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658 圣城五帝

昔日,九州與長生界有古廟與道觀內,在相當長的一段特殊時期內,沒有炎黃等祖神的神位。而眼前這個人卻曾位列至尊位,高高在上,曾經汲取過最為龐大的眾生愿力。
  “鴻鈞!”
  想到這個名字,蕭晨的雙目中頓時射出兩道冷電,沒有錯,正是在偽神大劫中興風作浪的巨擘。
  “在這種境地下見面……在九州興風作浪的鴻鈞,早已被黃帝與老祖龍斬殺,但眼前這個石王卻是其本體源頭。
  這是死亡世界一名強大的石王虛天道人曾經不止一次在蕭晨面前提起這個人可怕,更是想借期神圖來滅殺此人,言稱這個人有逆天的本領,試圖不可磨滅。
  而蕭晨也感應到了那個人的可怕氣息,深不可測陰暗的蒼穹下,巨大的天碑巍然聳立,帶給人以強大的壓迫感,即便相隔數百里也讓人心中壓抑。
  鄖名強大的石王繞碑而飛,在如山岳般的天碑前不斷拍掌,每次都是重擊,手掌被光暈所籠罩。
  蕭晨被他的動作所吸引,他看到了天碑上的一幅刻圖,一種神秘的法印,與女戶所施展的神印極其相似。
  那尊石王正在認真觀摩此圖,他并不是無目的的拍擊天碎,而是在非常有節奏的注入神力,如此才能令文字與刻圖顯化而出。
  蕭晨沒有采取行動,他也在遠空琢磨那張刻圖,可謂道韻無盡,神華千萬,讓人有種沉醉的感覺。
  在這一刻他忘記了其他,與那尊石王一般像是著魔了,眼神難以移動,沉浸在那面天碑上。
  雖僅僅是一幅捏印囤,但卻像是有了自己的靈魂,栩栩如生,似要透壁而出。
  “砰”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蕭晨感覺懸浮在頭頂上方的五帝塔一陣顥動,他頓時激靈靈打了個冷預,從方才那種狀態中醒轉過來。
  這讓他大吃一驚,神識競在無知無覺間受損,像是被一只無形大手撕裂了部分,靈魂都顯得有些暗淡。
  這種狀況讓人驚悚,那面刻圖像是一個地獄深測,可吞噬人的神識蕭晨向前觀望,發現那尊石王周身在綻放光輝,強大的神念正在刺穿向天碑。
  他比蕭晨更接近天碑,幾乎貼在了上面,若不是其足夠強大,換作一般人恐怕已經是神識崩裂了。
  但他卻并不懼怕,反而逆波而上,強行探出神識,觀摩此奧妙無盡的神印,似乎想將無上大道神韻全部攫取走。
  “果真是一個可怕的石王……”蕭晨心中凜然。
  蕭晨閉關這數百年來,曾經幾次感應到外界的波動,很顯然都是這尊石王所顯化出。
  看那幅捏印刻圖的位置,位于夭碑三分之一處,想來以上的部分的玄法都已經被其觀看過。
  就在這時,那尊石王突然痛苦的抱住了頭顱,發出一聲長嘯,滿頭石發都飛揚了起來。他的頭顱竟裂開了,龐大的神識全部沖出,竟有崩潰的跡象那是一團璀璨的光華,從石王的軀體內沖出后,向著天碎附著而去。
  無字天碑果真可怕,將石王的神識都吸引了出來在絢爛神光即將沒入天碑的剎那,石王的軀體顫動,像是一口海眼般鑒離體而去的神識又強行拉回。
  “砰”
  石王身體劇震,裂開的頭顱重新閉合,他像是經歷了一場慘厲的大戰一般,渾身疲憊,不少部位都滲出了石人血。
  現在,他已經不能在天碑近期懸浮,那股龐大的氣勢壓迫的他不得不倒退而去。蕭晨沒有出手,像是一只獵豹一般,在黑暗中靜靜等待機會。
  這尊神秘石王退出去足夠遠后,在虛空中打坐,引無盡血色閃電入體,他竟死亡世界最深處的狂暴之力煉休修神。
  半個時辰之后,他醒轉過來,略微猶豫后,再次飛向天碎。
  蕭晨自嘆不如,他眼下絕對無法與石王相比,鴻鈞的本體源頭非常的強大,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已經恢復到了巔峰狀態。
  想要觀摩天碑玄法,必須要灌輸無比龐大的神力,當他再次讓那副刻圖顯化出時,整具石體都晶瑩通遁了起來,光芒綻放。
  蕭晨大吃一驚,鴻鈞的本體源頭竟然一分為二,化成了陰陽魚,而后重新糾纏在一起,形成了太極圖。
  陰陽魚圖緩緩旋轉,流經出道之氣息,極其強大,浩瀚莫測這不得不讓人吃驚,鴻鈞的本體源頭實力高深,以身化道,這種手段縱然是在石王中也少有人及。
  陰陽圖,逐漸成型,最后歸真,成為了道圖!“果真是個人物,難怪虜天忌憚,想要不擇手段的除掉……”這尊石王化成太極囤屜!流轉出神秘莫測的氣息,開始強行攫取天碑上的烙印。
