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07)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07)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07)     

長生界85 流血的夜晚

燕傾城,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傾城傾國之色,是真正的絕代佳人,此刻雙目涌動著怒火,她乃是一代天之驕女,要她當女奴真比殺了她還要難受,她無比憤怒的瞪著蕭晨。“俘虜要有俘虜的覺悟!”蕭晨說罷不再理她,開始檢查柳暮的傷勢。
  絕世尤物柳如煙輕笑了起來,道:“蕭晨你如果放心的話,可以讓我來調教她,保管讓她變成合格的女奴。”
  “好,就交給你了。”
  此刻,持續了一夜的混亂殺戮,已經漸漸平息了下來,幾大陣營間的對決似乎分出了勝負。雖然有些修者看到了蕭晨與柳暮他們,但沒有人前來尋釁,他們方才已經看到了蕭晨與柳暮的可怕戰力。
  當然,如果幾大陣營的首腦在此,蕭晨他們能否逃離就很難說了。
  此刻已經是清晨了,但是太陽并沒有升起,天地間莫名其妙的刮起了陰風,本是炎熱的島嶼此刻說不出的森冷!
  “嗚嗚……”
  像是鬼嘯一般,陰風中發出刺耳的嘯聲,尤其是在這片骨海,顯得更加的森然與恐怖。隨后,天地間竟然刮起了黃風,氣息依然森冷無比,而天地間卻是一片死黃色。
  黃風是大兇的預兆,是惡魔沖出地獄的征兆!
  當然,那只是傳言。不過眼下的確異常的森然!所有修者都仰望著天空。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黃云籠罩天空,竟然劈下一道道黑色的閃電,讓這里更加的邪異與陰森了。
  最后,大雨滂沱而下,竟然是黃雨!
  天地間一片水幕,黃色的大雨,顯得如此的邪異,簡直就像黃色的尸水一般。
  這天地異相讓所有人都感覺有些心悸。
  柳暮忽然開口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天的日子似乎是鬼節!”
  進入長生界后,蕭晨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年,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年月。
  “是……是的!”尤物柳如煙聲音有些顫抖。
  “鬼節……又怎能當真呢!”蕭晨不怎么相信。
  柳暮點頭道:“是,當然不可信。我只是看到這天地異相,加之周圍這片白茫茫的骨海,一下子突然想到了而已。”
  只是,他們的話語剛剛落畢,在震耳欲聾的雷聲中,在大雨滂沱的水幕中,一件無比邪異的事情發生了,一座無比恢宏高大的古老城市在雨中骨海間浮現而出!
  不光蕭晨他們看到了,所有修者都看到了,在一剎那間眾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座雨中古城太過宏偉了,透發著磅礴的氣勢,城墻高足有百米,比之大陸上任何一座大城都要高大。且充滿了歲月的滄桑感,古老的城墻也不知道經歷了多么久的歲月,仿佛跨越時空自遠古而來。
  那高達百米的巨大城門,大敞大開著,正對著眾多修者,即便大雨滂沱,但雨幕也難以掩蓋城門內的景象。
  城中一隊隊士兵,像是死氣森森的陰兵一般,整齊劃一的在雨中操練,古老的甲胄根本難以判斷出到底是哪個朝代的。
  后來,有人發出了驚呼,因為有人已經認出那些甲胄,和古書中的記載完全一樣,有的是天兵的古老甲胄,有的則是陰兵的古老甲胄!
  古城內,似乎還有龐大的獸影在晃動,像極了暴龍與獅王龍,不過距離太過遙遠,加上雨簾遮擋,根本無法看清。
  有人驚道:“城門樓上嵌的是……”
  所有人都不禁仰頭觀望,只見一個巨大的法輪嵌在上面,許多人都不禁發出了驚呼聲。
  “像極了傳說中的佛陀的法輪!”
  “佛陀、老子等諸強都已經消失無盡歲月了,他的法輪怎么會嵌在那里?”
  “似乎是被砸上去的!”
