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664 集碑

宏偉的建筑體內,一片寂靜,在長大的案臺上沒,一米長的天碑像是蟄伏的微型蠻龍,看似平靜,但內部卻蘊含著極其危險的力量。
  各種神秘儀器,不斷在天碑上下左右掃描,旁邊排列著數十個屏幕,出覡一組組數據,超級計算功能全部開啟。
  就在這時,這座巨型實驗室內突然傳出陣陣機器蜂鳴的聲響,一個機械聲音響起。
  “看似石體,不是石體,成分復雜,難以辨明。充滿神秘力量,經初步測算,比數據庫i,的神魔實驗體強一零零零零零零零零……倍。
  當然這一切都是數字,不過讀取時,機械聲音這樣發音而已,在數字一的后面是一連串數字零,最后是一個“倍”字。
  蕭晨心中驚訝,他停止了腳步,沒有上前干擾,他對于科技文明從來沒有輕視過,現在也想看看以另類的方法能否徹底分析出天嶧的種種神秘屬性。“第十七號探匯1儀在碑體上發現生命波動,內蘊有活休生物的精元……”
  機械發出的聲音,沒有任何情感波動可言,非常的模式化,甚至給人以錯覺,有陣陣冷冽的金屬氣息發出。
  在這一s1,蕭晨心中震動,他可不會像無生命的機器那般平靜,甚至可以說心緒波瀾起伏,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天碑內有生命波動,這……顛覆了常人的認知,冷冰冰的碑體怎么可能會有生命精元流轉?
  他想起了第八面天碎上背后上某位大能留下古文所作出的推測,曾言天碑可能是人,而非物,這似乎得到了印證!“經檢測,沒有血肉,沒有……危險!危險!極度危險!”
  突然,整座巨型實驗室內發出了極其刺耳的警報蜂鳴,所有儀器都在顫-動,所有屏幕都已花屏。
  案臺上的天碑在輕微抖動,一股特別的氣息發出,讓人驚悚,像是洪荒猛獸張開了巨口,要待人吞食。蕭晨預感到不妙,飛快后退,沖出這座宏偉的建筑體。而此時此刻,小天馬載著趙琳兒也在此地,跟隨蕭晨飛奔而去。
  蕭晨以一片霞光覆蓋在他們身上,以神盾之法飛離了此地,出現在地下世界的另一端。“轟”
  就在這時,整座巨型實驗室在一陣讓人心悸的波動中崩潰,所有儀器等全部化成飛灰,那里被徹扉r夷為平地。
  后方,那個毀滅性的氣息并沒有全部爆發開來,蕭晨回頭觀望發現,那里竟自成世界。且,是明顯認為創造的蟲洞所連接的世界。
  是的,那里有六座巨大的金屬鐵門,饋壓四方與上下,六合被封,每一扇鐵門都連接著一個蟲洞。
  在外面有巨型儀器在控制著這一切。這是科技文明的產物,人為開出的時空通道,將在里面爆發的一切能量全部導入另外的世界。星空之門!這是趙琳兒所說的四個字,她對這里非常了解。
  地下世界乃是失落的遠古文明。三萬年前,九州女皇趙琳兒曾經在這里獲得過大量的超級科技武器。
  后來九州的失陷,生靈滅亡,她最終躲在這里亦沒未能逃過一劫,且淪為了實驗體,遭受了無法想象的磨難。
  突然,蕭晨感覺到了一個靈魂在覺醒,在地底世界的盡頭爆發出一股無以倫比的氣勢。他剎那斂去氣息,且將趙琳兒與小天馬置于八相世界內。“我不用你救我……”趙琳兒在八相世界中,以長發遮擋住右半邊臉,她近乎萎頓,無助的坐在一個角落里,神情黯然的喃喃著。
  小天馬則在他周圍徘徊,露出擔憂的神色,不時望向蕭晨。
  蕭晨沒有說什么,歲月無聲,可以撫平一切,他明白趙琳兒的心結,不過此刻他不愿多說什么。只走出手,抹平了外界留下的氣息與線索,避免那個覺醒的人物察覺。他不想貿然動手,想要觀察一番,看看這個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不多時,六扇星空之門全部歸于平靜,人造蟲洞消失。天碑安靜的懸浮在虛空中,在那里一動不動。
  光芒一閃,一個銀發女子出現在天碑的近前,皺了皺眉頭,自語道=“掃描再次失敗……看來還要煉化一些更強大的重器。”說完她便帶著天碑消失了,天碑被轉移了地點,被放入另一座巨型實驗室內。
  不多時這名銀發女子尋來一堆更加復雜的儀器,而后咬了咬銀牙,劃開手指,灑出點點鮮血,以自身神力開始煉化這些儀器。
  將科技文明時代的產物,以無上血液進行神圣化處理,且是祖神血液中的精血,可以說她為此不惜代價。這些儀器乃是異界接手后最新研發出來的超時代的產物。
  對天碑的掃描與測算再一次重新開啟,各種復雜的程序極速運轉,屏幕上各種數據不斷閃現。“經測算,石碑可稱為完美器物,第一次掌握部分結構,極度復雜,疑似不可存于世之物……”“警報,警報,危險,危險!”刺耳的蜂鳴再次響起。
  銀發女子這次守候在這里,急忙切斷了各種儀器,與天碑隔離開來,如此避免了又一次的大爆炸。“我不相信無法計算,一切都可以量化與重新排列,我一定要破解天碑的秘密!”
