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8)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8)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8)     

長生界679 收局


  是他們!”蕭晨眼中一亮。
  三皇五帝為九州圣租,他們德澤后人萬古,但種種光輝事跡卻漸漸湮滅在了歷史當中。
  來
  “他們在昔日真的陛落了,但三皇五帝不是尋常人,貫穿古今未也許'我們見到了他們的←縷神念。
  古今未來四字沉重'如山,三皇五帝稱號更是可壓塌萬古。
  幾個人的名字在'蕭晨心中一閃而過,自幼至今,每當念起時,就會感覺到一版奇異的力量-,他心中已有明確答案。
  “帝與皇不分高下,是對實力到達絕-溘的人的稱謂。”說到這里石中帝自嘲的笑了笑,道:“像我這樣'7是皇級高手,卻被稱作石中帝的人也有一些,但并不是真正的帝與皇,
  蕭晨聞言點'了點頭,他自然知道這一切,縱然是小石皇沒有升華絕巔前,也不是真正的“皇”,那不過是別人敬畏的稱號而已。
  “很多事情我也是才從盤古王口中得知,自古以來實力達到帝與皇的人,很難在這個世間存在,幾乎全部迸入了唯一真界……”隨著石中帝悠悠道來,蕭晨了解很多關于帝與皇的事情。
  在無盡歲月'的太古前,諸天萬界。并不是絕對的不能容納皇與帝,但不知道最后因為何種原因,才出現了皇絕帝滅的狀況。
  “那個時候太艱難'了,太古大能毀天天地,諸天間根本無凈土,我
  們的祖先能夠將血脈延續下來,簡直是一個奇跡。”
  這是一部讓人感覺'憋屈的血淚史。九州的祖先在那個時代根本不占優勢,可以說為了生存而苦苦掙扎。
  唯一真界中走出的種族,很多都強大無比,甚至始一出生便是先天神祗。
  無盡的種族滅亡,可以說萬界中弱肉強食,很多大世界因此而破滅。
  也許,
  三皇五帝并不是無敵的,但他們卻是獨特的卜因為是九州之祖,德澤萬古!
  石中帝已經離去了,但是蕭晨卻依然在出神,三皇五帝到底有作么后手?按照石中帝所言,皇級大敵在唯一真界,如何抵擋。
  憑著熱血殺進'去嗎?那是去送死。
  皎潔的月夜,仙山高于三千丈。一條千丈大瀑布飛流而下,出隆隆之響垂落到地面,白色的浪濤猶如千軍萬馬在奔騰。
  蕭晨與諸葛老胖'子等-人,遙望瀑布掛前川,盤坐瀑布對面的懸崖上。舉杯賞月,望瀑而歌。
  三個文明走后重'逢,這實在太不易了。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可惜,老諸葛胖子的嗓音實在嚇人,數百里外的將夜梟都驚的亂飛,沒有一點美妙意境。
  三日后,石中帝再次出現,帶來新的消息。要不計一切代價,毀掉異界中的'祭臺,決不'能讓他們溝通唯一真界。
  經過三個文明史后,異界即符重新祭煉成新的血色祭臺,想要再次恭請圣租回歸。這是盤古王等人決不能允許的事情,一是無法抗衡皇級高手,二是目前要封鎖現有的一切消息,不讓讓唯一真界中的皇者知道外界的變化。不然,萬古努力,都將化為泡影。
  大舉反撲入異界,這自然是震動諸天的大事件,吸引了眾多石王的
  注。
  不過,這一次九州強者全都感覺頭痛無計,那座血紅色的祭臺建造在九十九重石臺階的盡頭。
  皇者已絕,誰可撼石門后的那道魔影?
