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74 破太古牢籠

那血色的祭臺完全由巨石堆砌而成,它高足有數千丈,超越周圍的群山,讓人望而生畏。
  鮮血汩汩而流,順著的數千丈的高臺淌落而下,那是神的血液,魔的血漿,澆淋在祭臺上,通體都被染成了紅色。
  血腥氣味撲鼻,望之讓人心膽皆寒。
  “千萬年的呼喚,億萬年的祈求,太古前的圣祖,您的子孫在呼喚,降臨無上法身吧……”
  “傲視諸天萬界,一生無敵的圣祖,你最虔誠的子孫呼喚您歸來……”
  四大始祖神態虔誠,而諸神更是跪拜了下來,面對那鮮血流淌的祭臺全都露出了敬畏的神色,所有人都在祈禱,召喚圣祖降臨。
  那種如魔咒般的聲音越發的浩大,諸神的神色也越來越鄭重,魔性的力量在激蕩,讓人心悸。
  “咚”
  數千丈的血色祭臺,猛烈搖動,一道血光沖天而起,古老的祭臺更是浮現出一幅幅刻圖,畫面生動無比,像是有了靈魂將要復活一般。
  莫大的威壓,讓人顫栗,強大如四大始祖,也全部低垂頭顱。
  “砰”
  巨大的祭臺上,所有血色刻圖全部綻放光芒,那些刺目的光束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個的巨大的血色空間之門,磅礴氣息洶涌而出,眾人猶如海嘯中的浮萍,簡直要被吹散、打爛了。
  “呼……”
  巨大的呼吸聲,非常的沉重,像是有一個遠古的龐大蠻獸在覺醒,從深層次的睡眠中醒來。
  是的,那確實是呼吸聲,但卻像是狂風一般吹出,諸神飄搖,飛快后退,躲避那巨大的空間之門。
  “哐當”
  電閃雷鳴,血雨滂沱,那血色的空間巨門一下子被推開了。
  同一時間,血色祭臺熊熊燃燒,生面澆淋的神血全部燃燒,化成血光沖向那座空間巨門,在為其提供浩瀚神力!
  祭臺越發的絢爛了,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與圖紋全部飛出,非常有規則的排列在四方,定住了那座巨門。
  紛繁復雜的有形文字與圖案,使巨門堅不可摧,牢不可破,血色空間之門晶瑩剔透,神秘無比,魔性的力量在震動。
  “億萬年了,我終于再次盼到了希望,吾身將回歸……”
  就在這時,一只黑色的巨爪足有山岳那般大小,猙獰的探了出來,帶動起無盡的風暴,諸神都如難以立身在周圍,恐怖氣息震動整片異界。
  所有人都露出了激動的神色,圣祖降臨,將無敵天下,諸天萬界所有敵人都將被掃滅!
  這是來自神秘世界的圣祖,諸天圣物指路才能達到那個世界,億萬年來諸多蓋世英杰不得其法,不能入內,而如今一個活生生的祖先將要回歸。
  異界沸騰了!
  “轟隆隆”
  黑色的巨爪像是魔鬼的滅世爪一般,通體烏黑,上面布滿了細鱗片,幽光森森,蘊含了無法想象的神力,在它探出的剎那,周圍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了,全部毀滅!
  最終,它被混沌所包圍,現實世界根本無法容納它。
  “吾身不能立于虛幻界,將九十九重石階引來,以載我身,將我昔年所遺留圣城尋來,寄托我之元神。”
  浩大的聲音,震動了過去,搖動了未來,諸天萬界似乎都被這種無法想象的音波擊穿了,魔音在天地間隆隆回蕩。
  很多異界修士的血液在沸騰,這樣強大的圣祖誰人可敵?