  “似乎想砸塌城門樓!”
  ……
  眾人感覺一陣森然,這古老而又神秘的巨城,在雨中顯得是如此的邪異!
  如黃色尸水般的大雨滂沱而下,天道間充滿了陰森森的氣息,雨幕下的古城如地獄鬼城重現人間,粗大的黑色閃電撕裂了虛空,自高天之上不斷劈落而下,震耳欲聾的聲音像是厲鬼在咆哮,這是一種無比可怕的場景。
  黃色的天空,漸漸黑暗了下來,慘黃色的云朵完全變成了墨云,雖然現在已經是清晨,但是此刻比午夜還要黑暗,重重黑霧像是鬼氣在繚繞,而閃電的顏色竟然變成了凄艷的血紅色。
  那凄艷的紅格外的刺目,在那翻滾的魔云中不斷撕裂下一道道可怕的恐怖血光,像是有一道道奔騰咆哮的血河自高天沖向了地面,將這個黑暗的世界映襯的一片森然與可怖。
  白茫茫的骨海陰氣重重,但也比不過那坐落在骨海當中的邪異古城,骨海中央的神碑已經不見蹤影,也許是古城出現的原因,讓這片骨海的面積憑空仿佛變大了很多。
  這個時候,血腥味突然傳入眾人鼻端,有人發出了驚呼:“血……是血水!”
  黑暗的天空中,凄艷而又刺目的閃電狂舞,在電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鋪天蓋地而下的雨點,竟然變成了鮮紅色,血腥味撲鼻,天地間竟然是掛著一層血幕,雨水變成了血水!
  這實在太過恐怖與嚇人了,這讓現場所有人都倒吸涼氣,每一個人都感覺頭皮發麻,脊背在發寒,渾身的寒毛都豎立了起來,涌起一股發自靈魂的戰栗。
  城墻高達百余米的古城,不僅透發著古老滄桑的氣息,而且沐浴血雨后顯得無比的森然,它像是自遠古破空而來的龐大兇獸一般,兇煞氣息懾人心魄。
  再加上那城門樓上嵌著的巨大法輪,就更加的的讓人驚心了,那像極了傳說中的佛陀的法器。它像是被人生猛的砸上去的,法輪周圍的古城壁上出現一條條巨大的裂痕,正面城門上的墻體遭受了重創。
  顯然,曾經有人以法輪攻擊此城。但是,法輪卻被邪異的黑色墻壁禁錮在了那里。法輪似乎是佛陀的,進攻的人就不難想象是誰了。
  如果猜測是正確的,那么事情就非常可怕了!讓慈悲的佛陀如此奮力出手,可想而知他定然動了真怒,但最后連自己的法器都失去了,可想而知古城有多么的邪異。
  畢竟,傳說中佛陀那可是與老子一樣法力通天的人物啊,修為震古爍今,在那個時代少有敵手。
  佛陀、老子已經消失無盡歲月了,會不會與此古城有關呢?所有人都想到了這個可怕的問題。
  鮮紅的血雨依然在灑落而下,透過那大敞大開的城門,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穿著古老甲胄的天兵與陰兵,他們被染成了血色,血影綽綽,格外的恐怖。
  “可怕……不能在這里呆下去了……”有些修者聲音都顫抖了,他們快速向后退去,出離了骨海,進入了死寂森林中,但是這些人剛剛進入死寂森林,便發出了慘叫聲。
  “啊……”
  黑暗的天空,凄艷的閃電,鮮紅的血雨,慘厲的叫聲,這一切交織在一起,是如此的可怕與恐怖。
  “樹鬼,惡鬼!”那些人驚恐的大叫著:“所有的古木都活了,都化成了惡鬼!”
