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9)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9)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9)     

長生界83 相遇

“蕭晨你該不會是想大開殺戒了吧?”蕭晨淡淡的笑了起來,道:“我這個人不喜歡被動,憑什么等待他們來殺我?我將主動去粉碎一切危險。”
  柳暮的身體似乎真的不是很好,在急促的咳嗽聲中,略顯蒼白的臉色泛起血色,好半天在平靜下來,道:“你果真是一個危險人物!”
  “沒有辦法,這是他們逼的,我只想活下去而已,與其被動等待危險接近,不如主動出擊!”
  柳暮已經漸漸了解了蕭晨的性格,這是一個行事果斷的人,絕不會猶猶豫豫、難以決斷。
  “需要我幫忙嗎?”
  “你……要幫我?”這讓蕭晨很驚訝,現在他的仇敵可都不是善茬,在這種境地下相助于他,那可是冒著生命危險的。
  “我們互相關照吧,也許不久之后我需要你救我性命。”
  柳暮雖然有些病色,但是真實修為那是極端可怕的,號稱同級中的的王者,誰能威脅到他的性命呢?蕭晨的不解的看著他,道:“難道在這龍島之上,也有的你生死大敵。”
  “我不知道,我只有一種感覺,暗中似乎有一雙陰冷的眼睛在注視著我,這種感覺很不好,我無法發現他究竟在哪里。”柳暮說的很緩慢,事情似乎透著玄異。
  “好,我們相互關照!”
  柳暮沒有細說下去,蕭晨也不好深問,但兩人已經決定聯手。柳暮笑了笑,不過卻有些冷酷,道:“我好久沒有殺人了,不如今晚就幫你徹底解決后患吧。”
  蕭晨也笑了起來,他看出來了,柳暮也決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這個有些病色,但卻非常英俊的空間靈士,是那種不出手則以,出手定然冷酷無比的人。
  他們并沒有急于動手,幾日來在調整自身狀態的同時,也在關注著島上的局勢。
  第三日,柳暮出去了解情況回來后道:“我看到了獨孤劍魔!”顯然柳暮非常看重這個人。
  “獨孤劍魔?”蕭晨心中一動,他前兩日曾經去拜訪過一真和尚,問起島內的可怕高手到底有哪些,一真和尚曾言獨孤劍魔必然是其中之一,他修習有天下最強的攻殺劍法。
  傳言,獨孤劍魔血脈非同尋常,是千古人杰獨孤求敗的后代,這一族向來一脈單傳,他取名為劍魔是想激勵自己超越遠祖。他自幼在海邊練劍,十五歲時便能夠劈碎九重大浪,二十歲以后在同輩中少有敵手,是一個極端可怕的人。
  一真和尚非常懷疑獨孤劍魔可能是上次大清洗事件的主要幕后推手。
  “讓我算算時間是否吻合!”柳暮略微回憶與思索了一番,道:“獨孤劍魔很早就進入了龍島中心地帶,不過在神碑前修煉沒多久便又退回海邊去練劍了,似乎正是那個時間段發生了大清洗,恐怕……你那個朋友一真和尚的懷疑是真的!”
  兩人都已經意識到,如果推測是真的,那么這次獨孤劍魔再入龍島深處,恐怕近日間將有大風波。
  在蕭晨與柳暮討論之時,一位妖嬈嫵媚的女子來到了此地,竟然是紅粉聯盟中姿色僅次于柳如煙的一個尤物,名叫李蕓。
  美麗的容顏,充滿了狐媚的氣質,眸子似水波般在流轉,勾魂奪魄,雙唇雖未涂抹口紅,但是卻鮮艷紅潤無比。頸項像是天鵝之頸一般雪白,蠻腰纖細,盈盈不足一握,隨著那款款蓮步,而輕微擺動。那雙xiu長的玉腿非常筆直。
  紅粉聯盟稱得上消息靈通,居然尋到這里找到了蕭晨。柳暮在第一時間,隱藏身形,而后退走了。紅粉聯盟想與蕭晨進一步結盟,李蕓愿意留在蕭晨身邊相助于他。
  這樣一個重要人物親自前來,可以看出紅粉聯盟對蕭晨確實很看重。
  李蕓婀娜嬌媚,委婉說明來意后,似風中柔柳一般,裊裊娜娜來到近前,自然的坐在了他的身邊。
  “你能相助我什么呢?”蕭晨靜靜的坐在湖邊,不為所動。
  李蕓笑道:“我可以為你提供非常有價值的消息。”
  蕭晨不為所動,淡淡的說了聲:“是嗎?”