  擺在面前的是,九十九重石臺階被那太古大能占據,那第一古都圣城也被其霸占。
  “怎么回事,有人寄元神于我的圣城中……”那只黑色的巨爪,上面鱗片森然,在混沌中翻騰起陣陣可怕的煞氣。
  它雖然在艱難的探出,但是身體似乎很難通過巨門,有強大的力量阻擋它回歸。
  “稟報圣祖……”狼牙第一個站了出來,將太古大能說出。
  “冒我威名,占我圣城,是誰?!”浩大的天音,震碎了下方的無盡河山,可怕的音波覆蓋了九十九重石臺階。
  說話間,黑色的巨爪一下子抓了過去,瞬間數萬里。
  一只青色的獸爪探出,正面硬抗,同時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道:“既然已經進入那個世界,何必回歸,諸天萬界都是我的了!”
  “砰”
  兩只巨爪,一只青光閃閃,一只黑森森瘆人,全都覆蓋著鱗片,碰撞在一起火星四射,一道道秩序法則交織成網狀,毀滅萬物。
  如果不是它們自身謹慎控制,異界都將不復存在,徹底崩潰。
  縱然如此,遠處諸神也全都被震飛,全部遠離現場。
  “是你,被放逐的失敗者……”異界圣祖似乎認出了它的身份,發出長嘯,道:“居然還沒有死,算起來我們也稱得上盟友。”
  “可惜,當年我被放逐,你們未曾相救,而是進入了‘唯一真界’,自那時起我們便不再是盟友。”當說到這里后,九十九重石階幾頭,突然猛烈震動,那第一古都中沖出無盡神光,將黑色巨爪籠罩。
  “我將回歸,你無法阻擋!”異界圣祖巨爪震動,極力抵抗。
  但就在這時,數萬里外,那血色的空間巨門前,突然出現一面巨大的天碑。
  “砰”
  天碑震動,直接鎮壓在神門上,讓那空間之門即將崩塌。
  而與此同時,下方那數千丈高的血色祭臺一下子崩裂了,無法在為空間之門提供能量。
  “大膽!你……”異界圣祖震怒。
  “不錯,我是想借你一臂,我被放逐多年,肉殼枯竭,需要你這樣的力量。你的血肉是我最需要的補充之物。”
  太古大能長嘯,他不可能放異界圣祖全身歸來,不然那不是它目前的狀態所能夠對付的了的。
  異界四大始祖震怒,諸神更是全都變色,就要出手。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們全都忍住了,因為他們聽到圣祖的傳音,讓他們隱忍,不然將全滅。
  “好,老友,我將后人托付給你了,留下一條手臂于你。”
  “砰”
  天穹上那只巨大的魔爪一下子斷裂了,魔血染長空,與此同時空間之門正式崩塌。
  異界圣祖被阻擋了回去!
  太古大能冷笑道:“說的好聽,你若是真身徹底回歸,還會如此說嗎?不過你放心,我目前不會殺你的子孫,我需要他們。”
  “轟”
  古老的祭臺徹底崩碎,數千丈高的石山化成了飛灰,天空中的空間之門也完全的消失了。
  召喚圣祖竟是這樣一個結果,所有人都難以接受。
  這座祭臺的建立,耗費了異界諸神無盡的心血,竟然毀于一旦,讓四大始祖抓狂,但是他們卻只能忍下去,沒有任何辦法。
  青色的獸爪抓著那只黑色的魔爪回歸了九十九重石臺階,而后一把撕裂,開始汲取無上魔焰,將天碑抓回,以此圣火祭煉。
  異界太古牢籠區,九燈閃耀,沖起漫天的圣光,盤古王等人感覺到了危險,全部撤走。
  十八重太古牢籠被他們攻陷了十五重,但越到后來越發艱難,發生了重大傷亡,眾人選擇暫時退走。
  雖有不甘,但是盤古王與堯舜兩位大帝卻意見一致,必須退走,因為九燈預警,這里將極度危險。
  不知道是十八重太古牢籠最后一重內關押了無法想象的存在,還是因為那異界圣祖與太古大能的原因。
  “刷”
  九燈籠罩眾人,剎那離去,漫天霞光撕裂了大世界屏障,消失不見。
  古祖禁區,諸神憤怒。
  面對九十九重石臺階,他們有陣陣無力感。
  然而,就在下一刻驚變發生了。
  “砰”
  天穹上,血色的空間之門再現。
  這一次,一道高逾萬丈的黑色魔影,通體覆蓋鱗甲,剎那撕裂空間巨門,直沖而出!
