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3)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3)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3)     

長生界671 古燈為墓

古燈為墓,葬有三皇五帝等太古大能!
  這則消息稱得上石破天驚。任誰也沒有預料到,實在震撼人心。
  那只獸爪幾次探下,但是每一次都皮開肉綻,鮮血飛濺,青色鱗甲脫落。
  九盞古燈火光搖曳,對天穹上的可怕人物造成了極大的創傷。但是對于其他生靈卻沒有任何影響,這是專門克制超越了這個世界極限力量的重器。
  “我要摘燈,破開你們的墳墓!”
  懾人心魄的長嘯發出,那個可怕人物帶動九十九重石臺階降臨,獸爪被黑霧籠罩,重新探了下來。
  神焰騰騰,就在這一刻,九盞古燈突然光華萬丈,九股大火匯聚到了一起,形成一道由圣光凝聚而成的影跡。
  “噗”
  天空中傳來肢體破碎的聲響,一股股鮮血像是一條條河流在天空中洶涌,墜落而下,那只巨大的獸爪都被截斷了。
  “什么,九座古墳枯寂多年,居然讓你們的枯骨滋生出了魂光……”天空中的可怕人物怒吼,駕馭九十九重石臺階沖天而去。不敢在輕舉妄動。
  “好好好,魂火異變!”它的聲音森冷無比,連說了三個好字,道:“不過,你們終究是殞落了,縱然如今發生了異變,也只能短暫的阻擋我而已。下次再來,我一定要摘燈,掘開你們的墳墓。九燈至寶合一,終將歸我所有。”
  天空中烏云涌動,九十九重石臺階像是一片龐大的魔山一般,緩緩升騰而起,最后撕裂開虛空,徹底消失不見。
  這個可怕的存在,就這樣的退走了,在大地上留下大片的血跡以及不少青色的鱗片,至于那只被截斷下來的獸爪則快速的腐爛、朽滅了。
  至此,州生靈才算放松下來,方才像是一塊千鈞巨石壓落在人們的心間,讓所有人都有崩潰的感覺。
  無形的威壓就這樣的消失了,毀滅的性的災難就這樣的化解了。
  蕭晨呆呆立身在九州上,一陣失神,近來關于太古前的大能傳說不斷涌現,甚至連三皇五帝的魂骨都出世了,這預示著什么?
  盡管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的那個人物不能長久的存在于世,這個世上并沒有一個真正的五帝級人物,但是依然讓人感覺陣陣不安。
  “我會回來的!”
  突然。這五個字穿越大世界屏障,在九州上空隆隆回蕩。可怕的聲音,讓所有生靈全部脊背發寒。
  一場原本無法避免的災難就這樣化解了,但是所有生靈都并沒有喜悅感,那個人還會回來的……
  歲月匆匆,在接下來的五千年里,一切都很平靜,度過了一段祥和寧靜的時期。
  在這期間,珂珂回到了九州,與蕭晨重逢,將天痕歸還。
  蕭晨終于齊全了六道天痕,五千年來始終在一座荒島上苦修,幾乎沒有踏出一步。
  不過,雖然天痕收齊,但是蕭晨并沒有真正徹底通透,沒有貿然去讀取第七面天碑,一只在安靜的參悟。
  在這段流逝的歲月中,天界發生了幾次大戰,三皇鏡與五帝塔都曾經閃現過,但最終又都消失。
  而現在的小東西神通越來越大,家族的詛咒力量即將消失。它在無上祖神道路上已經走出了很遠。
  直至又過去三千年,平靜才被打破,九十九重石臺階再次出現,那可怕人物重新降臨九州,不過這一次有驚無險,雖然九州險些破滅,被強大的氣勢壓迫的破破爛爛,但那個恐怖人物終究無果而退。
  這是無比嚴重的大事件,這讓蕭晨非常的不安,按理說這個人物不可能長久活下去,但是它卻違法了常理。
  直至后來他才意外得知,這個太古前遺存下的大能,煉化了異界第一古都,將肉殼與元神寄托其中,竟不朽而長存了下來!
  消息震世,天界的石王也都深感震驚,全都起了別樣的心思。沒有人希望這樣的人物長生世間,對諸王的威脅實在太大了。
  為此蕭晨曾經親臨異界,遠遠的看到了那座第一古都,巨大的古城巍峨聳立,內蘊至強無雙的霸道氣息。
  這絕對是太古前超越石王的存在涅槃時留下的古城!