  李蕓輕笑了起來,道:“你覺得我們的消息沒有價值?”
  蕭晨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對于這種左右搖擺,爭取其他力量的組織,他并不敢興趣。
  “現在龍島局勢復雜,人人自危,只有本身實力強大才有底氣,我為你提供消息,希望你能夠助我修煉。”
  “修為的提升,別人怎么能夠幫助呢,這要靠你自己努力苦修。”
  李蕓攏了攏秀發,道:“我知道你肯定有特殊的修煉方法,不然你的修為怎么總在不斷突破呢,我知道你不可能教給我你的全部秘法,但請教我一些訣竅總可以吧?”
  蕭晨立時明了,紅粉聯盟不僅看重了他的實力,也很看重他的修煉法門。
  蕭晨站起身來笑道:“現在已經到了午飯時間,請先為我與珂珂烤些野味吧。唔,順便烤幾條湖魚,還有,珂珂暮喜歡吃水果,也準備一些。”
  李蕓皺眉,對方這樣隨意,居然讓她去劈柴生火烤肉,多半沒有合作的誠意。
  “蕭晨你……什么時候教我一些修煉的秘法呀?”
  “我的功法比較難學,真的不適合女子修煉。”
  “有什么難學的?你肯定在敷衍我。”
  “是真的,對于女子來說,欲練此種神功,必先揮刀自宮。”蕭晨抱起正在呼呼大睡的珂珂大步離去
  “你……胡說!女子怎么自宮?!”
  “無限接近于男子。”
  李蕓又氣又恨,在原地又是跺腳,又是咬牙切齒。
  “拒絕了?”柳暮坐在一株古樹上看著蕭晨。
  蕭晨灑脫一笑,毫不在意,也是半開玩笑的道:“她抱著不單純的目的而來,這樣的香餌可以吃掉,但是需要仔細的摘掉釣鉤方可。”
  柳暮道:“據我這幾天的了解,紅粉聯盟當中的女子除卻盟主柳如煙沒有親身出面外,其他人都曾經與各大聯盟的強者有過曖mei往來,而這個李蕓似乎更是跟隨過獨孤劍魔。”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還是‘敬而遠之’吧。”
  ……
  兩人開始密謀將要展開的行動。
  最后柳暮隱藏而去,蕭晨將李蕓叫了過來,笑道:“現在要請李姑娘相助了。”
  李蕓可謂煙視媚行,一雙眼睛勾魂奪魄,狐媚無比,嬌媚的笑道:“讓我如何相助?”
  “請李姑娘返回修者聚集地告訴所有人,十日內我必將滅掉亞羅德創建的自然聯盟。”
  “你不相信我們紅粉聯盟?”
  “不,我非常相信你們。”
  “這樣的消息理應保密才對,而你為何要通過我們傳揚出去?”
  “有些人需要以絕對武力震懾才行,我想讓他們明白不要輕易惹我!”
  “這樣動手,是想殺雞儆猴吧?”
  “算是吧。”
  經過一番交談,李蕓裊裊娜娜而去。
  很快消息就傳播了開來,這無疑是一種強勢的宣戰。最近蕭晨惹出一些列風波,在雪山中的一場大戰,表現出了強不可擋的氣勢。即便是青年強者中最強一列的人,都已經不得不重視他了。
  眾多修者的聚集地一片沸騰,很多人都期待著這一戰,更期待著此戰過后蕭晨與燕傾城、凱洛、王通的大戰,因為那是無法避免的戰斗。
  無需等待十天,就在這第一日夜幕降臨時,蕭晨與柳暮已經開始準備行動。
  “柳暮,將這個放在前胸與后心。”蕭晨將珂珂的彩玉碎殼遞給了柳暮幾片。
  柳暮接過來感受到了彩玉碎殼的堅硬,道:“你是怕我防不住小李飛刀?”
  “正面戰斗的話,我相信你能夠防住,可是如果他在暗中出手,真是防不勝防啊。上一次如果不是彩玉碎殼護在我的胸前,我可能已經不能站在這里與你說話了。”
  “小李飛刀真如傳說中那般可怕?”
