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684 皇者不絕

“縱然為先天圣皇,也不過是分身而已,降臨到這個世界!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趴著,至于你們九人,還是給我跪下好了。”
  虐皇極其強勢,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毫不在意,赤裸裸的羞辱對面九位皇者。此刻,他與另外三皇聯手,足可以輕易壓制九尊先天圣皇的分身,他再也沒有顧慮。
  “太古前的小角色,如今也抖起來了,真是讓人慨嘆……”九尊圣皇也是毫不掩飾的蔑視。
  “少要提太古前,若不是你們九人聯手,而是單人獨戰的話,來一個我滅你們一個!”
  虛皇等四尊古皇,同時向前邁步,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如今的萬界,沒有一個皇者可以長存于世,對方明顯在拖延時間,四位古皇主動出手。
  “真實的早已腐朽,虛幻的注定長存,無量無盡,亙古亙今,永恒虛幻!’’
  虛皇第一個出手,無盡虛幻籠罩世聞,以人心種種欲望與貪念為誘因,進行最為可怕的神識攻擊。
  虛幻無上大道,鑄就永恒瞬間!
  虛皇的強大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致,他獨自一人撕裂開了九尊先天圣皇的元神。
  九尊圣皇分身,他們的額骨在全部被洞穿了,各自出現一個可怕的血洞。不過,身為皇者很難絕滅,九人展開凌厲反擊。
  九道光芒化成九種大道本源,向著虛皇壓落而下,無邊無際,諸天萬界都在顫栗。
  所有石王都心生-驚懼,無盡修士的都在惶恐。“分身如蟲,隨風而朽。
  后面的三尊古皇在這一刻也出手了,他們是皇者真身,化成三種大道本源,一下子就沖了過去。
  “委”
  三位無上皇者,早已是屹立修煉道路的絕舀,此刻咸凌萬古,俯視諸夭,大道本源浩瀚莫測。
  破碎的聲響不斷傳出,三位古皇幾乎瞬間就撕裂了九位先天圣皇的分身。
  鮮血在流淌,九尊皇者全部被立劈為兩半,他們的大道本源在暗淡、在朽滅。九位先天圣皇分身滴落下的血液,足可以洞穿大世界屏障,如果不是被第八天碑吸收,一滴血便要翅滅一個大世界!
  “想殺死我們,那是不可能的!”
  九尊圣皇分身大吼,.鮮血倒流,血肉重組,他們擺脫了虛幻,同時燃燒皇者神力。
  在這一天,在這一刻,諸天萬界,都燃燒了起來!
  很多腐朽的大世界在這一刻徹底的崩潰了,永遠的汀失。還有許多大世界,神力被抽的干干凈凈,在火光中走向終結。
  九皇出手,萬界震動,無盡生靈瞬間化成飛灰,所有大世界都將歸于終點。
  他們在搏命,燃燒萬界,想要藉此對抗對面的四位古皇。
  “無極太虛氣中理,太極太虛理中氣。乘氣動靜生陰陽,陰陽之分為天地。未有宇宙氣生形,已有宇宙形寓氣。從形究氣曰陰陽,即氣觀理曰太極……”
  在這一刻,八盞破碎古燈輕顫,神火沖天,傳出了這樣無比浩大的聲音。
  旁邊,八面天碎搖動,磅礴氣息透發而出,開始鎮壓萬界。蜞燒的萬界,被短暫的定住了,不再朽滅。且,在諸天圣物所構建的小世界中,八碎在震動,短暫的鎮壓了九
  皇。
  “可惜,可嘆,三皇五帝,到了現在你們還如此的可笑,虛天萬界保得住嗎?”四位古皇露冷漠無比,道:“借你們的力量,誅滅九皇分身。
  四位化身天地大道,猶如四道經天長虹向前沖去,幾乎一瞬間就將前方的九尊圣影擊穿了。
  九尊圣皇擺脫天碑,與四位古皇沖撞在一起,那里頓時成為大道的海洋,一切都給淹沒了。
  直至過很久,才漸漸復歸清明。
  九尊圣皇分身,全部被擊殺,被煉化成九團道源。“現在,沒有人可以阻擋我們進入唯一真界!”
  四位古皇步履堅定,沿著古路大步向前走去,盤古、燧人、伏羲、神農、黃帝等無法抗衡,在古路上一次次粉碎,而后又被古燈神火一次次復生。
  來自諸夭修士,噤若寒蟬,沒有人能夠阻擋,只能在遠空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
  “三皇五帝,我們不會忘記你們的名字,是你們成全了我們四人。
  “那九尊先天皇者說的對,萬界終究是毀滅的,只余唯一真界不朽
  長存,不過不是唯一真界中的帝皇來做這件事,將由我們主導。”
  “哈哈哈……可笑啊,三皇五帝你們萬古的努力到頭來不過是徒勞一場。毀滅的終究要毀滅,長存的終究要長存,這一切都不可更改。
  “這本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什么理想與信念終究是夢一場,安寧與祥和的世界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出現。不過我們可以考慮,將唯一真界命名為長生界,但只是專屬于我們四人的的長生界。縱然是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也要朽滅!”
  四位古皇大步向前,到了現在確實沒有人可以擋住他們的腳步了,那落英澳紛的那扇門就在前方。
  掌控唯一真界的機會就在眼前,到時候二十七皇、.三十六帝莫不俯首!
