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661 兇手

“轟”
  那片金光在熊熊燃燒,向蕭晨發起了攻擊。五帝塔震動,在這一刻不受控制,自主旋轉了起來,表現出了無以倫比的強大氣勢。
  這是宿命之戰,是五帝與那太古被放逐之人的戰斗的延續。
  五帝塔自行飛旋。光華千萬丈,古老的石塔中迸發出一道道神光,五帝印、五帝拳、五帝劍指等全部掃出,璀璨金光頓時被撕開一個大口子。
  短暫的瞬間,像是一個輪回,所謂剎那永恒不過如此,像是百萬時光匆匆流逝,金光與五帝塔糾纏,爭斗不息。
  那里神華億萬道,蕭晨的神識被排斥在外,什么也感應不到了,眼見所見只是無盡的光芒……
  呼嘯聲、怒喝聲、撞擊聲。、暮鼓晨鐘聲,十萬光年外。百萬時光前,太古前的爭斗在這一刻被升華,宿命的對決,輝煌的落幕。
  “咚”
  在最后一聲巨響聲中。大戰落下了帷幕。
  金光流轉,霧氣迷蒙。三帝塔大如山岳,在緩緩降落而下,以大氣磅礴之勢將金光漸漸壓制,直至潰滅。
  “五帝塔……”
  砰媳滅的金光,其聲音雖然很微弱,但卻依然囂狂無比,放言道:
  “五帝你們都已不在。獨留古塔存世,不過殺我一縷而已。他日我將回歸,何人能擋?在這個世上,活的足夠長久也是一種資本,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比你們更成功。哈哈哈……
  佛陀的軀體內重新變得黑暗無比,唯有那拇指大的金色佛身有微弱的光芒在閃耀,他已經枯萎了,像是縮水的草木一般,干巴巴。
  蕭晨來到近前,仔細觀察發現,這正是佛陀的縮影,是他那近乎干涸的神識本源。
  佛陀危險了,昔日遭受了重創,蕭晨想要出手相救,但是就在這一刻,他忽然發現金色的佛影顫動了一下。
  就在那拇指大小的金佛中,有一粒種子在生根發芽。快速生長起來。
  短暫的剎那,完成了一次蛻變,種子生長為一株金蓮,充斥在那尊小佛陀的干枯軀體內。
  佛身種金蓮!
  金色的小佛陀以身種金蓮,看樣子早已進行無盡歲月了,直至今日外界的金光破滅。才開始真正生長起來。
  蕭晨感覺剎了一股強大的氣息,緩緩自那干枯的佛身i流轉而出在這一刻萎頓的佛體像是漸漸有了生命他在慢慢復蘇。
  或許,嚴枝來說是金蓮在生長,是它在復蘇,佛身種金蓮,這是一種強大而又深遠的變化。
  蕭晨慢慢退出了佛陀的軀體,神識重回本體,五帝塔混沌迷蒙,懸在他的頭頂上空。
  佛陀的自身變化,外界力量進行干涉,對其沒有好處,蕭晨看到這失魂的佛陀,漸漸消失在茫茫大海深處,他沒有在追下去。
  他相信一旦有朝一日佛陀魂醒歸來,必將會發生驚天動地變化。
  蕭晨在長生界走訪了最后一個地方,那是懸浮在天穹上的一座神島,不過此時此刻這里一片寂辭,神草枯萎,神木凋零。一派蕭索。
  這里是蚩尤的居所,昔年蕭晨曾經來過此地,他在這里看到了幾具枯骨,那是蚩尤從幾位青年強者身上所取的精血化成的神奴,如今已經死亡。
  昔年,蚩尤曾有言。他日幾位青年強者若是有死劫,可借此地精血復生,然而顯然不能實現了。
  金三億等人已經消逝多年,并未見其重現。蚩尤自己如今都生死不明,而此地的精血也已干涸,所以幾位青年強者不可能因此而復生了隨后,蕭晨離開了長生界,先后進入咒界、氣界、魂界,最后更是進入了魂界的葬兵谷。
  幾把強大的祖神兵都已不在了,蕭晨探索另外幾把神兵的靈念,終于知道發生了什么。
  黃銅八卦早已掙斷鐵索,恢復了自由身,但是并沒有逍遙多久,便被重新出世的伏羲收走。
  至于以上個時代的祖神尸泥祭成的神兵,也同不在葬兵谷,被女媧取走。
  燧人氏也曾在數千年前出現過,手持半截斷刀,與谷內那只墨麒麟相合,祭成一把完滿的膛麟刀。
  昔日,蕭晨曾經從龍島帶出半截烏黑的斷刀,正是剩余的半截麒麟刀,后來不想其自行飛向了有巢天宮,就此消失不見。那本是有巢氏的神兵,奈何有巢早已殞落。有巢氏與燧人氏乃是至交,遂人重生,在破碎的有巢遺跡能夠尋到半截斷刀并不足奇u葬兵谷內,所有祖神兵都被取走,它們將開始新的蛻變,將要迎接更加殘酷的大戰。
  所有這一切都預示著,將來必將有一場今天動地的激戰。
  最終,蕭晨離開四方世界,進入九州。
  數千年匆匆而過,如今九州的科技文明已經發展到了一個相當輝煌的時期,甚至對神魔文明有了一定的威脅。
  不過,眼下并無相應的神魔文明出現在九州,這片大的上隨著上古一戰后僅有極個別的修士存活了下來。
  蕭晨徒步,來到了黃河畔,七魔圖早已消失,但是租龍村卻并沒有重現,昔年的洪荒古村似乎就此消失了一般。
