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660 回歸

歲月最是無情,可磨滅萬物,亦可埋葬悲歡離合,有形的、無形的,一切痕跡都終將被慢慢抹去。
  龍骨千瘡百孔,猶如蜂窩,通天神木艙板像是爛泥,即將化為塵土,能夠穿越大世界屏障的第一神圣龍船徹底腐朽,里面空空如也,尸體不知道被何人埋葬到了何方。
  蕭晨在這里站立良久,而后輕輕一揮袍袖,這片荒山古脈頓時完全崩塌,沖起漫天的煙塵,將祖龍船徹底的掩埋。
  承載了九州希望的祖龍船,就這樣歸于黃土,成為歷史,九州之殤,一眾人杰成為往事云煙。
  強勢的戰神刑天,剛毅果敢的蚩尤,九州之祖,他們的絕世風姿依然清晰浮現在眼前。若是沒有殞落,三萬年后歸來,將是何等的驚才絕艷?!
  這個深秋格外蕭索,萬木枯零,落葉如淚,一陣秋風吹來,殘葉沙沙作響,漫天飛舞,一片凌亂。
  花枯葉萎,草木同泣,九州之殤!
  許久之后,蕭晨大步離去。
  時間如刀,會將后方的一切漸漸斬滅。
  拋開了沉郁,蕭晨一路前進,波瀾不驚,偶爾回頭,也只能發出一聲輕嘆,塵歸塵、土歸土,萬物如一,至圣與螻蟻并無任何區別。
  走出那片壓抑之地,蕭晨重游長生界,看云卷云舒,看夕陽西墜,看繁星閃耀,像是從來沒有離開過,天還是那天,地還是那地。
  長生界重歷神魔文明,早已有半祖級人物誕生,但最強大的半祖也離祖神境界還有段距離。
  這是一個新的輪回,蕭晨靜靜看著這一切,并沒有出手干預與指點,像是一個過客一般。
  偶爾,他也會想,在更大的天地外,是否也有人在觀察他與九州昔日的一干人呢?
  由西向東,走出大陸,極目遠眺,茫茫東海之波在望。
  蕭晨踏波而行,他并非漫無目的而來,有長生界土著居民說,這里有古怪尸影時隱時現,他聞聽后心中一動,想要探個究竟。
  波濤洶涌,巨魚騰躍,激起千重浪,蕭晨路經一座島嶼時,感覺這里死氣沉沉,上島搜索后發現是一座僵尸島,是無盡歲月前,異界大肆屠戮時,擊殺的一干長生界修士,被集體葬在了這里。
  這么多年過去后,發生了尸變,很多尸體爬出地窟,在附近的海域作亂。
  “嗚嗚……”
  一陣鬼哭神嚎,那些剛剛還沒有完全開啟靈智,但尸身卻格外強大的鬼物,全都在嘶吼,從地窟中沖出,噴吐黑云,向著蕭晨圍殺而來。
  蕭晨皺了皺眉頭,他本不想干預長生界諸事,但是此刻卻不得不破例了,任這些鬼物成長,恐怕將會威脅到長生界的生靈。
  他在里面看到了幾個厲害的角色,甚至有熟悉的感覺,仔細觀察發覺,有一兩人在昔日竟有過一面之緣。
  “咦……”
  接著,蕭晨瞳孔一縮,感覺秋風格外蕭瑟,心中有些發涼,最后沖出的三道影跡,可以說一點也不陌生,曾經不止一次打過交道。
  竟是一人兩獸,那道人影為一女子,形體婀娜曼妙,姿容絕世,正是昔日長生界大商國三公主殷瑩,只是如今她已身死,面色蒼白,雙眼無神,指甲彎曲鋒銳,像是十根鐵鉤一般。
  一代佳人身死尸變,竟落成了這幅樣子,與鬼物為伍,與惡尸為伴,這實在讓人感嘆,蕭晨心中有些發澀,不是單純的為殷瑩而感傷,而是想到了昔日很多故人。
  那兩只神獸,一頭為孔雀王,五彩斑斕,尾羽有點點五色霞光繚繞,被大量的陰氣所籠罩,另一只神獸為金色的猿猴,名為金子,昔日曾經與珂珂爭鋒,此刻鬼氣森森,雙目呆滯。
  蕭晨默默無語,眼前所見的故人,處境還算好的,其他大多數人應該都已經形神俱滅,什么都沒有留下。
  一群尸鬼嗷嗚哭嚎,涌動著陣陣陰霧沖到了近前,死亡氣息撲面,整座島嶼都愁云慘淡。
  蕭晨嘆了一口氣,他如何能夠下手斬滅這些人,最終他盤坐在島嶼中央的一座山峰上,周身霞光千萬道,一道道瑞彩射出,將整座島嶼籠罩了。
  他以自身大法力,開始凈化這座鬼島,將所有陰氣全部驅散,將一干鬼物的尸氣凈化,讓他們的陰身化成了陽身,至于那重新開啟的靈智,則放任成長,沒有抹除。
  做完這一切,蕭晨離開了這里,重新走入東海之波。昔日的故人,沒有避入死亡世界的人,見到這一個,就幾乎已經知道其他所有人的命運,已無需再言他人,結局早已注定。
  前方的海域,風平浪靜,但蕭晨卻感覺不太對勁,仔細凝神掃視四方,驀地,他心中一驚,就在數百里外有一道枯瘦的身影,險些逃過他的神識探索。
  一名強大的祖神,或許說是一名無上祖神!
