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57 帝塔封魔

蕭晨耳邊風聲呼呼作響,不斷地響著黑暗中沉墜,他不知道是否將會出現在死亡世界的盡頭。
  但不管怎樣,他想要先擺脫上方的魔地,那里太過危險。
  在極速下降的過程中,五帝塔光芒綻放,當中被鎮封的魔影激烈反撲,隨時都可能沖出反噬蕭晨。
  眼下騎虎難下,蕭晨只能催動無盡神力,以石塔來煉化此魔。
  無盡的黑暗,看不到一點光亮,格外的安靜,魔影的咆哮聲被封在塔中。
  蕭晨運轉玄功,回想女尸曾經施展過的印法,打出天碑玄法起手式,而后以這具軀體的本能驅動神印的下一式。
  “轟”
  抱著嘗試的念頭,竟真的打出了一記可怕的神印,注入到了五帝塔內,讓魔影遭受重創。
  唯有女尸自己的印法,才能溝通出這具肉殼內的全部潛力。
  刷刷刷蕭晨連續變化手勢,不斷結印,希冀槨女尸生前的神印連貫下來。
  但是,僅僅將他記在心中的玄奧治印施展出部分而已,便再也連貫不下去了。
  記住不等于能夠施展,若不是這具肉殼的原因,蕭晨很懷疑能否打出一式。
  但這樣也足夠造成威脅了。
  五帝塔得到強大的神力澆灌,五道身影迷蒙,古塔作為太古前最富盛名的石兵之一,發揮出了無以倫比的可怕神威。
  “砰”
  魔影四分五裂,發出一聲凄厲的長嘯。
  它被女尸的那汪洋般的無上威力以及五帝塔的可怕威能,險些磨滅暗淡的影跡非常的模糊,不斷厲吼。
  不得不說它強大了,化身成魔性本源之力,最終帶著殘體沖了出來,僅僅留下一條黑色的魔腿在五帝塔內。
  “砰”
  沖出的剎那,它便給予女尸重重一擊。
  蕭晨縱然神魂躲在女尸肉殼內,但是當場還是險些魂飛魄散,遭受了一記重創。
  他以五帝印相迎,但是卻根本接架不住,魔影變幻萬端,殺式無盡,在大境界上完全壓制他!是的,超越石王的大境界,是一道無法逾越的天塹,如果不是女尸的肉殼足夠強大,恐怕此刻他已經形神俱滅了。
  在這個世上,唯有同境界的肉殼,才可以承受這種無上偉力!遭受一連串可怕的沖擊,蕭晨發覺女尸的軀體徹底龜裂,即將崩碎。不得已,他將五帝塔饋壓在女尸身上,籠罩了自己,被迫轉為防守。
  對攻,他根本不是對手!想要再次以五帝塔鎖壓住魔影,已經很難了,被收進去一回令其受盡了苦頭,很難第二次奏效。
  黑暗的深淵蘊含著神秘的力量,魔影發出陣陣咆哮,深淵內有專門克制它的力量。在此之前,它以石罐收集深測對岸的兇獸的神力時,蕭晨便發玖了這個事實。
  對于蕭晨來說”這是唯一的有利因素。
  借此機會,他躲在五帝塔內,女尸的肉殼快速被修復,終于讓他緩過一口氣。
  黑暗中,一雙冰冷的眸子凝視五帝塔內的蕭晨,魔影幾次撲殺,都無法打開五帝塔。
  每次它想要攫住時,蕭晨都會瘋狂反擊,石塔綻放億萬神輝,將其魔爪擊退。
  蕭晨可不想被魔影掌控五帝塔,若是這樣,他必死無疑。
  眼下,需要耗時間,看魔影能否一直支撐下去。
  幾經掙扎,幾次猶豫,最終魔影,發咄一聲凄厲的長嘯,發動了最后一波攻擊。
  千萬黑色秩序細線,像是蛛網一般將五帝塔包裹住了,帶著石塔便想向上飛去。
  形勢危急到了極點,蕭晨顧不上多想,自保女尸右臂,轟隆一聲神焰沖天,頓時照亮了深淵,摧毀了黑色的黑色的秩序神則細線。