  后方那無比繁茂的古木林,此刻一片幽森,所有的古木都在血雨中瘋狂舞動,古老的樹干上顯化出了人的面部,真像是厲鬼附身一般。所有的樹枝都像是鬼手一般,死死的勒住修者的身體,慢慢將那些修者腐蝕,吸收進樹體內。
  只有一些實力強大的修者逃了回來,數十人喪命在古木林中。
  蕭晨與柳暮彼此看了一眼,他們都感覺有些森寒,今日這一切實在太邪異了,讓人無法理解。
  煙視媚行,顛倒眾生的尤物柳如煙,此刻收起了媚態,聲音顫抖著:“今天是鬼節,傳說是真的,天地陰門大開,生之氣息將最弱,死亡君主將降臨世界!”
  “胡說,在長生大陸你可曾看到過這樣的情景?”柳暮微微咳嗽著,臉色有些蒼白,他的身體真的不是很好。
  猩紅的血雨滂沱而下,但卻難以淋到蕭晨的身體,無形的護體罡氣將這一切都阻擋在外,他靜靜的凝望著古城,道:“當年能夠與眾神相抗的龍族全部被封印了,恐怕與這座古城有些關系吧。”
  “我也這樣認為。”柳暮點頭同意。
  骨海中眾多修者的廝殺早已停止了,分成幾大陣營遠遠的對峙著,而蕭晨他們則屬于“散兵”,不在那些大勢力范圍內。
  古城、血雨的出現,讓那些幕后推手也都心驚的不得不再次密謀對話,最后分散在骨海中的人全部聚集在了一起,那些主要人物似乎達成了一致的協議,放下一切成見,不再爭斗。
  人影綽綽,這一次的幕后推手間的過招,導致的大混戰,致使二百余人死于非命。龍島之上目前只剩下了四百余人,而其中三百余人集中在這片骨海。
  沒有人敢輕舉妄動,面對著這未知的一切,每個人都感覺到了莫大的兇險,眾人只能聚在一起緊張的注視著古城。
  遠處,一條孤寂的身影穿過重重血幕,向著蕭晨他們這里走來,他步履虛浮,踉踉蹌蹌,竟然是一真和尚,月白色的僧衣早已被染成了血紅色,淡淡的光芒充盈在他的體外,渾身的鮮血顯然不是被天地間的血幕所澆淋的,僧衣殘破不堪,很明顯他經歷過一場慘烈的激戰。
  “一真……”蕭晨迎了上去。
  一真面色悲凄,顫聲道:“我師兄死了,死的很慘啊,被人三劍震碎成十八段。”說完這些話,他再也支撐不住,身體搖晃著向地面栽去。
  蕭晨急忙攙扶住了他,雙目中射出兩道神光。一癡和尚竟然這樣死去了,蕭晨一陣沉默。
  “不要難過了,你活下來就好。”他這樣勸慰著一真和尚。
  一癡和尚的修為最起碼達到了蛻凡境界五重天,甚至已經破入了蛻凡境界六重天,但卻被人三劍劈碎,那個人的修為當真有些恐怖。
  這一次幕后推手間的大對決,導致許多高手殞落,達摩聯盟除卻一真和尚逃出外,其余人全部遇難。
  “那個人是獨孤劍魔嗎?”蕭晨問道。
  “我只看到一個渾身都被黑霧籠罩的人,他劈碎我師兄,滅殺我達摩聯盟,隔空一劍將我震傷,但我連他的廬山真面目都沒有看清。”說到這里一真和尚的神色與往昔超塵脫俗的氣質大相徑庭,他無比悲憤,透發出陣陣殺氣。
  蕭晨左手浮現出北斗光幕,一道道神光涌進一真和尚的體內,穩定住了他的傷勢。
  “我之所以能夠活下來,是因為有人出手相救。”說到這里一真和尚回憶當時的場景時,神色有些激動,道:“一個女子身處朦朧的彩霧中,她……竟然使用出了神之法則!”
  “什么?”后面的柳暮驚呀無比,快步走上前來詢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她使用了時間的力量?!”
  “我親眼看到的,她動用了傳說中的神則,讓處在黑霧中的恐怖人物,速度慢到如蝸牛一般,仿似陷入了泥沼中。”
  兄弟姐妹們,呼喚推薦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