  不然絕不可能有如此威勢,正是這樣的第一古都才保住了那個可怕人物的形體不朽。
  恐怖的太古大能為了保障活的更長久一些,將第一古都置于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雙重自我鎮壓與封困,如此才真正保住了形體。
  不少石王都在觀望,都想看看這個恐怖人物到底會有什么變化。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間流逝而過,一晃眼一萬年過去了,在這期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
  九州文明并沒有能夠極度繁盛起來,上次遭遇了巨大的沖擊。險些徹底覆滅,科技文明被打回原點,但生命的延續與傳承終究未斷,黯然從星空退回了大地。
  直到一萬五千年前后,發生了一件震動諸天的大事件。
  昔年,離開九州而去英杰陸續有人回歸。
  不僅蚩尤未死,老子未亡,刑天與莊子也全部活著歸來!
  而這僅僅是第一批人,隨后顓頊、帝嚳、堯、舜等也相繼踏上了歸程,重現在九州與天界上。
  這是一股強大的力量,這些人可以說是九州數個文明史以來最有潛力的人杰,他們成功回歸,境界早已提升到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境界。
  他們的回歸是一種標志,意味著期待了千萬年的**將要拉開序幕。
  隨后,諸多傳說中的人杰紛紛顯現,幾次沖擊異界,給予他們造成了極大的破壞,但終究在在面對那第一古都時退走了。
  大戰一觸即發!
  千年后,人魔戈乾的舉動成為了導火索,他在天界襲殺石王狼牙,險些將之徹底斃掉。
  隨后,堯、舜、蚩尤、刑天等殺至,大破異派諸神。粉碎數座太古魔城,將那里百萬巨山夷為平地。
  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大戰,伏羲、燧人氏最終都顯現了,盤古王更是石斧橫天。
  天界異派的據點被摧毀,異界結盟的石王出現分裂,最終退出了戰場,而異派更是退出了天界舞臺。
  可以說,這是一場影響非常深遠的大事件,千萬年來九州第一次大反撲成功。
  這一戰后,諸天萬界間暗流洶涌,九州與異界短暫的陷入到了僵持狀態。沒有人再隨便出手。
  這一萬多年來,蕭晨并沒有參戰,而是靜下心來在苦修。
  越是對天碑玄法明悟與理解,他越感覺博大精深,沒有急于去修第七面天碑法訣,這一萬多年來他一直很平靜,不斷的總結與沉淀,想要升華必先積累。
  日升日落,歲月無聲,蕭晨沉寂多年后,終于有所獲,六面天碑玄法漸漸貫通,逐步通透。
  他心中有了很多的感悟,在一個明月夜下,六道天痕全部浮現而出,排列在他的四周。
  六道天痕等若六面具體而微的天碑,上面都有各種刻圖浮現,是的,栩栩如生,宛如活物。
  六道天痕重新排列順序,鎮壓各地時所顯化的印記圖案消失,顯化出了本源圖案。不過所見景象,并無太大出入,與昔年正面相對天碑時相比,繁復附圖消失,只有本源大圖,大體一樣。
  六面天痕,六幅主圖,刻痕清晰,神韻天成,環繞在蕭晨的周圍。
  第一幅圖案,隱隱透發出陣陣霞光,一座宏偉的天宮矗立在云巔,云霧飄渺間,還有許多瓊樓玉宇若隱若現。
  第二幅圖案,鬼氣森森,漆黑的地獄門半開半掩。里面死氣沉沉,黑漆漆的森然世界,透發出無盡的死亡氣息。
  第三幅圖案,有農夫駕牛犁地,有牧人放羊牧馬,有漁者撒下魚網,有商販在店鋪叫賣。給人以股樸實的生活氣息,人生百態,凡塵種種,盡在人道圖中。
  第四幅圖案,一個人首蛇身的女子與一個龍首人身的男子并排而立,在他們的身后,黑壓壓一片,萬獸奔嘯,塵沙蔽天,大地在顫栗,震耳欲聾的響聲,似乎通過石壁透發了出來。
