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372 六碑相融相合

咒界,無盡深淵前。第七面天碑巍然矗立,迷霧涌動,上面附著的六道天痕浮現出六顆頭顱。
  蕭晨心中波瀾起伏,強大的神識一遍又一遍的掃視,他對那六顆頭顱充滿了敬畏,不過決不能因此而退縮。
  他一坐便整整是數年,沒有人發現他,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珂珂亦不知,不在身邊。
  千萬神念從天碑反沖而來,如洪水決堤,如千軍萬馬奔騰,在這一刻蕭晨感覺自己渺小如螻蟻,微弱如浮塵,時刻都有覆滅的危險。
  無盡神念并不與他相融,而只像是無數把鋒利的刀劍不斷的從的神念中穿插而過。這是一種可怕的折磨,蕭晨想要退出都不可能,他的心神附著在了第七面天碑上。
  無盡神念,千萬的星辰,不斷的閃耀。
  時間無聲的流淌,深淵周圍。草木繁盛了又枯萎,蕭晨被黃土淹沒。
  他的形體生機漸熄,但是神識卻越發強大,在無盡刮骨削肉般的折磨下,強大的神識越挫越強,并沒有毀滅。
  猶如礪石磨刀,讓他靈識晶瑩璀璨,慢慢堅固,變的不朽不滅。
  光陰如水,無聲無息間千年時間流逝而過。
  蕭晨被草木淹沒,被泥土覆蓋,像是一段枯木,肉殼生機絕無。
  最終,他的神識終于漸漸趨于圓滿,強大的神念比之石王也差不了多少了,這是走無上祖神道路必需的要素。
  終于,他漸漸覺醒,體內恢復了生機,第七面天碑上那六顆頭顱已經隱沒,消失不見。
  此時此刻,蕭晨感覺神念凌厲,猶如利刀,刀刀可斬碎虛空,刀刀可雕出生命。
  在他一念間,花開花謝,天邊墜彩虹,巖漿內長金蓮。
  一念間花開。一念間花謝,一念間白雪飄飄,一念間彩虹當照,一念間雷暴漫天。像是可心想事成,念動成真,生命的繁盛與寂滅,全都在神思意動間。
  無上祖神大圓滿境界將何等了得?蕭晨在這條路上還沒有望到盡頭,就已經感受到了這種可怕的偉力。
  神識的強大與穩固,這是前天碑玄法通透后的真正升華。
  至此,蕭晨已經不再受任何影響,可以心平氣和的閱讀第七面天碑上的文字與古圖。
  上面的古字像是一條條小祖龍彎彎曲曲,不過這沒有關系,六面天碑玄法通透,天成文字也全部了然于心,瞬間明其意。
  蕭晨心神慢慢沉醉,沉浸到一種奇妙的狀態當中。
  第七面天碑包羅萬象,果真是總結性的玄法,是前六面天碑的升華版本。
  到了這一刻,他才明白老石龜所說的話,必須要修習前六篇玄法方可,不然必是迷霧重重。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乃是最后的畫龍點睛之筆。
  修煉無法取巧,蕭晨縱然機緣臨身,但也不可能瞬間而成。他無喜無憂,靜靜盤坐,不知不覺間,就過去了上萬載,對于外界發生的事情根本無知。
  壯麗的山河,璀璨的星空,時空不斷的變換,蕭晨仿佛在重新經歷過去,從黃河邊長大,修習天碑玄法,誤入長生界,經歷偽神大劫,生死兩茫茫……
  浮生若夢。
  時光流轉,凡人的渺小,天地的偉大,在流轉的時空體現的淋漓盡致。
  不朽星空億萬載,凡人匆匆百年過,相對而言,連螻蟻浮塵都算不上。
  百年凡人夢,天地一瞬間!
  渺小的個人,時光的更迭,古今未來,蕭晨游歷在虛無與現實間,重新經歷了凡人種種欲念與恩怨情仇。
  直至在虛無夢境中,他徒手抓下一輪明月,彈指擊破蒼穹。才漸漸擺脫過去。
  個人初生雖然渺小,但最終卻可以修煉到摘星拿月,萬古不朽,縱然世界不復存在,己身也可永生。
  諸多星空,無盡世界,一個個大天地不過是一間間旅社,貫古通今、真正不朽者,會穿行無盡世界旅社,行走在古今未來中,永生永世不可磨滅。
  浮生若夢,夢境成真。
  蕭晨參悟第七面天碑,忘記了外界時間的流逝。
  光陰如逝水,似過客,百代千代萬代匆匆過。
  蕭晨的軀體外,結出石甲,像是石化了一般,面對天碑而坐,整個人寂靜不動,他如同枯萎的草木,絕滅了精氣神。
  七情可斬滅,六欲可斷絕,五感十三識可死寂。他身心如燈滅,似坐化在了天碑前,咒界中。
  一萬多年的枯寂,一萬多年的參悟,一萬多年的閉死關,蕭晨的軀體在不斷的變化。
  萬年前神識已經強大,可以仰望到無上祖神的身影。如今肉殼在蛻變,于枯寂中升華涅槃,于寂靜中等待爆發。
  不結王者神城,不筑太古魔城,蕭晨無聲無息間。已經開始石化,由體表向內臟。
  “咚咚咚”
  他肉殼上的一顆顆穴道在明亮,像是一顆顆璀璨星辰在冉冉升起。
  尤其是三百六十五顆正穴內,更是有三百六十五尊身影在盤坐,與蕭晨姿勢一般無二,在此時此際,他們全都爆發出刺目的光芒,點燃蕭晨的體魄。
