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663 玄法通透

時間匆匆,歲月無聲,三萬年過去了,可謂滄海桑田。
  很多人都早已淡出了蕭晨的記憶,不得不說這是一種悲哀,被時間無情的抹去,隨風而逝,沒有不老的紅顏,沒用永恒的風姿,一切都可以磨滅。
  突然感受到熟悉的氣息,發現了獨孤劍魔的蹤跡,這對于蕭晨來說是不小的震撼。
  劍芒沖天,黑洞洞的深淵下,一道道璀璨光芒撕裂咒界的大世界屏障,貫通了天上rénjiān。
  沒錯,那是獨孤劍魔的氣息,孤傲而又強勢,還有一絲冷酷與無情,一把鐵劍橫空而過,威壓日月山河。
  三萬年來生離死別,蕭晨經歷了昔日故人陸續隕落消逝的種種悲歡離合,眼下突然相遇故友,心中百感交集,一個個鮮活的面容再次浮現在他的眼前。
  “哧”
  突然,一道巨大的劍芒向著他劈來,森冷而無情,充滿了殺戮與狂暴的氣息!
  “當”
  蕭晨抓住那丈許長的天碑,擋在了身前,巨大的劍芒劃出一溜火星,才被震散。
  但是,可怕的劍芒并沒有就此止住,數十道、上百道、成千上萬道劍芒,匯聚成一條大河,滾滾沖擊而來。
  “嗡、咯、啊、吼、哞、咄……”
  蕭晨震動本源八音,天音搖動了上古,穿越了未來,猶如一個無形的輪盤碾壓而過,將所有劍氣擋住。
  但是,血腥的味道更加濃重了,滾滾鮮紅的血霧洶涌而出,頓時染紅了整片蒼穹,日月被遮蔽,周圍的河山被淹沒。
  “轟”
  強大無匹的氣勢,狂暴震動開去,周圍的群山頓時崩塌,化成了飛灰。
  還有那遠處的一條大河,也剎那間被蒸干,露出堅硬的河床。
  方圓數百里全部被血霧籠罩,血腥越殘暴的氣息鋪天蓋地!
  “獨孤劍魔!”蕭晨大喝,字字化成有形之體,像是一座座大印,向著深淵中鎮壓而去。
  熾烈光芒沖起,妖艷的血霧涌動,殺戮氣息充滿了暴虐,一個披頭散發的怪人沖了上來。
  這是怎樣的一雙眸子?望之,如臨深淵,如墜地獄!
  一會兒空洞無比,死寂而又荒遠;一會兒森寒刺骨,猶如冰窖;一會兒血紅一片,暴虐而又瘋狂。
  蕭晨覺察到,獨孤劍魔的狀態非常不對,神智瘋狂不清。
  “獨——孤——劍——魔!”
  他一字一頓,每個字吐出,都像是有一柄大錘從天而降,砸向前方那個高大的身影。
  聲音振聾發聵,猶如黃鐘大呂在激蕩,想要將獨孤劍魔震醒。
  但是,獨孤劍魔的的氣勢卻在不斷的攀升,眼神更加的可怕了,在空洞死寂與凌厲森寒間不斷轉換。
  “喀嚓”
  深淵周圍的大地頓時崩裂,數十道上百道大裂縫蔓延向遠方。
  蕭晨都不禁為之吃驚,這股氣勢本來就已經很可怕了,但還在瘋狂增長,數萬年未見,獨孤劍魔越發的強大恐怖了。
  “鏘鏘”
  就在這時,獨孤劍魔的軀體突然火星四射,他與懷抱中的鐵劍凝結成為了一體,整具高大雄偉的體魄像是化成了一個鐵疙瘩。
  形體如鐵劍,化成了鐵軀,不是錯覺,而是真正發生了這種變化,像是一個鐵人一般,更加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軀體內爆發出。
  在這一刻,地平線上所有能夠看的到的大山全在一股凌厲無匹的無形劍氣下化成了齏粉。
  就連蕭晨也一陣震動,以天碑擋住了那股無形的劍意與殺念。
  直到這時,強大的獨孤劍魔,雙眸中才浮現出點點清明,他艱難的咬著自己的鐵唇,道:“以天碑將我……鎮壓在深淵下!”