  接著,他又爆掉女尸大半邊軀體,令無盡神力熊熊燃燒,終于徹底摧毀那些秩序神則,令五帝塔擺脫了出來。
  魔影在深淵中,被神秘的力量克制,終于無法在支撐,形體虛淡了很多,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沖天而去,回到了懸崖峭壁上。
  蕭晨脫離了魔影的掌控,不斷向著黑暗中沉墜。
  此刻他漸漸明白,唯有女尸與小石皇這等境界的人,才能真正發揮出三皇鏡與五帝塔的威力。
  在當今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人可以殺死魔影!五帝塔中漸漸黑暗了下來,女尸的軀體經過漫長的時間,終于漸漸修復。
  除此之外,他這層石塔內還有一條黑色的魔腿,繚繞著滾滾黑霧,連發著無以倫比的強大力量。
  那是魔影留下的,被鎖壓在此的殘肢。
  對于蕭晨來說,這絕對是無價之寶,蘊含了強大無匹的魔性力量,簡直被一具尸王尸體還要珍貴,他可以慢慢的進行圣祭,到時候為其所用。
  同時,意外將五帝塔帶了出來,這宗圣物之強大早已體驗過,不用想也知道可與三皇銑媲美,若是利用得當,足以讓敵人膽寒。
  不過,蕭晨對于這層石塔還有另外心思,他覺得單層的石塔可以當做“城”來用。
  是的,石人涅礱需要構造神城,眼前的五帝城絕對堪稱神城中的至尊瑰寶,沒有什么比它更加堅固與強大了。
  若是以此構建蕭晨自己的神城,那簡直不可想象,堪稱古往今來第一神圣巨城也不為過!光想想就讓蕭晨心血沸騰,縱然是他也難以抵擋這種誘惑。
  不斷的下沉,深淵中的神秘力量越發的沉凝了,若不是躲在石塔中,長時佴下去蕭晨都將被熔化,這種偉力不光克制魔影,對于其他任何生靈來說都是可怕的災難。
  蕭晨吃驚發現了一則事實,不斷墜落的過程中,他發現了不少空間大裂縫,與這深淵相連。
  似乎很多世界,都與深測相通!他沒有貿然闖入進去,而是在尋找死亡世界的氣息,定位王者國度的坐標,他想從熟忌的道路脫困。
  終于,若隱若無間,他感應到了死亡大世界的能量波動。
  蕭晨駕馭五帝塔,向著那里飛去,終于進入一片黑暗的大裂縫內。
  灰暗是主體,各種蟲洞交錯在眼前,他確信來到了死亡世界最深處。
  至此,他有一點疑惑,那黑暗的深剞卜,像是人為璧來出來的,生生與諸天萬界隔絕。
  因為,似乎每個世界都有與深淵相連的大裂縫。
  奔騰的時間長河,高聳入蒼穹的三層石臺階,各種密布的蟲洞,這一切熟悉而又陌生。
  蕭晨有些感慨,終于活著逃了出來。只是不知道他冒死將諸王引入異界是否給異界招去了大難。他對外界發生的事情,根本不知道。
  來到這里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快速從女尸肉殼沖退出,歸回本體。
  雖然是一次相當尷尬的經歷,但卻也沒有什么可臉紅的。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件讓他驚異莫名的事情發生了,女尸的無上的寶體在慢慢的龜,如瓷器般光滑的體表出現了一道道細小的裂紋,有絲絲血跡滲出。
  這不是幻覺,而是真正發生的事情。
  怎么會這樣?蕭晨不解。
  女尸萬古不朽,肉殼存活無盡歲月了,怎么現在開始崩潰了呢?