  第五幅圖案,一望無際的血海,驚濤千層,血浪萬重,一座萬丈枯骨山矗立在血海中央,任那滔天的血浪奔騰咆哮,洶涌撞擊,森森白骨山巍然不動。
  第六幅圖案,高空之上,烏云密布,大雨滂沱,巨大的閃電撕裂了虛空,巖漿涌動,到處都是災難,惡道無邊。
  正是這六面本源刻圖,將蕭晨圍在當中,六道刻圖漸漸凝成真實六面碑體,而后六碑相融相連,形成一個中心有孔的石盤,而蕭晨獨自盤坐中央孔洞中。
  “咿呀……”
  不遠處,珂珂的大眼頓時瞪圓了,小東西醒轉過來后看到這一切,格外的吃驚。
  “咔咔”
  六幅石刻圖相連成盤,蕭晨古井無波,在這一刻他感覺到了種種不同的氣息。
  天道、人道、地獄道……六圖相合,沒有涅槃出太古魔城,六圖繞身,生出實體,顯化成石盤。
  “六道輪回盤?!”小東西在不遠處吃驚的看著這一切,而后又嘀咕道:“不對,天碑不會這么淺顯。”
  蕭晨漸漸明悟,無需涅槃出太古魔城,所見所感,讓他望到了一條深遠的大道。
  何必拘于形式,眼下的石盤不也等若石城嗎?而這僅僅是蛻變的開始。
  六福刻圖,看似源于六道輪回盤,但卻相差十萬八千里,這僅僅是初級表現像。
  蛻變開始后,六福石刻圖漸漸迷蒙。
  石盤模糊,天道、人道、地獄道等全部被抹除。
  接著人鳥花獸等相繼浮現,生機勃勃,而后緊接著又是凋零,最后化成了泥土,隨風而揚……這并不是終結,泥土更護花,孕育了種子,開啟了新的輪回與再生。
  自然的交替,不拘泥傳統的輪回,不是魂魄的轉生,不是虛無飄渺的輪回,而是真物質的轉生。
  在這一刻,蕭晨感覺自己經歷了一番奇妙的旅程,從新生到壯年,然后再到老朽遲暮,最后歸于黃土。
  血肉化黃土,黃土不是終點,生長出郁郁蔥蔥的植被,而被動物所食后成為血肉……
  刷
  光芒一閃,蕭晨終于醒轉過來,石盤分解,化成六圖,六道天痕沒入他的體內。
  在這一刻,他感覺生命之力生生不息,神魂不滅,萬古難朽。
  蕭晨終于將六面天碑玄法悟通,他需要接觸第七面天碑了。
  光芒一閃,蕭晨自原地消失,直接出現在咒界。
  立身在深淵上方,他一念間,朝陽灑落,明月下沉,深淵明亮,天碑自動浮起。
  接著,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獨孤劍魔出世。
  “我去也!”
  沒有過多的話語,獨孤劍魔身化鐵劍,沖入幽冥,消失不見。
  蕭晨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而后他望向第七面天碑。
  六道天痕齊出,全部浮現在這面巨碑之上,光華流轉,六福刻圖重現,浮現出一個個古老的文字。
  第七天碑,是前面天碑的總結與升華,蕭晨身心皆動,他像是要附著在石碑上一般。
  驀然間,他心靈悸動,了解到了天碑更大的秘密。
  修煉天碑玄法才剛剛開始,各個天碑內還有東西,那是血肉、那是大道烙印、那是墳墓、那是刻圖!
  這對他造成了極大的震撼,第八面天碑上的猜測有可能全部成立!
  因為,他真的望到了天碑內有莫名的東西存在。
  望不穿、望不透,模模糊糊,若隱若現,這最是讓人焦急。不過蕭晨卻凝神靜心,漸漸沉靜了下來,他不再窺視天碑內部。
  身心與第七面天碑上的圖文相合,認真閱讀,仔細觀摩。
  總結性的碑文與刻圖承載了無上大道精華,果真是需要天痕為引子。在這一刻,六道天痕全都在顫動,是它們激發出了種種本源秘密。
  突然,霧氣迷蒙,第七面天碑上籠罩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一個人頭刻圖最先在第一道天痕的位置浮現而出。像是從天碑中長出來的一般,通過天痕來映現!
  很快,其他天痕也都有神秘力量流轉,六顆頭顱若隱若現,像是要沖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