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69 大兇

浩瀚天界,壯麗多姿。
  蕭晨不止一次登臨天界,但從來沒有游歷遍整片河山,確切說是不可能走盡每一片地域,因為這個世界太大了,無邊無垠,窮一生之力也很難全部走到。
  每一次進入天界,蕭晨都會深感個人的渺小與天界的浩瀚偉大。
  在一片雄偉的古山脈間,絕壁萬丈,懸崖聳立,雄奇而又險峻。
  遙望前方,萬山聳立,高插云霄,上面青翠碧綠,生機勃勃,一片壯麗之象。這便是天界異派重地,稱得上名副其實的靈秀寶地,聚萬脈之祖根,匯百川之靈氣。
  當臨近時便更加讓人驚嘆了,一條條千丈長的大瀑布如匹練一般從秀麗的大山上垂落而下,白色氣浪蒙蒙一片,猶如萬馬奔騰,格外的壯觀。
  鐘天地之靈秀的重地,各座秀麗山峰上有一座座殿宇樓臺,建在飛瀑流泉間,顯得飄渺而又瑰麗。
  這數千年來異界發展的非常快,狼牙親自坐鎮于此,與天界數位王者結盟,可以說穩固了地位,擴張了勢力,在天界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陸戰帶著那名年輕的男子,飛入那片高聳入云的大山中,很快消失不見。
  蕭晨未敢過于靠近,陸戰的實力非常驚人,乃是老牌的王者,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被發覺。
  在這里靜靜守候了數日,蕭晨發覺異派重地內有數位強大的祖神沖起,向著四方飛去。經過小心謹慎的摸索探查,他才得知,這些人是去請人。
  以超級祖神去送信,可想而知所請的人身份多么的不一般。
  不過接下來的幾日,僅僅請來兩名石王而已,并不是所有超級祖神都請到了人。
  當下,蕭晨面色便是一凝,其中一個石王竟然是石尸,與蕭晨結有大怨,在小時皇陵墓中被毀軀體,遁入他界,不想數千年后重現世間。
  另一個人沒有看清容貌,來的非常神秘,在云霧包裹中進入了異派內。蕭晨并不驚訝,像陸戰這樣的老古董若是想在天界結盟,自然可以拉到幾個與自身實力相近的王者。
  以五帝塔鎮壓自身,近乎徹底寂滅,隱去所有氣息,蕭晨才摸進這片壯麗大山中。
  “很強大的氣息,真的無法細想,除卻小石皇外,還有這樣的人。”
  “不應存于世間,卻意外歸來,我想這個人物不能長久活下去。”
  這是異界重地內的討論,被請來的兩大石王全都面露凝重之色,原本異界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石門內曾居有魔影已經夠讓石王驚心,不想現在又出現一個可怕的神秘人物,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石尸與那名石王心中各有算盤,數千年前他們并沒有參與封印異界的石門,但事后卻對那次行動發自內心的支持,不想有人超脫石王上。
  不曾想如今異界再現超越極限的力量,他們雖然沒有表現出什么,但是內心卻恨不得那個盤踞在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存在立刻朽滅。
  “既然他仇視五帝的后人,我想已經可以確定了,他是太古前的大能。”
  “不錯,我曾聽人言,太古前有三皇五帝,全都是真正可萬界為尊的強者。而這樣的人物,自然也有敵人,想來一定是五帝的對手重現了,真是難以想象他怎么活到現在。”
  “三皇五帝,不過是虛無縹緲的傳說,但如今看來卻被證實了,應該真的存在那樣的人物。”
  “五dìdū已經殞落無盡歲月了,這個人物怎么可能活到了現在?他是如何做到的,讓人心有疑問。”
  陸戰、狼牙、石尸等一番討論,卻難以得知盤踞在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那個神秘人物的真正身份。
  “連你也不知道嗎?”陸戰看向石尸,因為這個老古董縱然是在天界諸王間,也算的上活化石了,來歷非常神秘。
  “單指我的石體,自然足夠久遠。”
  石尸帶著一絲傲然之色,因為他是以尸體修行而產生靈智的王者。
  “但是,我并不記得前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與你們是同輩人。”
  事實上,包括陸戰在內不少石王都懷疑,石尸極有可能是太古前的“古人”,非常有可能是三皇五帝時代的古民殞落后的尸體,在無盡歲月后修出了靈識。
  細想想,這個家伙確實大有來頭,乃是天生的石王尸體,后來產生了智慧,成為了現在的石尸王。
  “不要以那樣的眼神懷疑,我所說的是真的,事實上我應該與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石門內的世界有關系,我在那里感覺到過熟悉的氣息……”石尸將話題扯遠了,隨后又將話收了回來,道:“若論天界石王,當推紫霄石王見多識廣,他了解不少太古前的遺秘。”
  “可是紫霄王不是殞落了嗎?”
