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2)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2)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2)     

長生界91 印戟輪卦龍

遠處,傳來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驚恐慘叫,似乎有人被未知的龐大兇物撕裂了。蕭晨他們面面相覷,古城越來越恐怖,但他們卻始終沒有發現那些出沒在這座死城中的可怕生物或鬼物,他們知道一旦與之對面恐怕就要立刻分出生死。
  “我們……能逃離這里嗎?”尤物柳如煙冷汗直流,臉色有些蒼白。
  “也許吧。”蕭晨真的沒有一絲的把握,這座死城顯然布有極其厲害的古陣,不然他們不可能總是找不到正確的方向。
  “啊……”
  慘叫在不遠處的大街上響起,柳暮快速飛了出去,在小巷中向外望了望,而后臉色驟變飛回,道:“不好了,我看到那些陰兵也出手了。”
  進城時他們曾經看到數百陰兵與天兵,仿佛是古老的化石一般,曾對眾多的修者視而不見,現在卻出手了,實在不是妙事。
  蕭晨走到小巷出口處向外觀望,僅僅兩名陰兵拖著幾具修修者的尸體向著遠方走去,看樣子并沒有費力便滅殺了那幾位青年修者,這實在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必須要想出辦法,這座城市對我們來說太危險了。”蕭晨心情有些沉重,現在似乎并沒有切實可行的方法逃離此地。
  現場一陣沉默。
  “你們是什么鬼魅精魂?給我滾出來!”遠處,突然傳來了獨孤劍魔的聲音,他似乎遇到了麻煩。緊接著傳來陣陣恐怖的低吼聲,以及獨孤劍魔憤怒的咆哮聲,還有鐵劍劃破虛空的刺耳劍嘯。
  在一陣激烈的爭斗過后,獨孤劍魔發出一聲長嘯,似乎負傷遁走了。這讓柳如煙與燕傾城同時變色,她們深知獨孤劍魔的可怕,連他都對付不了城中出現的兇物,那么其他人恐怕就更加難敵了。
  蕭晨他們沒有再進入那些寬闊的大街,而是在小巷中前行,相比較而言這里肯定不會有龐然大物出現。在路過各個宅邸門前時,他們都分外小心,因為按照所得到信息,每座古宅中都有未明的兇物,初進古城時曾經有不少修者被生食了。
  還好,古宅中的兇物并沒有出來,不然那將是一件無比可怕的事情。光想一想,滿座古城中的兇物出動,都會讓人頭皮發麻。
  昏暗的小巷中,黑色石塊鋪成的路面,歷經無盡歲月的洗禮,透發著滄桑久遠的氣息。蕭晨他們左拐右轉,卻依然找不到出路,感覺無望走出死城。
  “嗒嗒”的響聲突兀的在小巷中響起,在這寂靜的小巷中幽音裊裊,讓這蕭晨他們立時感覺到一陣寒意,這決不可能是他們發出的聲音,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境地,走路時早已經是輕若鴻毛。
  像是有人穿著木屐,在不緊不慢的跟著他們。蕭晨驀地轉過身,但卻什么也沒有發現,與此同時“塔塔”的聲響消失了。
  “走,不要理會,我們快點離開這片區域。”蕭晨知道,他們終于遇到了未明的恐怖邪物,他們已經被盯上了。
  柳如煙神色不安,燕傾城修為被封,同樣難以保持鎮靜之色,兩人沖到三具骷髏前,快速向前跑去。蕭晨與柳暮同樣提升速度,同時謹慎的戒備著,唯恐暗中的可怕邪物對他們突施殺手。
  “嗒嗒嗒……”突兀的聲音再次響起,而竟然是前方傳來的。
  “啊……”柳如煙驚叫,掉頭就往回跑,燕傾城也是轉身回逃。
  涼颼颼的陰風在前方吹來,蕭晨與柳暮將修為提升到了極限境界,看著前方昏暗的小巷拐角處。一截裹尸布在隨著陰風而獵獵作響,露出了大半截,透發著陣陣兇煞氣息。“嗒嗒”的腳步聲停止了,唯有那截裹尸布在抖動,看不到拐角另一面到底是何邪物。
  柳如煙與燕傾城已經躲到了后面,蕭晨與柳暮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知道現在已經無法擺脫暗中的那個鬼物了,對方已經徹底的盯住了他們,唯有來個了斷才行。兩人一起向前走去,三具骷髏緊緊的跟隨著他們,它們也感覺到了強烈的不安。