  九燈閃耀-,護住了大批的強者,沒有沖向九十九重石臺階,而是向太古牢籠區域降臨。
  “太過久遠的歲月了,讓你們忘記了昔日茍延殘喘的真相……”遙遠的天際,九十九重'石臺階上,石王陸戰俯視下方。而最為可怕的是。在其周圍并排站著一列身影,全都一動不動,但卻氣勢迫人威壓大地,猶如一尊尊化石般矗立在那里。
  “轟”
  九燈灑下的光幕籠旱了太古牢籠區。昔年前十五重都已經被他們破除干凈,只剩下了最后三重。
  就在這個時候,后三重'的太古牢籠囪,沖出三十幾條身影,全都是石體!
  殺氣沖天,戰意無盡,可怕的氣息讓九燈光幕都一陣搖曳。
  雖然不是完美的石王俸,但畢竟都是走上石人路的強者!最后三重牢籠內的強者有些的九州的俘虜,有些則是其他世界擄來的殺戮者,各個是數個文明史以來的大'能。
  頓時,喊殺震天,這膠氣勢無以倫比!
  “陸戰,你'可敢與我一戰?”人魔戈乾在光幕苦大喝,遙望九十九重
  石臺階。
  殘酷的冷笑聲自'石臺階上傳來,一具石體周圍黑霧翻涌,他上前幾步。道:“戰力并不能伐表一切,昔日強大如你的母親始祖龍,不一樣被沒有成王的我界修士計殺了嗎,眼下你即將步上她的后路。”
  “你是誰?”'人魔戈乾怒視蒼穹。
  “計殺始祖龍,有我三分之一的功勞,而如今我已成王!”這是一
  個新的石王,立身就在九十九重石臺階上,已經與陸戰平起平坐。
  典與乙頓時黑'倒豎,眸'綻神-光。出一聲撕裂天空的悲怒長嘯。
  蕭晨急忙沖起,來到近前,道:“莫要沖出去!”他真怕戈乾不計后果的沖出光幕。
  人魔戈乾點指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道:“狼牙已伏誅,且寄你亭性命于死殼,他日我親手收割。”
  “休逞口舌之利,誰是死殼運不一定,現在我便為你準備了一重大
  禮。是你死,還是讓你父親死,自己選擇吧!”那個石王森然冷笑。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中。
  ·吼……”一聲沉悶的咆哮出。地十八重太古牢籠,也就是是最
  后一層牢獄內,震動出無盡磅礴神力。
  頓時間,一道可怖的血光沖天而起。盛烈的光幕讓九燈閃爍而出的柔和光華'都一陣陣的按曳。
  太古牢籠去的大地頓時尉裂了,無盡巨墊浮現在地表,蔓延血遠方。
  在那地層深處,最-后一重牢籠崩碎了.一頭龐然大物沖天而上!
  那是一頭巨大的石龍卜祖龍軀體,但.卻生有雙翼,只是雙翼折被人生生新去了。
  它雙目赤紅,將三十幾名石人昝擊全部躲閃開咆哮'著’,翻騰起陣陣'血霧,
  沖撞向戈乾。
  它牢牢的鎖定了人魔,強大的氣息縱然身為石王,也妻陣陣心悸。
  人魔戈乾呆-呆-愣,望著前'方的那頭石龍。
  還有很多的人心中翻騰起波瀾,十子圣龍的父親,那是多么久遠的老古董,如果是真的,這將是堪與始祖龍相提并論的龍族蓋世高手。
  “人生真是一幕暈悲喜劇,弒父或者殺子,你們父子二人盡情上演吧。今日必將讓人回味無-窮。”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那個石王聲音冷冽,但妙平-釙無比,神'色棧■忍而又陰沉。
  “陸戰難道你都已經退居人下了嗎?”石中帝向著九十九重石臺階
  盡頭喝喊,道:“讓一個小輩捐手畫腳……
  “如你所愿,我來了,殺!”陸戰一揮手,后方的石門被人恭敬的打開,與此同時九十九重石臺階上。浩蕩下無盡的魔云,向著這里鎮壓而來,一道可怕的魔影出現了!