  四位古皇前進,在摘取三皇鏡與五帝塔還有那唯一未碎的最后一盞古燈。
  此時此刻,蕭晨難以平靜。他忍不住望向石中帝。
  這個老古董也充滿了憂慮之色,自語道:“怎么會這樣,難道萬古的努力,到頭來終究是徒勞的……
  “要阻止他們!”蕭晨忍不住站了起來,就要飛騰上九十九重世界,想催動八面天碑鎮壓四皇。
  明知必死也要做,如果什么都不做,他會遺憾終生!
  “等一等!”石中帝攔住了他。
  就在這一刻,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子出現了,翩翩飛來,容顏如玉,美的讓人自慚形穢,讓人無法正視。
  那種美不是艷麗,不是清秀,而是圣潔端莊,讓人自感渺小,不自禁的仰望。
  仿佛,那是天地間的圣母,萬界生靈苗女租,很多修士都有頂禮叩首的沖動。
  “女尸………………”
  蕭晨大吃一驚,對這個女子他在熟悉不過了,是他從那異界石門后
  帶出來的。
  “不是…………”
  不過在剎那間,蕭晨又插了搖頭,因為那白衣勝雪的女子,容貌在不斷的變幻,方才的形貌僅僅出現了一瞬間而已。
  “女媧,是女媧始祖!”
  最終,蕭晨大吃一驚,女子最后穩定下來的容貌,竟然與女媧神像一模一樣。
  此刻,石中帝也是大吃一驚,一時間說不出話來。這個女子徑直邁過通天死橋,來到了那條神秘的古路上。“是你……”
  四位古皇早已回過頭來,望向女媧,露出冷笑,道:“昔日聽說你隕落在唯一真界,看來消息不實。三皇五帝未絕,留下元神不滅,想來你也如此。但這又能如何呢?依然無法改變這一切!”
  叮,
  就在這時,最后一盞古燈輕顫,化成一道神光沖了過來,自行粉碎,無盡光華沖出,與女媧始祖合一!
  “沒用的,縱然一縷元神不滅,也早已不是皇者,難以改變這一
  切。”虐皇冷笑。
  他們絲毫不擔心,更想藉此集全九燈古墓的所有神力,煉化進唯一真界初始圣地中。
  “刷”
  三皇鏡輕顫,也沖向女媧始祖,懸浮在身前,照耀出無盡光華,讓她沐浴在其中,令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圣潔了。
  “砰”
  與此同時,五帝塔震動,化成一道光束沖回,懸浮在女媧始祖的頭頂上方,流轉下陣陣迷蒙的光芒。
  “縱然被你得到第三與第四圣兵又如何,已經沒有三皇五帝的神力,掌握他們的兵器根本無用!”
  “轟隆隆”
  天地震動,諸天萬界齊鳴。
  在那五帝塔總,一具美麗的女尸墜苓而下,與此同時,女媧始祖化成一道元神圣光,沖進了女尸的額頭中,一閃而沒,兩者合一。
  “肉殼保留了下來!”
  直到這一刻,四位古皇才變色。
  女尸的容貌不斷的變幻,最終化成了女媧的模樣。
  她手持三皇鏡,頭頂上懸五帝塔,還有一盞古燈在其肩頭顯化而出,靜靜漂浮,神火明滅不定。
  四位古皇吃驚,諸天萬界的修士更是震驚,尤其是蕭晨心中波瀾起伏,萬萬沒有想到皇級女尸竟是女媧神體。
  “縱然有了這具肉殼又如何,元神不固,不過是接近皇級強者而已,難道可以阻我四皇不成?!”
  四位古皇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卻一齊出手,向著女媧始祖殺來,他們不想有任何意外發生。
  “轟
  整片小世界頓時燃燒了起來,女媧雖然各有皇級神體,但昔日上面便卻早已布滿了裂紋,此刻縱然有三皇鏡與五帝塔在手,也在四皇聯手一擊下,遭受奎創。
  那圣潔的軀體,裂紋更多了,一道道血跡緩緩滲出,流淌而下,勝雪的白衣印上了一道道血花。
  “不朽的祖先歸來吧……
  就在生死危亡時刻,一具高大的身軀立身在九十九重石階前「亂發飛揚,仰望蒼穹,在大聲的呼喚,聲音震動河山。
  此人正是武祖。
  此刻,他雖然可戰石王,但終究不能力敵四皇,他在以通玄圣法召喚人族歷代先祖。
  他揚手向天,一大片白骨碎片沖天而起,化成億萬光芒,照亮了諸天萬界。
  遠處,蕭晨的雙目中頓時射出兩道神光,他還記得武祖在死亡世界十方搜導甲骨圖的事情,今日終于見他揚起了骨圖,如此呼喚。
  “噗
  與此同時,諸天圣物構建的小世界中,女媧擊傷虛皇,戰退另外三皇,但自己也是白衣染血,形體即將朽滅,一人根本不可能力敵四皇。
  要知道她的神體在昔年就已經龜裂了。
  蕭晨與石中帝全部焦急,忍不住騰空而上來,來到了九十九重石階前。
  武祖英偉的身軀巍然不動,在大聲的呼喚:“億萬年的沉淪,千百世的呼喚,不朽的祖先,跨越那亙古的屏障,從那消逝的戰場歸來吧,借你們的戰魂照亮永恒的一瞬間,無敵的祖先,昔日的魂,逆天重新降臨吧,貫通古今未來!”
  陣陣狂風大作,諸天萬界修士都被吹的倒飛而去,四位古皇也變了顏色,不禁向這里望來。
  (全本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