  “砰砰砰”
  道圖不斷顫動,但是卻成功捕捉到了大道神韻,與其合一,阻擋天碑無上威壓,獲取自己所需。
  蕭晨大吃一驚,天碑上的捏印刻圖漸漸消失了,而那陰陽太極圖中卻漸漸顯化出捏印玄法。
  這尊石王,他在欺天偷道,強行替換換大道烙印,讓道韻融入己身,這種手段非常逆天。
  亦稱得上取巧,不以己身悟道,而以己身融道,讓自己成為千萬大道化身。
  蕭晨當時便坐不住了,若是鴻鈞將天碑烙印這樣偷換而去,那么天碑將稱之為真正的無字天碑了,什么也剩不下。
  光芒一閃,陰陽圖剎那飛去數百里,而后重新化成一尊石體,凝立虛空中,如山似岳,手捏神秘法印,猶如女尸在石罐中那般,透發出浩某測的神印威壓。
  捏印而出的剎那,風云變幻天地失色,死亡世界最深處頓時狂暴了,千萬道血色閃電向著那里涌去,無盡能量浪濤狂涌。
  但是,在鴻鈞本體源頭捏印而成的瞬間,所有浩瀚偉力全部被壓制了下去,此印一出,威凌日月,壓蓋天地。
  那股氣勢,讓山河顫栗,讓星宇顫抖可怕的捏印圖,僅僅是一股氣勢,就有這樣的威力,格本沒有打出呢。
  最終,那尊石王收身而立,并沒有打出神印。
  蕭晨皺起了眉頭,這個人非常可怕,不悟道,而融道,欺天而行,很難想象他是如何做到的。
  天碑玄法原創者留下的烙印,被其吸收,借為己用這種威能是難以估量出的。
  鴻鈞重新化成陰陽太極圖,而后再次來到了天碑前,想要再次觀摩天碑古法。
  不過,這一次當他關注下一篇時,道圖不再穩定,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響,在慢慢龜裂。
  就在這一刻,蕭晨決定出手了,他不想被鴻鈞帶走天碑捏印圖。
  五帝塔護身,他化成一道流光,快速向著天碑沖去。
  但是,那尊石王的警覺性非常高,雖然道圖崩裂,但卻并不能夠影響他的感知。
  神遁之法,速度之極限,眨眼間他便遁走,連對抗都沒有進行。蕭晨甚至想重新入主女尸,以那具無上寶體來控制五帝塔,來安.試除掉鴻鈞,但是卻不曾想他如此謹慎小心。
  石王不戰而逃!可想他的警惕性有多么齋,不想以傷體對決。
  這是一個可怕的人物,有登峰造極的實力,若是讓其完全奪得天碑烙印,恐怕將少有人可以制衡他了。
  蕭晨沒有繼續追,他在默默思量,那尊石王如何融道亍己身的?這種手段非常值得借鑒。
  如今,蕭晨雖然不是石王,但是卻掌握有五帝塔,石塔懸在其頭頂上方,流轉出無盡混沌氣息,將他籠罩,第八面天碑的威壓不能阻他前進。
  蕭晨成功來到了神碑近前,他也學著鴻鈞的樣子,拍擊而下,注入無盡神力。
  “咦……”
  捏印圖再現雖然很模糊,但卻可以感知,它在慢慢清晰,逐漸深刻,捏印刻圖重現了。
  “道無極盡,神韻無窮……”蕭晨有一絲明悟,道可道,不可盜。
  能取一道,能容百通,但卻不能攫取無盡道。總有先天一道在天地之外,一道不盡,生生息,變化無盡,再衍無盡道。
  想要真正大成,唯有自成先天一道,自身演化千萬道。
  蕭晨短暫的入境,而后很快醒轉過來。
  他從天碑最上端開始注入神力,從起始篇精讀,僅僅片刻間,蕭晨便撤回了神力。
  出,要以前七面天碑為基,不然若是強行修煉,只能自傷道身,縱天資絕世,或許也只能截取部分道義,永不可臻至圓滿境界。
  蕭晨心中震動,眼下這第八面天碑,還不能修煉,如今他已經集全六面天碑玄法了,還需要尋得第七面天碑方可。
  匆匆向下看了幾篇,蕭晨頓時有了神識將要崩碎的感覺,急忙退出。
  但是,在這短暫的剎那,他心中卻是震動,兩幅捏印的刻圖與女尸施展的神印太神似了,如果稍微變幻一番,就是同一種印法這到底有什么聯系,是哪種印法先被創成的?女尸來自祖龍皮地圖上所描繪的神秘世界,天碑也是從那里流傳出來的嗎?
  蕭晨轉到了天碑的另一面,同樣注入神力,他吃驚的發現,同樣浮現出了古字與刻圖。
  這不是玄法,但對他來說卻比玄法還要重要,不知道是何人所留的線索,文字與刻圖都與另一面大不相同,絕不是出自同一人手中。
  上面記載了在太古前時,前七面天碑可能鎮壓在何方,以及對于天碑來歷的推測……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