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59 鴻鈞

很遺憾,這段古老的文字所提到的七個地域,蕭晨根本不曾聽聞過。那是太古前的名字,歲月流逝,時間荏苒,很多古世界都早已不復存在,更不要說太古前的七個神秘之地。
  不過,接下來的一段文字卻讓蕭晨心中為之一振。太古前,高手林立,強者輩出,繁盛到極致,那是一個讓人神往的時代。
  當中更是有幾人修煉到了絕巔,諸天萬界所有修士都只能仰望,而永遠無法站上同一高度。
  留下這段文字的人有幾種推測,天碑很有肯能是那幾人先后以無上大法力演化出的,每一面天碑都記載了一位絕巔人物的大道。
  留下這段文字的人,自己比較傾向于這種推測,他有幸修得幾面天碑古法,但很遺憾他無力演化天碑,且甚至不能長生在世,最終隕落。
  第二種推測充滿了神秘氣息,稱天碑來自一個神秘的世界,那片地域是超脫于萬界外的一個無法感知的奇異所在。
  甚至有更進一步的推論,所有修行之法都起源于那片神秘世界,那里是萬界萬物的起源所在地。
  且,這種推測語不驚人死不休,言稱那是唯一的真界,只有在那里才可真正做到萬古不朽,不然任你驚才絕艷,傲視千古萬界,到頭來也終究化為黃土。
  以上兩種推測,讓人浮想聯翩。
  至于第三種推測則顯得有些詭異,言稱天碑即人,人即天碑,修至絕巔的人,雖然在諸神眼中是無法超越的存在,但事實上他們卻并沒有真正超脫,反而是陷入了無法逆轉的困境,不得不以身刻碑,如此傳承萬古。
  這種言論讓蕭晨眉頭緊蹙,這樣的想法實在有些匪夷所思,一般的人難以相信。
  第四種推測是,天碑即天則,是由諸天萬界的秩序交織而成,原本是無形之法,后因混沌開合,陰陽交融,化成了有形之物。即,天碑是秩序法則的實體顯化,是大道的本源體現。
  這種推測比較能夠讓人接受,在諸天強者中曾經有不少人有過類似的想法,但是依據以往的歷史經驗來看,大眾所能夠推測到的,往往離事實相去甚遠。
  而第五種推測則很驚人,亦很詭異,不過卻也可以讓人接受。按照這種說法,天碑乃是墓碑,是絕巔人物生前所刻,死后尸變,日積月累,遺體精氣與無上大道烙印布滿碑身,如此形成了天碑。
  不同的推測,各自有不同的道理,很難真正說清哪種是事實真相。蕭晨甚至懷疑,五種所謂的推測,都沒有切入根本,全都可以推翻。
  泥濘的沼澤,一望無垠,水霧迷蒙,淡淡的黑色霧氣在繚繞,**的氣味在彌漫。
  在淤泥與污沼間,白骨隨處可見,甚至還有些腐爛的尸體,那是魔鬼與僵鬼族的尸骸,散發著惡臭。
  黑霧彌漫的沼澤深處,有一座陰森的古堡巍然聳立,孤零零的,說不出的瘆人。
  蕭晨已經離開了死亡世界最深處,隱約間他有陣陣不安,覺得該會九州去看一看了,這么多年來也許發生了很多事情。
  不過在回去之前,他需要在死亡世界做一些事情,此刻重新來到了這片熟悉之地。
  昔日,他曾經拜訪過這里,乃是老亡靈魔天使的的居所,這個老古董曾經爭奪過太古七魔城,算得上是死界的強橫生物。
  沼澤中,宏偉的古堡巍然矗立,被魔云所繚繞。
  “砰”
  隨著蕭晨的到來,古堡的大門頓時自動大敞大開,他頭頂五帝塔邁步而入。
  “何人闖我居所?”老亡靈魔天使端坐在白骨寶椅上俯視下方。他的坐騎地獄魔龍王龐大的軀體盤臥在下方開闊的殿宇中。
  “故人來訪,不認識了嗎?”
  “是你!”魔天使神情一滯,而后右手按在了寶椅上,向后一靠,道:“你有何事?”