  “你怎么了?”蕭晨蹙眉,意外見到故人,不想對方卻是這種狀態。
  “這里是……千萬人坑,我與無盡愿力……神魂魔魄相融相合……”
  獨孤劍魔在說這些話時,咬破了鐵唇,無比艱難的維持最后的一絲神智。
  昔日,咒界有絕世大陣,甚至完全可以阻擋異界諸神,具有莫大的威能,雖然最終被毀,但陣眼未破,就在深淵下。
  且,昔日這里更是千萬人坑,無盡英靈被斬于此,汪洋般的殺念與無以倫比的可怕魂力全都被壓制在下。
  當年,獨孤一族被屠戮干凈,所有祖先凝聚在一起的劍意突破異界祖神的阻擋,沒入獨孤劍魔的體內,他一日七瘋,最終跳入這座深淵,這三萬年來在尸山骨海中修煉,歷經無盡磨難,與千萬人坑中的無盡英靈愿力相融,與神魂魔魄相合。
  這是一種極其殘酷與可怕的過程,他近乎徹底瘋狂與毀滅了,若不是昔年外界的天碑縮小后墜落此地,壓制住了千萬人坑,他恐怕已經毀滅了。
  唯有強大的天碑鎮壓這里,才能讓他保持一絲靈智,繼續苦難般的磨礪。
  “你不怕被鎮死了這里嗎?”這乃是那第七面天碑,眼下對于蕭晨來說無用。
  “無妨,丈許的天碑……無法封死我……”
  蕭晨不在說什么,以第七天碑鎮壓獨孤劍魔,碑與人緩緩向著那深淵中墜落。
  “等一等!”就在這時,獨孤劍魔雙目中射出兩道厲芒,猶豫不定的問道:“她們……”
  “阿冰她們……都不在了,對不起,我未能尋到她們。”
  聞聽到這句話,獨孤劍魔閉上了雙目,而后猛的向著深淵下墜去。
  蕭晨知道,再次相見,也不知道是多少萬年以后了,到那時獨孤劍魔恐怕徹底大變樣。
  “總有一天,我會自己出來,殺入異界……”深淵下傳出一陣痛苦的咆哮。
  蕭晨閉上雙目,跟著感覺走,在咒界轉遍,未能發現其他天碑的氣息。
  隨后,他撕裂虛空來到了長生界。
  就在這時,他心中一動,遙遠的南荒盡頭有什么在呼喚他。
  八相世界,如夢似幻,八個世界在滾動,蕭晨剎那來到了南荒。
  不是這里,還在前方,不知不覺間他走入了大海中,碧濤翻涌,駭浪沖天,前方一座生機勃勃的巨島像是一顆璀璨的綠珠點綴在汪洋中。
  龍島,不是在九州海外嗎,是誰將它移了回來?
  蕭晨踏波而來,邁步走入這座郁郁蔥蔥的巨島,如今長生界雖有新的龍族誕生,但此地卻再無一頭龍。
  突然,一股生命力波動而來,非常的強大。
  是原龍族圣山方向,難道是那株通天神木重新煥發生機了不成,那里瑞彩千萬道,籠罩了少半座龍島。
  蕭晨幾乎剎那間就來到了這里,定睛觀察發現,神木根莖早已腐朽,在歲月的力量下最終塵歸塵土歸土。
  而在其旁不遠處,有另一種參天大樹,枝繁葉茂,高大如山岳,通體青碧翠綠,矗立在那里。
  刷
  光華一閃,巨木消失,在原地出現一個中年男子,肌體剛健有力,閃耀著點點綠華。
  蕭晨感覺有些眼熟,默默思量。
  “我們見過面。”就在這時,這個滿頭綠發的男子如此開口道。
  蕭晨頓時想起,昔年初入長生界,在龍島上爭鋒時,曾在樹人谷遇到一個老樹人,親眼目睹他蛻變成血肉之軀。
  在那個時期,龍島被鎮封,不允許神靈出現,老樹人那時有如此表現,純屬逆天,絕對是一個強勢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與當時是鬼尸的蚩尤井水不犯河水。
  蕭晨點了點頭,頗為感慨,這么多年過去了,同時代的人差不多全都逝去了,卻能夠見到這個僅有數面之緣的人,實在讓人感嘆人生無常,際遇難料。
  “還有一個人……”蕭晨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了一縷死亡氣息,雖然很微弱,但是卻讓人心悸,令他都感覺到了危險,可想而知這個人的強大與可怕。
  “轟”
  就在這時,龍島中心地域,傳來陣陣風雷之響,漫天的死亡黑霧頓時洶涌而來。
  相隔還有數百里,但是那股氣勢卻足以讓人驚心動魄,剎那間,此地多了一個巨大的尸影。
  他高足有十米,黑霧翻涌,林間頓時陰暗了下來,腐爛的氣味彌漫開來。
