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67 明月飾樓臺

月光皎潔,黃河滔滔。
  百年匆匆過,五層古樓不知咎時立于黃河岸邊。
  在這明月夜下,戈乾的凄呼卻讓震動諸天,五座太古魔城崩潰,一名無上祖神額骨崩裂',讓異界大亂。
  可問鼎石人王境界的潛力人杰,竟然早已如此大難,根基破碎。
  這是極其嚴重與可怕的后果,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么。
  陸戰等始祖全部被驚動了。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五名石人形體破碎,艱難的從廢墟中掙扎而出。至于那名無上祖神則已經魂骨碎裂,萎靡不振,難以起'身。
  “怎么會這樣?”陸戰雙目中射出冷電,六合八荒盡在眼底。他在尋覓兇手。
  “報……”焦急而又惶恐的聲音由遠而近,一名異界修士飛到近前,大禮參拜,連連悲呼:“稟報始祖,大事不好,我族在天界的三座太古魔城崩碎……
  “什么?!”陸'戰驚怒,喝道:“狼牙不是坐鎮于那里嗎,且與天界幾位石王結盟,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
  這是極其嚴重的后果,他有理由懷疑,有人要大舉進攻異界了,這似乎只是前奏。
  “是他,是那個小狼崽子做的……”陸戰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的雙眸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穿透大世界屏障,直接望向了九州,他殺意無盡,在努力搜索著什么。
  當一盞古燈突兀在虛空中升起時,迷蒙光華掃出,猶如在陸戰心中燃燒,他那強大的神念頓時退了回來。
  “果真是-那個小狼崽子,他競得到一盞古燈認可,與之合一了,無法確定他的位置。”陸戰語音森寒,神色猙獰的,道:“屠我八城傷我九人,待我處理完瑣事,上天地入地也要尋你出來,斃你性命。
  九州黃河岸邊,五層古樓上,落寞的戈乾,身前漂浮著一盞古燈,微弱的燈火搖曳,將他那張略帶病態的臉頰襯托的更加雪白。
  蕭晨非'常吃驚,戈乾與這盞古燈如此諧調,猶如血脈相連。同為一俸。
  古燈來歷非常神秘,異界都沒有能夠摘走,神圖都是以他為源來煅燒圣骨'片而生出的。
  “你方才'做了仆'么?”奔晨驚疑不定的問道。
  “心有余力不足,斬斷了八位石人根基,絕滅了一位無上祖神的前路。”戈乾在樓臺上,仰望星空,聲音中并沒有任何喜悅,放倒帶著淡淡的傷感。
  這樣的戰績'足以驚世,傳出去縱然是石王也要忌憚,而卻沒有任何成就感,'實在讓人驚訝。
  “你如何做到的?”蕭晨真的非常震驚,人魔戈乾太強大了,人在九州,卻破滅了另一界的太古魔城。
  此刻的異界,諸神也非常的不解,謹慎的詢問陸戰。
  “無上的始祖大人,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那幾名被斬斷'根基的石人則面如死灰,也全都不解,他們憤怒無比,到了現在都還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
  “是那個小狼崽子……”陸戰的眼眸深邃了起來。
  昔年,大戰'龍族',掃滅九州后,異界始祖狼牙曾經分出一縷化身,親臨那破敗的河山,抱回一個昏迷的稚童。
  諸神聞言,全都皺眉,他們聽說過戈乾的一些過去,人魔之稱大有來歷。
  陸戰到后來,直接一手劃過虛空,頓時浮現出昔日的畫面。
  狼牙抱回那個幼童后,一指點在其額頭上,點點光暈彌漫腦海。
  最終,稚'童以始祖龍九子血肉為食,被人喂養,慢慢長大,集九子圣龍神力于一'身。
  九子圣龍遺留下的九顆龍珠。被分封給了具有強大潛力的修士,那幾人的面容浮現而出,頓時讓眾人恍然。
  正是如今被毀滅石人根基的幾大強者,料想天界的那座太古魔城中的主人,也在昔日得到龍珠的九人之列。
  諸神',不知道狼牙點在戈乾額頭具體做了什么,但大致可以估測果然,陸戰'的話語證實了他們的猜想。
  “這是一個資'質相當罕見的小狼崽子,狼牙惜才,想命人將他培養成一把屠刀……
  但結果'并不順利,發生了很多變故。
  諸神對于后來的事情,都已經知曉,人魔威名震世,諸神極其忌憚。
  黃河岸邊,水聲滔滔,月光如雪,戈乾立身古樓陰影中,臉上灰暗無比,略帶'病色的蒼白面容上,雙目暗淡。
  遭天棄,被世道,人魔惡名傳千古,他背負的太多了。
  “我殺死了自'己的九個兄長……”
  始祖龍第十子!蕭晨愕然,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戈乾竟然是始-祖龍的第十子,命運'多舛,有著常人無法想象的經歷。
  苦難'一生',悲劇上生,被人主導了一生,走入歧路,人魔罵名負古。
  “并不是你'的錯,隱忍多年,總有出頭日……
  九顆九重天戰祖的龍珠,融入九大強者體內,龍族的本源,無盡的精元力,與'戈乾有著斬不斷的聯系。
  他被人以九位兄長的血殉喂養長大,繼承了九位兄長的無盡神力,j$此'祭拜始祖'龍,今日徹底爆發,讓九大絡者吸收的龍族精元燃燒。
  異界內,陸戰與諸神自然推測出了這一切。
  “這個小狼急子太狠了……”諸神后背發涼,暗自慶幸與那就顆龍珠無關。
  九大強者都是有望再上一重樓、有希望與始祖平起平坐的杰出人物,但不曾想一瞬間被人魔戈乾全部斬斷了前路,毀滅了希望。
  九大強者在這一刻早已出離了憤怒,此時此際他們絕望到了極點。
  是的,戈乾早有能力做這些事情,但是卻一直隱忍不發,直到他們到了關鍵時刻,才如此果斷出手。
  曙光就在前'方,明明觸手可及,九大強者無盡歲月來的苦修,一朝化為烏有,在臨門一腳時被人打下了深淵,無情踩入地獄中。
  這才是狠人,破滅了九大強者的光明前路,在最后關頭才絕了他們的希望。
  蕭晨將紫玉手鐲遞向戈乾,道:“我想這是留給你的。”
  人魔卻神情暗淡,并沒有伸手去接,退入陰影中,道:“我沒有'資格收下……”
  “走到這個地方看一看,我會馬上離開……”他的眸子滄桑如海,充滿了落寞。
  “你要去做什么,要去哪里?”