  “怎么可能殞落,他是詐死!”石尸冷笑道:“昔年他與逆天家族的圣女激戰,怎么可能會形神俱滅,不過是藉此隱匿了起來,如果我猜測無誤,他一定是想要做出新的突破。”
  幾大石王全部倒吸冷氣,尤其是陸戰與狼牙,他們昔日曾與紫霄王聯系緊密,有過溝通與合作,不想得到的隕落消息竟是假的。
  ……
  蕭晨并不能聽到全部,事實上以上信息他亦是從異派的其他修士的憶海中搜出的,他可不敢接近幾大王者。
  最終,石尸與另一名石王離去了。
  足足三日,才見陸戰與那名年輕男子飛出,以神遁光術向著天界的東方沖去,像是兩顆流星一般劃過蒼茫大地。
  這是浩瀚天界東部地域的一片大湖,或者已經可以稱之為“海”,是的,方圓足有數萬里,比之真正的大海也不遑多讓。
  但是,這卻是一片淡水,且被遼闊的土地所包圍。
  遠遠望去,這片巨大的淡水湖上有淡淡的紫氣繚繞,靈氣格外濃郁。
  “紫霄王出來一見……”陸戰站在岸邊傳音,滾滾音波在長空中激蕩,平靜的大海都涌起了波瀾。
  只是很久后,也未見有人回應陸戰。
  “紫霄王出來一見……”陸戰繼續傳音,大湖中頓時浪濤沖天。
  “我知道你未死,今日要要事相見,若是不出,我便不走。”略微頓了一下,陸戰繼續道:“我有登臨絕巔之道與你探討,太古前五帝的敵手重現,我想他或許可以為我們指引出一條光明之路……”
  “轟隆隆”
  就在這時,浩瀚無邊的大湖中突然涌起一道道紫色的瑞氣,方圓數萬里的水域不斷的震動。
  紫氣東來,正東方的虛空裂開,有一片無盡大山浮現而出,矗立在湖面。
  十萬巨山,無邊無際,通體全都是紫色的,在正中那座主峰上更有一片宏偉的紫色巨宮。
  “我便知你未死,紫霄宮重現世間了……”
  萬里水域一片迷蒙,紫氣洶涌,瑞彩千萬道,整片紫色神山全都籠罩在霞光中。
  飄渺而又富有靈氣,虛無而又神圣。
  陸戰大笑,帶著那個年輕人進入水域,走向十萬紫霄大山,向著主峰上的紫霄宮飛去。
  蕭晨沒有接近,只是遠遠的觀望,只見紫霄宮打開,透過氤氳紫霧,他看到一個破破爛爛的石人盤坐在地,身上布滿了灰塵,像是無盡歲月沒有移動過了一般。
  “是他!”
  蕭晨當時變色,他感覺有些不可思議,那個石人絕不陌生!
  他曾經在死亡世界中見到過,不過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破敗不堪的紫霄王與死亡世界的鴻鈞一模一樣!
  紫霄宮內,傳蕩出的氣息非常迫人,盡管紫霄王看起來石體破損,一副頹敗的樣子,快被灰塵淹沒了,但是那強大的氣勢卻比一般的石王還要讓人驚悚。
  一個人的氣息是很難改變的,蕭晨已經可以確定,紫霄王與死亡世界的鴻鈞有著莫大的聯系,不僅容貌相同,就連氣息都無二致。
  “這個紫霄王果真不簡單,本體在此,居然還在死亡世界重生一個石王體,他想做什么?”剎那間,蕭晨想到了很多問題。
  同時,他想到了天帝,也是一體兩城!
  “雖有接觸,但從未如此正面相對,請坐。”紫霄王一派縱容,并未因形體破損而有絲毫不如人的樣子,非常的自信與鎮定,在他說話時石體上厚厚的灰塵簌簌墜落。
  “紫霄王果然非凡,一別多年,氣勢卻更盛烈了,想來石王中少有敵手了。”陸戰盤坐在紫霄宮中的一個蒲團上,那個年輕的男子對紫霄王施大禮后,垂首站在陸戰的身邊。
  “彼此,你也越發深不可測了。”紫霄王平靜的回應著。
  “昔年,我族與亂地罪人相斗時,感謝你與石尸想要跨界相助,雖然最終未能功成……”
  聽到陸戰這樣說,蕭晨頓時想起亂地與天界相連的那條通道,從那些蛛絲馬跡來看關鍵時刻天界有人想要強行破入,不過卻被那幅古卷封擋住了道路。
  那本是一樁懸案,不想今天被蕭晨了解到了真相。同一時間他想起,逆天家族的圣女曾言稱,對該家族實施詛咒的兇手便有紫霄王參與其中。
  “你喚我何事?”紫霄王古井無波。
  “一個超越石王境界的人出現了……”陸戰將年輕人推到前方,讓其肉殼內蘊的強大氣息自然流轉而出。
  直到這時,紫霄王才動容,道:“太古前的大能!”
