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界》 最新章節: 我的新書《完美世界》已上傳請兄弟姐妹來觀看(12-15)      第688章怎能忘記(大結局)(12-15)      長生界簡體正版圖書第2集出版發行(12-15)     

長生界92 真的有鬼

柳暮的青色戰斗空間敞開了,尸體的惡臭氣味頓時擴散了開來,后方的柳如煙與燕傾城險些干嘔出來苦水。就連三具骷髏似乎也非常討厭這種兇煞氣息,躲到了背風的地方。
  很長時間,小巷才恢復平靜。
  “快撤離這里。”蕭晨率先沖向了另一條小巷。其他幾人緊跟其后。他們知道事情很可怕。方才斬殺的不過是一個“小惡鬼”而已,如果碰到一個正常的成年“惡鬼”,究竟能否戰勝那真是未知了。
  尤其是,早先那身著裹尸布的兇靈,如果真正出現在他們面前,那么事情定然會非常的恐怖。
  “躲起來!”蕭晨快速沖進了小巷中的陰影中,身后幾人也如他一般藏了起來。提前發現危險,是源于靈識的一種感應,是心靈趨吉避兇的本能反應,是修者達到一定境界后的純粹靈覺。
  這個時候,空中拂動過一陣陰風,涼颼颼的讓人脊背冒涼氣,一道影跡快速自小巷上方飛了過去。
  雖然是快速沖過去的,但是幾人修為都不弱,還是在剎那間看清了到底是何兇物,他們的臉色皆變了又變。那是一個生有灰色雙翼的人影,但是他的頭顱卻如骷髏一般,僅有一層干皮貼在上面,眼窩空洞無比,看起來非常嚇人。
  那決不是墮落天使等近神種族,倒像是一個已經死亡的真正的“鳥人”,不過他卻能夠自由的飛翔。
  陰風再起,森森寒意籠罩而下,幾人再次躲藏了起來,這一次共有三個惡鬼面孔般的鳥人飛了過去。
  “這真是一個鬼地方!”就連心志如鐵的蕭晨也露出了這樣的感嘆。
  驀然間,秦廣王等三具骷髏不安起來,雙目中的靈魂之光凝視著小巷的盡頭。
  三具骷髏對死城中特有的煞氣似乎非常的敏感,這一次竟然比蕭晨他們還先發覺。
  只見一道陰影自以地面緩緩的延伸了過來,隨后一陣刺骨的陰風吹來,緊接著透發著慘烈兇煞氣息的裹尸布自拐角處露出,隨風而獵獵作響。眾人感覺一陣頭皮發麻,這恐怖的兇物到底還是追上了他們,原以為已經擺脫了呢。
  裹尸布原先到底是何種顏色,早已無法分辨,因為上面充滿了黑色的血跡,在陰風中發出“嘩啦啦”的響聲,陰暗的小巷是如此的恐怖與邪異。煞氣在剎那間一陣劇烈涌動,一個高大森然的黑影自拐角處轉出。
  他全身都處在黑暗中,那里有一片黑霧在飄動,而身體更是被那寬大的裹尸布徹底的裹蓋著,讓人難以看清真容。唯有一對眸子可見,像是慘碧色的鬼火在跳動。沒有任何靈魂波動,有的只是腐尸的惡臭,以及慘烈的煞氣。
  已經無法再逃下去了,這頭兇靈明顯已經鎖定了他們,現在唯有徹底的來一次了結。
  高大的黑影走路無聲無息,唯有那裹尸布不斷在陰風中發出可怕的抖動聲響,一對死亡之眼冷冷的盯著蕭晨他們。
  “動手!”蕭晨無所畏懼,迎著刺骨的陰風沖了上去。左手北斗光幕浮現而出,化成一面七星光盾護在身前,右手中彎月光刃也顯現,刺目光芒絢爛無匹,如實體化的神兵寶刃一般。
  彎月光刃劃出一道優美的軌跡,像是天外彗星劃破長空而至一般,璀璨神光照亮了整條昏暗的小巷,直斬兇靈的頸項。黑霧被震散了,兇鬼的高大身軀顯現而出,在黑色裹尸布纏裹下,像是一面森然的墓碑一般。