  如今,這里高樓林立。大廈鱗次櫛比,鋼筋水去了花草的芬芳,猶如世外桃源的祖龍村,就遠的消失在了**河中。
  鵝毛大雪紛飛,大地上白茫茫一片,蕭晨站在一座摩天大樓上,眺望茫茫大地。
  在這一刻,心緒波瀾起伏,家鄉就在眼前,但是一切都不復存在,徹底大變樣。
  最后他嘆了一口氣。沿著黃河而上,走出九州,頂著鵝毛大雪,下上纊模糊的足跡,走向西方。
  留他并,沒有飛行,以雙腳丈量這片大地,在回想諸多往事數日后,蕭晨來到了西方,他在一個不起眼的小鎮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酒吧。
  是的,三萬年前他便曾看到過,那時與殺破狼等人來到西方,路過一間小酒店,不久觀看了蘭諾成就半祖之神位時的盛況。
  還是這個地方,依然是這片小鎮,雖然已經進入科技文明時代,但是這里卻保留著原始的風貌。不知道是作為仿古的旅游景點,還是因為其他。
  蕭晨走入這間酒吧,抬頭正好看到一股老態龍鐘的身影,他的神情頓時上震,果然看到了一位熟人…一凱洛。
  強大天才幻術靈士,曾在龍島與蕭晨對立,而后恩怨隨風而逝,他獨留西方,過起了平凡人的生活。
  三萬年過去后,再次相見,兩人相對無言。
  凱洛渾濁的老眼中頓時涌現出意思激動之色,僥幸活了下來,他已經孤獨的生活三萬年,過去的一切猶如同虛幻,所有人都死了,這個天地間已經沒有他那個時代的人物了,像是噩夢般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今日,有幸見到一位故人,讓他顆近乎麻木的心,涌起陣陣波濤。
  兩個人都沒有說什么。靜靜的坐在火爐旁,每人都端起一杯烈酒,慢慢仰頭喝下。
  對于蕭晨來說,眼前的凱洛并不能給他任何幫助,如今相見,對于他來說只是代表了一種特別的意義。
  就如同大商國三公主殷瑩的尸體出現一般,提示著他,前塵往事成云煙,所有一切皆已逝去。
  “你要永遠離開九州了?”很久后凱洛這樣問道。
  “是要離開,不過總有一天會回來的。”蕭晨就這樣頂著風雪離去當徒步走過西方世界。而后又走遍九州以及海外后,嚴寒冬季已經結束。
  “春天的風拂過,櫻花陣陣飄落。我們在樹蔭下數著一片片飄落的櫻花,那仿佛是逝去的年華。
  在一座海島上,當聽到這句話時,蕭晨覺得有些意思,但當看到是兩個十三四歲的小屁孩在慨嘆時,他梅時無言了。
  這樣的毛頭小子故作深沉,實在讓他發愣了敏秒鐘,這他這樣數萬年的老古董情何以堪?
  突然,蕭晨一呆,在那株纓花樹下,一只白殼小烏龜鬼鬼祟祟的爬過,似乎想要逃走。
  兩個小屁孩頓時上前。兩雙腳掌攔住了它的去路《白殼小烏龜,蕭層、感覺無比的熟悉,仔細觀察,他驚訝的發現,這……應該就是昔日那個白殼小烏龜,或者可以稱它為龍王。
  三萬年過去了,昔日的龍王最起碼也應該成長到了祖神境界才對,此刻怎么會鬼鬼祟祟,被兩個小屁孩攔住了?
  蕭晨心中一動,向前走去,毫不客氣的向著兩個毛頭小子的額頭敲去,想要給他們兩記爆栗。
  “咚”。“咚”
  兩記爆栗結結實實。手指與額頭親密接觸,上面頓時有血色紅印浮現而出。不過,并不是蕭晨敲在了兩個毛頭小子的頭上,而是蕭晨反被敲。
  地卜那只白殼小烏龜則夸張翻了幾個跟頭,而后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偷笑,鬼祟的樣子要多另類有多另類。
  至此,蕭晨已經確信。絕對是從前那個滑溜的白殼小烏龜無疑,只是不知道眼前這兩個毛頭小子是誰。
  “毛頭小子,不認識我了嗎……”
  就在蕭晨猜測時,兩個毛頭小子反稱呼他為毛頭小子。
  “你們是……”
  刷光芒上閃,兩個人都變成了另一幅樣子,一個老龜晃晃悠悠,老態龍鐘,而另一個老人是一張鞋靶子臉,生有一縷山羊胡,精氣神十足。
  竟然是昔日的老石龜石中帝!
  “是你們……、”蕭晨大吃一驚道:“你們……”
  “我們。自然是同一個人。”兩人齊聲說道。
  此蕭晨目瞪口呆,覺的有些不可思議,但是細想過后,又覺得理應如他們的性格實在太像了。
  突然,蕭晨想到了另外一個人…一老頭骨。
  那顆老頭骨曾經說過,他真身陛落,曾經分化出一兩縷神念一劫,且蕭晨應該見到過。
  逃過“不錯,你猜想到了。那顆頭骨也是我們……”兩個老家伙同時賊這也并不怪他們過去故作玄虛,在遇到老頭骨氣前,老石龜多少還記得過去的一些事情,至于石中帝則只記得過去的名字,而不知道昔年的種種往事。
  “我要第上面天碑!
  蕭晨頓時激動起來,面對老石龜這樣喊道。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