  人魔戈乾凝望前方的石龍,沒有翅膀的龍,被饋壓十八重牢獄無盡歲月
  1吼一一一一一一
  就在這時,沒有翅膀的龐大石龍眼中滴血,向著人魔戈乾沖來,聲音沉悶,褒耳-欲聾。
  人魔戈乾心都在流血,這樣的場面讓他肝腸寸斷,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此。親'生母-親被人計殺,隨后被強迫生食九位兄長的血肉,如今又面對折翅的父親-,父子生死相向。
  “哈哈哈……”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
  那個石王在殘忍的大笑,
  道:“我喜歡這樣的場面,人性種種全部折射而出,選擇吧!”
  這個時候,九十九重石臺階已經降臨而下,饋壓在九燈形成的光幕上方,與此同時那尊魔尊圣影已經走出石門,一步一步走下石階,向著這里通來!
  那股可怕的氣慫,縱然是石王也要顫栗,
  陸戰等人恭敬的閃向兩
  旁。
  強大的魔尊聲音,睥睨八方,帶著咸壓萬界的氣勢,走下了最后一重石階,他開始出手,準備破開九燈光幕。
  這個時候,九燈震動,一道光影沖天而起,迎向魔尊圣影。
  哮
  “他們的氣息……是他們的氣息!”魔尊圣影出一聲低沉的咆頓時向前撲殺而來。撼動了光幕,險些讓九燈墜落下高空。
  “吼一一一一一一
  就在這時,一聲驚天動動的龍嘯響徹寰宇,石質的祖龍龐大如百萬魔山般的軀體,沖天而起,他竟然沒有殺向戈乾,而是最終轉變了方向。
  快過電光,打破了時間的束縛!
  他竟然帶著太古牢籠區三十幾條石人,同時脫離了九燈光幕的柬縛。未被九燈阻擋,吟撞'向那九十九重石臺階盡頭。
  “沒有翅膀的龍,在地獄中仰望天堂……”晝質的折翼祖龍,出如此蒼涼的聲音,霰動了諸夭!
  他的雙日流血淚,帶'著三十幾名石人,一往無前,燃燒生命圣火,撞向石階盡頭的血色祭臺。
  “父親!
  人魔戈乾大叫出聲,吼聲震天。
  “好好活下去,就是對我最大的孝順·
  折翼的石祖龍僅僅給
  戈乾留下這樣一'句話。
  他與三十幾名石人,殺向那并排站在一起的異界石王毀血色祭臺。
  要以生命摧
  “攔住了他!異界石王震愁,全部打出了最強絕學。“殺!
  就在這時,盤古王出現了,在其身后還有蚩尤與刑天的人租戰
  全部撲殺向九十九重石臺階。而這個時候,九燈光幕無限放大。將那魔尊生影與難道神圣光影籠了進去。
  雨其他人全部沖'了出去,殺向九十九重石臺階。
  ·這一切都是你們算計好的,早已溝通了最后三重石牢!”陸戰驚
  怒,喝道:“但,這根本沒影,除卻圣祖,無人可以打碎祭臺!”
  “沒有翅膀的龍,在地獄中仰望天堂……”
  石祖龍雙目滴血,毅然而決然的帶著三十幾名石人全部崩碎在祭臺前,留下了蕞后的一-聲蒼涼龍嘯,震動了萬古諸天!
  了血
  “父親……”人魔戈乾大慟,仰天長嘯。
  石中帝輕輕嘆道:“我們無法真正讓你覺醒回歸,只能讓其清醒片或許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此刻,盤古王等人已經殺至,沖上了九十九重石階。
  “務人王血引已成,不召喚天碎更待何時!”盤古王聲動長空。
  就在這一刻,蕭晨寶柏莊嚴'o盤坐在虛空中,通體綻放億萬光
  芒。
  “轟隆隆”'
  在這一刻,七面天碎從天而降。向著九十九重石臺階鎮壓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