  蕭晨敏銳的覺察到了這個細節,隨著魔天使按在白骨寶椅上時,有點點神秘氣息蕩漾而出。
  “嗡”
  五帝塔一陣顫動,快速放大,向前籠罩而去。
  盤在地上地域魔龍王,龐大的黑色骨架噶蹦蹦作響,像是暴雷在響動,它舞動而起,頓時將宏偉的古堡內部填充滿了,擋在前方,護佑自己的主人。
  “咚”
  但是,隨著五帝塔罩落,這具龐大如山的黑色骨架當場被砸斷,山嶺般的骨架斷成七截,這還是蕭晨手下留情的后果。
  不然以他現在的實力,催動堪與三皇鏡想媲美的五帝塔,瞬間就可以將這頭地獄魔龍王壓成齏粉。
  “你想做什么?”
  老亡靈咆哮,軀體光華繚繞,沒有一絲陰森氣息,反而顯得很神圣,他的軀體兩側伸展出一對潔白的光翼,像是天使一般圣潔,不愧其名————魔天使。
  “你方才發出了什么信息?”
  蕭晨在說這些話時,大步向前,五帝塔定在空中,流轉下迷蒙的混沌氣息,罩在了魔天使。
  “刷”
  老亡靈的手中出現一顆鑲嵌有骷髏頭骨的神骨法杖,掃出一片神光向著五帝塔沖去,但是這根本無用,所有神力都被古塔吸收,點滴都未剩下。
  “砰”
  蕭晨沒有任何話語,捏五帝印,向前推去。
  “轟”
  排山倒海一般,龐大的神力波動,頓時沖出,整座宏偉的古堡當場便崩塌了,瞬間化成飛灰。
  而被五帝塔籠罩的老亡靈則也瓷器般龜裂,剎那形體崩潰,這本是一個走上無上祖神道路的強橫生物。但是在五帝塔與五帝印結合下,卻根本難以反抗,被全面壓制,這就是目前蕭晨的實力體現。
  蕭晨沒有再逼問,直接自己動手,搜索其靈識。
  “你在呼喚虛天……”
  死界這些年來亦發生了很多事情,虛天發出懸賞令,誰能夠提供蕭晨的線索,便會得到一座太古魔城。
  “好,我就在這里等他。”到了如今,蕭晨并不懼怕虛天道人,他說完這些話語,開始煉化魔天使與地獄魔龍王,要將他們神識靈根抹除,祭煉成有思想的忠誠傀儡。
  “我留你在死亡世界,召喚與結交其他強橫生物,游說他們團結起來,放眼諸天萬界。”
  蕭晨像是催眠一般,對被煉化的老亡靈下命令,讓他們在這里挑起風云,準備進軍另外的世界。
  是的,他昔日便有這種想法,要在死亡世界組織起一股可怕的力量,不過短時間內肯定不行,這需要日積月累,長時期的謀劃與策動。
  眼下,他自己肯定不能留在這里,所以祭出一個有思想,但卻無比忠誠的傀儡。
  “有朝一日,我需要千軍萬馬闖異界,不管你用什么辦法,必須要策動好一場動亂,我需要這樣一股強大的戰力,聯合一切能夠聯合的力量。我可以給你時間,百年不行千年,千年不行萬年,再不行的話便十萬年……我可以等!”
  千軍萬馬闖異界,將死亡世界與異界貫通起來,這是蕭晨早就有過的想法。
  “虛天你終于來了……”
  刷
  蕭晨自原地消失,瞬間便出現在百里外,前方一座魔城聳立在高天上,滾滾黑云翻涌,繚繞在四周。
  他沒有任何多余的話語,直接祭出五帝塔,剎那放大,轟殺向天空中的那座巨城。
  “轟”
  五帝塔并沒有太古魔城高大雄偉,但是卻氣勢迫人,猶如彗星撞擊大地,劃破長空,照亮了死亡大陸。
  瞬間,天搖地動,蒼穹上的太古魔城當場被震裂,巨石翻滾,斷壁殘垣墜落而下。
  沒有一片石瓦浪費,沒有一塊石磚逃過吸收,全部被五帝塔卷了進去,太古魔城蘊含的龐大的精華全被吸收,而后化成飛灰,消散而去。
  五帝塔吞噬了太古魔城,取其精華,棄其糟泊,讓自己更加完美。
  一道人影沖出,快速向著遠空遁去。
  “虛天哪里走!”
  蕭晨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周身被石甲覆蓋,催動五帝城籠罩而去,當場將那人定在空中。
  “砰”
  形體四分五裂,那道人影在五帝城中崩碎,逐漸虛淡,即將消失。
  “蕭晨你出乎我的意料,不過休要得意,五百年后你必死。我將成王,無論你有何等至寶,都難佑你命,五百年后必將斬滅你!”
