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66 始祖龍

蕭晨是人族,而非龍族。但這個村落卻有祖龍生活過,得到了龍族的傳承。
  始祖龍留下的記憶烙印非常零散,很多事情都無法探究真切,不過蕭晨最終還是得知了其被封的原因。
  生活在異界統治的陰影下,任何種族想要真正發展壯大起來都是不可能的。
  每當一個種族迸發出燦爛的文明火花后,異界諸神便會降臨,他們會折斷萌芽,扼殺希望,而后自己去發展與完善新的文明體系。
  數個強大的文明都被摧毀了,被絕殺在搖籃中,龍族怕走上同樣的毀滅道路,始祖龍隱忍不出,臥薪嘗膽,想要最終升華為無敵的石王始祖,到那時再跳出來對抗異界。
  不曾想最終還是敗露了,在她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前,異界無敵大軍殺到了。
  始祖龍生有九子,本與她同在暗中苦修,它們全部是九重天的戰祖,傳承于始祖龍的血脈,令他們具有無以倫比的戰力。
  那一天,他們為了給始祖龍爭取時間,明知必死,也全部從暗中殺了出來,與其他九州強者一同對抗諸神。
  睚眥、貔貅、狴犴、狻猊、饕餮、赑屃……各個都是頂級強者,他們瞞過異界多年,全部修煉到了戰祖九重天。
  那一日,九龍齊出,舞動天地,諸天萬界都在飄搖,異界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無上祖神以下幾乎全滅。
  但這并不能改變什么,結局已經注定,睚眥、狴犴、狻猊、赑屃……龍血灑長空,龍骨裂蒼穹,他們搖動了過去,撼動了未來,但最終還是全部身殞。
  始祖龍九子凋零,山河間龍血成河,那一日,九州上流血漂櫓,尸骨成山,億萬生靈悲慟,像以往消逝的那些文明一般,最終萬龍寂滅,百族同逝,多了一曲龍族血淚悲歌。
  眼睜睜的看著九子圣龍殤殞,看著一切都慢慢失去生機,始祖龍悲慟,最終踏上了絕路,她不惜代價的召喚天碑!
  那時,她雖然無比強大,但終究沒有參悟過天碑玄法,不過是得到一段召喚殘訣而已,如此召喚天碑要付出血與生命的代價。
  最終始祖龍成功了,召喚天碑降臨,且最后剎那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晉升為無敵始祖石王。
  在那一戰中,始祖龍令出現在九州的諸神全滅!
  諸神當中,有一位幾乎堪比石王的無上肉身祖神,可以說潛力無盡,但是在那一戰中也被始祖龍以天碑活生生鎮死。
  不過,強行召喚天碑的代價太大了,始祖龍流失了無盡精血與生命力,更是遭受那位幾與石王媲美的無上祖神垂死一擊,近乎徹底絕滅生機。
  不得不說,異界底蘊深厚,積累無數個文明史,出現了太多可怕的人物。
  有人以禁忌之法欺天瞞道,將十幾個被毀的世界中的無盡生靈的怨氣全部導向始祖龍,成功借助了“因果”的力量,利用始祖龍召喚來的天碑反鎮壓了她自己。
  而那時,盤古王被天界紫霄石王等人阻擋,最終未能阻擋這一切發生,趕到時天碑已經消失,始祖龍已經身化滔滔黃河。
  最終,始祖龍只剩下一絲精魂烙印未滅,自封在紫玉手鐲中,置于曾經隱居的祖龍村內。
  此地的洪荒古人,以前便得到過她的傳承,世代延續,將紫玉手鐲保存了下來。
  紫玉手鐲像是始祖龍特意留給某個特殊的人的,但是從來沒有人來取,最終才出現三祖龍爭鋒。
  其實,還有很多迷霧沒有揭開,消散在了歷史的長河中,不過蕭晨可以大致推測出,縱然不精準也相去不遠了。
  尤其是,關于祖龍村的來歷他已經完全知曉了。
  同時,種種跡象表明,昔年曾經有很多文明,人族并不是最后產生的,以往都是錯覺而已。最起碼,洪荒古村的古人,似乎就有著很久遠的歷史。
  龍族的傳承,蕭晨并沒有接受,黑龍王、赤龍王、逆龍王最適合不過,他沒有必要去爭什么。
  眼看著那端莊圣潔的女子身影漸漸虛淡,蕭晨張了張口,一陣無言,而后他大步向著祖龍村內走去。
  熟悉的村落,鄉土的氣息,一切都是如此的親切。
  黃土路兩邊,青草繁盛,特有的草香勾起了他那久遠的回憶,還記得小時候與同伴在這里飛快奔跑的歲月。
  村頭前,那只大黃狗是張嬸家的,像個小牛犢子一般健壯,不遠處的草棚里還有一只老貓在呼嚕呼嚕大睡。
  走進村落中,不經意望去,李大爺院子中的鐵鍋中還在冒著熱氣,不知道在蒸煮著什么。
  根本不像經歷了三萬年,倒像是從來沒有離開過,一切都如過去那般。
  蕭晨找到了熟悉的感覺,三萬年后重回這個村落中,讓他有一陣恍惚,有種不真實的錯覺。
