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82 雪山冰棺

那兩張老皮內部也有些黑色的血跡,一看便知已最起碼有百年以上的歷史了,經歷過了漫長的歲月侵蝕,當然具體多少年月了不是蕭晨能夠精確推測出的。而第三具冰棺中的人皮,滴落在冰棺中的血跡,黑紅中帶著一絲艷色,對于在蕭晨這樣的修者來說很容易推測出,時間絕不會超過半個月!
  這讓蕭晨立時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他小心翼翼的觀看這張人皮內部,發覺里面的血跡果然也是黑紅中帶著一絲艷色,應該沒過多久才對。
  他仔細觀察,明顯發覺第三具老皮相對柔軟一些,且富有油性光澤,似乎才脫下沒多久。
  驀然間,蕭晨終于發現了最為關鍵的線索,第三具老皮的中指處有些破裂,那里除了有些血跡外,竟然還粘著一片指甲蓋大小的細嫩新皮!
  這實在太邪異與可怕了!蕭晨早先朦朧的猜想,似乎成真了!不可遏止的,他再次想到了蟬蟲等脫殼的情景,如果沒有猜測的話,似乎有一個老鬼在不斷的輪回蛻變!
  蕭晨下意識的朝著四外望去,冷冽的雪山上看不到半絲人跡,但是他卻感覺暗中似乎有一雙無比陰冷的眼睛在注視著他。
  錯覺,一定是錯覺,蕭晨讓心緒平靜下來,散開神識,關注周圍的動靜,雪山內一片寂靜,沒有一絲聲響,唯有冷森森的氣息在大雪山中流動。
  蕭晨覺得這里不是善地,他按照原樣將三具冰棺重新埋好,抹除了一切的痕跡,而后叫上在殘殿附近轉悠的珂珂與三具骷髏快速離開了這里。
  在這片大雪山中修行了五天,蕭晨沒有再發現別的異常情況,他將龍蛋在一片雪峰間埋好后決定離開這里。濕熱的龍島中出現一片雪山本就不正常,而他在這里又發現了一些奇異的事情,他覺得這里似乎不比蠻獸橫行出沒的山林更安全。
  在冰雪的世界中穿行,向著雪山外行進,蕭晨忽然間聽聞到遠方的雪峰傳來陣陣若有若無的“隆隆”聲響,像是發生了雪崩一般,緊接著他看到一道紫光沖天而起。
  雖然相距很遠,但是蕭晨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那似乎是……燕傾城!
  那片雪山正是五日前大戰的所在,燕傾城當日被蕭晨打的生死不明,而后又被雪玉龍引發的大雪崩深埋,本已為她在千重雪浪中必將身殞,但是不曾想被埋五天之后她竟然自深雪下沖出。
  雖然相隔很遠,但是燕傾城背后那對紫色光翼依然顯得璀璨奪目,再不似當日大戰那般近乎透明,現在簡直像兩片紫色神玉雕琢而出來的一般,說不出的神異。
  她不僅未死,修為明顯突破了,這讓蕭晨深感吃驚,他想起了燕傾城所修煉的功法————不死魔功。傳說果然是真的,修此功法的人瀕臨死境后,一旦成功闖過死關必然修為大進。
  燕傾城居然在死境中突破了原有的境界,在深雪下假死五天之后復活而出!這讓蕭晨心中凜然,不死魔功果然不愧為震古爍今的天功之一。
  修為達到六重天境界的燕傾城,這絕對是一名勁敵。不過蕭晨自信在同級中不懼任何人,因為他連號稱“同級為王”的空間靈士都曾經擊敗過。
  蕭晨快如浮光掠影一般,在雪峰間留下一道道殘影,想要沖過去留下燕傾城。只是,燕傾城沖出深雪之后,展開如精靈神翼般的一對紫色光翼,快如閃電一般直接向著雪山外飛去,根本沒有在這片區域駐留片刻,更沒有發現正在襲近的蕭晨。
  終于離開了雪山,回首望著白茫茫的冰雪世界,感受著身前的暖風,蕭晨感覺很不真實,冷熱間幾乎沒有緩沖帶,郁郁蔥蔥的山林與皚皚白雪緊鄰,相距是如此之近,讓人感覺匪夷所思。
  蕭晨他們進入了生機勃勃的地帶,婉轉的鳥鳴聲,沁人心脾的花香,以及那聲聲獸吼,比之身后那片死寂的森林,以及更遠處的大雪山,真是增添了許多生動的氣息。
  距離眾多修者的聚居地還有二十幾里,前方出現一座靈氣氤氳的秀麗山峰,那里似乎少有蠻獸出沒,說不出的祥和與寧靜。遠遠就能夠看到,流泉飛瀑自山上垂落而下,水霧蒸騰而起形成彩虹般的光芒。
