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6)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6)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6)     

長生界688 怎能忘記(大結局)

老道士面色凝重,掃視四方,他的異動引起了蕭晨與珂珂的注意,與此同時那座大墓中央的小石皇更是發出一聲長嘯,穿云破日,聲裂天穹。
  “不要懷疑了,就是我在同你進行神識交流,或者說同我自己說話。”
  “你想做什么?”老道士難以平靜了。
  “到現在你還不明白嗎,何分你我,你應該問自己要做什么,該做什么。”小石皇的聲音有點冷漠。
  到了此刻,蕭晨終于確信,這老道士便是小石皇的新生體!
  石烏鴉的感覺完全正確,沒有一點錯誤!
  “我是你,你是我,我是小石皇,曾打遍天下無敵手……”老道士自語,而后如醍醐灌頂,雙目中射出兩道璀璨的金光,似乎剎那將一切記憶貫連了起來。
  他瞬間平靜了下來,猶如昔日那般道骨仙風,一派鎮定從容,而后步履堅定的向前走去。
  在這一刻,老道士與天地合一,每步落下,都有道韻在流轉,大袖飄飄,超凡脫俗,不食人間煙火,似要登天而去。
  而在他的前方,七座大墓中央,那具半血肉半石質的軀體,雖與他容貌相同,但氣質卻大相徑庭,像是君臨天下的皇主,氣勢滔天,懾人心魄。
  光是那種流出的氣息就足以讓人驚懼,可怕的波動滾滾而出,鋪天蓋地,可謂神威蓋世,猶如睥睨蒼生的主宰者!
  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竟是一個人,老道士是小石皇的新生體。
  “我等你億萬年了,歡迎回歸!”
  “亙古匆匆,彈指一瞬間。”老道士沒有任何猶豫,大步走到了七座大墓中央。
  在這一刻,他突然爆發出萬丈光芒,與那具半血肉半石質的軀體碰撞在一起。
  “轟”
  七座大墓震動,光華一道道的射出,全部向著中央的兩人沖擊而來。
  “小石皇你的新生體也在此……”
  七大石人王全部又驚又怒,但是也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他們無法從大墓中沖出,四十九座大陣可鎮壓他們萬載而不朽。
  刺目的光芒,將這里覆蓋住了,整片小石皇陵如大海般起伏波動,沒有進入此地的人都感覺到了陣陣恐怖的氣息。
  在這一刻,老道士與那具半血肉半石質的軀體融合在了一起,他們竟合二為一!
  這是一個非常神秘的過程,點點的血液在迸濺,片片石粉在脫落,骨骼折斷與重組的聲響讓人毛骨悚然,嘎嘣嘎嘣作響。
  中央大地上,像是有一輪太陽星在綻放光芒,小石皇與老道士正在進行著石體與血肉的融合蛻變。
  遠處,蕭晨非常震撼,想要離開這里,但卻無法做到,因為四十九座大陣覆蓋了整片地域。
  “咿呀……”珂珂直嘀咕,小東西也有些怕怕的,它感覺到了那種無以倫比的強勢氣息,比所見到任何修士都要強大。
  “砰”
  在最后一聲震天大響中,兩具軀體徹底合一,完成了交融,全身上下最起碼有百分之七十的部位血肉化了,只有不足百分之三十的部分為石體。
  這決不是是石烏鴉那種光體表血肉化的狀態,這是自內而外,真正的蛻變,并不是表面現象。
  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瞬間爆發而出,小石皇的力量瞬間攀升到了一個讓人驚恐的地步,大墓中的七位石人王全都閉嘴,沒有一人繼續驚怒咆哮,他們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在這一刻,天界大地上,這方地域,強大的氣息猶如海嘯一般,從這片古地震動了出去,所有人都都驚懼無比。
  當知道源于小石皇陵墓后,天界各方巨頭以及少數老古董們,全部吃驚的睜開了眼睛,同時望向這里,他們想到了某些太古舊事,不約而同的變色。
  在這一刻,他們知道發生了什么!
  昔年小石皇的死最為蹊蹺,因為在那個時代,經歷過太古前的一戰,幸存活下來的強者中,根本沒有人可以威脅到他,而他卻在如日當空,最為巔峰的時候隕落了,讓所有人都有些不相信。
  “他竟然還活著!”
  “真是沒有想到,他有這樣的大魄力,或許諸天萬界又將天翻地覆了!”
  “真是期待,或許他真的可以開辟出一片全新的修煉天地。”
  “太古前,星光璀璨,高手如林,小石皇作為那個時代幸存下來的強者果然名不虛傳。”
  ……在這一日,天界各大巨頭全都知道了這一驚天的信息,但是沒有一個人接近,沒有一個人去相阻他的臨世。
  石尸、礪石獸、懸空七大王者進去后,直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出來,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恐怕遇到了大麻煩,能否活著出來恐怕都很難說了。
  從這情況來看,小石皇的實力比眾人想象的還要可怕!