  “鏗鏘”一聲,刺耳的金屬顫音震的人耳鼓疼痛無比,兇靈右手尋迅若閃電一般,蕩起一個陰風擋在了頸項前,將那彎月光刃生生崩飛了出去。
  那是一只宛如烏金般的鬼爪,干巴巴的骨節上貼著一層黑亮的尸皮,是名副其實的惡鬼兇爪,讓人看了就感覺頭皮發麻。
  光芒閃爍,彎月光刃回旋而至,速度快到極致,襲向兇靈的胸腹間。與此同時,柳暮雙手連連劃動,一座由空間靈力凝聚而成的牢籠,自空中快速向著兇鬼罩落而去。
  兇鬼并沒有任何退縮,反而大步上前,右側鬼爪再次崩飛了彎月光刃,同時左手探了出來,竟然生猛的將頭頂上方的青色牢籠震碎了。一股濃重的腐尸氣味透發而出,他的左手與右手大不相同,左手腫脹無比,像是在水中浸泡過多日一般,非常的臃腫粗大,但是力量卻絲毫不比右手差。
  柳暮與蕭晨對視了一眼,這個兇靈厲害的邪乎,他們恐怕難以奈何對方。不過,現在逃也無用,只能死戰才有希望活命。
  蕭晨將玄功提升到了極限境界,滿頭烏黑的長發都狂亂的舞動了起來。而后,左手的北斗光幕與右手的彎月光刃合在了一起,七星嵌入了彎月中,光刃變得璀璨無比,被蕭晨握在了右手中。
  他毫不畏懼的向前沖去,高大挺拔的軀體如浮光掠影一般留下一道道殘影,第一斬直襲兇靈腰間,很顯然想來個腰斬。兇靈似乎感覺到了蕭晨的強勢以及光刃的鋒利,這一次沒有用鬼爪格擋,快速躲閃向一旁,而后幽光森森的利爪掏向蕭晨的心臟。
  蕭晨修為精進后,長進最大的莫過于速度,他在間不容發間空翻而起,在剎那間沖上了高空,躲避過了那只鬼爪,而后頭下腳上俯沖而下,手中光刃激發出一道刺目神光,斬向下方的兇靈。
  兇鬼發出一聲低吼,連連后退,地面被他的腳掌蹬裂開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么大的壓力。
  就在這個時候,柳暮也已經將靈力提升到極限出手了,青色的光幕將這片區域分割成幾片,形成了幾個重疊的空間,他不僅暫時封住了兇鬼的退路,還想用這種空間絕學撕裂兇鬼。
  “嘎吱嘎吱……”
  兇鬼的身體發出了這樣的聲響,似乎全身的骨骼都錯位了,在抵擋著柳暮的空間擠壓之力。
  這為蕭晨提供了良機,他的身軀雖然高大挺拔,但動作卻如風似電,且輕靈如光影一般,在空中扭轉身軀,向著暫時被困住的兇鬼再次斬去。
  兇鬼的身體被束縛住了,但是雙手卻突破了禁錮,交叉著向上格擋而來,且發出了憤怒的低吼,陣陣黑霧自他嘴中噴向空中。
  蕭晨的身體透發著光芒,一層光幕像是護盾一般保護著他的身體,不怕那些具有腐蝕性的尸瘴侵襲。
  “鏗鏘”
  光刃狠狠的劈在那只腫脹的鬼爪上,雖然有幽冥之光閃動,保護著兇鬼,但是蕭晨的光刃與北斗七星合一后,實在太過鋒利了,竟然深深斬了進去。那只臃腫的鬼掌竟然險些被斬落,黃色的尸水噴濺的到處都是,光刃嵌在了鬼掌的骨頭中。
  “吼……”雖然是兇鬼,但是他仿佛也感覺到了劇痛,發出了讓人心神皆寒的咆哮聲。且“轟”的一聲崩開了柳暮布下的重疊空間,從里面掙脫了出來,就要撲向自空中墜落而下的蕭晨。
  蕭晨動作太迅捷了,如一陣狂風一般在空中翻飛而起,而后頭上腳下踏了下去。狠狠的踢在了那雙張開的鬼爪之上,而后他倒飛了出去,這一切都干凈利落之極。
  “吼……”兇靈怒吼,被踏上兩腳后,那嵌入他鬼掌中的鋒利光刃竟然崩碎了開來,生生將他的一只鬼爪震碎了,黃色的尸水迸濺的到處都是。
  裹尸布獵獵作響,兇靈一聲咆哮,雙目中慘碧色的光芒劇烈跳動,他崩碎的左掌竟然重新鼓脹了起來,最后斷掌竟然再生,一只腐臭的鬼掌又完好的出現了。