  路過王六爺的院子時,看到那架黃瓜秧長勢正旺,青色的嫩瓜頂著一朵朵小黃花,喚起了他更多的回憶。
  “我真的回來了,回到了村中……”
  不知不覺間,他來到了自家的門前,推開院門,院子當中幾顆李子樹碩果累累,飄溢清香。
  蕭晨難以自禁,走上前去,摘下一枚,放在口中咬了一口,酸酸的味道,頓時讓他眼前浮現一幅幅熟悉的畫面。
  想起得小時候,因為特喜歡吃李子,不聽母親勸告,而多吃導致酸倒牙齒,連續三天連豆腐不敢咬。
  想到這些,蕭晨頓時笑了,輕輕推開了房門。
  房間內,輕微的呼吸聲穩定而規律,走入里面,兩個老人都在熟睡。
  這段無知無覺的歲月,并沒有在他們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雖然頭發本就以花白,但是并沒有在這其間重添白發。
  三萬年過去了,蕭晨再次見到父母,雙眼頓時感覺一陣模糊,如此漫長的時間,光一想一想就讓人心中茫茫。
  無盡歲月過去,世上草木繁盛了一代又一代,許多湖泊與大河都徹底干涸消失,更有許多大山都崩塌了。
  足以磨滅很多的人事物,而蕭晨心中的那份思念,卻在這三萬年中更加的深刻了。
  他竟要哽咽了,三萬年來生生死死,游走在死亡的邊緣,經歷無數場生死對決大戰,難以享受與體會到半點親情的慰藉。
  今日,重見父母,他心中那種復雜難明的情緒可想而知。
  在這一刻,他不是一個戰天斗地的狂人,而只是一個普通的游子回來。
  蕭晨不自禁跪在床邊,看著早已露出老態的父母,孺慕之情,心中有一股無以言表的親切。
  不再有爭殺,不再有鮮血,不再有死敵,不再有刀光劍影,現在他僅感覺到了家的溫暖,忘記了所有煩擾。
  要讓父母健康長壽,他已經可以做到了,很難想象,生離死別父母時的情景。
  “父親……”
  “母親……”
  蕭晨輕輕呼喚。
  不多時,兩位老人動了動身體,眼皮顫動,慢慢睜開了眼睛,醒轉了過來。
  他們并沒有多少激動之色,那是因為他們并不知道沉睡了三萬年,不過看向蕭晨卻充滿了溺愛。
  不論蕭晨多么強大,在他們眼中都只是個孩子。
  當看到兩位老人醒轉,蕭晨有一股想哭的感覺,父母不知道過了三萬年,但他卻親身經歷了,這么多年一直漂泊在外,一直渴望與夢想相見的時刻。
  “孩子你怎么了?”兩位老人慈祥的看著蕭晨,有些不解。
  “沒有什么,我只是眼睛中進了沙子而已。”
  蕭晨不想告訴他們,已經過去了三萬年,不想他們擔心追問。且,他不知道祖龍村會否就此重現世間,不想打破兩位老人現在安寧的心境。
  不多時,兩位老人的眼皮漸漸沉重起來,不知不覺間再次陷入沉睡。
  蕭晨默然,他知道祖龍村沒有重現世間,父母依然要沉睡。
  默默坐在窗前,直至三日后,他才走出房間。
  他很想和父母團圓,但是他還有很多事情要走,不能留下。
  蕭晨毅然而與決然的走出了院子,重新關上了大門。
  在祖龍村前,始祖龍的身影消失了,她的一切都被三條祖龍繼承了。
  此刻,黑龍王、赤龍王、逆龍王全部化成了人身,并列盤坐在祖龍村前,閉著眼睛,在默默的苦思,似在消化那無價的財富。
  蕭晨攤開手掌,發現碎裂的紫玉手鐲已經重新完整,隱約間他猜到了,在三條祖龍不離開洪荒古村前,祖龍村似乎還會隱藏下去。
  他邁步向著虛空中走去,而后劃開空間,離開了這個古村世界。
  刷
  當蕭晨出現在外界時,發現明月高掛,黃河滔滔。
  這是一個寂靜的夜晚,周圍沒有高樓大廈,沒有霓虹閃耀。
  他不知,外面早已過去了百年有余,這里成為了九州文明眼中的一個禁區,一般不會有人輕易接近。
  而就在這時,蕭晨看到古村前、距離黃河堤岸不遠處,有一座五層古樓,上面站著一條落寞的身影。
  頹廢而又憂郁,雙目中滿是落寞與傷感,在明月下的樓臺陰影中獨立。
  “樓上看眾人風花雪月,超然于外。樓下望你醉生夢死,杯酒獨斟。明月飾樓臺,你卻在樓臺中,說超然卻黯然……”
  頹廢而又憂郁的人魔戈乾,他聲音凄愴,將一杯酒水灑向樓臺下,望著黃河水久久無言,像是一尊化石般一動不動,過了很久才道:“時間到了……”
  就在這時,諸天萬界齊震,天界異族重地,三座石城崩裂、毀滅!
  新的異界中,五座太古魔城也同時突然崩碎,還有一名血肉之軀的無上祖神,額頭出現裂紋,淌下一道道血跡……
  “明月飾樓臺,你卻在樓臺中,說超然卻黯然……”人魔戈乾頹廢而又落寞,凄聲大呼:“我還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