  “盡管已經不是當年的‘小李’了,但這門御刀神功無論在誰手中施展都依然很可怕。”
  柳暮不是狂妄不知好歹的人,他聽取了蕭晨的意見,用幾片彩玉碎殼護住了要害。
  蕭晨將嗜睡的珂珂搖醒了過來,道:“睡醒后不要亂跑,在這里等我們。”
  珂珂迷糊的眨動著大眼,下意識的點了點頭,而后又進入了夢鄉。
  蕭晨對三具骷髏道:“今晚你們無需出手,但要遠遠的跟著我們,萬一我們力竭的話,你們將我們背負回來。”
  三具骷髏點頭表示明白。
  蕭晨與柳暮決定放手大戰一場,現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好。
  今夜星光暗淡,黑暗籠罩著山林,顯得格外的幽森。
  蕭晨如一道輕煙一般,快速向著修者聚集地沖去,柳暮更是能夠御空而行,在空中只留一道影跡,三具骷髏遠遠的跟隨著他們。
  他們今夜的第一奇襲目標是樹人谷,蕭晨決定先將趙琳兒的勢力拔起,而后才是亞羅德與凱奧創建的自然聯盟。早先放出風聲不過是為了聲東擊西而已。當這些側面威脅去掉后,才是與燕傾城、凱洛這等高手決戰的好時機。
  這是一個流血的夜晚……
  蕭晨與柳暮兩大高手,出現在樹人谷聯盟,兩人展開了雷霆般殺戮,慘叫聲劃破了黑夜的寧靜。暗黑中柳暮周圍浮現出一片青色光幕,數百平方米的空間都被籠罩了,他是絕對的空間掌控者!所過之處,一切阻擋都將被粉碎。
  當樹人谷中的幾名修者,被禁錮在這片空間中時,生死已經完全由柳暮掌控,空間靈力化成的流星光雨,像是絢爛的煙花一般美麗,但卻是致命的!幾名修者沒有任何還手之力,全部被洞穿。
  這一戰蕭晨幾乎沒有動手,柳暮就徹底的解決了戰斗,空間靈士號稱至尊修者名不虛傳,他像死神一般收割著眾人的性命。
  最后蕭晨并沒有發現趙琳兒,從一名樹人谷的成員口中了解到,趙琳兒似乎感覺到了危險在臨近,從雪山回來的當天就已經獨自離開了。
  慘叫聲驚動了周圍的聯盟,這片區域很快喧囂了起來。
  柳暮的衣衫沾染著幾絲血花,此刻他的笑容很殘酷,道:“想必燕傾城他們正守在自然聯盟吧,不知道他們得知情況后會不會趕到這里。”這個空間靈士平日間有些柔弱的病態,但是真要動起手來狠辣無情。
  正在這個時候,黑夜中忽然大亂了起來,遠處不斷傳來慘叫聲,隨后殺聲沖破云霄。這個黑暗的夜晚,修者的聚集地竟然發生了大動亂!
  蕭晨與柳暮面面相覷,他們不約而同想到了獨孤劍魔。
  現在,發生了聯盟間的大對決!這是一場幕后推手間的博弈,他們竟然也選在今晚行動了起來!殺聲震天,很顯然許多聯盟被卷入了進來,這是不同陣營間的大混戰,這是一場早有預謀的殺戮,大洗牌再一次發生。
  那些制約聯盟的規定,早已統統的失效了,各個幕后推手聯絡了足夠的力量,開始了新一輪的大清洗,目標肯定是他們各自的敵人。這是一場幕后推手間的對決,有些野心勃勃的幕后推手,勢力將進一步大增,而有些幕后推手可能會徹底敗亡。
  “蕭晨這是機會。”
  “我知道!”蕭晨雙目中透發出冷冽的光芒。
  在這個喊殺震天的夜晚,他們憑借高絕的修為向著自然聯盟沖去。路上不可避免的遇上了不少混戰的聯盟,兩人一路殺戮而過。
  蕭晨奪來一把長刀,刀芒似匹練一般,劃破了黑暗的夜空,凡是敢沖向他的人,全部倒在了血泊中。柳暮同樣可怕,空中的咒師與靈士,簡直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沒有人可以阻擋他。
  他們一路殺到了自然聯盟,這里竟然也早已成為了戰場,自然聯盟竟然被人徹底的清洗掉了。
  “沒有亞羅德與凱奧的尸體。”蕭晨仔細尋過之后,開始沿著血跡追了下去。
  這果真是一個狂亂的夜晚,這片區域所有的聯盟幾乎都參戰了,這是一場慘烈的大對決。喊殺聲震耳欲聾,到處都是修者在拼殺,弱者只能被屠戮,刺目的劍芒、狂暴的靈力攻擊、可怕的咒術,璀璨的光芒照亮了這個黑暗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