  “啊……”
  突兀的慘叫聲在遠處響起,在寂靜的古街道中格外的嚇人,蕭晨他們頓時止住了腳步,而前方獵獵作響的裹尸布也突然抽離而去,讓股讓人心悸的兇煞氣息消失了,“嗒嗒”的腳步聲向著遠方沖去。
  現場一片死寂,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幾人確信那個未知的邪物離開了。
  “可怕……嚇人……”柳如煙輕輕的拍著自己高聳的胸脯,一副受驚的樣子,道:“雖然沒有看清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剛才我們非常危險。”
  “還好,他已經走了。”柳暮也長出了一口氣,他其實也很緊張,畢竟這是一座恐怖的死城,已經奪走了不少修者的生命。
  “嗒嗒嗒……”腳步聲在在空曠的街道中再次響起,是來自他們的后方!剛剛放松的幾人,那還未來得及擴散開來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怎么會這樣……”柳如煙聲音顫抖了,燕傾城也臉色驟變,她們快速轉身。
  這一次,蕭晨沒有后退,他決定來個了斷,對方已經已經鎖定了他們,與其這樣心驚的膠著下去,不如趁早解決。像是明白了他的心意,柳暮與他一起沿著原路沖回。
  不過,在向回沖的過程中,他們瞬間明白了,這似乎不是剛才那個邪物,因為他們沒有感覺到那股讓人心悸的煞氣,不過卻也感覺到了莫大的危險。
  刷一道巨大的陰影出現在小巷中,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看起來像個猙獰的魔鬼在張牙舞爪一般,在那陰影的背后是漆黑的一團黑霧,看不到點滴的光亮,仿佛有一道死亡之門矗立在那里。
  沒有什么多余的話語,蕭晨以手代刀,直接劈出一道絢爛的神光,化成無堅不摧的刀芒向前撕裂而去。柳暮更是以空間靈力,凝聚成一片光雨,向前籠罩而去。
  “喀嚓喀嚓”骨骼碎裂的聲音傳出。緊接著血水噴濺而出,冒著騰騰熱氣,猩紅的血水順著路面流淌了過來,這不可能是死人,這分明是一個活著的生物。
  “骨碌碌”
  一顆人頭自黑霧中滾落了出來,一直滾到蕭晨的腳下,面目猙獰,生前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驚嚇。
  “啊……”后方的柳如煙嚇得尖叫出聲。
  不用多看,蕭晨已經認出,這是不久前還與他們在一起的青年修者,不過后來眾人分散了。這個人顯然不是死在他們方才的攻擊下,因為他的頸項是被人生生撕裂的,上面有著深深的爪痕。
  前方那團黑霧依然在飄動,但那道巨大的虛影消失了,朦朦朧朧間可以看到黑霧中有道影跡定定在站在那里。
  刷光芒一閃,柳暮發動攻擊,一道光幕像是水簾一般傾瀉而下,向著那片黑霧沖擊而去。與此同時,蕭晨毫不畏懼的大步上前,左手北斗光幕像是撕裂了虛空般,快速脫離了他的手掌,向著黑霧籠罩而下。
  “咯咯……”像是牙齒在在不斷使勁咬動一般,黑霧中發出了這種刺耳難聽的聲音。同時,黑霧狂猛的涌動了起來,與罩落而下的兩片光幕猛烈的對沖著,想要將之擊散。
  “哧哧”
  像是水花落入了燒紅的鐵塊上發出的聲音一般,黑霧與光幕的交接處不斷發出這種聲響,同時一股讓人欲嘔的尸臭氣味飄散了開來,一股黃色的尸水自黑霧中順著路面流淌了過來。
  “鬼物,是邪鬼!”柳如煙變色驚呼。
  “快殺死他,不然可能會引來其他類似的邪祟之物。”燕傾城也是臉色驟變,急促的喊道,雖然她與蕭晨敵對,但在這一刻她不希望蕭晨他們有閃失。
  其實,根本不用她說,蕭晨與柳暮都是行事果斷的人,早已展開了最強絕學,柳暮徹底封閉了這片空間,此刻已經顧不上什么尸臭。青色的光幕籠罩而下,他、蕭晨、黑霧已經處在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中,這是屬于柳暮的戰斗空間。
  “蕭晨快上,我定住了他!”