  她咬了咬牙,暗暗發狠,將自身精血的三分之一祭出,重新煉化這些科技時代的產物,再一次開始掃描與計算。“探測到天碑有生命波動,探測到血液,探測到思感,危險,危險一一一一一一”當聽到這句話后,銀發女子化成一片光芒,附著在了各種儀器上喝道:“繼續,完成掃描!”“發現一滴鮮血,石碑內有一粒血珠,有人類思感……暗中,蕭晨震驚,逕太過匪夷所思了。“鮮血干涸,思感潰散,天碑活性力量消失。”
  銀發女子所化成的光芒,幻化出一個漂亮的頭像,皺了皺眉,道:“怎么回事,為何消失了?”
  “經過分析計算,天碑空寂,血珠干涸,沒有生命波動,沒有思感,為堅不可摧的死物……”機械聲音不舍感情,非常模式化的讀取數據分析。遠處,蕭晨皺眉,百思不得其解。而巨型實驗室內,銀發女子更是憤怒,喝道:“我已經讓你產生了靈芝,稱你為科技之神也不為過,但你能夠做什么,什么結果都沒有測出!
  “警報,警報,碑體內有莫名能量流動,警報,警報,碑體內有復雜圖案排列……”
  “給我掃描出來!”銀發女子命令道。
  “在各個屏幕上,頓時出現一組組神秘復雜的圖案……”
  “這是……”銀發女子皺起了眉頭。
  遠處,蕭晨也看的莫名其妙,一頭霧水,根本無從理解。
  “刷”
  各大屏幕上的圖案全部變換成了另一幅樣子。
  “怎么-變了?”銀發女子問道。
  “無盡變量,億萬萬變化,方才不過捕捉到一點軌跡,無法算清……無法算明……”機械聲音居然不連貫了,似乎即將自毀。
  銀發女子怒哼了一聲,急忙相助。
  這時,屏幕上的突然多了幾組變化。
  遠處,蕭晨心中一震,他感應到了,那是無形的道之軌跡,居然被這臺科技之神以另類的形式表現了出來!
  當然,這根本不可能是無上大道,不過是道之印記一點雛形而已,離那千變萬化相去甚遠。
  很顯然,這個銀發女子也意識到了什么,焦急而又迫切的大叫道:“一定要測算出來,模擬而出!”“不能實現,若要完整模擬,需要精密計算數十↑乙年。且,當中不能有任何一次錯誤……”
  “媽的!”金亮的銀發女子不顧形象的吐了這樣兩個臟字,怒道:“模擬不出,你就等著被拆吧,我可以賜予你生命,一樣可以剝奪你的生命!“警報,警報,危險,危險!”