  蕭晨來到山腳下,發現這里真是個好地方,奇葩盛開,瑤草鋪地,藤蔓疊繞,佳木蔥蘢,是一處修煉的凈土,且他在這里遇到了一位熟人。
  在花木間,一個如藍寶石般的小湖平靜無波,說不出的瑰美與寧靜。空間靈士柳暮依然是一副病懨懨的樣子,俊美的容顏多少有些蒼白,靜靜的坐在湖邊垂釣。
  當蕭晨一踏入這里,立刻感覺到了空間的異常,仿佛有無形的液體在流動一般,讓他步履維艱,空間竟然出現重重疊影,遠近不同景物交織在眼前。
  這里似乎有多重空間陷阱,讓人如墜泥沼一般越是掙扎越難以動彈,蕭晨蛻凡境界六重天的力量全面爆發開來,像是一把利劍綻放出熾烈的神芒撕裂了重重捆綁的繩索,將這片地帶的空間陷阱全部擊的潰散,恢復成了原本平靜秀麗的原貌。
  小湖邊,柳暮轉過頭來,道:“看來幾日前你在雪山之巔大開殺戒的傳言果然是真的,到了現在我還能夠感覺到你身上的血煞氣息。”
  蕭晨笑了笑,從容的坐在了柳暮不遠處,道:“一切只為了自保,我想活下去,而有人偏偏逼我,我不得以才以殺止殺。”
  “你突破進蛻凡境界六重天了。”柳暮蒼白的臉色漸漸涌起一絲血色,道:“不如我們再戰一場如何?”他的眼神有些熱切,似乎很期待這一戰。
  “你也進入六重天之境了。”蕭晨發覺后多少有些驚訝,而后他搖了搖頭道:“空間靈士號稱同級修者中的王者,我真想再次打破這個傳說,但是現在我不能與你交戰。”
  “為什么?”
  “有人想總是想逼我入死境,在去除所有危險前,我必須要始終處在巔峰狀態。你我都已經進入蛻凡境界六重天,真個交手擊敗你的話恐怕不會像上次那般平和了。”
  有些病色的柳暮笑了起來,道:“你還真是自負,你敢肯定能夠戰敗我?空間靈士同級為王,這可不是虛言!”
  蕭晨用手輕輕一點湖面,頓時讓小湖劇烈翻涌起來,水面像是沸騰了一般,上千條湖魚被震出水面,他非常的自信,道:“既然上次我可以打破傳說,這一次我依然可以做到。”
  驀然間,騰躍出水面的湖魚全部定在了空中,一動也不動了,全部被柳暮的空間力量禁錮了,他回頭看著蕭晨,道:“你確實很強大,但我也很自信,真的想與你一戰。不過,既然你正處在危險中,我也不好讓你為難。”
  這個時候,不遠處的珂珂被定在空中的湖魚吸引住了目光,它似乎覺得很有趣,當看到上千尾湖魚被柳暮放回湖水中時,它伸出了一只雪白的小獸爪,在空中一頓亂比劃,一時間湖魚又騰躍出了水面,開始漫天飛舞,三四秒中后才“撲通撲通”落入水中。
  這讓柳暮吃驚無比,第一次開始認真打量跟隨在蕭晨身邊的雪白小獸,驚道:“這是……”
  蕭晨攤手笑道:“我對它也不了解,它似乎沒有攻擊力,但是自保足矣。”
  珂珂非常不滿這個評價,氣呼呼的揮了揮小獸爪,而后撒歡一般向著遠處三具骷髏跑去。
  “你是如何破入六重天的?要知道我這一次突破,可是費了很大的心力啊。”柳暮問道。
  蕭晨沒有什么隱瞞,將迎朝霞而悟據實相告,說出了當時的感受。
  柳暮思索著,嘆了一口氣,道:“看來我們的經歷差不多,當日我敗在你的手中后,在神碑前更加苦修,但是卻險些走火入魔。后來退到這片安寧的靜地修養,讓自己的心態平和了下來,沒有想到卻突破了原有的境界。”
  他將自己的心得也詳細說了出來,雖然他們是不同系的修煉者,但是這種心靈上的感悟卻是完全相通的,一番交流下來兩人都感覺大有所獲。
  從龍島目前的局勢,到靈士與咒師的區別,兩人談了很多。
  “我們靈士的異能是天生的,異能的表現形式種類繁多。咒師不過是精神力強大而已,本身并沒有靈力,但是他們通過吟唱古老的咒術,卻可以施展出類似的能量攻擊。我一直不相信他們的咒術是溝通神靈后獲得的,但的確無法在他們的體內發現任何能量,所有的能量都是在攻擊時的一瞬間自外界召集而來的,種種跡象表明似乎真的來源于他們所信仰的神祗。”
  最后,兩人又談到了龍島目前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