  小石皇過去身與新身體合一后,決不是簡單的疊加那般簡單,繼承了昔年的無上戰力,且這是一種全新的蛻變,有了擺脫石體、血肉重生的全新契機。
  “呼……”
  猛烈的罡風吹碎了蒼穹,小石皇探出一只手臂,一下子撕裂開自己創造的墓中世界,伸入浩瀚天界,向著那高懸于空的太陽星抓去。
  天界的太陽星絕非其他世界的太陽可比,天界為目前的萬界中心,太陽星事關重大,不容有失,自亙古以來,上面也不知道被布下了多少重陣法,確保它不會被天界的強者大戰波及。
  但是就在這一刻,一只鋪天蓋地的大手,探入高空,竟將那太陽星覆蓋了,一瞬間整片天界陷入黑暗。
  所有人都被驚動,這是太古來從未有的事情,整片大地剎那漆黑,但凡生靈莫不仰天觀望,驚懼無比。
  只見無邊的黑暗中,太陽星被人一把抓住了,只有微弱的點點光芒自指縫間透出,將那只巨大的手掌勾勒出一個無比可怕的輪廓。
  這是亙古未有之事,天界乃是萬界中心,太陽星關系重大,被布上陣法后,縱然是石人王也難以真正將它打落下來。
  可是,在此刻一切都被顛覆了,那只大手一把將太陽星抓落了下來。
  所有人都看到了這一畢生難忘的景象!
  可怕的手臂,生根于天界大地,簡直恐怖到了極點,粗大無邊,像是億萬太古魔山堆砌而成,猶如無盡祖龍扭曲合在一起。
  巨大的魔手攫住太陽星后,緩緩退去,那條貫通天上地下的手臂向著地層深處退去。
  這種場面太震撼了,朗朗乾坤突然暗淡無光,石人王都無法打落的太陽星,被一只巨大的魔手一把抓了下去。
  天界無日!
  太陽星不復存在,被人以莫大的法力攫走,大地陷入黑暗,億萬生靈惶惶不可終日。
  各方巨頭都自然知道,這是小石皇所為,所有人都心有懼意,這個太古前成名的無敵人物太恐怖了,到底想做什么?難道是在立威,告訴世人他回來了?
  小時皇陵墓中,太陽星化成一輪圓盤,定在七座大墓上空。
  “沉寂億萬年,我原本的石體太過陰寒了,需要這太陽星本源驅出陰氣……”
  遠處,蕭晨心中生寒,他自然知道這顆太陽金星非同尋常,居然被對方如此輕易的就抓了下來,實在可怕。
  珂珂也嗖的一聲來到了蕭晨的肩頭,小東西非常的緊張,有些害怕了。
  “天界的生靈們,我另賜你們九顆太陽。”
  小石皇輕輕一揮手,九顆大星從天外被召喚而來,排列在天界上空。
  “同修過天碑玄法,我允許你位列在旁,聆聽天地至理……”小石皇冷漠的向蕭晨這里掃了一眼。
  至此,他盤坐了下來,低喝道:“借諸位煉體煉心,我若成功,也將為你們打開一個嶄新的世界,開啟一扇無法想象的大門!”
