇鏡,將蕭晨掃入了石門中。
  他們不得不如此,生怕再出現一個類似魔影的存在。
  “那是……”
  諸王全部變色,當把蕭晨連同石罐掃進石門內時,蕭晨正好撞在一條魔影上。
  很顯然,魔影不滅,雖然虛淡了很多,但終究沒有徹底的隕落。
  這一次,諸王同時出手封印石門,借助三皇鏡的偉力最終封閉了石門,照耀下一道道奪目的光華,石門上頓時被刻上了密密麻麻的文字與咒符。
  “轟”
  石門就此被鎮封!
  問候你們所有女性先人!這是蕭晨非常想對諸王大喊出的話語,他撞在了魔影的身上,被永久性的封在了石門的背后。
  魔影那雙可怖的眸子,正在冷冷的盯著他!
  里面能見度很低,只能看到周圍是大片的廢墟,他就這樣與魔影正面相對。
  而石罐被揭開封條后,里面沖出的妖邪氣息越發的強盛了,鐵鏈震動的聲響猶如雷鳴。
  身臨絕地,雙重恐怖威壓全部籠罩在蕭晨一人的身上。
  “小魔魔,別這樣盯著我。”自知必死,蕭晨帶著自嘲的笑容,給魔影起了這樣一個昵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