  在聽完陸戰的述說后,紫霄王點了點頭,道:“有人的地方便有將江湖,有江湖的地方便有恩怨情仇。三皇五帝確實存在過,并不是傳說。那時,他們戰敗了所有敵手,自然萬界為尊。但是,并不是所有人敵人都殞落了。有人遁出了天地外,游離虛無間,處在不生不滅的狀態,等若被放逐,永世難以覺醒與復活。但是,天算不如人算,太古前的大能手段逆天,不生不滅并非真滅,無盡歲月后,到底還是被他尋到了歸路。”
  五dìdū已經殞落了,而他們當年的一位大敵卻逆天回歸了,這非常的駭人。
  “具體為誰,沒有人能夠說清,不過想來與你們那一族的初代圣祖有些淵源。”
  聽聞紫霄王說完,陸戰一陣沉默,他始終覺得那個回歸的人是一把雙刃劍。
  “你先出去。”陸戰對年輕人這樣說道,他想與紫霄王密談。
  “想要控制那個大能,很難……”紫霄王眼中光芒閃爍,道:“除非找到五帝塔,且最少有兩重,而非分散的單層塔……”
  這便是蕭晨聽到的最后話語,隨著那個年輕男子的邁步而出,紫霄宮的大門在隆隆聲中關閉了,將里面的一切徹底隔絕。
  “準備出手吧。”
  就在這時蕭晨忽然聽到傳音,那是人魔戈乾的聲音。
  “在這里出手嗎?”
  “不錯,不然沒有機會了,他們將要返回異界。”人魔戈乾繼續傳音,道:“狼牙在暗中,他們非常謹慎小心,怕有人出手。且,石尸也被請來,綴在暗中守護。”
  蕭晨非常吃驚,暗自慶幸一直以五帝塔隱匿行蹤,不然恐怕真的危險了。
  “你怎么發現了我的行蹤?”
  “我是祖龍第十子,你是龍的傳人,我自然可以感應到。”
  “前有陸戰與紫霄王,后有狼牙與去而復返的石尸,能成功嗎?”蕭晨有些不確定。
  “無妨,一擊必殺,剎那遠遁,我為你爭取時間!”人魔戈乾這樣說道:“石中帝也在附近。”
  不得不說,這個年輕的男子非常的背運,被蕭晨與人魔戈乾雙雙盯上。
  “殺!”
  就在紫霄宮外,蕭晨與人魔戈乾同時出手了,巨大的五帝塔像是一座大山般壓落而下,還有人魔戈乾手持古燈殺至。
  古燈與五帝塔都是最為神秘莫測的至寶,這個年輕的異界強者雖然吸收了兩道天痕,被太古前的大能以無上大法力淬煉過體魄,但是也無法承受這樣的重擊。
  “轟”
  天空中當場便下起一場血雨,這個看似年輕的異界強者被打的形體崩碎,兩道天痕頓時沖了出來。
  “收!”
  蕭晨沒有以身吸收天痕,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用五帝塔覆蓋,剎那鎮壓了進去。
  怒吼咆哮聲傳出,狼牙與石尸第一時間殺到,他們根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至尊王八拳!”
  石中帝與老石龜相融相合,當場顯化而出,一拳轟出,將沒有軀體的狼牙震飛。
  “石中帝……”石尸驚怒,他深深知道石中帝的可怕,沒有去擊殺蕭晨,而是直接與狼牙聯手,撲殺向石中帝。
  “轟”
  紫霄宮大開,陸戰與紫霄王沖了出來。
  讓人震驚的是,整座紫霄宮騰空而起,下方一座巨大單層石塔沖出,向著蕭晨這里鎮壓而來。
  五帝塔!
  單層的五帝塔!
  誰也沒有想到,紫霄王竟然有這樣一宗寶塔!
  “好你個紫霞王,這宗重寶果真被你得到了,無盡歲月來詐死,你一直在祭煉它。”石中帝很吃驚。
  人魔戈乾手持古燈,迎向了陸戰,對蕭晨喝道:“快走!”
  此時此刻,天痕已經到手,只要成功逃走就算完成了任務。
  不過,蕭晨并沒有如此,反而沖進了自己的五帝塔內,控制里面的女尸運轉無上神力,向著天空中鎮壓而下的那座單層石塔對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