  空間的力量像是水波一般禁錮了那片黑霧,而蕭晨則行動絲毫不受阻,他的左手間再次浮現出了北斗光幕,而右手中那顆璀璨星辰因為他情緒的波動,竟然化成了一道新月般的光刃。
  “殺!”
  蕭晨左手光幕放大,如光盾一般護住了自己,他快速向前沖去,右手新月彎刃像是天外仙刃一般斬出,狠狠的撕裂進黑霧中。
  “嗚啊……”刺耳而又凄厲的尖叫自黑霧中響起。
  “看來這個邪物并不強,我們足以干掉他。”柳暮信心大振,他明顯可以感覺到,對方很難突破他的禁錮,幾乎已經被他定在那里一動不能動了,而蕭晨的強大攻擊力那是毋庸置疑的,足以毀滅這個威脅。
  彎月形光刃在黑霧中來回旋轉,像是新月降臨烏云間,不斷破除黑暗一般。尸臭確實讓人惡心無比,盡管已經不再呼吸,但是仿似還能夠感覺到那讓人嘔吐的氣味。
  蕭晨以強大的戰力生生震散了黑霧,一個七八歲的童子顯露了出來,他身上的服飾非常的古老,與石壁上的上古刻圖一般,透發著古意。
  他沒有生機,如死魚般的雙眼灰暗無光,本是天真爛漫的年紀,但卻有些一股惡毒的韻味,正在狠狠的盯著蕭晨與柳暮。破爛不堪的古老衣衫已經被彎月形光刃斬的碎裂了,但是身體卻并沒有被斬斷。皮膚已經干裂,如一層層魚鱗一般,光刃在他干枯堅硬如鐵的瘦小軀體上留下一道道的印痕,黃色的尸水正是自那些細小的傷口流出。
  “真是鬼啊!”柳暮有些吃驚,他相信世上有神,因為他苦苦修煉就是為了長生,但是他不怎么相信鬼物。在他看來,神是由人不斷進化而成的強者,但鬼是什么呢?人死后便徹底的寂滅了,理應歸于虛無才對。
  “不死生物的存在是合理的,因為他們的靈魂并沒有毀滅,但是鬼……”柳暮驚疑不定的看著這個透發著尸臭的小童,他并沒有在對方身上感覺到靈魂波動,有的只是惡毒的兇煞氣息。
  “現在不要管那么多了,先毀滅他吧。”蕭晨控制彎月光刃不斷劈砍,失去了黑霧的保護,這個面目猙獰的“鬼”已經不在堅不可破。
  在刺目的光芒中,他的兩條手臂,已經被光刃斬斷了,在這個過程中竟然發出了陣陣金屬鏗鏘之音,仿佛在斬鐵一般。隨后,蕭晨又猛力截斷了他的頸項,令他的頭顱滾落了下來。對這樣一個邪祟的兇物,沒有什么可值得憐憫的,有絲毫手軟都可能會留下殺身之禍。
  頭顱被斬下后,這個上古“惡鬼”竟然還在掙扎,軀體在微微顫動,頭顱也想滾走,柳暮不給他的機會,蕭晨也不會放過他,二人合力最終徹底的粉碎了他的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