  無盡神光綻放,石化被阻止,只能讓晶瑩的體表披上一層石甲。
  三百六十五尊大神,成千上萬已知的、未知的穴道神華,是這股阻力的提供者,是涌出的神華源泉。
  不過,石化雖然被阻止,但是神秘的蛻變卻在進行,自石質表皮向內蔓延,一層神秘的光華滋潤進五臟六腑與血骨間。
  軀體未石化,但卻發生了同樣的升華,這是一種緩慢的蛻變。
  石質表面向內滋潤,不斷的流轉霞光,不斷的蔓延,等同于在走石人路,但卻沒有固化,成為石體。
  “喀嚓喀嚓”
  最終,蕭晨沒有變成石體,但是體外的石層卻越來越厚,發成陣陣響聲。
  第七面天碑玄法,已經完全刻入他的心間,蕭晨向著真正的強者之路大步前行。
  又是整整三千年,血肉骸骨被石化的精華滋潤,他體表石層厚度達到了一米,不能向內,便由此向外,最后緩緩成型,化成石屋,將他籠罩覆蓋。
  沒有石城的樣子,倒像是一座石牢。
  是的。蕭晨在突破,但是卻拒絕整體石化,他目前等若畫地為牢,困住了自己。
  一座微型神城就此結成,內蘊血肉之軀,外部不過三米見方。
  蕭晨牢記第七面天碑玄法,被石牢封閉,但并沒有與天碑失去聯系,六道天痕射下,全部沒入石牢內。
  同時,第七面天碑滲出一道道血跡,神血染長空,向著下方的石牢墜落而去。
  “哧哧哧”
  像是冰雪墜落在火紅的烙鐵上,發出陣陣聲響,有一道道血霧沖起。
  石牢在被精煉,無用糟粕墜出,菁華內蘊,神血洗長空,煉石牢。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發出,第七面天碑暴漲!
  瞬間穿云破霧,刺破天穹,無以倫比的強大氣息震動了諸天萬界,所有王者都感應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三米見方的石牢緩緩騰空而起,而后與第七天碑相合,漸漸沒入了里面。
  初時,還在碑體上留下一個石牢印記,但最后卻徹底消失,進入了巨大的碑體內。
  神血洗石牢,磨盡歲月鉛華。這便是天碑內的蛻變,無盡的鮮紅血液徹底的將石牢淹沒了,不是提供精氣,而是入刀般削斬與碾磨。
  粉碎,那便只有一個下場————死亡!
  這是一種鞭策與考驗,如刀抵背,如劍指喉。
  這里的氣息驚動了諸天萬界,有王者沖來,但是第一個趕到的卻是異界中人。無盡烏云翻滾,九十九重石臺階跨界而來,在石階的盡頭第一古都巍然聳立,那里探出一只巨大的獸爪,向著高聳入云的天碑抓來。
  血光沖天,第七天碑,猛烈搖動,但最終還是被攫住了。
  “轟”
  大世界屏障崩碎,巨大的獸爪攫住天碑,跨界而回,出現在異界。天碑如刀,被插在大地上,方圓數萬里頓時崩潰。
  “前六道天痕我不要了,從第七面天碑開始,我強行突破,將你撕裂,完全煉化,奧義自現,不論你有什么秘密。”
  這便是蒼穹上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發出的聲音,那可可怕的太古大能將元神與肉殼寄托在第一古都中,活到了現在,盡管在慢慢腐朽,但依然沒有殞落。
  天碑被拔起,懸浮在了九十九重石臺階上,不祥之地被天碑威壓籠罩。不過那第一古都內的可怕人物,實力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不受影響,開始祭煉天碑。
  可怕的神力,化成黑色的神焰,灼燒巨碑。
  “無念無形,無法無邊,穿行天碑界!”
  第一古都內,獸爪橫空,探上蒼穹,不斷拍打第七天碑,“鏘鏘”之音不絕于耳。
  “哈哈哈……”
  第一古都內傳出大笑,九十九重石臺階都在顫動。
  遙遠的天際,狼牙與陸戰皆在注視。
  “它在大笑什么,難道發現了天碑的秘密不成?”
  “無論它做什么,我們都無需理會,目前它是我們的屠刀,可以對抗諸天萬界。等到我們與那個世界建立聯系,讓我們的圣祖降臨,看它還如何高高在上指使我們!”
  “天碑是人嗎?!”第一古都內傳出大笑,道:“昔年,我所在的時代,只聞天碑傳說,從不見天碑影跡。我想,那是你們故放煙霧,后來才有天碑顯現……”
  聞聽此話,遠處陸戰與狼牙全都變色,他們產生了很多的聯想。
  “我感覺到了,天碑與人相合,有精血,有神念,還孕育著一座古城……”不祥之地的第一古都內傳出大吼:“我要煉化你!”
  無盡神焰徹底淹沒了天碑,內蘊的石牢猶如一顆石卵,被無盡神力包容。
  石牢內,蕭晨半清醒半迷茫,神念在枯寂與靈動間徘徊。
  “借你神火,燃我圣軀,涅槃再生,極盡升華……”他無意識的自語著,在石牢內等待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