  巨大的尸影,邁步而行,身后有一對腐爛的羽翼在微微顫動。
  “世事無常……”蕭晨不得不慨嘆,所有的朋友都消失了,但卻接連見到兩個不算熟悉的故人。
  正是原龍島上死亡沼澤中的那個不死之王,能夠與昔年的蚩尤論交,可以壓制的秦廣王、閻羅王、輪回王戰戰兢兢,自然來歷非同尋常。
  這么多年過去了,他早已是一名強大的祖君,且讓蕭晨都感受到了危險,絕對是個“有故事”的強大人物。
  蕭晨沒有追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這個不死之王也許有著驚天動地的過去,但是畢竟曾經隕落在龍島,想來他自己也希望開始新的人生,不然不可能如此強大了還保留腐爛尸身。
  沒有敵意,沒有防備,三人平淡如水,坐在一座山峰上,望著遠方的云海,短暫的交流了幾句。
  龍島果然是他們移回來的,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強大如他們也很懷舊。
  最終,兩人只有一句話,若是日后殺入異界,只需蕭晨一個召喚即可,算是平淡卻有力的承諾。
  告別兩人,蕭晨徒步前行,獨自在龍島上尋覓。
  他閉上雙目,完全是在跟著感覺而動,他感受到了異樣的氣息,這里有一面天碑。
  不知不覺間,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來到了龍島的那座雪峰上。
  伸手拂去峰頂那厚厚的積雪,頓時露出一個熟悉的器物,不過巴掌大小的一塊天碑,古樸無華的浮現在眼前。
  昔年,龍島上的天碑明明已經飛到天外,消失不見,怎么又墜落回來了?
  蕭晨不知,也無需知道,他此行只要能夠獲得到天痕就足夠了。運轉玄功,天碑古法帶動起一股神力頓時流轉起來,彌漫出特有的氣息。
  刷
  光華一閃,此面天碑的天痕頓時沒入蕭晨的體內,非常的順利,水乳交融,宛如本來就是與他是天生的一體。
  不久后,蕭晨來到了魔鬼平原,茫茫大平原上一改往昔的死氣沉沉,如今這里生活著不少強大的部落,但是在這里他僅僅感覺到了天碑殘留的氣息,沒有發現天碑的影跡。
  同一天,蕭晨撕裂虛空,來到氣界天葬谷,昔年他曾經尋過這里,不過卻沒有任何發現。
  如今,他修習天碑古法,雖然沒有徹底通透,但是已經可以發揮作用,助他感知天碑的存在。
  到了現在,天葬谷內綠意盎然,原本光禿禿的死地,現在覆蓋滿了郁郁蔥蔥的植被。
  只是不經意間,剝開地表泥土會發現,有大量的枯骨存在,那是屬于神魔修士的,很難真正徹底的朽滅。
  以雙手拔起一株株參天古木,將大片地方裸露了出來,土層下是四十九座天宮的廢墟。
  蕭晨在這片廢墟中感應到了點點天碑的氣息。
  他伸手向大地下探去,抓起一片瓦礫,順著他的大手指縫緩緩墜落。
  最終,蕭晨嘆了一口氣,且皺起了眉頭。
  天碑似乎在不久前還在這里,但是如今已經不翼而飛了。
  是的,似乎是數十年,也許是上百年前還在,結果被人尋到,帶走了。
  他以破妄之眼,望穿這片時空,短暫的看到了一個模糊的過去,有人來過這里翻找。
  “是誰,他也懂得天碑……”
  蕭晨心中頓時一沉,他有了一股不好的感覺,似乎有人也要如他這般收集天碑。
  蕭晨以天痕為引,閉上眼睛,再次默默的探尋了一番。
  那絕對是高手,來此帶走了天碑,影跡都顯得很朦朧,難以看清。
  最終蕭晨回到了九州,剛剛站在這片大地上,他體內的天痕便頓時一顫。
  蕭晨心中頓時一動,運轉玄法,祭出天痕,閉上雙目,完全是跟著感覺前行。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他發現自己早已深入大地之下,他來到了一片神秘的古建筑物中。
  這是一片極其空曠的所在,古老的建筑物歷經時間的考驗,依然沒有腐朽的跡象。
  地底深處,無比的深遠,無邊無垠。
  蕭晨在這里感覺到了天碑的存在,且竟是那天葬谷的神碑,氣息完全一樣!
