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4)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4)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4)     

長生界677 真的不是我

強大如石王狼牙也被白發小胖子拍飛,形體龜裂,可想而知這一掌蘊集著怎樣的力量。
  狼牙勃然變色,他絕不相信眼前這個小胖子有這樣強大的力量,血肉之軀怎么可以抗衡石王呢?
  刷
  他如風似電,轉眼就撲殺到了近前,這一次他的神識籠罩了整座紫風城,如果有人暗中出手,絕對無法做到無聲無息,逃過他的感應。
  “鏘鏘鏘”
  狼牙五指齊張,像是五根神鐵一般戳來,玄光刺目,縱然是大世界亦可被洞穿,更遑論一個血肉之軀的肉殼。
  這種強大的威壓雖然僅僅鎖定了小胖子一人,沒有針對其他修士,但周圍的人還是感覺難以承受,心中惶恐。
  這就是強大的石王,不少修士認不出顫栗,直接癱軟在了地上!無法承受這種威壓。
  然而,妖孽的白發小胖子雖然露出了哭腔,嘴上大叫著不是他,但是手底下一點也不含糊。
  一雙胖乎乎的小手胡亂劃拉,左封右擋,雖然狼狽不堪,但卻有效的抵住了一代石王。
  “砰砰砰”
  像是鐵錘相擊,像是利劍劈閃,兩者間連續對碰,超越光速,讓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起來。
  狼牙震驚,第一次他沒有準備,吃了一個大虧還情有可原,然而眼下他殺機畢露,如此凌厲攻擊下,竟也奈何不了對方,事情絕不簡單。
  要知道憑借他的眼光自然可以看出,小胖子是被人操控,真正幕后黑手并沒有直接動手,就已經如此可怕……他感覺脊背在冒涼氣。
  “哎呀呀,疼死我了,老石頭,那些人真不是我殺的……“白發小胖子一邊封擋,一邊齜牙咧嘴,樣子看起來非常滑稽,但是遠處沒有一個人笑的出來。
  “那你也要死!”
  狼牙知道今天不可能善了,他覺得是大兇之兆,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鏘鏘鏘”
  狼牙的掌指不斷與白發小胖子的手掌觸碰。
  “疼死我了,怎么沒有人相信啊,真不是我……”白發小胖子帶著哭腔,張牙舞爪,猛烈攻擊。
  “砰”
  就在這時,隨著白發小胖子的話語落畢,狼牙被他一腳蹬了出去,又狠又準的一腳,將狼牙的小腹踢碎。
  強大如狼牙,身為石王,在這一刻也發出了一聲慘叫,這腳太陰損了,瞬間翻滾了出去。
  讓人哭笑不得白發小胖子,一邊抹眼淚一邊吵吵嚷嚷自辯清白的沖了過去,上去就狂踩狼牙。
  “萬法皆空,唯我獨立,三丈方圓,與世俱滅!”
  狼牙發狠,如此恐怖神則直接祭出,他萬古不朽,神威蓋世,具有無以倫比的大法力,如此磅礴偉力,全部集中在方圓三丈內,可以說沒有什么可以阻擋,說是舉世皆滅并不夸張。
  眼下他被人壓著打,自然要以最強的手段扭轉這一切!
  萬丈神光平地起,洞穿天上地下,方圓三丈內像是腐朽了一般,空間塌陷,被徹底摧毀,混沌衍生了又消亡,不斷輪回往復。
  但是讓人震驚的是,白發小胖子嗷嗷大叫,嚇得涕淚橫流,但肉身卻完好無損,尤其是一雙胖腳丫狂踩狼牙,根本不受影響。
  那些刺目的霞光雖然不斷射向他的身體,但都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拒了出去。
  “我不是有意的,我踩,我踩……”
  眾人下巴掉了一地,這死胖子太狠了,踩的興高采烈,還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狼牙險些背過氣去,莫大的神態竟然失效了,連番遭遇重創,他的雙腿全部被對方踢斷。
  雖然在不斷的移形換位,無上空間奧義盡展,虛空如夢影,連續改變位置,但是對方像是鎖定了他,如影隨影,如跗骨之蛆,根本無法擺脫。
  “其實,我不想殺人啊……”
  在白發小胖子痛哭流涕說這些話時,他雙手探出,抓住了狼牙的雙肩,猛的一抖,頓時石人血飛濺,他徒手撕裂了狼牙。
  遠處,鴉雀無聲,這太震撼了!