  “圣祖顯靈!”
  “是我們的圣祖,他回歸了!”
  諸神沸騰,萬萬沒有想到,無比失落后,突然峰回路轉。
  “你……”
  九十九重石臺階顫栗,太古大能第一次有了危機感,手爪天碑向前劈砸而來,無數道秩序神則絞成天網,罩向那尊魔體。
  “你這個失敗者,竟敢阻擋我的步伐,破壞了我的回歸大計,今天我要磨滅你!”異界圣祖在咆哮,殺機畢露,混沌云霧中,那雙魔眼無比的瘆人,那種光芒讓石人王都要脊背發寒。
  “你不是他的真身,你是一縷化身!”太古大能似乎長出了一口氣,冷笑道:“這樣也好,又為我送來了一股神力。”
  “癡心妄想,幾大圣祖聯手,恢復了血色圣門,我降臨的這縷化身與真身沒有任何區別,為的就是擊殺你,解救我們的后人!”
  聽聞這句話,太古大能駕馭九十九重石臺階轉身就逃,他現在不比當年,肉殼近乎腐朽,根本無法與昔年的同級人物爭鋒。
  太古大能知曉,異界圣祖的這縷化身不能長存在這個世上,只要避過幾個時辰,對方自然會自行消亡,那時便是它的天下,再無人能擋!
  但是,他突然驚悚的大叫了起來,九十九重石臺階被定住了。確切的說是,第一古都被定住了,它的肉殼與元神寄存其中,無法動彈。
  “你千不該萬不該,將元神寄托在我遺留下的圣城中,那是我涅槃時留下的,它是屬于我的。”
  異界圣祖殺機畢露,萬丈魔軀涌出滔天魔氣,在這一刻諸天萬界都在顫栗,所有石王都感覺到了這股毀滅性的氣息。
  “不!”太古大能大叫,但是它根本不能改變這一切,對方雖然是一縷化身,但是卻積聚了足夠的神力,在有限的時間內等若真身降臨,第一古都被對方所掌控,它無能為力。
  “人世間長恨源力封鎮妖皇!”
  異界圣祖吐出的每個字都具有無上大法力,幾乎是一字一頓,每個字落出后他的形體就暗淡一分,被抽取了無盡的力量,封住了第一古都。
  “啊……不!”太古大能驚叫,但是難以改變這一切,第一古都像是加了一個蓋子,被徹底封住了。
  “借諸天萬界神力,毀滅妖皇!”
  異界圣祖在這一刻,光芒萬丈,他的軀體上出現一個個黑洞,剎那間與萬界相連相通,從各個大世界抽取無盡偉力,向著第一古都淹沒而去。
  這種驚人的手段深深震撼了諸神,縱然是四大始祖也只能長嘆,他們根本無法做到。
  “轟”
  九十九重石臺階上,第一古都劇烈搖顫,太古大能妖皇慘叫連連,任它本領通天,神威蓋世,但在這一刻也無法改變這一切。
  元神寄托在對方涅槃所建的古都內,是他最大的失誤與遺憾,不過任誰能想到異界圣祖可以回歸呢?!
  這只能怪妖皇運氣太差。
  “請圣祖將他徹底擊殺!”四大始祖一齊出言。
  “實力到了它這等境界,已經無法殺死,只能靠天地與歲月自然磨滅它。”異界圣祖身上的無盡黑洞消失,與萬界斬斷了聯系,借來的神力足夠了,徹底將第一古都淹沒,他繼續道:“如今我將它封在了圣城內,打碎了其形體,讓他成為了古都的一部分,隨著歲月的流逝,他只要在諸天萬界間,不躲入虛無之地,不進入唯一真界,那么下場只有一個,那便是死亡。”
  聽聞此話,所有人都有不真實的感覺,強大的太古大能被解決掉了……
  “怪只怪它自己,竟敢占據我留下的圣城!”