  蕭晨倒吸了一口涼氣。柳暮也眉頭緊皺,道:“他的戰力非常恐怖,如果不是頭腦不太靈光,我們的處境會更糟糕。”
  “吼……”兇靈咆哮著沖了過來,蕩起陣陣黑霧,地面在他猛力的跑動下,竟然搖顫了起來,崩裂出一道道巨大的縫隙,可以想象他的力量有多么的強大。
  “空間重疊!”柳暮那英俊且有些病態的臉頰涌起絲絲血色,他展現出了自己的頂級絕學,以空間之力封困兇靈,折疊的空間撕扯著惡鬼。
  “合一!”蕭晨大步沖了上去,眼眸似刀鋒一般犀利,手中光刃仿佛融化了,與他的右掌不分彼此,光刃全部收斂進掌內,右掌神光燦燦,近乎透明,手背上印著北斗七星,掌心一面則是一輪圓月。
  “砰”
  一記掌刀狠狠的切在了兇靈的小臂上,一道恐怖的傷口崩現而出,尸水涌動了出來。光華閃爍,掌刀留下一道道殘影,蕭晨整個人化成了一道光束,圍繞著行動遲緩的兇靈不斷出手。
  被重疊的空間撕扯著,兇靈雖然想出手抓裂蕭晨,但是奈何無法施出辣手,急得不斷憤怒咆哮,雖然他的死亡之體涌現出一道道幽冥之光阻擋著掌刀,但是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蕭晨的光掌令柳暮都深深吃驚不已,如果不是面對這頭可怕的兇靈,而是對抗同級的修者,蕭晨的戰力絕對是無匹的!
  只是,兇靈的強大與可怕超出了柳暮與蕭晨的預料,裹尸布猛的抖動了起來,浩蕩出一股濃重的死亡氣息,幽冥之光讓柳暮的空間靈力崩潰了,重疊的青色空間剎那間消失了,柳暮被自己錯亂的力量崩飛了出去,嘴角溢出絲絲血跡。
  而蕭晨也被強大的力量沖擊的不輕,更為嚴重的是惡鬼鎖定了它,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瞬間沖到了他的身前,張開一對鬼爪就抓了過來。
  蕭晨瘋狂提升自己的修為,以極限速度躲避,且展開了無比凌厲的反擊,一人一鬼像是兩道光影一般糾纏在一起。裹尸布似乎是一件極其厲害的兇煞邪物,鼓蕩出陣陣陰風,吹的蕭晨感覺頭暈目眩,一道道幽冥之光纏繞在他的周圍,像是重重鬼影在舞動一般。
  兇靈實在太過強悍了,以裹尸布的邪異力量布下了一片屬于他的“域”,那是一片特殊的“鬼域”。即便蕭晨戰力無匹,即便他的光掌令惡鬼也深深忌諱不已,但依然被壓制的不斷躲避。
  最后他更是凌空倒飛了起來,想擺脫那片邪異的鬼域,只是惡鬼同樣沖天而起,在空中與他糾纏在一起,鬼爪揮動間劃出一道道森然的死亡之光,幽冥氣息向著蕭晨籠罩而去。
  “破!”蕭晨大喝,右掌與鬼爪觸碰到了一起,這一次兇靈躲避不及,只得以鬼爪抓住了他的掌刀。
  “喀嚓”
  骨骼碎裂的聲響傳出,鬼爪竟然被震碎了,不得不說融合了北斗與月刃的掌刀無堅不摧,連兇靈都吃了大虧。不過就在剎那間,兇鬼身上的裹尸布一陣翻動,快速卷住了蕭晨那神光璀璨的右掌,黑霧翻涌,頓時將光芒淹沒了。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了,都在是空中完成的。兇靈發出一聲低吼,籠罩在身上的裹尸布全面翻動起來,想要將蕭晨包裹進去,黑色的霧氣將小巷都淹沒了,死亡的氣息在浩蕩,這里顯得恐怖無比。
  蕭晨在竭盡全力掙動,但是裹尸布非常的邪異,竟然無法真個損毀,無堅不摧的光掌也難以將之割裂與粉碎,眼看就要將蕭晨吞沒了進去