  被人帶走的天碑出現在了這里,難道說那個強大的人物在此不成,究竟是誰?
  蕭晨一步一步前進,走了很遠的路程,他沒有透發出任何神力波動,像是一個幽靈一般在無聲的前進。
  不久后,他皺起了眉頭,就在前面有一個巨大的深坑,當中骸骨無盡,雖然比不上咒界的千萬人坑,但這里最少也有數十萬具的尸骸。
  堆積在一起,雪白一片,分外的刺眼!
  蕭晨停留了片刻,而后繼續前進。
  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微弱的生命波動,就在前方那陰暗的角落里。
  這里有一個人形生物,披頭散發,伏臥在地,看起來很是狼狽孤凄。
  這是一個女子,左半邊臉頰光滑如玉,姿容絕世,稱得上艷冠天下,可謂冰肌玉骨,是少有的絕色佳人。
  但是,當她感受到有人接近,緩緩抬起頭來時,另一邊擋在臉頰前的長發散開后,卻讓人大吃一驚,右半邊竟是骷髏骨,白慘慘嚇人,眼窩中黑洞洞。
  是誰如此的殘忍,將一個豐姿絕世的女子折磨成這個樣子?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半張玉容風華絕代,半張臉頰猶如厲鬼,她僅剩的那只美麗的獨目先是無神的凝望蕭晨,而后突然露出一絲激動之色。
  “是你……不要過來,你走開!”
  這個女子像是突然失控了一般,突然尖叫了起來,痛苦的捂住了自己右半邊臉,以亂發埋住容顏,不斷后退,躲在了陰暗的角落里。
  “你走開……”
  蕭晨愕然,而后突然認出,眼前這個人竟然是昔日的九州女皇趙琳兒,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對方變成了這幅模樣。
  “嘩啦啦”
  鐵索搖動的聲響傳出,在趙琳兒的四肢上,竟拴有神鐵鏈,幾乎勒到了骨頭里,生長在了肉中,可謂相當的殘忍,她被拘禁在此地。
  “何必如此……”
  昔年,雖然蕭晨恨不得殺掉此女,但如今九州故人幾乎都死絕了,又經歷過與異界的種種大戰,與眼前這個女子的恩怨早已如風般飄散。
  說罷,他便要點碎那條神鐵鏈,解救出趙琳兒。
  “我不用你同情……”
  趙琳兒哭泣,不斷后退。
  昔日,高高在上的九州女皇,到頭來竟落得這樣一個凄慘的下場,再次面對對頭,她心中的失落與那種極其復雜的心緒可想而知。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陣陣踢踏的聲響,鐵鎖鏈嘩啦啦作響,另一股生命波動傳來。
  蕭晨一晃便到了眼前,一指點出,封擋在石洞前的一座鐵門頓時崩碎,里面用神鐵鏈鎖著一匹通體如玉的小天馬,周身潔白無暇,纖塵不染,異常的神駿。
  蕭晨自然不會陌生,正是昔日在龍島相遇的小天馬,曾經在暴龍的爪下救過他的性命。雖然這匹神駿的獨角圣獸最后追隨趙琳兒而去,但是如今相見,他依然心有暖意。
  這頭小天馬形體并沒有變化,但是體內卻充滿了無以倫比的神力,不過似乎受了重創,被人封在此地。
  蕭晨一指點碎神鐵鏈,將它解救了出來,而后歸回趙琳兒那里,同樣幫她截斷鐵索。
  “我不要你救我……”趙琳兒失聲痛哭。
  小天馬搖晃著來到近前,對蕭晨傳音,道:“這里是一個失落的地下遠古文明所在地,異界的人在這里進行了許多慘無人道的實驗,凡人都死了,我們兩個作為神魔實驗體,未被殺死……”
  蕭晨很快便知道發生了什么,他快速沖向地下深處,小天馬載著趙琳兒緊隨在后。
  在一座恢宏的建筑體內,蕭晨驚異的發現,有很多科技未明時代的儀器,而在中心的案臺上正是天葬谷的那面天碑,似乎正在被神秘的儀器所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