  這可是一名強大的石王啊,居然被人徒手撕裂,這是何等的威勢?!
  “吼……”
  狼牙長嘯,劃破長空,震動了洪荒天界整片東部地域。
  他渾身的血肉一下子燃燒了起來,那流淌下的石人血擊穿天穹,他艱難的掙脫了出去,在下一刻他手中持一口狼牙大棒,喝道:“辱我者要付出同樣的代價,除非皇者不絕,再現天地!”
  到了現在,強烈的恥辱感像是一根鋼針一般插進了狼牙的心中,昔年他徒手碎裂大地,斬滅了無盡的生靈,更是與亂地五王大戰過,手上不僅沾滿了九州祖神的鮮血,更曾以石人血淋身。
  今日被人如此壓制,殘暴如他怎能隱忍,甚至不惜生命代價也要拉上對方同殞落。
  狼牙石棒,乃是他以性命相修的石兵,是在凡人時就伴隨在他身邊的兇刃,與他共同蛻變了石王境界。
  “咚”
  石質的狼牙大棒,打穿虛空,一下子捅到了眼前,邪門的小胖子的防御也無法抵抗,眼睜睜的看著狼牙大棒擊穿到近前。
  然而就在這一刻,他的胸前浮現出一座小小的建筑物,不過一尺見方,猶如一座小小的石牢,又像是一層微型的石塔。
  狼牙大棒寸寸深入,完全被石塔容納了進去,強大的石王兇兵被慢慢收走!
  “不!”
  狼牙大叫,感覺像是丟掉了一部分靈魂,伴隨他走到今天的無上石兵,在這一刻與他徹底的失去了聯系。
  周圍眾人嘩然,紫風城內所有修士都非常吃驚,強大的石王最強一擊,但結果卻被人將本命石兵輕易收走,這意味著什么不言而喻,敵人太恐怖了。
  此時此刻,狼牙知道自己不是敵手,對方足以絕滅他,縱然石王萬古不朽,此時亦無效了,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
  明了這一切后,狼牙猶如冷水破頭,瞬間冷靜了下來,轉身就走。
  什么面子與榮譽,在生死危亡的時刻,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唯有活著最要緊。
  “還未與我這故人真正相見就想走了嗎?”就在這時,冷酷的聲音傳入狼牙的耳中,那白發小胖子的軀體像是虛脫了一般,一下子向后翻倒而去。而與此同時,一道身影浮現在原地,血肉寶體閃耀著寶輝,壓迫的人喘不過氣來。
  這竟然是一個黑發黑眸的年輕男子,而并非一個真正的石王,這讓所有醒悟過來修士都感覺很震撼。
  “不是那個小胖子神威蓋世,而是這個人!”
  “可是,他亦是血肉之軀,怎么可以壓制石王?”