  刺耳的蜂鳴發出,接著轟的一聲巨響,這里發生了可怕的大爆炸,銀發女子所化成的光芒都沒有能夠阻擋。
  她狼狽的逃了出來,幾扇星空之門浮現,人造蟲洞連接這里,將所有狂暴力量導走。
  就在這時,蕭晨突然出手了,他看完這些經過后,已經大致了解了一切,無需再看再等。
  想要以科學的方法破解天碑,破解無上大道烙印,這異界的女子不知該說是異想天井,還是驚才絕艷,思維敏銳與另類。
  蕭晨如此評價,與此同時探手探到,砰的一聲抓住了銀發女子,將她覆蓋吞掌指下。“你一一一一一一”
  很顯然她認出了蕭晨,大鬧異界九十九重石臺階,讓蕭晨名震異界諸神間,無論是隱居修煉的,還是常年在外行走的,都知道了他的存在。
  “魔尊圣影也未能將你磨滅……”她眼中露出駭然硌神色,道:“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會逃出石門……不可能!”她難以相信,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同一時間,蕭晨將那漸漸平靜下來的天碑抄在了手中,他以神念探索,以掌握的天痕溝通。但下一刻,蕭晨剎那變色,來自天葬谷的這面天碑,并沒有天痕留下!
  “怎么會這樣!”
  蕭晨隱約間覺察到不妙,自從這面天碑被人捷足先登開始,他便有了不好的感覺。“說,何人椅天痕抽去了?!”蕭晨喝問。
  ↓哈哈……你是說從天碑中流轉出的那道有形印記嗎?”銀發女子囂張的大笑,美麗的臉頰顯得很妖野,眼中閃爍著寒芒,道:“莫要以為只有你可以修煉天碑玄法,我族亦有不世高英杰悟通了!”
  蕭晨心中頓時一沉,果然如他預科的那般,有人同樣在打天碎的主意,這是一個非常不妙的結果,他必須要進入異界,追回那道天痕,不然后果無法預料。
  當解決到銀發女子,想要帶趙琳兒離開這里時,她卻固執無比,寧死不走。
  對于她來說,這里將是她的一切,這片失落的文明古地將成為夢想起飛的希望所在。
  “我會將外面的科技文明,與這里建立起橋梁。這里有不次于祖神力量的科技,將來一定還可以繼續發展下去……”這是她不離開的最主要原因。
  蕭晨在這里仔細搜索了一番,意外在那名銀發女子的房間內發現一枚紫色的手鐲。
  他心中頓時一驚,對于這個手鐲他并不陌生,源起祖龍村,可打開廬山等地世界之門,不想三萬年后再次重見。與始祖龍有關,有祖龍村有關,這件紫玉手鐲來歷非同尋常!
  蕭晨離開地下文明世界,迎著陽光照耀這枚自語手鐲,若隱若無間,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條祖龍虛影。
  剎那間他聯想到了很多,隨后穿越空間來到了廬山,想要重新試試-這枚手鐲的力量。
  結果,并沒有打開什么門戶,倒是傳出一股異樣的波動,將廬山瀑布下一塊巨石震裂。“骨碌碌”從里面滾出一顆雪白的頭骨。“是誰打擾我安寧,人都死了,還不放過嗎?
  蕭晨愕然,那雪白的頭骨內,還有一點最后的殘靈,即將消散,他吃驚的認出,正是昔日守護在廬山的佟虎。“是你啊,你來晚了,我不醒了,把我埋掉吧……說完這句話,佟虎的頭顱頓時粉碎,化成了一片骨粉。
  蕭晨默然,再次送走了一位故人,一切都預示著往昔的所有人事物都持不復存在,他以黃土淹埋了地上的那片雪白的骨粉。
  蕭晨毫不猶豫的遠去,半日后他回到了黃河岸邊,來到了昔日的祖龍村前。
  那里高樓大廈林立,不可能有昔日的景象了。
  手持紫玉手鐲,他用心去感應。
  一聲咆哮傳出,租龍吼動日月河山,滾滾黃河水翻騰,大浪滔天。
  就在這時,蕭晨探進紫玉手鐲的靈識如遭雷擊,急忙后退。
  “喀嚓”
  紫玉手鐲在龜裂,而后砰的一聲碎裂了,點點紫晶墜落在地。
  一道龍形虛影沖出,沒入了滾滾黃河水中。
  黃河沖天,像是一條大龍綿綿延延長達萬里,縱橫神州大地之上。
  祖龍咆哮,整條黃河突然凝聚,化成了一條石河,形成一條萬里長的巨大石龍。
  磅礴氣息,盛壓九州!
  與此同時,在那入海口處,聲聲祖龍咆哮震天,三條祖龍相互糾纏,盤旋而來,逆著黃河而上,在空中舞動著龐大的軀體。開龍族從未有之盛世,三頭祖龍同時臨世,向洪荒祖龍村這里沖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