  現今的長生界已經產生祖神了嗎?這不太現實。
  這個人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感覺,遠比一般的無上祖神強大。
  不過蕭晨并不懼怕,五帝塔懸在頭頂上空,緩緩轉動,古往今來最強石兵相護,縱然遇到石人王,也可從容而退。
  破妄之眼,穿透迷霧,看到了那尊身影的真容,蕭晨心中劇震,化成一道流光,剎那來到了近前。
  佛陀,他竟然看到了佛陀!
  昔日,他隨乘坐祖龍船的九州人杰一道離去,難道未曾遭難?
  當距離那個枯瘦的身影百丈時,蕭晨心中一沉,他的神念可以毫無阻擋的探入佛陀的肉殼中,那里空空如也,像是一片無垠的虛空,什么也沒有捕捉到。
  沒有靈魂,佛陀失魂于茫茫東海之波!
  他的頭顱光禿禿,雙目緊閉,皮膚呈淡金色,與尋常的尸體不大一樣,沒有一點陰森氣息,乃是一具不滅金身。
  是的,名副其實的佛家不滅身,比之尋常的石體還要堅硬,恐怕堪與石王體相比,昔年佛陀便已經無限接近祖神,三萬年過去后,有這樣的成就根本不讓人驚訝,給他時間,他絕對有問鼎石王的底蘊。
  昔年,佛家另一位大能神秀曾失魂于禁忌之海,乃是因死城而逝,后來異界入侵時終于徹底灰飛煙滅。
  到底發生了什么,佛陀為什么也失魂了,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蕭晨隨佛陀不朽肉殼而動,在平靜的海面上踱步,而他的強大神識則繼續探入佛陀的體內,他不相信這等人物什么都沒有留下。
  佛陀的不滅金身內一片虛無,空曠的猶如原始宇宙,沒有星辰,沒有星云,漆黑一片,無盡的死寂在彌漫。
  佛陀應該可以留下一點線索才對。
  蕭晨鍥而不舍,以五帝塔護住神識,直接深入這片漆黑的虛無本源區域,那里應該是佛陀的虛無死寂識海盡頭了。
  “刷”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光芒大盛,在永恒的黑暗虛空盡頭,有熊熊大火燃燒了起來,熾烈的光芒讓蕭晨都險些被“灼傷”。
  是的,如果不是有五帝塔護在神識外,他方才多半被重創了!
  那璀璨的神火之明亮超乎想象,騰騰神焰之源幾乎剎那點燃了整片黑暗的虛無死寂海。
  僅僅一瞬間,佛陀那空空如也不朽金身內,便被熾烈的神光所充斥滿了,再也不似方才那般黑暗與虛無。
  “佛陀……”
  蕭晨驚叫,他看到在那最本源的盡頭,有一尊小小金色佛身,僅僅有拇指大小,正在閉目打坐,一動不動。
  “嘿嘿嘿……哈哈哈……”
  突然,不可一世的狂笑聲傳來,這具不朽金身內隆隆作響,像是三十三重天在齊顫!
  “你不是佛陀,你是誰?”蕭晨頓時大吃一驚,這不可能是佛陀,這種張狂的大笑,實在驚人,肆無忌憚,不可一世,那種踐踏一切、惟我獨尊的狂態,讓人感覺如此的不舒服,似乎任何人在其面前都是無比渺小與微不足道的。
  “五帝你們不認識我了嗎?”囂張狂妄的話語無比的森寒,話語突然一轉,道:“咦,不是五帝,僅僅是五帝塔而已。嘿嘿嘿……不要緊,我終于尋到了正確的坐標,沒有迷失在虛無間,五帝你們失算了,我一定會回來的,你們等著!”
  蕭晨心中凜然,這似乎是太古前的一位可怕人物,竟與五帝有關聯。
  “你到底是哪一頭?”
  “小崽子,你算什么東西,敢與我這樣說話?!”無盡的金光洶涌,那拇指大的佛身被壓縮的立刻萎頓了,所有金色光華竟是屬于這個神秘人物的,而非屬于佛陀。
  “祖龍船上的人是你殺的?”
  “不錯,一條爬蟲船而已,竟載著五帝的一群后人,我若不殺,天理何在!”
  “你……”
  “我雖然被放逐虛無間,形神皆漸滅,但對付你們這樣的螻蟻,不會廢什么力氣。爬蟲船上,幾個稍微強大的人想要逃走,我將計就計,分出數十股神念尾隨而來,終于尋到了歸路。五帝以為可以永遠的除掉我,但這是不可能的!如今,我得到了坐標,一定會回來的!”
  這個兇狂的人物,來頭似乎大的嚇人,但是所謂的五帝早已不在世上了,他若是歸來,后果難以想象。
  “咦,五帝似乎都已經隕落了,嘿嘿嘿……那我回來后,便再也無所顧忌了!”
  蕭晨揶揄道:“你自己都說要形神俱滅了,還不如早點為自己挖座墳墓好,回來急著送死嗎?”
  “我縱然是死,也要死在這個世界,嘿嘿嘿……五帝的后人,你們自求多福吧!”這個兇狂的聲音,囂狂無比,陰氣森森,道:“是你以五帝塔將我從沉睡中喚醒,我之本源獲取此界坐標,將開始歸回!”
  這無盡金光僅僅是那個兇手的一縷神識而已,便如此的強大,可想而知他的本源有多么的可怕,非蓋世小石皇不可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