  不過是一縷化身,虛天格外的謹慎,他從來沒有暴露過自己的真身在何方。
  蕭晨無奈離去,隨后在數十萬里外驚見太古七魔城,排列成北斗七星狀,正在綻放億萬神輝。
  “咦,那是……”
  七座太古魔城在熊熊燃燒,無盡的精氣沖天而起,向著蒼穹上的帝城洶涌,七座魔城在破碎,當中七名石人也在龜裂,跟隨燃燒。
  而那座帝城則越發璀璨了,透發出的氣勢讓石王都要變色。
  “轟”
  就在這時,遠空傳來破空之響,一座巨大的城池浮現,竟是天帝城,它出現在死亡世界!
  一把巨大的石斧橫天,保護天帝城前進,出現在這里。
  “盤古斧護天帝城出現在這里,怎么會這樣?”蕭晨心中充滿了疑問。
  “你還欠我三條祖神魂魄……”就在這時,天帝城中傳出這樣的精神波動。
  蕭晨汗顏,這個承諾一直未能兌現。
  “不過我已經不需要了,已經用其他辦法點燃了天帝城的一縷生機,重新讓其煥發出昔日的威能。”
  “你是天帝嗎,不是已經隕落了嗎?”蕭晨驚疑不定的凝望空中的巨城。
  “天帝不曾隕落,一直存在……”
  聞聽這些話,蕭晨頓時變色,以往很多神秘事件都漸漸有了模糊的輪廓,天帝未死,出沒死亡世界……
  “三皇不知有三皇,五帝不明有五帝,我為天帝,但天帝真正是誰?”這是天帝城最后發出的聲音,而后它發出隆隆巨響,與天空中的帝城合一。
  “轟”
  太古七魔城崩碎,全部融入天空中帝城內,而后巨大的天帝城化成一道流光,瞬間撕裂了大世界屏障,眨眼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數股強大的神念探到了這里,絕對都是屬于石王的強大神識。
  蕭晨心中一凜,死亡世界的強橫生物果然可怕,他以五帝塔隔絕外界一切,身處其間,如一道流光一般遠遁而去。
  最終,蕭晨在長生界的魔鬼平原上出現,他從一口魔洞回歸到了這個世界。
  大地震動,他看到一頭獅王龍在奔跑,這個世界不像九州那般步入了科技文明時代,被重新撒在長生界的生命種子再一次進入了神魔時代。
  很快,蕭晨便定住了這頭獅王龍,從其腦海中搜索到了很多信息。
  驀地,他的神情一下子凝住了,萬萬沒有想到已經過去了數千年,他錯過了三萬年之約。
  蕭晨放走獅王龍,徒步向前走去,步行數千里,離開魔鬼平原,進入了一片讓他不安的荒山中。
  古脈崩塌,亂石林立,很多山峰都已裂開,倒塌在地,造成這一切的是一條巨大的龍船。
  船體砸塌了這片荒脈,掩映在亂石山間。
  祖龍船已經腐朽,當中蘊含的神力已經耗盡,通天神木與組龍骨都已經爛掉,甚至有陣陣難聞的氣味發出。
  可以看到,船內有不少黑色的血跡,早已干涸,風雨也難以洗盡,講述了曾經發生過的血戰。
  蕭晨面無表情,走上前來,他已經從長生界現今土著的口中知道,祖龍船墜入長生界后的一切。
  昔日的乘船離開的人全都死了,已經被人埋葬,這真是一個天地的噩耗,如今親眼目睹,讓他心中波瀾起伏,難以平靜。
  船內空空如也,除了血跡外,現在什么也沒有留下。
  “究竟是什么人做的?”
  蕭晨咬牙切齒,最近這數千年來,他從來沒有這樣大恨過,那批人杰死的太可惜了!
  究竟是什么人造成的這樁血案,他很想知道,為死者復仇。
  他想到了在小石皇陵中所見到一幕,以真實大世界為節點的皇陵十字路口,曾有祖龍船穿行而過,有一道黑影在后追殺。
  “是那個人做的這一切……”
  難道所有人都死了嗎,沒有一人活下來?蕭晨不知,很難接受這個現實。
  祖龍船在無盡歲月前,就已經送走了堯舜等第一批人杰,刑天與蚩尤等人是后時代所運走的第二批人。
  堯舜等人應該活下來了吧……蕭晨這樣想到,只是如今在哪里呢?
  “他們無法赴約,身死他鄉,兇手還在任逍遙,我錯過了三萬年之約……”蕭晨如化石般站在腐朽的祖龍船上,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