  “肉殼破碎石王體,這怎么可能?難道是無上祖神大圓滿境界不成,傳說這似乎無法實現啊……”
  紫風城內眾多修士心中震驚,全部在議論。
  狼牙的去路被截斷,蕭晨阻住了他的逃生之路,他的形體有點點神輝閃耀,血肉之軀看起來有些飄渺朦朧,讓人難以看清真容。
  狼牙心中發寒,他知道今日無法善了,恐怕有殞落在此的危險。
  現在說什么都沒有用,唯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等待紫霄王等人來援。
  “你是……”狼牙感覺到熟悉的氣息,剎那間眼中露出震驚之色,當得知眼前為何人時,他感覺難以相信。
  狼牙一系雙手沾滿了九州祖神的鮮血,蕭晨不可能有絲毫的心慈手軟,在這一刻可以說心冷手黑,要的是就是絕殺對方。
  事實上,方才他借助白發小胖子的軀體出手,并沒有留后手,沒有浪費時間戲謔對方,已經展出了王者神通,不然不可能輕易打碎一個石王的軀體。
  狼牙倒退的同時口中大喝:“心念之力,無相無形,誅殺人王,屠戮神王,滅絕魔王,殺殺殺殺殺!”他被逼入了絕境,徹底要拼老命了。
  “你一個過氣的石王,昔日石王體都被人毀滅了,如何與我爭!”蕭晨不留情的打擊對方,雙手結印,正是天碑玄法中的神秘天印。
  “砰”
  他以天印破神則,當場擊潰那無上神則,神印放大,猶如蒼龍盤踞蒼穹上,而后突然俯沖而下。
  “咚”
  老石王的軀體當場被打的四分五裂,可想而知這道天印的力量有多么的強大,重重墜落在紫風城內,激起漫天的煙塵。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大氣都不敢出,這可是異界的一代石王啊,縱然是在洪荒天界上,也可以橫著走,除卻九州一系的盤古王有限幾人,還有誰敢惹他?
  然而,眼下卻被人如此打到爆,這是一件足以震驚天界的大事件。
  前方,那個神秘的男子太可怕了,竟是血肉之軀,打的石王崩潰,所有人心中都在顫抖,那具肉殼內到底蘊有怎樣的一股戰力?
  “翻手為乾,覆手為坤,翻轉乾坤,主掌天地!”狼牙形體碎裂,也發出了這樣的聲音,縱然不敵,他也要拼死重創對方。
  蕭晨寶相莊嚴,單手成印,緩緩壓落下,竟是五帝印,如今終于大成!
  這強大的神印威力強絕無匹,可謂皇級無敵印,當場擊潰狼牙的無上法則秩序,將其分裂的軀體震碎。
  “我不甘……”狼牙長嚎,神念之音,震動了整片洪荒天界的東部地域,山川大地都在震動。
  蕭晨不想意外發生,非常果斷的將手中的石塔鎮壓而下,猶如牢籠,將那碎裂的軀體收了進去。
  而后,盤坐在虛空中,開始煉化石王狼牙。
  他的寶體流光溢彩,身前那一尺見方的塔體,神火跳躍,在里面熊熊燃燒,狼牙不甘的嘶吼聲不斷的傳出。
  周圍,所有人徹底傻眼,心中的震撼無以言表,這個結果讓人難以接受,一代石王被人斬于此地,當著所有人的面,活生生的開始煉化!
  縱然是在天界中,各方皆有石王出沒,但也很少有如此煉化石王的事件發生。
  旁邊,那白發小胖子徹底傻眼了,不用想也知道是眼前這個人在開始時操控著戰斗。
  至于那金毛小子也收起了風騷的表情,驚疑不定,有些后怕。
  與此同時,蕭晨以強大是神力封鎖了整座紫風城,因為他想徹底的絕滅狼牙,怕其靈識遁出。
  要知道石王雖然可戰敗,但卻很難徹底磨滅。
  狼牙歷經無數大風浪,億萬年前經歷過亂地之戰后形體粉碎,三個文明史前被戈乾與珂珂的父親更是毀滅過石體,但每次都度過劫難,活了下來,可想而知徹底消滅石王有多么的困難。
  “轟”
  突然,紫風城震動,有人撕裂了蕭晨的封印殺了進來。
  紫氣東來,紫霄王神威蓋世,手托石寶顯化在天空中。
  與此同時,西邊的天空也是一震,石尸出現在蒼穹上。