  七座大墓震動,光芒沖天,七大王者全部咆哮出聲,大墓在攫取他們的王者神力,簡直是要煉化他們。
  七大王者不得不抗爭,避免隕落的可怕局面出現,這是**裸的榨取神力,強行逼迫七大王者綻放神輝。
  最終,七股浩瀚如海般的力量射出,全都集中向正中那具盤坐的軀體,無盡的光華將那里淹沒,小石皇利用七大王者煉體。
  同時,各種天地妙音響起,七大王者的大道神韻在七座大墓上空呈現,與七尸的道韻交相輝映。
  這是一種莫大的際遇,蕭晨盤坐在地,感悟各種大道烙印,聆聽種種天地至理,而珂珂也很認真,有模有樣的學著蕭晨的樣子,盤坐在他的旁邊,也開始用心去體驗與感悟。
  天界大地上,青草枯萎了又繁榮,小湖干涸了又蓄滿,歲月無聲,轉眼百年匆匆而過。
  小石皇陵墓所在的古地成為了一片禁區,沒有人靠近,在這里縱然連最兇悍的各種蠻獸也要繞道而走。
  磅礴的氣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愈加恐怖,像是一個巨人在飛快成長,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這里的神威日漸強盛。
  百年匆匆,蕭晨一動不動,軀體上已經沾滿了灰塵,自始至終從未睜開過眼睛。
  天地妙音,百年不衰,始終在耳畔回響,大道至理,排列在前,若是不能抓到這樣的機會,那就實在對不起小石皇留給他的機緣了。
  小東西珂珂素愛潔凈,纖塵不染,渾身雪白如玉,它雖天性活潑,但也在枯坐苦悟。期間打開了失樂園,讓里面的小倔龍、殺破狼、三具骷髏、天外天、以及與夢想之花合一的清清等人也可以聆聽這種天地妙理。
  日月如梭,斗轉星移,九顆太陽無法承受天界靈氣濃度,已經隕落了四顆。
  人世浮沉,一萬年匆匆而過。
  大湖干涸,成為了谷地。高山崩塌,成了亂石林地。大河改道,遠去了千里。平原地裂,成為了深淵峽谷。
  滄海桑田,匆匆一萬年,這個數字讀起來不算什么,但是足以發生很多的事情。
  凡人一生不過百年,細細想來,在年老時慨嘆時光,卻也足夠漫長。
  而萬載歲月消逝而過,可以想見那滄桑巨變,可以明了那今古悠悠日西墜的荒涼。
  時光的遠逝,歲月的變遷,蕭晨的軀體上,塵埃密布,蓬頭垢面。
  王者神城五尺見方,將他圍在中央,蕭晨的身體上除卻那厚厚的一層灰塵外,體表上更是結了一層石質硬殼,猶如石甲,堅不可摧,密布在身,流光點點,若隱若現。
  這是一副罕見的景象,說是在魔城中涅槃走出石人路,又不太像,神城并沒有完全覆蓋蕭晨,更沒有絕滅他的血肉生氣。
  被他熔煉很多太古魔城,才形成的這座王者神城,此刻古樸無華,昔日的神光全部內斂,像是古老的建筑物被陳列在此,它所蘊含的驚天偉力也在蟄伏,僅僅像是一座古老的祭臺,承載著蕭晨。
  蕭晨的體表終究是石化了,也許是在走石人路,但絕對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石人大道。
  在那層石殼下,是晶瑩的血**表,流轉著神秘的光華,充滿了強大的力量波動,不過卻被這重石甲隔絕在了里面。
  這也不是無上祖神路,或者說不是純粹的無上祖神路,他聆聽王者大道一萬載,各種天地至理,始終回響在耳畔,他有了無法想象的收獲。
  蕭晨一萬年來始終在發生著微妙的蛻變,他開始真正摸索自己的大道之路了。
  觸摸大道神韻,把握永恒,踏出自己獨特的道路,雖然在王者大道面前,或許還不夠開闊,但畢竟是自己摸索前行出的一條路,是承載著他的希望的一條路。
  至于珂珂,同樣在經歷著奇妙的變化,小東西越發的出塵了,與蕭晨滿身塵垢相比,珂珂纖塵不染,靈氣逼人,簡直就像是道韻的化身。
  不過,偶爾數十年、上百年醒來一次,睜開眼睛時,那純真的眼神,調皮的神態,預示著它的性情始終未變。
  失樂園中,所有人也都有了各自不同的變化,尤其是清清,與那株夢想之花相合,枯萎了又青翠,發生了多次神秘的蛻變。
  “轟”
  就在今日,七座大墓突然同時崩碎了,七大王者沖出。
  與此同時,那正中央與的小石皇也驀地睜開了雙眼,浩瀚如海的氣息鋪天蓋地,兩道犀利的眸光懾人心魄,縱然是七大王者也不敢與之正視。
  天空中七顆魔星落入小石皇的左掌心,那面石鏡更是在他頭頂上空不斷旋轉。
  他緩緩站起身來,冷漠的掃過七人的面容,周圍七大王者竟然無法正視,快速低下了頭。
  他們本不想這樣做,但是卻無法忍受那種威壓,不得不低頭。這是相當可怕的一件事情,讓石人王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小石皇的石體徹底蛻去,血肉重生成功,在這一刻他是天地大道的化身,臻至到了完滿的境界。
  一眼千萬年!眸光流轉,世界成空!
  似千萬年流轉而過,似大世界在破滅,可怕的眸子讓人恐懼!
  沒有什么動作,他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便壓迫的七大王者全都一動不敢動,浩瀚如海的氣息,鋪天蓋地,傳蕩到了天界大地上。
  以這里為中心,洪荒大地上,所有生靈全都鴉雀無聲,縱然是各方巨頭以及活化石們也都失音了,心中充滿了震撼。
  在這一刻,小石皇就是天地中的唯一!
  太陽星光,天地靈氣,在在他面前全部蒼白了起來,他似成為了永恒唯一的存在。
  “喀嚓喀嚓”
  突然,在這一刻,小石皇的額頭發出了這樣聲響,一縷鮮血流淌而下,接著全身各處,都有血痕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