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648 揭開石罐封條

被諸王封入石門內,蕭晨手持石罐,與魔影相對,雙重恐怖威壓籠罩,可以說他的一只腳已經踏入了地獄中。
  魔影探出手掌,向前緩緩抓來,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黑線在它的掌指間交織,那是秩序的重組與排列,縱然是石人王被其擊中,也要隕落。
  但是,蕭晨卻并無懼色,一動不動,越是到生死關頭他越發的放松了,也許是自知無望生還,什么都不在乎了。
  躲避是無用的,除非小石皇再生,方可力壓魔影!不然這強大的魔影打遍萬界無敵手,諸王聯手都不能真正殺死它。
  緩緩抓來的大手,雖然沒有能量波動,但是卻讓人喘不過氣來,這便是真正的無上威壓。
  蕭晨宛如化石,與它對峙,渾身都是冷汗,心中無懼,但身體卻不受他控制,做出了本能反應,承受著無形的“勢”。
  那只魔爪最終在蕭晨身前停了下來,而后快如閃電一般向著他手中的石罐抓去。
  “嘩啦啦”
  石罐中的鐵鎖鏈的聲響自始至終都響個不停,像是要命的魔音一般震耳欲聾。
  這才是魔影所關注的!
  “砰”
  魔影一把從蕭晨手中奪過了石罐,牢牢的抓在手中,掌指間的黑色細線像是一層薄紗般罩向石罐,它想煉化神秘的石罐。
  “隆隆隆……”
  石罐雖然不過巴掌高,但里面卻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在魔影的手中連連震動,流轉出一道道神秘的光華。
  “砰”
  魔影用力將石罐摜在了地上,一腳踏了上去,狠狠的碾動,爆發出無以倫比的恐怖威壓與力量,光是那種氣息就讓人顫栗,余波直接將蕭晨掀飛了出去。
  他想毀滅掉罐體,那只大腳一遍又一遍的碾動,石罐與地面接觸摩擦,發出“咯吱吱”的聲響,飛出一串串火星以及一道道恐怖的詛咒力量。
  但魔影腳下的石罐難以損毀,并無任何傷痕,至于石罐沖出的詛咒力量也沒有奈何魔影分毫。
  “吼……”
  魔影一聲咆哮,一道道黑色的細線像是蠶絲般從它的身體中沖出,纏繞在地面上的石罐上。
  蕭晨心中吃驚,他不知道魔影為何如此急躁,似是迫不及待,想要剎那間就毀了石罐。
  但是,眼下這一切不是他所能夠插手的,他一步一步向著前方走去,見魔影沒有阻止,他開始大步前行,想要快速離開這里。
  這是一片廢墟,能見度很低,不知道是何種迷霧,連蕭晨的破妄之眼都成功相阻。
  走出去足有百丈遠,魔影都沒有任何反應,蕭晨頓時提速,化成一道光束,遠遁而去。
  迷迷蒙蒙,無盡黑霧,地面上到處都是斷壁殘垣,所見地域大致相同。
  蕭晨感覺飛出去足有十萬里,剎那降落而下,他想要暫時在廢墟中隱藏。但是降臨到地面后,他卻是冷汗長流,神色驟變。
  還是那片廢墟,像是從來沒有離開過。
  轉頭觀望,隱隱約約間,可以模糊看到魔影還在那里,正在劈砸石罐,想要摧毀。
  這讓蕭晨相當的震驚,方才他明明飛出去了十萬里,怎么又回到了原點?
  這一次,他沒有騰空,而是在大地上奔騰,八相極速舉世無雙,堪與石人王的的飛行速度相比。
  各種廢墟飛快倒退,罡風凜冽,黑霧翻涌,蕭晨奔行三萬里,直至感覺離開方才那片地域后,才駐足停了下來。
  但是,黑霧吹散,當他再次打量周圍的景象時,不禁呆住了,他又回到了原點,能夠感應到背后那尊魔影的磅礴氣勢。
  這怎么可能?!
  他感覺脊背在冒涼氣,這個地方太邪門了,方才他絕對離開了這里,奔騰的過程中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道路兩旁的一切。
  明明轉換了地方,為何最終停下的剎那,又回到了原點呢?!
  幻覺,難道是幻覺不成?
  蕭晨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覺,石門內的世界非常妖邪,他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錯了。
  這一次,他不再飛行,不再奔跑,徒步向前走去。
  除了身后魔影劈砸石罐的聲響,以及石罐內鐵索震顫的響聲外,這片廢墟再沒有其他聲音。
  蕭晨一步一步遠去,沒有回頭觀望魔影,腳下的廢墟不斷后退。走出去數里,他看到了很多建筑遺跡,全都身上太古前的風格,縱然過去無盡歲月了,都沒有灰飛煙滅。
  他沒有被虛幻景象迷惑的感覺,這一切都應該是真實的,為什么方才會返回原點?蕭晨在這里駐足,他想證實一番。
  果然,當他停下來后又回到了原點,這簡直讓人抓狂,難道只能前進,不能停下嗎?
  如此這樣前行,到底會達到什么地方,有什么意義?