  “砰”
  南方的天際,也突然崩碎,懸空島之主————懸空石王出現。
  三大王者同時降臨,這股強大的力量頓時令紫風城所有人都戰戰兢兢,很多修士直接跪拜在地,他們無法承受那種威壓。
  “好大的威風!”蕭晨雖然在這樣說,但是并沒有起身,依然盤坐在虛空中,繼續煉化石塔內的狼牙。
  “狼牙王者,我們來晚一步,還望恕罪。”紫霄王說話間,與兩外兩人聯手,凝聚天地偉力。
  蕭晨心中頓時一跳,到底還是讓狼牙的靈識逃出去一股,并沒有完全將他收進石牢中。
  石王果然難以徹底磨滅。
  “啊……”狼牙的靈識大叫,形體俱滅,神力喪盡,他現在近乎瘋狂。
  “殺了他!”狼牙的聲音猶如千年惡鬼在哭嚎,讓這片地域內所有修士全都一陣發寒。
  不過,蕭晨卻并不懼怕,他知道狼牙徹底完了,他已經毀滅了其道體,可以說他毀滅了一個石王,逃出去的這部分靈識難以興風作浪。
  “殺我……恐怕你永遠也無法如愿了。”蕭晨平靜的盤坐在虛空中,道:“現在讓我徹底的毀滅你的道體吧。”
  “轟”
  他身前的那座石塔沖起漫天的光芒,極盡升華,里面的形體與神力全部融化,而后被石牢吸收。
  “狼牙將成為歷史,不過你那最后的神念不該由我出手絕滅,始祖龍第十子會結束你的一切。”
  “是你……蕭晨!”
  在這一刻,石尸的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了,他與蕭晨仇怨甚深,此刻心中殺意無限。
  紫霄王也神色陰森,昔年就是因為蕭晨,他失去了至寶五帝塔,這樣的大怨無法化解,現在天界誰不知三皇鏡與五帝塔的重要性,是問鼎皇者的關鍵大器。
  不過,這三位石王同時也很心驚,因為蕭晨竟是血肉之軀,這讓他們有些心驚肉跳。
  好在他們已經感應到,蕭晨并不是小石皇那樣的存在,不然他們絕對扭頭就走。
  “血肉之軀的王者,嘿嘿嘿……”懸空老祖陰慘慘的笑著,道:“太古前有人修成過,無上祖神大圓滿境界的強者,如今又有人修成了……”
  “不成皇,血肉之軀的王與石王有何區別,一樣可以擊殺!”石尸第一個上前,就要出手。
  紫霄王與懸空老祖自然同進退,血肉之軀的王者讓他們不安,最好的辦法就是徹底絕滅于此。
  蕭晨確實足夠強大,但卻不想同時對上三位王者。他抬腿就走,不過并沒有飛逃,而是一步一步離去,從容無比。
  同時,一把將白發小胖子、金毛小子、還有那鳳凰族的青年抓起,一同帶著離去。
  “想走,沒那么容易!”
  石尸當場就攻了過來,尸霧漫天,阻擋蕭晨去路。
  紫氣浩蕩,紫霄王也殺至。
  “我若想走,你們三個聯手也攔不住!”蕭晨腳踏虛空,飄飄如仙,神步邁出,可謂驚鬼神,一步一逝,行蹤不滅,但卻飄忽不定,從三大王者的包圍圈中從容走出。
  神則萬道,三大王者出手,彌漫天地間。
  蕭晨的身影一陣飄搖不定,但卻如飛而逝,避開了所有的攻擊。
  “別逼我拼命殺你們!”
  僅僅留下這一句話,蕭晨便消失在天地間,徹底的不見了形跡。
  “狂妄無邊,我們去殺了諸葛家族所有人,還有太陽家族的全族老少,不信他不露面!”石尸如此聲音頓時紫風城內鴉雀無聲。
  這個尸王太殘忍了,為了逼出蕭晨,竟要絕滅兩族。
  “好!”紫霄王點頭同意,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沖向遠方。
  三大石王聯袂遠去很久后,紫風城才沸騰。
  “一個血肉之軀的人怎么可以擊斃石王,三大王者圍殺,他都從容退走……”
  “那是無上祖神大圓滿境界的王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比石王還可怕!”