  “砰”
  說到這里,異界圣祖一把抓來了第七天碑,將其同時鎮壓進第一古都內。
  “有此神碑在,可以加速妖皇毀滅,想來用不了多少年。”
  諸神拜服,同時跪倒在地,山呼圣祖不朽。
  “請圣祖打開石門封印,解危局之困。”陸戰行大禮進言,石門內魔尊圣影不能出,才導致妖皇橫行無忌,在異界作威作福。
  若是魔影可以出世,足以威懾諸天萬界強者。
  “好,我時間不多了,先揭開石門封印。”
  異界圣祖出手,再次借助萬界之力,在這一刻各界生靈全部戰戰兢兢,縱然是石王亦感覺到了恐懼。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響,石門封印被破開。
  “吼……”一聲魔嘯傳出,魔影當時便沖了出來,睥睨天下,一眼似乎望穿了諸天萬界。
  “兄弟你離不開石階,就繼續守護此界吧。”異界圣祖對魔影如此說道。
  聽聞此語,那尊魔影頓回歸石門內,轟隆一聲,石門關閉。
  “請圣祖毀滅我界宿敵!”陸戰知道圣祖化身不能長存于世,即將朽滅,他要抓緊時間利用圣祖掃平一切。
  “三皇五dìdū不在了嗎?!”異界圣祖雙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
  “全部朽滅,成為黃土!”陸戰答道。
  “不可能,他們不會死的,連我都還活著,他們不進入唯一真界是有原因的……”異界圣祖自語。
  “確實已逝,妖皇證實,那些太古前的帝皇們全部殞落。”幾大始祖這樣說道。
  “發生了什么,他們隕落了,好好好,我現在就去毀滅他們的后人,絕滅一切希望,你們帶路前行,我時間不多了!”
  陸戰等四大始祖沒有任何廢話,在前帶路,直接進入了洪荒天界,要殺盤古王等人。
  而此時此刻,異界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第一古都內的天碑被無盡神力淹沒,有妖皇的、也有異界圣祖的、還有諸天萬界的神力,第七天碑內的石牢中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
  洪荒天界震動,異界四大始祖為圣祖引路,驚動了天界所有生靈!
  “盤古王你們死定了!”
  到了天界,陸戰等人筆直朝著一個方向飛去,他們的勢力雖然退出了天界,但卻留下了諸多的耳目,自然那知道九州英杰在何方。
  “你們退走,回歸異界……”就在這時,異界圣祖突然然變色。
  “圣祖怎么了?”狼牙驚疑不定的問道。
  “皇者未絕……”異界圣祖這樣說道,露出無比凝重的神色,萬丈魔軀立身在那里,猶如一座豐碑一般。
  “這個地方……”陸戰倒吸冷氣,也當場變色,此地正是十萬里古地,是昔日小時皇陵墓所在地。
  就在這一刻,天際盡頭,一只大手拉著一個小小的身影由遠而近,漸漸清晰。
  最后,那只粗糙的大手消失了,小小的身影慢慢走來,漸漸長大,成為了一個睥睨天下的的人物,雄姿偉岸。
  他立身在前方,沒有強大的氣息透發出,沒有可怕神念波動,猶如一道虛影,但是卻阻擋了異界圣祖,讓其變色。
  寂靜無聲,這個英姿勃發的男子,雄偉無比,黑發如瀑,隨風飄揚,雙眸深邃,似可望穿古今未來,偉岸身軀一動不動,立身前方。
  大有一人在此,可擋萬界諸王之勢。
  “小石皇……”陸戰駭然變色,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殞落的小石皇再生了。
  “不是死了嗎,怎么再現于世……”異界始祖狼牙也感覺到了陣陣寒意,這個千古英杰,在太古時就無敵天下,如今這種狀態就更不用說了,恐怕圣祖的化身也無法壓制對方。
  “他確實死了,而我也漸漸明白了。”異界圣祖自語,道:“古今未來,好大的氣魄!”
  “圣祖……”陸戰等人不明,出聲詢問。
  “你們立刻返回祖地,不要耽擱時間!”異界圣祖神情鄭重,下了如此命令。
  顯而易見,全都是因為前方的那道偉岸的雄姿————小石皇。
  “古今未來,原來如此!”異界圣祖長嘆,道:“可惜,我無法將這則消息傳入唯一真界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