  驀地,他想起了小石皇,這種境界的存在,難以長存于世……
  蕭晨心中一沉,他趕緊將女尸放入五帝塔中,崩潰的軀體頓時停止了龜裂。
  這……讓他漸漸明白了一件事情,為何魔影如此強大,亦不敢出現在諸天萬界間,雨只是躲在那陰暗的石門背后。
  這樣強大的存在,不能長久于世,活在真正的世界中,他們將會自毀。
  大過強大,遭夭妒!越強大,越與毀滅相近。
  仔細觀察后,蕭晨有一絲隱憂,女尸看似停止了龜裂,但事實不過是放緩了速度,此刻她的肉殼內部依然在緩慢的崩潰中。
  “難道縱然這樣肉殼也不能存在?魔影沒有肉殼,小石皇的的肉殼化成飛灰,在此之前,女尸被鎮魔大法封印……”
  蕭晨不懂得饋魔大法,只能任女尸肉殼非常緩慢的龜裂,也許幾千年,也許幾萬年,這具尸體便將徹底不復存在了。
  不能改變什么,蕭晨使不再多想。
  這些年來,他雖然感覺時間匆匆,但是絕沒有想到已經過去了數千年,發生了太多的事情。
  在蕭晨的料想中,最多過去不過千余年而已。
  因此,他在死亡世界最深處的這片凈土中,開始安心修煉,想要嘗試以五帝塔構建神城,他想變得強大起來。
  當然,自然不會一坐數萬年,他在小石皇陵墓中已經有了心得,不一定要是絕對的石人路,但卻需要一坐神城來修煉。
  五帝城被蕭晨托在掌中,雖然看似巴掌大小,但卻有有一股大氣磅礴的氣勢透發出。
  他抖手一扔,五帝城快速放大到方圓十丈大小,而后緩緩降落而下,將他收在了里面。
  他不想將五帝城化成山岳般的巨城,如此大小,正好可以圍護他,助他修煉。
  蕭晨開始了漫長的苦修與參悟,這么多年來,他一斤修習了多種神通秘法,如今是時候自己進行升華了。
  歲月匆匆,蕭晨在五帝塔中,逐漸的構建自己的秩序神則,慢慢鑄造屬于自己的神城。
  不得不說,以五帝塔為神城薈乃驚世之舉,任誰都要驚羨,至尊古塔的第一層絕對堪稱古往今來第一神城。
  光陰荏苒,轉眼數百年流逝而過,期間蕭晨幾次醒來,而后又重新閉目,他在領悟各種玄奧道韻。
  以五帝塔作為神城修煉,發生了種種神異的事情,這數百年來,他仿佛聽到了五鐘聲音在輪流講述天地大道!亦真亦幻,非常的飄渺,讓他難以分辨,像是在夢境中一般。
  不過每次醒轉,他都有所收獲,讓他明白那不是幻覺。不過,那種聲音非常飄渺,他雖然在努力聆聽,但也僅僅聽聞到了部分要義而已。
  這似乎需要漫長歲月的積累,才有可能洞忌全部道韻精華。
  他在此涅!悟道,有五帝塔籠罩,外界根本無法感知到這里的一切,像是被隔絕在了另一片時空中。
  一晃眼五百年過去了,蕭晨的神識愈發的強大了,肉殼外凝結出一層時甲,里面的血肉之軀越發的晶瑩富有光澤。
  五百年過去,蕭晨終于走出了五帝城,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強大,這數百年來他時常感應到外面有莫名的波動,似乎每個數十年便出現一次。
  這一次,他決定看個究竟,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驀地,蕭晨變色,他感知到波動之源,乃是第八面天碑所在地。
  刷在他的頭上懸著五帝塔,他化成一道流光,快速向前沖去。
  相隔數百里時,蕭晨停了下來,前方萬丈雷電狂舞,劈裂了蒼穹,勾動了天地,血色電光橫空,巨大的天碑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
  “那是一一一一一一”
  蕭晨大吃一驚,他看到一道人影正繞著天碑飛行,不時伸出手掌觸摸那巨大的碑體。
  沒有誰比他更清楚,第八面天碑有多么恐怕,根本不能靠近,而逕個人竟在一遍又一遍的沖到近前去。
  他以破妄之眼觀看,發現每當那個人都紲碰到天碑時,碑體上都有各種古老的文字與刻圖浮現而出。
  “第八面天碑不是沒有任何囤紋嗎?”
  蕭晨心中極庋震驚,他一直以為第八面天碑是元字天碎,沒有想到今日驚現文字與刻圖。
  很顯然這個人,比他對第八面天碑要了解的多,日前正在努力觀摩神碑。
  只是不知道這個人為何了解的如此之多,以軀體觸砰天碑,才能令碑文浮現嗎?
  “還好,這個人不是血肉之軀……
  蕭晨長出了一口氣,到了現在,他已經有點對血肉強者過敏了。
  見識過小石皇的驚才絕艷,蓋世無雙,抵御過過魔影的可怕殺念,見識過女尸肉殼的強大無匹,他真的有點懼怕見到這類存在了。
  但他也知道,這種人物不可能真的活生生的存在于世,不然沒有人可以抗衡。他們是屬于真正無敵的人物,萬古以來,屈指可數!“這個石王是誰?是在死亡世界中誕生的的絕頂強者嗎?”
  蕭晨知道,這個人數百年來一直在此觀晷,縱然沒有休息過前面的那些天碑,但恐怕已經有一定的收獲了。
  “咦,看眷有些面熟……”
  蕭晨心中一沉,通過破妄之眼觀察,蕭晨隱約間覺得見過這個人!“像是昔日在古廟中被供奉的那尊古神……”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