  “蕭晨,根本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啊……”
  “我倒是有過耳聞,那似乎是三個文明史前的強者,沉寂無盡歲月了。”
  “我知道了,是昔年九州那個修煉了天碑玄法的人,想不到是他歸來了,果真可怕。”
  紫風城中眾多修士議論紛紛,蕭晨的名字早已被絕大多數人遺忘,但毫無疑問從今日起將要被人重新憶起。
  蕭晨沒有想到,這么快便與石尸還有紫霄王等人相遇。
  諸葛家族與太陽家族相距不遠,三大王者降臨,自然所有人都感應到了。
  “你們還真是拉的下老臉,為了對付我,竟要殃及無辜,還配做石王嗎?”
  蕭晨神色不善,盯著前方的三人,繼續道:“若是你們敢在這里殺一人,我絕滅你們全族,請相信我不是在說笑!”
  就在這時,兩道熟悉的身影沖上天空,一個白發胖子隔著很遠就嗷嗷大叫了起來,喊道:“蕭晨,真的是蕭晨?!”
  正是諸葛胖子,他非常的激動,在他的身邊那個曾經打爆石王的白發小胖子則是心有余悸,跟在老胖子身邊,用敬畏的眼神看著遠處的蕭晨。
  另一邊,一個金發青年也沖了過來,神態風騷無比,正是昔日的托蒂。
  不過此刻不是說話的時候,三大石王逼上前來。
  “我們要殺人,誰人能擋,敢威脅我們,想滅我們全族……”石王陰森無比,道:“那我就當著你的面來殺人!”
  “你們可要想清楚,你們也有后人與弟子徒孫。”
  說到這里,蕭晨直接將掌中的石塔祭了出去,頓時化成一道流光沖向遙遠的西部地域。
  “石尸你敢動手,我的寶塔將絕滅你的傳承,所有弟子徒孫在下一刻鐘將全滅。”蕭晨的聲音冷冽無比。
  石尸頓時震怒。
  “懸空老祖你若敢出手,就等著懸空島沉陷吧,你看這是什么?”說到這里,一面天碑自蕭晨的掌指間飛出,剎那飛向遠方,正是懸空島的方向。
  懸空老祖也分外驚怒。
  “紫霄王你若出手,我不介意抹除紫霄宮,同時殺向死亡世界,干掉你的另一真身!”
  說話間,蕭晨手中飛出一個石罐,沖向紫霄宮的方向,擁有無盡的詛咒,若是打開,比之方才的天碑與石塔恐怕還要可怕。
  蕭晨**裸威脅三大石王。
  “你敢?!”三王全部立起了眼睛,殺機畢露。
  “有何不敢?”就在這時,一道身影沖天而起,正是珂珂的父親,一代天驕人物。
  蕭晨大喜,因為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除卻珂父外,還有楚行狂、絕刀、撒摩、妖妖、雪舞、趙重陽、夢襲孽、滄海等全部在這里。
  老諸葛胖子哈哈大笑,道:“我們一直聚在一起。”
  “蕭晨……”遠處,傳來不少呼喚聲。
  妖妖,風姿嫵媚,妖嬈絕世。
  楚行狂,命運雙生子神通,天下無雙,如今一人兩分。
  雪舞,雖為女子,但卻霸氣凜然,猶如女皇臨世。
  趙重陽,昔年南荒最神秘青年強者,一直如迷霧般,如今依然安然活在這個世上。
  蕭晨百感交集,能夠見到這些人真的不容易,當年那個時代的人幾乎全部絕滅,恐怕眼前的這些人是最后的幸存者了。
  珂父來到近前,那是與人魔戈乾并列的天驕人物,三個文明史過去后,修為究竟到了何等境界,早已無人得知。
  蕭晨大笑,兩人聯手,縱然面對三王又如何?再來一王也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