  蕭晨最終沒有在妄動,這里有神秘的力量籠罩了他,恐怕無論怎樣想方設法的飛逃,都不能成功。
  他扯下幾根發絲,控制它們化成一道道流光沖向不同方位,足足過去兩個時辰后,也不知道飛遁了多少萬里,他才停止控制。
  結果如他所料那般,所有發絲全部突兀的浮現在他的掌指間。
  這是絕對的壓制,無法有效的突破,造成這一切的,肯定是因為魔影的存在,怎么可能任他就此離去呢!
  “這……”
  蕭晨吃驚的發現,飛回他掌指間的發絲,最終竟重生在他的頭上,徹底的還原。
  “等等……”
  他立刻想到了某種可能,難道說魔影之所以百戰不死,不可磨滅,與此有關嗎?除卻限制自由外,難道這里有神秘力量可讓一切“復歸原點”?若是如此,那太不可思議了。
  這里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所在?蕭晨帶著驚疑不定之色,割裂手腕,讓點點神血灑落而下。不過,很快所有血液又都倒流而回,他的傷口自動愈合,復歸原樣。
  果真被證明了,這里充滿了妖邪的力量,讓人很難理解。只是不知道,妖邪的力量是屬于廢墟的,還是源于魔影透發。
  若是廢墟發出的,那么源頭應該就在方圓數百丈內,因為蕭晨發現,在方圓數百丈內,他可以停在任何一個地方,超過這個范圍后他才會被強行拉回。
  他在仔細搜索,想要有所發現。
  “劈劈啪啪”
  就在前方,一個殘破的石屋中有火焰在燃燒,蕭晨大步來到這里,向里望去頓時變色。
  青色的火焰閃爍著幽森的光芒,沒有一點熱量散出,反而有陣陣森寒的氣息在流淌,石屋內的火堆中燃燒物不是木材,而是幾條手臂!
  蕭晨頓時頭皮發麻,殘破的石屋中幾條石人手臂堆在一起,竟被當成尋常木柴點燃,這種場面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硬著頭皮走了進來,這里極其陰寒,幾條手臂也不知道燃燒多少萬年了,似乎可以永遠的燃燒下去。
  “轟”
  突然間,他的耳鼓險些崩裂,那道魔影不知道何時進入了殘破的石屋中,重重的將那石罐砸在了火堆中,頓時令當中的三條手臂折斷。
  魔影無視蕭晨,似要以妖邪的火焰融掉石罐,他盤坐在火堆前,噴吐星月星辰,開始煉化罐體。
  “嘩啦啦”
  石罐內的動靜越來越大了,鐵索似乎隨時被扯斷,那個不明的存在將要掙脫出來。
  蕭晨漸漸明白了,魔影將他當成了砧板之肉,不急于斃掉他。他在這石屋中呆立了片刻,而后轉身走出。
  前方,相當的寂靜,沒有一點聲響,而后方的魔影與石罐所傳出聲響也一下子消失了,無法傳到這里。
  走到這里后,黑霧更加的濃烈了,滾滾洶涌,蕭晨沒有猶豫,大步向著黑霧最濃烈的地方走了進去。
  盡管周圍瓦礫遍地,但這里卻有一座完好的大殿,黑霧繚繞,陰氣森森,與別的地方格外的不同。
  蕭晨走了進來,一步一步前進,深入到了里面,大殿中非常的幽森,除卻他自己的腳步聲在回蕩外,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這里仿佛非常的空曠,感應不到任何存在,雖然僅僅是一座大殿,但讓蕭晨感覺卻像是一個無邊無垠的大世界。
  “轟”
  突然間,刺目的碧火燃燒了起來,剎那點亮了黑暗的大殿。
  蕭晨大吃一驚,這一次燃燒的火堆中竟有五顆石頭骨!
  這太森然恐怖了,五顆石頭骨竟被當做燃燒的材料……
  “什么?!”
  五顆石頭骨還不是最震撼的,蕭晨臉上的神色剎那凝固了,熊熊燃燒的火堆后方,竟有一個身影靜靜盤坐。
  冰冷刺骨的氣息正在那里發出,黑霧繚繞,火焰閃耀,幾縷纖細的長發在飄舞。
  不是石發,是正常的烏發,在霧氣與火光中舞動,一片迷蒙。
  蕭晨蹬蹬蹬退出去幾大步,他發現那是一具血肉之軀!
  不可能!
  他有些無法相信,這里若有強者,自然是不低于石人王級別的人物,但是……怎么可能會是血肉之軀?
  小石皇都無法長存,怎么可能會有其他人活下來?
  蕭晨穩定住心神,繞過火堆,向前走去,在碧火與霧氣的掩映下,那具盤坐的身影越發迷蒙神秘了。
  蕭晨探出微弱的神念,感覺那里一邊冰冷,他略微猶豫,而后大步走到了近前,探出一只手掌,搭在了這個人的肩頭上。
  幾縷纖細的發絲在飄舞,但是觸手感覺卻是一片冰冷,這應該是一具尸體!
  蕭晨長出了一口氣,小石皇都殞落了,他不相信有人可以在那個境界萬古長存。
  “砰”
  火焰一陣跳動,突然暴漲起數米高。
  與此同時,蕭晨剎那變色,心中劇震,他感覺一只手搭在在了他的肩頭上,透發出溫暖的氣息,姿勢應該與他搭在尸體上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