  “我還能做什么?我殺不了狼牙,殺不了陸戰,但我不會放棄。”人魔戈乾漸漸堅定了起來,雙目中神光越來越盛。
  與此同時',在他身前的那盞古燈越發明亮了起來,最后竟懸到了他的頭頂上空,似一下子照亮了他的前路。
  “你還沒有成為完滿的無上祖神嗎?”
  “只差一線,卻等若隔著一層天。”戈乾遙望虛空,道:“雖然我已經無懼石王,只是我卻感覺到了異界內有大兇,我不能殺進去一r一一r一”
  蕭晨皺眉',道:“難道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石門封印被破開了不,成?”
  數千年過去了,他覺得陸戰等人可能已經破解開了諸王-以三皇鏡刻下的封印,不然除了石門背后的魔影還能有誰可為大兇?
  “陸戰'他們會去殺我的,且我若是擊斃狼牙,也許異界中的大兇也會出世,被我引去,那時你們可出手……
  最終,戈乾離去了。帶著那種古燈,進入了天界,他要與石王作戰,哪怕有天界王者與異界結盟,他也要出手,為了復仇,為了磨礪傴自己,也為了吸引異界的注意力。
  古燈長明,與戈乾合一,消失不見。黃河岸邊的五層古樓,已矗立百年,無聲無息化成齏粉,隨訪而散。
  一個月后,一個意想不到人出現在了蕭晨的面前,這是面色白皙'的中l豐文士,雙目深邃,似可洞悉世間的一切。
  “是你”
  蕭晨非'常驚訝,三萬年這個人曾經給他算過一卦,言稱他將身死,最終果然應言,身殞死城中。
  此人,正是號稱可算夭算地算盡天下事的周文王,三萬年過去后他再次出現了。
  “大事,不妙……”周文王見到蕭晨就是這樣一句話。
  蕭晨一驚,道:“算天算地算盡天下事,你又看到了什?”
  沒有敘舊,周文王自顧解釋道:“沒人能夠真正洞曉古今未來,我所能抓到'的不過是一縷真相而已。”
  “你測算到了什么?”
  “我推測出,有一個不屬于這個世間的人,來到了這個世上,其能力超出了這個世間允許的極限……”
  聞聽此言,蕭晨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可以算盡天機的人到底看到了什么可怕人物?
  “大兇之兆,禍起異界。”這便是周文王算的結果。
  “能否再具體一些?”蕭晨皺眉,瞬間聯想到人魔戈乾感應到的大兇,異界中到底出現了什么人物,是石門內的魔影出世了嗎?種種跡象'表明不太像。
  “與天碑有關,具體如何,難以算清。今日我來尋你,是需要借你之力,借天碑之力,細細測算一番。”
  蕭晨當即將得到的那面天碑祭出,而后運轉天碑玄法,相助周文王,一道道神秘符文圍繞著這個中年文士不斷流轉。
  “那個大兇'不屬于諸天萬界,他在片界,要收集天碑……”說到這里,周文王噗的吐了一口鮮血,道::“異界有人抽取出了天痕,與大兇在一起,我不知道他們要做什么。”
  說完這些話,周文王盤坐在地,咬破中指,閉jl雙目,在地面劃'出一道道血痕,神-秘符號光芒閃爍。
  過很久他才停下來,逛:“你必須要去異界走上一遭,奪回天痕,召走天碑,不然大兇中孕育大兇,后果無法預料。”
  周文王還沒有離去。后中帝與老石龜便出現了,他們直接將五帝塔遞給了蕭晨,道:“雖然不能確切得知發生手什么,但是直覺告訴我們非常不妙。你便聽這江湖術士去異界走上一遭p巴,帶上這五帝塔可隱去你的氣'息,不被人發覺……”
  “你們……”蕭晨很無言,這兩個老東西怎么不親自去,卻指使他前往。
  “不是戎們不愿走上一遭,而是此事恐怕只與天碑有關,我等去多半要殞'落,心中早有了這種不祥的感覺,唯有你去或許能夠解決危機。”老石龜慢吞吞的道。
  “只要召回天碑。尋回天痕便可,危機自解。”就在這時,周文王突然睜開了眼睛,射出兩道神光,不過卻連續吐了數大口鮮血。
  “我們已經推測出新的異界生標……
  最終蕭晨頭懸五帝塔,進入了異界當中。
  剛進入這片世界,他便感覺到了大兇之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